陳健案再爆福建官場黑洞 大批官員落馬


從「遠華案」到「陳凱案」,到「陳健案」,我們不難看到,當權力與利益相勾結,必然導致腐敗叢生,政治生態異化 這種腐敗多呈網狀結構,難以「斬草除根」,福州這場大規模「官瘟」再次暴露這一問題
六月是福州很有味道的季節。

綠色的芒果已然掛滿路邊的枝頭,街頭巷尾都是茉莉花的清香。但是,空氣裡還有另一種氣味在遊蕩。

這個偏居中國大陸東南隅的省會城市,曾經桑拿、夜總會密集,號稱國內桑拿房密度最大之地。從去年下半年以來,有了一個明顯的改變 桑拿房鮮有人光顧,酒樓卻家家爆滿。

「這是『陳凱案效應』。」一位當地官員說,「自去年陳凱被抓,大小官員紛紛落馬,人人自危。洗桑拿容易給人留下把柄,去酒樓吃喝不至於有什麼風險吧。」

這種效應勢必還要延續。2004年2月10日,福建華威集團總裁陳健被抓,之後,多位官員被「雙規」;尤以「五一」至今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福州落馬的官員就達數十人之多。

福州肅貪,一波接著一波。

低調陳健

在福州,想找到華威集團非常之易。福州街頭每天都有300多輛「華威出租車」在跑,剛到福州的外地客人,多會被介紹到華威旗下的另一產業 華威大飯店。如今的華威大飯店早已易人,轉由諾亞方舟管理公司經營。

華威集團把華威大飯店經營權轉讓給諾亞方舟,是在去年12月份,這個節骨眼,正是陳凱被抓後、陳健被抓前。陳健的落馬,據知情者透露,出自陳凱的供述,亦涉嫌販毒與洗錢。因此有人判斷,華威此時將酒店轉讓,是陳健聽到了風聲,想提早抽身。

在福州,陳健遠不如陳凱知名。其華威集團以交通運輸業為主,被稱為福州民營客運行業的龍頭老大,其屬下公司十數個,跨運輸、製造、酒店、影視製作等行業,一度有員工2000多人,資產達3億多元。

知情人告訴記者,華威集團在幾年前還默默無聞,形成一定規模,還是最近幾年的事。陳健是一個相當「低調」的人,不張揚,遠不如陳凱那樣聲名在外。一位採訪過華威集團並兩次見過陳健的當地記者,在回憶陳健時,竟然了無印象。

據本刊記者瞭解,陳健是福州市倉山區建新鎮臺嶼村人,這個村子距市區中心只有七八公里,村中多姓陳。1963年,陳健出生在這裡。現在,他旗下的臺嶼汽車年檢站就設在村口。他的妹妹陳芬一家及其母親仍生活在村裡。陳健被抓後,公司暫由妹妹料理。

像村中多數年輕人一樣,初中畢業後,陳健便學起汽車駕駛,先是在村裡幫人開貨車,幾年後到福州開出租車,然後做起長途客運的個體生意,之後,事業慢慢發展,直至今天的規模。

後來成為當地首富的陳健以「樂善好施」著稱,村民陳阿貴估算,幾年來,陳健在村裡出錢有六七十萬之多。臺嶼村裡有個建於明代的五進大祠堂,祠堂裡有個「名人館」,館裡列有五六十位當地名人,陳健位居第五。

陳阿貴告訴記者,2月10日,陳健在公司開會,省紀委讓他去一下,然後就再沒回來。陳阿貴說:「這太突然了。他的企業發展太快了,發展快了,你必然要求人……現在社會上的風氣也不好 我是這麼想的。」

誰為陳健開道?

「低調」的陳健其實有著眾多名頭:福建省中外企業家聯誼會會長,福州市出租車行業協會會長,青年企業家協會副會長,交通運輸協會常委,法學會理事,晉安區工商聯合會副會長等。他還是福州市人大代表、市政協委員。

福州共有3700多輛出租車,歸屬大小不一的20多家公司,華威有340多輛。幾年前,華威集團曾以這300多輛出租車作為抵押,以求得到銀行貸款。這引起出租車業主的強烈不滿:「車都是我們自己出錢買的,只是掛在他公司名下,憑什麼拿去作抵押?」

坊間議論,因陳健的「敢干」,華威集團據此取得的貸款高達億元;也有人據此認為,華威近年發展迅速,是陳健「交官結吏」的結果,這筆巨額貸款的取得,便是佐證。

而坊間流傳,陳健之所以能在銀行獲得巨額貸款,是藉助兩位副省級官員之力。現在中紀委要求二人在這件事情上「講清楚」。

而華威真正做大,是在它吞併了福建客車廠之後。在福州,華威集團與福建客車廠的一段糾紛廣為人知,至今餘波未了。福建客車廠佔地100多畝,職工數千名,1998年被漢騏集團購併重組。知情職工介紹,漢騏在得到客車廠總計6271萬元的資產之前,原本承諾要擴大其生產,以求進一步發展,但一年之後,漢騏將其以1300萬元轉讓給華威。

知情人稱,華威收購客車廠之後,便開始把客車廠58畝工業用地用於房地產開發,建「華威花園」。這塊地,作為工業用地每畝地價是35萬元,而用於房地產開發,每畝地價則是180萬元,58畝土地的價差高達8400萬元。

不搞生產建設,卻在原址搞地產開發,激起了客車廠職工的不滿,從1999年後的幾年時間裏,廠裡職工多次與華威發生直接衝突,在福州引起很大轟動。

由於客車廠職工堅決抵制,加上華威集團亦缺乏資金,「華威花園」一直停留在圖紙上。據職工回憶,2003年9月18日,由福州市某官員親自帶隊,包括防暴警察、武警、城管在內的近千人,開著百來輛車,牽著警犬,開進客車廠,為華威清掃障礙。

此後不久,華威便把客車廠58畝廠區用地中的20餘畝賣給一家房地產公司進行開發。

福州肅貪又一波

自去年12月原福州市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宋立誠、原福建省國家安全廳副廳長智渡江等8名官員被中紀委專案組「雙規」之後,福州官場的肅貪行動大致可分為兩波,一波是在陳健被抓至「五一」前這段時間,另一波則發生在五月裡。

知情人透露,從陳健被抓至「五一」期間,福州有二十多名官員被「雙規」。其中一位是福州市文化局局長呂贛明。據稱,呂的落馬與陳凱、陳健都有關係。呂曾收受陳健的好處,陳健被抓時,呂讓人把陳健送他的一輛「桑塔納2000」送還華威。

陳凱是福州的「娛樂大亨」,陳健也有影視娛樂產業,並出資拍過幾部電影。知情者透露,陳凱為便於其屬下凱歌音樂廣場的演出,每年都要孝敬呂贛明兩萬元。市文化局對華威公司亦非常看重,福州娛樂行業要辦培訓班,文化局總會安排到華威飯店。由文化局牽頭,福州市成立了一個娛樂行業的協會,「大本營」設在華威。

2月9日,福建省反貪局局長王小青在新一輪肅貪行動中被免職。在福建省檢察院,王小青被認為「口碑好,為人也不錯」,被免職因為她在陳凱的「凱旋花園」買了一套房子,陳凱給她打了個折,「因此不適合在這個崗位上」。

「五一」顯然是福建官場整肅的一個分界點,此後至六月中旬,福建法院系統被嚴厲整肅。知情人透露,僅僅在福建省高級法院,就有十幾人被「雙規」或被談話,在福州市中級法院,亦有人被「雙規」。

一位政法系統人士稱,法院此次整肅是由一位叫吳爭的女律師引發的。吳爭,50多歲,福建閩都律師事務所主任,她在代理陳凱平時的法律糾紛時,代為搭橋,行賄法官,從中漁利。吳被陳凱供出,吳又再作交代,從而牽出眾法官。

據瞭解,5月25日前後,中紀委介入司法系統整肅,扯出大批法官。

「現在省高院也已經有13個人被揪了出來。還沒有揪乾淨,還在揪,有可能揪出更大的貪官!」知情人說。

而在一個月前,福州市中級法院刑一庭原庭長梁 因涉「陳凱案」,被「雙規」。梁已退休一年多,在這次整肅行動中,終沒能逃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