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加緊截訪清訪 增加社會動盪不安


據悉,聚集到北京的上訪人士日益增加,在北京已經有了幾個有名的上訪村。這些突破了地方警察的截訪來到北京的上訪人士們訴求於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務院信訪、人大信訪、中組部、中紀檢、國土規劃局、教育部、建設部、天安門、中南海、釣魚臺國賓館、中南海高官御用的玉泉山、曾慶紅住宅等附近……,長期各處上訪、沒有得到解決失去了希望的人們,往往會到任命政府幹部的最高部──中組部去上訪。北京政府認為涉訴上訪問題困擾法院工作,隨著最近北京對上訪人加緊『清訪』而取得的效果甚微,各級政府的最高信訪部門竟然開始公開毆打抓捕上訪人士,導致已失去生存環境的大量弱勢群體上告無門,中國社會不安的暗流變得更加洶湧澎湃。

隨著九月份十六屆四中全會的逼近,從上週開始,北京加快了清除大量上訪人士的步伐,警察不但頻繁清掃各上訪村,在各個上訪部門,除了向來以打抓上訪人士惡名遠揚的「國務院人大信訪兩辦」和「高檢」以外,其它的上訪部門也出現了公開打人抓人的事例;另外,公安在上訪人群中布下大量線人通風報信,一有集體上訪、遊行的動作,還沒有走到目地地,就大批大批的被公安抓走。

北京的維權人士葉國柱:前些日子,廣東的大鬍子帶著好多人上訪,(公安)給堵在大柵欄了。上個星期五,貴州湖南的五六十名上訪中南海,全都被府右街派出所抓走,現在沒有下落,當地駐京辦說不知道,派出所也說沒有,這五六十人被兩輛大客車拉走不知去向了。現在郊區農民上訪,全給關到府右街派出所,不讓北京人見。他們跟以前的不一樣了,上訪的姦細混在裡頭,導致上訪群眾百受蹂躪,四處躲,有的連賣廢品的都不敢去了,生怕被他們抓起來。

儘管如此,現在幾乎政府工作日的每一天,到高法上訪的群眾都是黑壓壓的一片,許多上訪人士證言每天都有幾千群眾上訪高法,他們填表申請解決上訪問題。來自吉林的上訪女士杜明容等待了十幾天還沒有得到高法政府官員的接待,來自遼寧撫順、49歲的上訪人士趙海洋被告知高法接待他的上訪要等到一個月以後。

北京政府無力解決他們的問題,經常是聽取了上訪人士的傾訴後,勸他們回家聽候處理,在半年一年的等待後也沒有得到解決的人再度上訪時,就經常會被扣上「纏訪」擾亂社會治安等罪名被帶回本地、拘留、勞教、甚至毆打致死。

葉國柱:現在各級信訪只掛號,不看病,對我們這樣的人,連掛號也不給挂。」他表示各級信訪部門不過是給上訪人員登記一下,他們已經沒有能力解決共產黨的普遍腐敗造成的對全國人民的犯罪行為。

今天(8月16日)上午,一位胖婦人在高法的室內被法警毆打後,許多法警將她推出房門,她一邊大聲的哭泣一邊敲打著高法接待室的門,「我今天就讓你們打,就讓你們打,就讓你們打死!」,周圍的上訪人士告訴記者,他們經常看到這位婦人在高法挨打,但是她很倔強不服毆打,仍然不斷的哭著叫門,聽口音來自南方。

今天在國務院人大信訪兩辦的馬路上依然佈滿了幾百人的截訪便衣,掛著地方車牌的截訪車輛排出去幾里地。來自吉林的上訪人士杜明容8月3日上訪國務院兩辦時,一霎那多少名截訪便衣一擁而上一頓毆打,她被打的暈頭轉向,逃出來以後就再也沒有敢進到兩辦去上訪。

杜明容:各地來上訪的超過一定名額後,就是那個省省長的責任,所以現在兩辦的地方截訪特別的多,每個省的車都有,東西南北排的黑壓壓一片,都是劫匪的車,過去截訪的打人怕被過路的車和人看到,躲在道口裡邊打人抓人,現在他們就公開站在道路邊打人抓人。幾百名上訪的躲在外邊不敢上訪,我也沒敢去。

遼寧撫順的上訪人士趙振甲,他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不想上山下鄉被扣上「反革命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他曾被拉到死刑處決現場陪殺、坐了十多年的牢,出來後他長年上訪二十年要求解決住房、工作、賠償等問題,2000年,他截住朱鎔基的座車喊冤求處理,為此被勞教三年再度投入獄中,前後他入獄達二十年之久,但比較起來他卻是百萬千萬上訪人士中的幸運兒,因為他曾得到遼寧省政府對他二十多年牢獄生活的一次性的15萬人民幣的補償,但是撫順政府拒絕執行遼寧省政府的決定,不肯安置他以後的工作和生活,逼的他不得不再度來到北京上訪。今天,趙振甲和來自遼寧的蘇殿華也來到國務院信訪兩辦,他們告訴記者說兩辦的截訪便衣最少也有三四百人。

趙振甲:我們上兩辦去了,都是警車在抓人,老蘇他們的遼陽車過來抓他,我們沒進去,進都不敢進。(截訪便衣)都賭著上訪的在外頭不讓進。

8月9日上午八點,懸掛條幅「以己身軀,洗子清白」的老共產黨員、67歲的老人蘇殿華坐在高法對面的四樓房頂的樓角處,威脅要跳樓以生命代價呼籲政府解決兒子的冤案,引起幾百名上訪群眾圍觀,人們高呼口號,群情激憤,據說當時人們還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的口號。當天十點多鐘,在四樓頂上,公安和蘇殿華在僵持中,當公安第二次遞給蘇殿華香菸時,他被公安一把揪住,隨後被拘留五天,於13日從豐臺區拘留所放出。他今天也在兩辦外圍轉了一圈,對記者表示:「我們不敢進。」

另外,中南海、玉泉山、高檢、天安門廣場等經常有打人現象之外,現在,公安部、中組部門前也出現打抓上訪人士的事例。

清除上訪,這個命令來自中國政府高層的決定。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曹建明7月2日在濟南舉行的全國法院加強基層建設工作會議上說,涉訴上訪問題是當前困擾法院工作的一大難題,也是社會各界廣泛關注熱點,全國法院要在今年8月底之前全面清理涉訴上訪案件。

來自黑龍江的上訪警察李國柱在8月3日逃出黑龍江公安的監禁後對記者說:我們在北京那段時間,天天衝擊中組部、中紀委、天安門、中南海、釣魚臺國賓館,三十人、五十人都是少的,一般都是一二百人,天天發生的,那有何用啊?這個政府啊,它根本就是不要臉,它就是不要臉!我就敢罵它,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罵它,警察說你不要罵,我不怕,我就罵!一個政府你的貪官污吏這樣腐敗下去的時候,老百姓還有活路嗎?中華大地,幅員遼闊,連個生存的機會都沒有,連個生存的地方都沒有,這是哪個國家、哪個政黨都作不來的,這就證明他們的殘忍程度。

「他們在法院會議上說,有理的,八月末解決,這個說法就是不可能的;無理的,要配合公安機關妥善處理,他這句話,也就是鎮壓百姓的號角已經吹響了。面對腐敗的今天,什麼叫有理?什麼叫無理?說你有理就有理,說你無理就無理,你們到中央上訪的,肯定是無理的,要是有理的,在基層法院就解決了,根本到不了中級法院、高級法院、北京的最高法院,他們上下口徑一致,就是維持(原判),如果你不聽,就是無理的了,我們上訪的,他們都認為無理,所以要各級公安機關『妥善處理』,『妥善處理』那就包括關押、教養、判刑,不在少數。就我所住的雞西管轄的雞東縣有個姓申的,就因為在北京上訪就被判了兩年半,這些例子舉不勝舉,太多了,太多了!」

杜明容:「高法的曹建明講話要在八月底解決上訪,那就是動用公安鎮壓。公安部,高檢,哪個信訪口現在都是公開的打。李小成不就是因為他們打人呼籲遊行嗎,他們把李小成抓起來現在還沒有放,我們去找去喊,國際媒體、人權組織也呼籲,他們就是你願意怎麼報就怎麼報,他就不在乎!他們就是不要臉了,臉皮比地皮還厚。」

《中國經濟時報》報導在統計方式存在許多死角和漏洞的情況下,中國民政部發表去年中國城鎮貧困人口是兩千萬,農村貧困人口推算在九千萬到一億五千萬,在城鎮打工的農村民工和家屬的數目應不低於四千萬,中國的貧困人口應在一億五千萬到兩億一千萬之間。存在他們之中的農民失地、工人失去工作、官員枉法貪污的冤案比比皆是,他們其中的一些人忍耐克服了種種困難上訪,而中國政府對這些廣大上訪人民舉起鎮壓的大棒,將導致這些巨大的群體失去最後的希望。這股巨大的中國社會的暗流將如何流向,目前還沒有太明顯的顯示,然而驚濤拍岸轟鳴時,風暴還遠嗎?

大紀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