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觀云:曾慶紅,你向何處去?


法輪功學員梁大衛(David Liang)在南非被凶犯槍擊而致雙腳重傷,左腳被彈擊穿,右腳粉碎性骨折, 按醫學專家講,必須「截肢」,否則就有「生命危險」。然而, 梁大衛堅信法輪大法,毅然決定不截肢,經過一個半月的修養和煉功,竟然可以扔掉雙拐,獨自行走,法輪功再次給世人一個神奇。按常理而論,就是一般的傷勢恢復,「傷筋動骨(至少也得)一百天」啊。「死亡」和「殘廢」都不能奈何梁大衛,法輪功學員真是好樣的!法輪大法真是神奇啊!

人們在觀察和思考這件槍殺案的前後與究竟。人們也在密切注視著曾慶紅:曾雖有一些「才學」,但是沒有真正的「德識(識別正確的方向)」,沒有走入「正道」;曾自稱是江澤民的「攝政」,然而,卻充當了江氏的「家奴」;眼下這江「太后」已多半截入土,不久即命染黃泉,難道曾慶紅心甘情願最終成為江氏的「殉葬品」嗎?再說,江、曾主僕雖然可以顯一時之威風,但是,能夠逃脫遭到人民唾棄的可恥下場嗎?

江澤民竊據中國黨政軍大權,出賣國土,迫害人民,犯下滔天罪行。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因天津學員被毆打而上訪中南海,當時的總理朱鎔基當即做了妥善的處理,但是,江獨裁出於極度的妒忌心,一意孤行,決心鎮壓法輪功,當晚就給中共政治局寫了一封信。7月20日,江獨裁動用國家機器全面鎮壓和迫害因信仰和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惡毒政策,無所不用其極,並且揚言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屈指算來,至今已五年有餘,法輪功非但沒有被消滅,正好相反,在世界上多個國家和地區發展壯大,而江氏小集團內外交困,日子一天比一天更不好過,已在多個國家被法輪功和正義人士以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等告上法庭。小集團中的這個曾「攝政」,又稱「大管家」,「黑麵殺手」,主管中共的特工系統,大量陰謀鬼計蓋出自於他,難道不應該理所當然被起訴嗎?

今年6月27日至29日,曾慶紅訪問南非,澳洲法輪功學員聞訊趕赴南非對曾氏進行起訴,行前即受到曾氏有關渠道的威脅。6月28日晚8時半左右,澳洲梁大衛 等9名法輪功學員抵達南非僅兩個多小時,即遭到曾慶紅雇凶槍擊謀殺。江、曾一夥把國家恐怖主義從中國大陸推向海外,把迫害延伸至國外,企圖嚇阻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反而「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不但暴露其惡毒和凶殘,也暴露其內心的恐懼和虛弱,使越來越多的世人從江、曾的欺騙宣傳中驚醒,使江、曾小集團陷入更加孤立的境地。

曾慶紅為這場預謀可謂用盡了心機:作案地點選在偏遠的南非,行凶的現場選在高速公路,槍手選擇被矇騙、收買的黑人,凶器選擇殺傷力很強的Ak-47步槍,時間選在澳洲法輪功學員剛剛抵達南非對當地「人生地不熟」之時,如此等等。澳洲9名法輪功學員在南非下飛機之後,在機場租車就費了兩個小時(不知這是當地租車的通例呢,還是這個租車公司這次的「特別」),然後才分乘兩車,上了高速公路,因此,曾慶紅他們有足夠的時間來部署和實施這場預謀。所雇槍手只是「原封不動」執行曾氏「密令」的現場工具而已:為了容易下手而又容易逃離現場,選擇第二輛車對法輪功學員下手;這輛車一共坐了五人,梁大衛是駕駛員,而且是兩車中當時唯一身著有中英文「法輪功」字樣夾克衫的學員,因此成了槍手的首選目標。槍手的車從右側後方趕上來,緊跟梁車隨其快慢,槍手近距離向梁及車開槍,把梁雙腳擊傷,造成梁左腳被彈擊穿,右腳粉碎性骨折,梁當時已很難駕駛車輛,加之,車子一前胎被擊破,更難控制,在時速高達120公里左右的情況下,極易翻車而造成「車毀人亡」,並且,凶犯座車擠迫梁車,企圖把梁車擠出路面,「蓄意」製造車禍, 也就是要造成「車毀人亡」,而且,用「車禍之毀」來掩蓋「雇凶」「槍擊」造成「槍傷」乃至「槍亡」這一「蓄意謀殺」之真像。梁大衛是出租汽車司機,憑著他十多年的駕車經驗和高超技術,使車駛離公路,脫離險境,車子沒有毀滅,槍手在現場來不及請示主子,也不敢超越主子事前的「密令」再度開槍而留下進一步的罪證,為向主子報告覆命,只略一停車觀察,即逃之夭夭,但是,能否逃脫曾氏的「殺人滅口」,那就要看今後「調查」的事態發展了。

曾氏預設這場毒計,他要在高速公路上製造一場 「車毀人亡」的謀殺慘案,造成第二輛車整車人的死亡或者嚴重傷殘,企圖達到「一箭雙鵰」:一方面以此恫嚇法輪功和正義人士;另一方面,又企圖通過江曾的媒體和代言人,把謀殺案以欺騙的方式宣傳為「單純的車禍」,甚至比照「天安門自焚」偽火案,再編造一個「南非汽車自殺」偽案。其實,明眼人可以看得出,南非槍手與澳洲法輪功學員之間此前沒有任何接觸,根本無怨無仇,不會是仇殺。而且,實際上在梁人車受傷而停下之後,槍手及其同車人也沒有對梁等實施財物搶劫,也沒有再度近距離開槍直接索命(這是槍手和其餘四個同車人在現場容易做到的),但為什麼沒有呢?因為「上頭」要他們嚴格執行「車毀人亡」的 「密令」,而且,要用「單純車禍」的假象來掩蓋「雇凶槍擊」這一陰謀的要害!

曾慶紅工於心計,富於謀略,老百姓說他「鬼計多端」,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但是,他也因此「四面樹敵」,給自己預設下「十面埋伏」。比如,曾氏有一件自以為得意的「傑作」,原來鄧小平與楊尚昆和楊白冰兄弟既是多年的四川同鄉,更是親密的革命戰友,鄧小平「南巡講話」,楊家兄弟「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但是,曾「管家」給江「獨裁」獻「離間計」而離間了鄧小平與楊家兄弟之間親密信任的關係,借鄧氏之手為江「獨裁」而奪了「楊家將」的兵權。然而,「時過境遷」,曾氏為江獨裁設毒計迫害法輪功而栽倒在法輪功學員的腳下,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了自家罪惡陰謀的尾巴,理所當然受到「追查」、「調查」。南非警方已把這次案件定性為「蓄意謀殺」,江「邦主」趕緊派其「心腹」兼姘婦陳至立去南非等地給曾慶紅「補漏」「遮羞」。然而,陳至立本人卻在非洲坦尚尼亞被法警押上法庭,被法庭審訊。而且,法輪功因此反而在南非等地飛快洪傳發展。這真是:「人謀豈能勝天意」?!

筆者奉勸曾慶紅:應該做一個真正明白事理的人,在此存亡之秋,反省自己,總結教訓,為自己、家人及後代從長計議、打算,不再把自己死活捆綁在「風燭殘年」的江「太后」的棺材上,而是痛痛快快來一個「鳥擇佳木而棲」!曾慶紅:「識時務者為俊傑」!當此關鍵時刻,你到底是選擇繼續滑下萬丈深淵呢,或者,懸崖勒馬,翻然悔悟,另擇良途呢?!


大紀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