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訪鬼門關』前被截訪便衣狂暴毆打 5月25日我在國務院信訪門外遭暴毆


5月25日早晨7.40分,我由北京南站的上訪村出來,朝著國務院的信訪大廳的方向走去。 在通往信訪大廳的長長胡同裡,停靠著遼寧字樣的各地警車,司法部門的公用車數十輛,大批截訪圍追的工作人員,虎視耽耽的審查著每一位上訪者。(此次進京一個星期了,還沒有到過國務院信訪辦,但,這裡幾乎每天都在上演著遼寧上訪者被遼寧截訪者打傷的悲劇!因為我住在北京南站的《上訪村》和北京南站的《接濟站》,接觸的基本都是上訪人,聽到的基本都是上訪的事)。

那天早晨,我在國務院信訪大廳排隊等待接談,圍上來許多的截訪人問: 「你是哪的?」

我靈機一動「我是湖南的。」因為我發現湖南及大多數外省市沒有截訪的。排到了窗口,接談人員給了我一張似巴掌大小的小紙條(路條),讓我去公安部信訪辦,我說:首長,上次我去,人家不理睬我了,咱們國務院信訪是不是出面處理一下,這個影響惡劣的重大案件發生已經近四年了,從2001年9月10日起,我已經是二十三次來北京控告了,我與您在這裡的見面也是很多次了.........」 接談人員說:公安部有獨立行政的權利,你還是去找他們吧.........」

於是我拿著路條準備去往公安部信訪辦,當我轉身要離開國務院信訪辦時, 大連市政府的信訪辦人員(女),還有其他人,怒氣沖衝要我跟她(他)們走,(想起上次被他們帶走後遭到的高科技試驗迫害的場景,我拒絕)。

但沒想到,意外遭到兩名警察的暴毆在我身上發生了: 當我離開國務院信訪大廳外只有十幾米,猛的從停靠在路邊的警車裡衝下來兩位穿白上衣的警察把我粗暴的拖上車,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兩人拳打腳踢開始了,車的最後面坐著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女性,一搭一搭撕毀著我的控告材料及學習資料。

有一警察揪住我的頭髮,左右抽打我的臉部,另一警察則用《警用橡膠棒》抽打我的全身,用腳踢打我的頭部,踢打我的臉部。有一人惡狠很的說:「你來北京湊材料來了!」 我問是什麼意思,他又拿起了細木條抽打我的手掌與手背,邊打邊說:「就是送教養院教養你, 明白不!」說話的口音為瀋陽人。

然後又暴力逼我寫下:《我今後不再上訪的保證書》;
搶走了我的《身份證》及《身份證的複印件》;
搶走了考有原始證據的軟盤;
搶走了我手機裡的北京神州行大眾卡;
又搶走了我的《日記》與《筆記》合一的厚厚的記事本;
甚至,我買的當天報紙也被搶走。最後,有一人氣勢洶洶的對我說:「今天的事不要講給別人聽,否則扒了你的皮!」

中午,一輛白色的小型麵包車把我遣送到了遼寧省葫蘆島的萬家上訪接待站,由於那附近沒有醫院,我一人坐大客車來到了山海關中醫院:

醫院診斷:左上肢,左下肢及腰部鈍挫傷
查:左上肢上部有瘀血,皮膚,肌肉腫脹,局部痛明顯,左小腿外傷腫脹, 有一處皮下瘀血,頭皮有觸痛,臉部有觸痛。
建議拍片 外科醫師:宋闊

2004年5月25日

一個活在玻璃罩裡的,倍受黑惡勢力沒有人性的活體試驗迫害的大連悲女
手機:13751120172 馬秀萍
2004年8月27日深圳羅湖區 草埔長排村64棟樓207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