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好賭情人愛錢 年輕百萬富翁看透人生


顧誠達的故事很具有傳奇性,以至於我一開始並不太相信。

傳奇的倒不是他的情感經歷,而是他這個人。再平庸的情感故事,一旦發生在富翁身上,便複雜起來,更何況是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富翁。

22歲時,顧誠達已身價百萬。然而,金錢並未給他帶來幸福。相反,他的妻子迷上賭博,不斷揮霍,在他出車禍後,她根本不關心他,反而大罵他為何要自己開車而不坐火車回家。等他下定決心與妻子離婚時,卻發現工廠裡的錢已被她席捲一空。這時他才知道,妻子及她家人在短短几年時間內,豪賭輸了600餘萬元。

與此同時,他無意中發現自己最心愛的女人仍然與其前男友住在一起。當他希望和她重新開始時,女孩卻要求他先買一所房子,然後才談戀愛。

最後,顧誠達無奈地說:「如果可以選擇,我真希望平平淡淡地過一生。」

唯一美好的記憶

我是江蘇人,生在武漢,長在蘇州,在徐州市的一個小鎮上結婚。

19歲時,我通過關係到徐州市郵政局上班。郵局的工作非常單調,基本上是一杯茶、一份報紙過一天。日子長了,我覺得無聊極了。

一天,我正埋頭看報紙,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忽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請給我拿一個特快專遞信封。」我抬頭一看,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她的眼睛又大又深,皮膚白皙,打扮入時。我馬上遞給她一個信封。

通過這個信封,我知道她叫路倩,在下面鎮裡的印刷廠工作。在寄件欄裡,有她的電話號碼。我細心地將電話號碼記了下來。當我把回執單交給她時,我發現她正對著櫥窗上的工作電話號碼發呆。我不禁會心一笑:看來我們兩個人對彼此都有一點意思。

果然,從那以後,路倩經常到郵局來寄信,時不時還要打電話諮詢我有關郵政方面的業務問題。我們的關係發展迅猛,一個月後,我便將她帶到家裡。

我父親是當地的一個政府官員,看人很透。當他第一次見到路倩時,就說她不是做老婆的合適人選。可我年輕氣盛,總覺得父母不懂年輕人的愛情,一廂情願地認為自己跟路倩比較合拍。

有一天,路倩到我家裡玩,我的父母對她不冷不熱的。我一氣之下,將路倩送了回去。當我準備回家時,天突然下起大雨。這雨來得既猛又沒有停住的意思,直到半夜,依然很大,路倩猶豫地說:「算了,今晚你就睡在這裡吧!」我也覺得深夜回家不安全,便答應了。

那個晚上,我和路倩偷食了禁果,也為我的將來埋下了苦果。

好賭成癮的一家

我和路倩談戀愛後不久,就遇上路倩單位改制,承包的條件很優厚。我是一個不安分的人,覺得自己的大好青春不應該浪費在茶與報紙上,在徵得父親的同意後,我承包了路倩單位的一個車間。

我的運氣特別好,接手僅兩年,我就將業務拓展到了成都、北京等地。第一年,我賺了70萬元,後來幾年簡直就是看著錢往口袋裡滾。我趁勢將整個廠都承包下來,讓路倩的父母過來管生產,路倩則負責打理財務。

事業上一帆風順,愛情上卻磕磕碰碰。自從和路倩談上戀愛後,我就發現她特別愛玩。她喜歡打牌、跳舞,常常玩到一兩點鐘才歸家。有一次,天氣預報說晚上將有雷陣雨,我勸她不要到市裡去玩,免得晚上回來不安全。可她愣是不聽,推起摩托車就往外跑。半夜,她打電話給我,要我開車去接她。而我一個人管著一個廠,白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到了晚上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可她卻盡給我添亂!

1999年底,我正追完債走在回家的路上,接到她爸的電話。他通知我,我和路倩結婚的日子定了,就等我回來辦酒席了。挂斷電話後,我靜默了一會兒,心想:說不定路倩結婚後,會改掉壞毛病?儘管我們的矛盾很多,但到了2000年,我們還是不得不結婚了。

結婚後,路倩的壞毛病一樣沒改,反倒帶壞了整個廠子的人。有好幾次,我到生產車間一看,裡面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再到辦公室裡一看,四五十號人都聚在那裡!有玩牌九的,擲骰子的,打麻將的……要是外人來了,準以為這裡是個賭場!

我本打算讓岳父岳母管教一下路倩,可他們的賭癮比路倩的還要大。岳母每天固定要打兩場牌,一場牌至少需要四個小時,每場牌的輸贏都是以「萬元」來計算。岳父更不得了,除了推牌九,還玩骰子,輸個二三十萬元根本不在乎。他們連廠裡的生產都不管了,拉著工人陪他們玩牌,哪還有心思教育路倩呢?

2001年6月,我押送20多萬元的貨到客戶那裡,竟被全部拒收,理由是次品太多。這一下工廠就得損失20多萬元。回來時,氣憤的我將車飆到180碼,行至懷陰高速公路路段時,我撞車了。失去控制後的小轎車撞斷了兩根護欄,而我卻奇蹟般地一點事也沒有。

出了車禍後,我給路倩打電話,告訴她我出了車禍。哪知,路倩不但沒有關切地詢問我,反而破口大罵:「要你坐火車回來,你不坐,非要等到出車禍才行!」

我的心一下子涼了。冷靜地處理完車禍後,我回到家裡。岳父岳母一臉漠然地看著外表無損的我,一句問候的話語都沒有。我突然從內心深處升起一股悲涼:他們是不是希望我在這場車禍中出事呢?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睡不著。深夜2時又到酒吧去喝酒。我只想醉得不省人事,能不再想路倩及其家人。

她只是盯著我的錢

自從出車禍後,我像是頓悟了一樣:有錢沒錢人都得活著,我為什麼要那麼拚命地做事呢?我應該享受人生,享受快樂。而且,通過查賬,我驚訝地發現,路倩他們一家人光賭博就輸掉了600多萬元!現在的工廠相當於只剩下一個空殼!於是,我一面天天沉溺於酒吧、舞廳,過著醉生夢死的日子,一面忙著打離婚官司。

2002年11月份,我和一幫朋友去酒吧喝酒。朋友見我不停地糟蹋自己,心疼地說:「算了,我給你介紹一個朋友,轉轉心情。」他叫過旁邊一個身材高挑、長相不俗的女子,說:「凡丹,給你介紹一個朋友。他正在鬧離婚。你可要把握好了!」

凡丹來到我身邊。不知為什麼,看到她那雙善解人意的大眼睛,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說不上是因為喜歡她,還是迫切想得到一個避風港,我和凡丹很快就開始了。

我曾聽介紹我們認識的朋友說過,凡丹曾有一個男朋友。和我在一起後,凡丹從來不提她的前男友,頂多輕描淡寫地說一句:「我和他早就沒有了來往。」我和凡丹在一起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購物和旅遊,一年時間裏,我和她基本上跑遍了全國各地。只要凡丹看上的東西,不管多貴,我眼睛眨都不眨就替她買下來。不過,我從未給過她零花錢,因為我覺得我們之間是愛情,不能用金錢去玷污它。

2003年11月份,我和凡丹之間發生了一點小矛盾,她鬧彆扭不理我了。我不停地打電話給她,她一概不接。奇怪的是,她的電話卻總在通話中。我好奇地查她的通話記錄,結果發現有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頻繁地出現。我試著打了這個電話。

是個男的接的。他開口第一句話是:「你是誰?」

我突然意識到這個男人可能是凡丹的前男友,於是,我說我要找凡丹。凡丹恰好在他身邊,連忙接過電話。當聽到我的聲音後,她愣了一下。我忍住內心的悲痛,要求與她再見一面。她答應了。

見面後,不管我問她什麼,她都不說話。後來我問:「你一直都跟你男朋友住在一起是吧?為什麼不直說呢?」凡丹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卻默認了和我在一起的同時,她一直和男友住在一起。沒辦法,我只有選擇分手。

臨走之前,凡丹突然對我說了句:「其實,我父母一直希望我在這邊有幢房子。」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她希望我買幢房子送給她,說不定我們的感情就還有轉機。可這時,我算是徹底清楚了凡丹接近我的目的,我覺得沒必要為一個不確定的理由而費心費神了。

經歷了這場不成功的戀愛後,我對一切都看淡了。以前我總以為男人應該以事業為重,有了事業便什麼都有了。可現在我不這樣看了,我覺得錢多並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到目前為止,它沒給我帶來幸福。所以,我一個人來到武漢,打算從頭再來。(文中人物為化名)

[記者手記]平平淡淡才是真

這是一句很老土的話,但從經歷了大富大難之後的顧誠達嘴裡說出來,卻顯得意味深長。

我所認為的平淡而又真實的生活是:當我回到家時,有一桌飄香的飯菜等著我;當我在工作上遇到不開心的事時,有一個人不僅會默默地聽,還會安慰我;當我將心儀已久的物品拿回家時,他(她也一樣綻開燦爛的笑臉,為我的滿足而滿足;當我看到一篇感人的文章,我會忍不住打電話告訴他(她: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我們將朝著一個共同的目標邁進,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平平安安,腳踏實地,牽手一生。

這就是我所理解的平平淡淡,樸實卻又散發著迷人光彩,老而彌堅。


(阿拉丁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