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軍: 評毛屍、控經濟、倒胡溫、江怕死、紅朝死結結結要命


* 萬里要求評毛、牽動中南海敏感神經

中共「七一」建黨八十三週年前夕,元老萬里以老黨員身份致函中央政治局,他在這封長達八千字的信中要求共黨回顧「建國後五十五年的挫折、錯誤」,希望能在「探索、學習中找到一條社會主義道路」。信中寫道:他有限的晚年有三個期待:一是要加快依法治國,二是要從政策上具體落實三農問題,三是要本著對歷史負責的態度重新評毛。

萬里特別強調,現在已經到了重新評價毛澤東的時候了。他指出:八五年一月的中央政治局會議,由於鄧小平擔心對毛澤東的功過評價會導致黨內分裂,曾決定留待十五年或二十年後再作結論;八六年七月北戴河會議,鄧小平承認「我們是唯心的,是搞了中庸的」,影響重新評價毛澤東的因素有許多,過十五年或二十年再對毛作評價時間就成熟了」。為此,萬里還引證了九七年中共十五大上各方要求對毛澤東思想進行撥亂反正、改建毛堂、摘下天安門毛像的提案,強烈要求胡控共產中央按承諾盡速重新評毛。

萬里信件顯然代表了共黨內部一股始終無法化解的反原教旨主義浪潮,因此擔心評毛會再次引發紅朝動亂的胡錦濤在收到萬里信件之後,立即率中央辦公廳主任王剛、中組部長劉雲山登門謁見萬里,懇請萬里給胡政權再留一些迴旋空間。胡錦濤稱:當年中央政治局的重評決議是存在的,評毛問題遲早都要解決,但當前工作千頭萬緒,待解決的問題、矛盾較多,希望能在較平和的政治氣氛、環境下解決對毛澤東的共識問題。

* 宏觀調控、激化同上海幫諸侯矛盾

另一方面,中共國出現經濟過熱危機,國庫空虛、錢袋紮緊,胡溫新政府不得不推行宏觀調控政策,切斷銀行發放給各大型工程項目的貸款、尤其是上海,從而激化了中南海當局同上海幫地方諸侯的矛盾。

到目前為止,宏觀調控已迫使上海高達4000億的重大項目爛尾。這些原定2010年完工、現正骷髏般冷清清地散落在上海各街區的項目計有:由環球公園娛樂建造的主題公園、長25公里的通往崇明島的隧道、上海洋山深水港碼頭二期工程、上實集團下屬崇明島賽馬場、蘇州新建機場、地鐵二號線虹橋機場延伸段....

上海浦東新區經貿局官員劉勇友說,環球主題公園周邊地區居民都已動遷,可中央還未批准該項目開工建設;滬崇隧道投資公司官員丁伍偉也透露,崇明隧道投資額123億元人民幣(合15億美元),原定於2008年完工,但「由於中央政府收縮固定資產投資」,該項目現已被擱置。顯然,上海諸侯對中南海不打招呼就砍掉上海這麼多「政績」工程異常惱火,上海市發改委負責人在接受外電採訪時表示,這無疑會對上海擴大招商引資產生壓力,紮緊信貸投資更對上海重大項目的進展造成了實質性影響。

事實上,宏觀調控確實讓上海幫的政治經濟利益遭受了重創,因而也加劇了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最近,身為江系人馬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公開在政治局會議上挑戰溫家寳,就是最為突出的一個例子。當時,陳罕見地向與會者派發相關數據資料,指控調控已經嚴重傷害到了長三角的建設,而且聲言在未來幾年裡宏觀調控將進一步阻礙中共國的經濟發展,一番言論令舉座震驚,而且,陳警告溫家寳的國務院,如果再不堅決改正過來,就將承擔「政治責任」,預示著政治局的又一次刺刀見紅已經登上台面。

其實,自胡錦濤二○○三年三月上臺以來,江、胡之間的政治鬥爭就已經如火如荼地展開了,只是因為缺少可資公開爭論的題目,因此權鬥多半只能不公開地在台面下進行。而如今,調控確實限制了江家黨徒在上海周邊地區大搞政治、金融王國的分離活動,甚至更損及了他們在上海老巢的權力和財源,一心想奪回中共國最高權力的江家幫眾干將們,針對打擊「台獨」的策略、時機和胡溫當局經濟政策等能夠輕易鼓動紅朝民意的議題,又如何能放過如此大好機會,於是雙方劍拔弩張的火爆場面也就很自然地流向媒體、流向街頭巷尾了。

* 江澤民發難、指控胡溫不講實話

七月二十四日,在共產政治局學習會上,胡錦濤告訴在場的匪頭們,應「促進國防建設和經濟建設的協調發展」並「堅持和平發展的道路」,此語意謂著他反對江澤民以犧牲中共國經濟發展來啟動台海戰事。對此,七月二十七日,江澤民立即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對胡的言論作出了言辭激烈的抨擊,他在胡錦濤等政治局成員和共產老軍頭出席的「全軍深入學習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經驗交流會」中刻意宣稱,為「掌握最新科技,實現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戰略目標」,政府應當「講實話,報實情」,其用意顯然是在反制胡錦濤最近公開的與軍隊有關的政策,併進而批評胡、溫當局的經濟作為。

在江澤民看來,胡錦濤那是越俎代庖,侵犯了他江某在軍事領域的絕對領導權,特別是有關臺灣問題,江堅決反對刪減中共已經非常龐大了的軍事國防預算。尤其是,江對胡的抨擊並沒有單純地停留在言辭上,而是早就悄悄地付諸行動了。此前,中共國家統計局總經濟師姚景源調高共產國生產總值數字的道歉動作,就已經讓外界對胡、溫政府的統計手法有所懷疑了,待江的「報實情」說一出口,得到太上皇撐腰的上海幫干將們自然就更加理直氣壯、鬥氣十足地向胡、溫中央發難了。有分析稱,胡溫上臺後的一系列舉措無疑是想甩掉江澤民及上海幫留下的沈重歷史包袱,這就不能不令江澤民感到不寒而慄,於是江澤民利用一切機會頻頻放出信息,策動上海家將儘可能不讓胡溫做滿五年任期。

* 高層權爭,江澤民成驚弓之鳥

如今,江胡權爭已令江澤民成驚弓之鳥。儘管,今年六月,江澤民把自己的貼身保鏢提升當了上將,但一出中南海,離開了他自己的勢力範圍,失掉了軍心、民心的江澤民還是擔心有人會對他下毒手。尤其是在軍隊中,許多師團級的青年軍官對江內戀權、外軟弱極為不滿,他們迫切希望胡錦濤能接任軍委主席,因此想用極端手段幹掉江澤民的軍人大有人在。

壞事做絕的江澤民豈能有所不知,於是所到之處總是小心翼翼提防暗殺,已知的他最近一次的怕死表演就發生在河南。七月六日至七日,江大蛤蟆澤民乘專列到達河南開封,他不敢住各省專為中南海高官修建的高級別墅,而是躲進了二十軍院內的招待所。而且,江還在其到達開封的前兩天故意讓當地公安、國安放出煙幕,說胡錦濤要來開封慰問小浪底死亡人員家屬,企圖以故設迷陣之局防止地方擁胡勢力對他有什麼不利舉動。如此放風的目的無非是:一、借暗中的對手掩蓋自己的行程;二、借胡的名義增強安全係數。除此,怕死的江澤民還從開封周圍調來了五個縣的警力,在主要幹道實行戒嚴,一些商家被迫關門停業,全開封流動商販更是不准出攤,鬧得整個河南雞犬不寧。

由此,中共學又衍生出了一個新課題,那就是:只要掌握紅朝太上皇怕死表演的深度,就等於掌握了共產黨國政治風雲變化及其僅剩陽壽的心電圖。

七月二十九日北京傳送


(中華評述:http://www.chinacomments.org)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