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服務業排外 華人打贏首場官司


日本是一個很能接受外國最新思想並且一心想脫亞入歐的發達國家,一些日本人打心底就非常「排外」,就連最普通的小酒吧和洗澡堂門前屋內都立著「外國人不准入內」的標牌。這個「外國人」的概念不僅僅指的是不發達國家的公民,也包括歐美在內的發達國家的公民。這股頑固的歧視外國人現象的背後有著深刻的國家管理者背景。而現在,任何敢有類似歧視行為的日本企業要付出巨額的精神損失費!因為,一名在日華人第一個打贏了「外國人不准入內」的官司。

日本司法史無前例:一天打贏兩場「排外」官司

在日本,外國人人數已經達到1915030人,其中中國人462396人,部分外國人已經加入日本國籍,他們為日本的經濟發展與國際化交流做出了巨大貢獻。然而,這些外國人卻常常被「拒之門外」。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2003年2月1日晚8時許,一名華人來到東京豐島區北大塚的一家「斯納庫」喝酒,然而,到了晚上9時左右,「斯納庫」的負責人寫了兩張字條交給了這位華人。一張寫道:「我店原則上拒絕外國人入店,請迅速退出。」另一張寫道:「你會給其他客人添麻煩,請不要再來第二次。」兩份材料上都寫上了日期和名字,還有簽字蓋章。當年5月30日,這位華人再次來店,店長當即又一次阻止他入店。這位華人向他說明自己是日本國籍後,仍然被禁止入店。

憤然之下,近日這位華人將這家「斯納庫」告上法庭。在法庭辯論過程中,店家方面否認因為這位華人是外國人而被禁止入店,「斯納庫」解釋說是因為這位華人給店中的小姐「添麻煩」,使「小姐不高興」,因此才讓他出去的。至於那兩張紙條,是因為店家看這位華人來勢很凶,怕有「黑道」背景,在「強迫下不得不寫的」。然而,東京的地方法庭卻認為,兩張紙條很具挑釁性,很難說是在原告逼迫下唯唯諾諾寫成的,因此法庭判處「斯納庫」方面違法。法官佐籐洋一指出:這家店舖拒絕外國客人入店,是沒有正當理由的歧視做法,屬於違法行為。9月16日,法庭判處店家和另一名當事人各向這位華人支付總計155萬日元的精神損失賠償費。

無獨有偶,北海道小樽市一家浴室禁止一名日籍美國人進入一案在打了三年半的官司後也在同一天由札幌法院二審宣判,駁回了浴室方面對一審的不服上訴,維持原告獲賠300萬日元的原判。兩家法院同時在一天判處侵犯外國人權違法,這在日本訟訴史上還屬首例。此次官司的勝利是一個重要標誌,札幌法院在訴訟判決文書中指出,外國人有權利平等使用交通運輸機構、賓館、飲食店、咖啡店、劇場、公園等一般公眾場所以及服務行業。」

發達社會的落後現象:「排外」在日本服務業司空見慣

「只接待日本人」、「非日本人不得入內」在日本的服務業司空見慣,隨便翻看日本的少數民族裔報紙和媒體不時就能見到類似現象的報導。

據日本《關西華文時報》報導,今年8月12日下午,大阪產業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張宏在日本一家銀行開戶時,這家銀行的工作人員除了要他拿出正常需要出示的外國人登錄證等證件以外,還要出示打工證。張宏再次到這家銀行理論時,一位負責人居然說:「這是入管局的精神。」但是據瞭解,大阪入管局沒有這個制度。

在日本最北部的海港小城紋別市霓虹閃耀的娛樂區裡,酒吧老闆和主顧們對那些相當有消費能力的俄羅斯客人避而不見,一家Raum酒吧甚至從去年8月起挂出「只接待日本人」的牌子,原因是「日本顧客只要看到店裡有俄羅斯人,就會砰一聲關門走人」。在紋別這個人口只有2.7萬的小城,商業區類似標誌隨處可見的狀況已經持續了十來年。許多遭擋駕的水手正是來自紋別的俄羅斯友好城市科薩科夫,許多排外酒吧還僱用來自菲律賓、羅馬尼亞,當然還有俄羅斯的女招待。

機構的歧視更可怕:法務省居然開網站檢舉「老外」

如果說國民對外國人的歧視可怕的話,那麼日本政府機構對外國人的歧視就更可怕了。日本在1995年就簽署了《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但日本國會在公約的落實上一直拖拖拉拉。在這個強調大一統的國度,支持多樣化和保護少數族群權益的人往往只佔少數。因此,「外國人禁入」標誌便成了一種避免得罪本國顧客的可行手段,尤其在提供酒類和沐浴服務的場所。在最近一次民意調查中,三分之一的日本人認為不希望看到更多國外遊客。日本法務省今年還專門開設一個網站,供網民檢舉令鄰居覺得「不安」的外國人。比起那些諸如某公共場所不准外國人進入等事件,這種歧視更加名正言順。

不少有識之士呼籲,如果日本政府真想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就應該從自身做起。特別是在政府職能部門制定法規的時候,能將在日外國人的權益問題拿到議事日程中認真對待,形成法律條文、形成一種約束,這樣也許能從根本上避免各種歧視外國人的問題發生。而現在的情況是,由於日本政府的帶頭或者默許,促使各種損害外國人權益的行為不斷出現,尤其像「入管局」、「警察局」、「看守所」等。」

只有抗爭才會有平等:旅日外國人開始拿起法律武器

對外國人歧視的不平等現象已經引起了日本主流媒體的重視。9月22日,日本共同社發文稱「外國人的勞動力支撐日本人的富裕生活」。共同社稱:「據日本法務省的推測,過期非法滯留者大約25萬人。政府於去年12月推出5年內將外國籍非法滯留者減半的計畫,強化了管理。」當然,日本媒體和有識之士的反省並非自然產生的,而是在日本的外國人努力抗爭的結果。

今年8月,已經加入日本籍的美國公民奧爾德溫克和來自德國的化學教授奧拉夫.卡特豪斯、加拿大英語教師詹姆斯.埃里克森聯手組成了一個外國人權利捍衛小組,向帶有排外色彩的招牌發難。39歲的教授奧爾德溫克則決心和日本的一家自助餐廳鬥爭到底。他先找經理理論,很快就忍不住大發脾氣,不得不衝到室外冷靜冷靜。再進去時,那塊牌子不見了。在日本的韓國、歐美等外國人組織也要狀告政府對日本種族歧視坐視不管,並於今年8月31日召開了相關會議。

事實上,日本社會侵犯外國人人權現象,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國際大赦組織多次對日本的這一現象進行批判,美國國務院也在今年6月對日本無視外國人人權現象進行了批評。近日的兩個判決,說明日本法律界也開始認識到這一問題的嚴重性。據悉,將於10月7日在宮崎市舉行的「第47屆日本律師聯合會研討大會」,將重點討論制定《外國人人權基本法》的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