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機 辛灝年芝加哥演講:從「九評」、《反分裂法》與陳水扁之變說起


一.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機

中國統一要有原則

我今天講的這個東西,其實有很多朋友都講過了,都有很多的真知斟見。但我今天還想講一講。在海外我們中國人都非常的關心自己祖國的統一。在一定程度上,特別是海外華人對中國統一的關心,甚至於遠遠超過了對中國大陸民主進步的關心,這不奇怪。因為離開了自己的國土,統一對自己的精神心態和願望,都是休戚相關的。但是我想說一說統一不是無原則的,我們回顧人類發展的歷史,回顧世界發展的歷史,和我們自己的歷史。特別是一九一一年之後,這將近一百年的歷史,我們發現,我們如果不加任何條件的,沒有任何原則的來談統一,我們很可能被人利用,我們很可能不但統不成還遭遇到相反的狀況。所以我要講的,一個國家,特別今天我們的中國要追求統一,海外華人非常希望追求統一,它有一個前提--就是原則。

什麼原則?如果這個統一能夠使我們的國家進步了,這個統一就是我們要追求的,就是我們所需要的。而近現代,不論西方和東方,一個國家在追求統一的過程當中,一定有一個東西,是必須經過的,是甩也甩不開的。那就是什麼?那就是民主與共和。在近代和現代講一個民族和國家統一,卻置民主與共和於不顧,根本不考慮共和和民主的問題,根本不考慮這個國家的人民生活的狀況,我想這樣的統一是不講原則的統一。

我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什麼是有原則的統一呢?

比如說,美國的南北戰爭使美國維護了統一,並且從那以後美國成了世界上民主的模範,統一的一個強國。那就因為南北戰爭當中,林肯總統解放了南方的黑奴,使美國更加的民主了,使美國的《獨立宣言》更加的普及到了每一個美國人的頭上。黑人的權利得到瞭解放,人權得到了普遍的認同。美國不但沒有分裂,在此基礎上統一起來了,成了今天整個世界的一個超強大國。這樣的統一應該是有原則的統一,這個原則就是人權的普世價值,它在美國得以真正的實現。這樣的統一,美國人民是歡迎的;美國人民是感到驕傲的。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他的座位下面寫著的,就是他維護了美國的統一和進步。

第二、看看中國在近一百年哪一次追求統一是進步的-北伐。辛亥之後十七年革命與復辟的反覆較量,袁世凱復辟帝制,張勛復辟滿清,北洋軍閥和國內的大小軍閥,發動混戰企圖以其武力統一中國都失敗了。可是北伐統一成功了,使得中華民國在一九一二年元月創建之後,終於初步的走向了和平和統一這樣的一個境界。為什麼說它是進步的呢?因為,第一它使得國內不再混戰了,人民不再民不聊生。第二, 這個進步本身是新中國-大中華民國的一個進步的統一。它在統一之後,開始從軍政走向訓政,準備憲政。一九二八年東北易幟,大中華民國走上初步的和平統一之後,到一九三七年,這十年期間是中國現代歷史上的黃金時代。大家隨便去翻一翻歷史書吧,看一看偉大的作家是誕生在哪一個時代,就是這個時代。看一看中西文化交流融合,變成合一的一個,具有中國特色那一種世界進步文化的東西,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取得成就的?就是這個時代。如果沒有這個時代,後來的八年抗戰是不可以想像能夠獲得成功的。正是這十年,由於北伐統一了中國,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大中華民國,雖然仍然面臨著外患內憂。外有日本的侵略和俄國的蓄意顛覆,內有少數殘餘軍閥的叛亂,和中國共產黨受俄命要顛覆中華民國。可是,它還是在思想、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各個方面,獲得了極大的進步。甚至於它當時所產生的成就,都不是今天我們所能想像,所有相比的。這就是有原則的統一啊。前者將人權普及到全美國,後者將進步讓每一個中國人享受到了。

那什麼是無原則的統一呢?大家想一想,一九一七年二月俄國爆發革命,誕生了俄羅斯共和國。用高爾基的話來說:「一百多年來俄羅斯人民,在睡夢中都用鮮血奮鬥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了。」俄羅斯進步了,俄羅斯從沒有民主有了民主,沒有共和有了共和,俄羅斯的三色旗在俄國的大地上飄起來了。可是短短的八個月之後,列寧的十月背叛,就推翻了二月民主革命所創建的俄羅斯共和國。列寧不但推翻了這個共和政權,共和國家,而且統一了俄羅斯;而且把俄羅斯周邊的一些國家都統進去了,成了所謂蘇維埃社會主義加盟共和國聯盟。結果是什麼?結果是七十四年的腥風血雨啊!七十四年列寧、史達林殺掉了多少知識份子,埋葬了多少優秀的俄羅斯的兒女?這就是列寧給俄羅斯統一帶來的悲慘的後果。大家知道,葉利欽先生在結束了蘇聯之後,他說過一句什麼話嗎?他說:「二十世紀的俄羅斯,是俄羅斯有史以來,最令俄羅斯民族感到羞恥的時代。」可是這個時代恰恰是蘇聯大一統的時代。可見列寧和史達林的統一不是進步的,而是喪失了進步原則的統一,因為它是一場專制復辟。打著革命的名義,所實現的一場共產專制復辟。

另外一個例子,雖然今天中國還沒有統一在共產黨之下,可是一九四九年之後,毛澤東確確實實把最廣大的中國大陸地區統一了,沒有統一的臺灣畢竟只是一個東邊的小島啊。可是在他統一了的廣大的中國大陸地區,結果是什麼呢?不用多說了。「九評」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許許多多的民運人士,包括我們這些「反動學者」們也都說得很清楚了。八千萬條生命啊!無辜生命為毛澤東統一中國大陸付出了血腥的代價,史無前例的代價!這就是沒有原則的統一。

所以我們講統一,-- 我本人也是一個祖國統一論者,堅定的捍衛我們中國的未來的統一的發展。但是我還是認識到統一要有原則,沒有原則的統一害了國家、害了民族、害了人民。統一要有原則,這個原則就是對國家好、民族好、人民好。

中國統一的道路

我剛才講了,我們所處的時代-近現代,是世界從專制向共和邁進的時代,在這個時代裡面,我們講到統一的問題的時候,就不能不想到,民主進步是統一的一個重要推動力量,甚至也是統一的一個追求的目標。那麼,統一的道路是什麼呢?就我們對東西方近、現代的瞭解來說,民主就是我們統一的一條道路。在近現代任何一個民族和國家的人民,要想走向統一的道路,那麼最佳的選擇是什麼呢?那就是民主的道路嘛,民主讓人民有了人權嘛,讓人民有了民權嘛,人民有了權利,然後再來選擇自己的統一大業,再來推動自己的統一大業,這將是何等之好啊!

我舉兩個簡單的例子。大家看一看,東德在一九九零年滅亡了,一九八九年,東德政府好不容易在西方的壓力下,打開了柏林牆,三天之內,四百萬東德人從東德逃亡向西德。第二年,東德垮了,然後德國統一了。怎麼統一的?民主統一了嘛,民主的西德統一了專制的東德嘛!東德垮了嘛!今天德意志統一了,統一在什麼之下?統一在民主制度之下。什麼樣的統一,進步的統一嘛!什麼進步的統一?民主嘛!

我們再想一想,在我們上個世紀的七十年代,北越打過了南越,越南統一了,統一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結果是什麼呢?結果是北美洲,美國、加拿大多了那麼多的越南難民嘛。結果是在大海上漂浮著無數具越南人民逃離自己祖國家園的屍首嘛!這樣的統一,它的道路不對嘛!什麼道路不對?它是專制一統,不是民主統一嘛。

所以統一不僅要有原則,原則就是對國家人民好,在近現代,還要有道路,什麼道路?就是民主共和的道路。如果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人民只講統一,不講民主共和,其後果就拿越南來作為我們的例證吧。如果一個國家講民主統一,那就拿東德被西德所統,形成今天德意志的統一來做我們進步的例證吧。

中國統一的時機

當然,統一這個問題,不是我們隨便說說就可以的。也不是幾個人的一廂情願。要有原則,要有道路,還得看時機呀。沒有時機,你有原則,有道路也未必就能統得成啊。什麼樣的時機呢?

我舉兩個例子。公元一六四一年,英國爆發清教徒革命,清教徒革命導致了共和革命的發生。英國從而產生了一個英吉利共和國,短短的十一年,我今天來不及講這個共和國,我只是說一個問題,一六四一年爆發共和革命,一六四九年的五月創建的英吉利共和國,共和國立足未穩,只有三個月,就是因為在英國爆發共和革命的過程當中,愛爾蘭宣布獨立,脫離英國,脫離英格蘭,結果克倫威爾發兵去打愛爾蘭。他這邊剛剛帶兵去打愛爾蘭,那邊呢?被推翻的斯圖亞特王朝-查理一世的兒子就聯合蘇格蘭,企圖捲土重來,復辟斯圖亞特王朝。

馬克思曾經有過一句話,我們不因人廢言。「如果說英吉利共和國失敗了,她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沒有看準時機的,過早的盲動的去爭取英國的統一。而給這個共和國的被顛覆創造了一個不應有的時機」 。這個話是對的,就是不講時機,不講條件,在共和立足未穩的時候,為了統一而不顧一切,其結果是非常麻煩的。德國統一就是有時機的嘛,東德垮了,時機來了,西德搞民主搞的比東德好。時機給你準備好了,所以兩德統一啦。

所以我說,我們今天要講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機,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我之所以先吊一些書袋子,說一說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機,我的目的不在說這個。因為泛論統一的原則,統一的道路,統一的時機也沒有多大的意思。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我現在講,為什麼我講的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機問題會和「九評」;會和中國共產黨的《反分裂法》;會和阿扁之變有關係呢?好,我今天先講第一個問題,講九評和中國現在統一的關係,好像這個題目有點不搭界,但是大家聽我慢慢道來。

「九評」與中國統一的關係

不久前,我在賓州大學有一場九評研討會的講演。對九評研討會來遲,我是姍姍來遲,但是我在這個九評研討會上,說了我自己對九評的一些看法。什麼看法?第一,我曾經講過,九評證明了中國共產黨二十五年的專制改良此路不通。我已經說過了,今天不加詳說。因為專制改良就是要維護一個政權統治的改良,為了這個政權能夠永遠長治久安的改良。可是,改來改去,改了二十五年之後,忽然出現了一個「九評」,徹底的反對共產黨,長治久安的目的不能達到,那你說你這個專制改良這個路還通嗎?所以九評的第一個意義,我在賓州大學講的時候就說了,它證明了專制改良此路不通,證明了這個世界自有專制改良以來,任何國家的專制改良都不通,中國共產黨的同樣不通。誰來證明的?當然,我們這些人都曾經想證明過,但是「九評」證明得比較徹底。

第二,通過「九評」證明了革命的一個真理。革命不是要革就革得起來的,革命是逼上樑山的嘛。人只要有一碗飯吃,沒那個那麼躁動不安的。可是把人逼得沒辦法走的時候,那革命就來了。孫中山先生說的很清楚:革命是什麼?革命是被逼出來的嘛。《水滸傳》說的更清楚,就是逼上樑山嘛。法輪功的朋友今天可能也有在座的。即便不是法輪功的朋友,大家也知道,反共不從法輪功開始,但是法輪功的一些朋友們、學員們,他們不但走向了反江的道路,直到今天終於走上了全面反共的道路,發表了九篇討共產黨檄文。逼出來的,逼上樑山。這兩個問題因為我講過了,所以我不多講了。

我今天想補充說明的是,九評它證明了一個問題,希望所有的非法輪功的朋友一定要注意。它絕不僅僅是這個信仰團體的覺醒,也不僅僅是這個信仰團體的一些人的覺醒。它實際上是代表了當今中國大陸十三億民心的基本覺醒和徹底覺醒。如果大家把「九評」對共產黨的反,對共產專制統治的覺醒只看成是法輪功朋友的覺醒,那就大錯特錯了。

「九評 」沒有發表之前,去年一年,2004年,中國大陸伍萬八千起人民的示威、遊行,佔領縣鄉政府。去年一年,在中國大陸的農民當中,成立了兩萬個各種各樣名稱的農民革命政府,農民民主政府,農民聯合民主政府。請大家去翻一翻去年中共中央中宣部的一個對內文件。那說明什麼,說明大陸的民心已經覺醒了。我們的覺醒是慢慢的,是被迫的,可是到了今天,終於全民覺醒了。它的標誌是什麼?它的標誌是許許多多反共人士,反共知識份子的率先覺醒。它的更大的標誌是這個擁有一個強大的信仰團體,它今天公開地向共產黨挑戰了。法輪功的覺醒反共,是十三億人民覺醒的一個標誌,它說明時候到了。所以我想,明白了這個東西以後,我們就會想一想,中國大陸今天正在面臨著一個社會動盪的開始。一個號稱有上億人的信仰團體,他的媒體發出了「九評 」,就是打出了革命的旗號了。雖然這個革命怎麼革,他們並沒有想,也沒有想去做,但你不能說「九評 」不具有革命的意義。

第四個我想說的,「九評 」預告了中國有可能爆發革命。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物極必反,否極泰來。任何一個社會的變化,任何一個社會狀況和現象的變化,都是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它才會發生一個根本的轉變。「九評 」告訴大家,共產黨是個什麼樣的。「九評 」告訴了我們這些讀者,這個黨不能要了!「九評 」告訴了最廣大的中國普通民眾,難道我們還要在這樣一個邪教政權、流氓政黨的統治下,繼續的苟活下去嗎?

中共喊統一,時機不當!原則不對,道路不通

所以,我現在再把我的四點的看法和中國統一的原則、道路和時機連接起來,我們看一看。中國大陸已經走向了一個民心全面覺醒,一個反共的、一個革命的動盪時期就將來臨(的時候)。中共所高喊的統一在時機上是正確的嗎?當然它不是中國今天實行統一的時機嘛!

什麼叫統一?統一是要人心有一個整體的趨向,現在中國大陸的民心首先想的是怎樣解決共產黨。別以為我們中國大陸的一些同胞沒水平。我們大陸的很多同胞今天非常贊成共產黨打臺灣。我告訴你。表面上,個個都在贊成共產黨統一中國,一個是民族感情;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大家別忘了,只有打臺灣,在他心裏來想,共產黨就要垮了,人民就會造反,機會就來了,這個問題我後面還會講。所以現在中共聲嘶力竭的,動不動在海外舉著所謂的民族主義的大旗喊統一,是時機嗎?不是時機。它也知道不是時機。它只能矇騙那些不知道大陸實際的那些朋友們。

第二,不僅時機不當,而且道路不對呀!中共是個專制統治者啊!中共的北京政權是中共的邪教專制政權啊!這樣的一個政權統一了臺灣以後,法輪功在臺灣的學員還能練法輪功嗎?法輪功的學員在臺灣不能練法輪功,那請問,我們的信仰自由在臺灣這個寶島上不也就沒有了嗎?我們的言論自由也沒有了嗎?我們的新聞輿論、出版自由不都沒有了嗎?

上個禮拜,香港鳳凰電視臺灣分公司的一個攝製小組來向我採訪, 我跟他們講的很徹底,很明確,他們也很感動,甚至流眼淚. 最後告訴我:對你的採訪在鳳凰電視根本不能放,臺灣也不能放。大家想一想,如果中共統一了臺灣,統一了全中國,把香港臺灣全統進去了,將來再把美國統進去了,我們還有說話的地方嗎?原則不對嘛!因為它不是民主統一嘛,它今天要統一就是專制一統嘛!是倒退嘛!所以,別以為「九評」只有我們很多朋友所想的那個反共的意義。它不僅證明了中共所講的統一,所喊的統一的時機不對,而且原則不對。

第三個,中共只講和平統一,它從來不在和平統一里加一個民主和平統一。它沒有路統一嘛!它的路是專制一統,不是民主統一,所以道路也不通嘛!

九評發表以後,各種各樣的輿論評價,好評如潮。我本人是非常非常後的才來參加這個評論的。因為我只是一個獨立的知識份子,我跟任何僑團,政黨、政府沒有任何關係。我要講的話是我自己的話。所以我現在還想說一句自己的話。不要小看了九評這一個非常重要的主客觀意義。那就是講統一,「九評」在告訴我們,時機不當!原則不對,道路不通!大家認真的讀一讀「九評」,讀一讀它對共產黨的判斷,它對今天中國社會的瞭解,你就發現,現在中共喊統一,純屬統戰,而不是統一。

二.《反分裂法》與陳水扁之變

《反分裂法》就是不統一法

我要講的第二個問題,是大家這兩天最關心的《反分裂法》。我大概也是對《反分裂法》最先表態的一個,但是我沒有公開表態,因為當反分裂法剛剛傳出來的時候,紐約的幾個記者就找到我,我只跟他們說了三句話,那個時候我沒有多想,我就說,什麼反分裂法呀,我說這個反分裂法叫做:「以攻為守,以進為退,以威脅代替妥協」。這是我當時對反分裂法的看法。因為我想,我的大陸的同胞們很多人會跟我看法一樣。我們和共產黨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後來很多朋友都跟我談這個問題,我就想了,這個《反分裂法》到底是個什麼法呢?我們總得給那些關心祖國的命運,關心我們大陸人民命運,特別是關心我們中國未來統一的的這些華僑的朋友們,同胞們有個解釋呀。而且特別是看到半個多月以來,甚至二十多天了,你看海內海外,包括美國政府,法國政府,俄國政府都在鬧騰這個中國共產黨的《反分裂法》,共產黨睡在夢裡都笑醒了,目的達到了。好,不開玩笑。

我對反分裂法進行三句評價。第一,反分裂法就是不統一法,如果跟共產黨說的客氣點,或者我們再講得科學一點,反分裂法就是共產黨拿出來的一個暫不統一法。為什麼?

第一,大家想一想,一九九六年,臺灣大選中共已經放了空彈頭的飛彈,打在臺灣島的幾個角上。記好,八年前就把飛彈放出去了,不過那是空的。現在是八年之後了,都不止八年了,在這八年當中,只要臺灣有大選,不論是什麼大選,共產黨不是調兵就是遣將;就是把糧食從東北運到福建前線;就是把五百七十六顆飛彈;或者七百五十六顆飛彈排在臺灣海峽對面。直到去年臺灣大選的時候,共產黨發表社論說「台獨就意味著戰爭」,「阿扁上臺就是台獨」。並且已經亂到什麼程度?亂到承認「二二八」是它親自指揮領導的。說明二二八跟台獨沒有關係。可是漫長的八年過去了,先打空彈頭;後講台獨就意味著戰爭;阿扁上臺就意味著台獨。軍隊也調好了,糧食也儲備好了飛彈也對準了,怎麼辦,阿扁上臺了,阿扁又被選上了,怎麼辦?是打還是不打?能打嗎?不能打又怎麼辦?它處在一個非常慌亂的狀況下,你們知道嗎? 打, 我待會兒再說,他不敢打。不打? 不打下不來臺了。

因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在紐約,已經正式更名為「中國統一促進會」。紐約那些愛國的親共僑領,已經喊出了,哪怕是武裝打臺灣,我們也要統一它了。在華僑的世界裡面,在這個世界有海水的地方,一些人是真愛國,可是不知不覺把愛國等同愛共的這些華僑們,他們在逼迫共產黨打臺灣啊,你知道嗎?他們不瞭解共產黨心裏的苦衷啊!你不是飛彈都放過了嗎?空彈都放過了嗎?你不是說台獨就意味著戰爭嗎?阿扁上臺就意味著台獨嗎?那你怎麼還不打呢?可是它能打的嗎?

不能打怎麼辦?不能打只好想個點子了,怎樣化解海外華僑祖國統一的崇高願望?怎樣解決大陸人民逼它打臺灣的那樣一個戰略思想?怎樣解決這上不上、下不下,打又不是,不打也不是的這麼一個狀況?特別是叫它頭疼的是,被它養大的台獨勢力,我講的台獨勢力,是反華台獨勢力,它的前期是共產革命台獨勢力,它的中期是社會主義勢力,現在是反華分裂勢力。這一批人不聽它的話,今天叫去中國化,明天要走出中國,今天改教科書,明天要把英文定成臺灣的官方語言,鬧得不亦樂乎,共產黨這張臉下不來呀。所以,殫精竭慮,好在共產黨裡面能人也很多,它想到一個點子-立法!立法有什麼好處呢?第一我表態了,我搞個《反分裂法》說明我是要統一的。

第二,我現在才立法呀,立完法,法起了作用以後,才能看情況決定打不打臺灣啊。你看,時間拖下去了。第一稿出現的時候說,二十年以後再打。反分裂法先發出來,二十年以後再打。大家記不記得,八九年鄧小平先生說過一句話: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現在胡錦濤也要定個反分裂法,先保二十年再說。是不是啊?所以反分裂法對於中共來講,是金蟬脫殼之計呀!是不統一法,是暫不統一法,但是又不能示弱。它是絕對不會公開講,那我們暫且就不講統一嘛,你們也別把台獨鬧得太快,海外華僑你們也別逼我。共產黨它又掉不下這個架呀,怎麼辦?來個反分裂法,表面上看,告訴你,我要統一臺灣,統一中國,以攻為守;表面上看,我是要打的,只要你是實質性台獨--大家記好,它這反分裂法裡面有個「實質性台獨」,這個實質性是掌握在共產黨手裡面,只要我認為你是實質性台獨,我就打。哪怕你再台獨,我認為還不是實質性台獨,我就可以不打。這叫以進為退嘛!話講得很狠啊,心收得很緊啊。

第三,以威脅代替妥協。好在中國大陸大嘛,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嘛,飛彈幾千顆嘛,軍隊有三百萬嘛,威脅威脅你這個小島有什麼了不起啊,可是這個威脅的結果是什麼?目的是什麼?是妥協嘛,是不敢打嘛!

所以反分裂法,我以為它首先就是一個不統一法,客氣點說,叫暫不統一法。它無計可施了,只好弄個法出來的。即可以嚇阻台獨,又可以寬慰海外愛國華僑,更能夠緩解那個對它懷著貳心的中國大陸人民。一舉三得。


《反分裂法》是反統一法

《反分裂法》不僅僅是一個不統一法,《反分裂法》還是一個反統一法,為什麼說它的反分裂法是反統一法呢?我們先隨便舉個例子。我對我自己的孩子從小就很嚴厲,可是我對他無計可施,我只要發現了毛病,我只要打他一頓,他就逃跑一次,我打他兩頓,他逃跑兩次,最後他跑得讓我找三天三夜都找不到他回家。有人告訴我,你不能再打了,再打這兒子就沒了。他真要跑到外地去,你就等於沒有兒子了嘛!所以當一個父親管教孩子的時候,他的前提是什麼?他的前提是要這個孩子好,要這個孩子跟他親,要這個孩子認他這個爸爸,承認這個家是他的。他管教孩子的目的,絕對不是要把這個孩子給嚇跑,把這個孩子給弄走,讓這個孩子永遠在他的眼前消失掉。所以大家想一想啊,這些年來臺灣只要一有選舉,這邊就放飛彈;再有選舉,大罵台獨。可每一次大喊大叫的結果是什麼,是台獨更台獨了!是台獨越走越遠了!是台獨再也好像回不了頭了的味道了。大家想一想,共產黨是傻子嗎?我心裏其實是很愛他的,我威脅他只不過是想讓他不理我,還繼續愛我,我威脅一次,他就多跑了一尺遠,我威脅兩次,再多跑一尺遠, 我威脅三次,他乾脆跑得不見我了,那你說你這樣的威脅,你不明白是什麼道理嗎? 難道你還不改弦更張嗎?不!它在繼續威脅。所以繼續威脅的結果是什麼呢?那是不是要統一呢?那是反統一了,怎麼統得起來呢?你每威脅一次,台獨就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你每威脅一次,他反華的那種本領和言語就囂張一次......你看昨天又開始了3.26大遊行,媒體報導一百萬,泛藍說只有二十七點五萬,那也二十七點五萬啊。

所以客觀上來說,中共的反分裂法,實際上,就是一個反統一法。沒有一個人這麼蠢,中共也沒有那麼蠢,它明明知道,它發作一次,台獨就更加囂張一回,可是它還要這樣發作。那麼從客觀的意義來說,不是說主觀上,你不是在要統一嘛?你是在要分裂嘛,你怎麼還搞個什麼《反分裂法》呢?

《反分裂法》是非法之法

《反分裂法》很科學的講,它是個非法之法。

第一,大家想想看,《反分裂法》沒有歷史的合法性嘛。因為辛亥革命之後,任何一個混戰的軍閥,都沒有說要另外建立一個國家來分裂我們的大中華民國,任何一個軍閥,他無非是割據稱雄而已,他仍然承認一個中國,他沒有搞出過第二個中國來,唯有共產黨在蘇聯的命令和指揮下,第一,不承認中華民國;第二,它沒有祖國;第三,它在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中國兩個月以後,在蘇聯的命令下,創建了偽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是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分裂中國的祖宗啊!在抗戰勝利以後,它把中華民國的大好河山變成了兩半,被它取名為一個叫國統區,一個叫解放區。所謂國統區就是掛著孫中山先生的畫像,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唱著「三民主義我黨所宗」的國歌,所謂解放區呢,是掛著馬恩列斯的畫像,掛著鐮刀斧頭的蘇聯黨旗,唱的是「英特納雄那爾一定要實現」的沒有祖國也不要祖國,甚至敢於出賣祖國的《國際歌》。一個分裂了中國的祖宗,一個沒有它,中國就不可能出現分裂的這麼一個黨,它有什麼資格來訂什麼分裂法呢?我們從歷史學者的一個良心的角度,認真地問一問這個問題,中國共產黨它制定反分裂法,有歷史的合法性嗎?你如果說孫中山訂反分裂法,蔣介石訂反分裂法,蔣經國訂反分裂法,都有歷史的合法性,而恰恰就是中國共產黨沒有合法性!所以我要講的第一點,它是非法之法,那是因為它沒有歷史的合法性。

第二,它沒有現實的合理性。為什麼?在座的都是關心國事的朋友,它在去年還把中國北方的大片領土,拱手相讓給它那個已經死掉的社會主義祖國--前蘇聯的後人們。並且把領土送出去的公報,它到今天都不敢公布出來。幾個月前當日本的自衛隊,已經上了釣魚臺島的時候,已經宣布釣魚臺是日本的領土的時候,它只派幾個學者說,釣魚臺從來就是中國的,政府軍隊無一人敢表態。一個左手在出賣國土,讓出國土的一個政權,為什麼把只有三萬多平方公里的臺灣島揣在心裏,今天想解放它,明天想統一它,可是另外一隻手在不斷的在把自己的國土在送出去...你知道老沙皇俄國和新沙皇俄國一共侵佔了我們多少土地嗎?五百六十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啊,是多少個臺灣啊!你們可曾聽過中國共產黨叫過一聲嗎?說都沒有說過一聲啊!所以,它在現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搞出一個《反分裂法》專門對付臺灣,我想問一問,它有現實的合理性嗎?沒有合理性,你一邊還在賣國嘛,你一邊又裝出一副要統一中國的樣子。今天的中國老百姓可不是幾十年前了,大家都會看得很清楚。

第三,《反分裂法》沒有一個正當的立法的法源。共產黨說,《反分裂法》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制定的。凡是在座的大陸的朋友都會知道什麼叫《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這個法對我們起過作用嗎?這個法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以中國共產黨為領導的核心力量。這個《憲法》到今天還把「四個堅持」寫在上面。這個《憲法》還把自由信仰,民主輿論的自由全部寫在上面,說我們中國人都擁有這樣一個自由。如果都擁有的話,今天這個地方不會有這個研討會。我在大陸生活了四十七年,我就從來沒有享受過言論自由,我就沒有享受過我自己的信仰自由嘛。號稱一億的法輪功學員,如果在中國大陸有這個信仰自由,讓他去煉功的話--共產黨遵照這個《憲法》,他就應該有這個權利,可是沒有嘛!才跑到海外來辦媒體的嘛!這是不是事實嘛!這個《憲法》是個假法嘛!是個偽法嘛!是個從來只訂了,從來不打算去兌現的《憲法》,所謂「根本大法」嘛!根據這個虛假的《憲法》,一個從來不想實現的,一個只用來禁錮人民、壓迫人民、統治人民的《憲法》;一個隨時可以變的《憲法》,所制定出來的《反分裂法》,它有合理的正當的法源嗎?它沒有嘛!它的來路就不正嘛。

第四,沒有執法的可信根據。我剛才已經講了一點了,我現在要重申的是,一九四九年以後到今天的中國,在漫長的毛澤東時代是無法可依,毛澤東自己講的,「我就是禿子打傘無法無天」。在改革開放的二十五年裡面,制訂了無數的法,可以說是法律之多之廣,今天世界是很少有國家相比的。可是它有法不依呀!我這話可不是笑話,在我被共產黨作為統戰對象,也給我一個人民代表、人大常委當的時候,我就曾經寫過一個建議:「不要有法不依」嘛。如果它有法而依的話,今天中國大陸滿中國到處都是上訪的人群嗎?北京還要派出那麼多的武警在任何火車站、汽車站阻止那些來上訪的平民百姓嗎?那些來上訪的百姓能夠在中南海對面的高牆上往下跳,去自殺嗎?一個無法可依,有法不依的政權所立的一個《反分裂法》,我們全世界都把它當成一個真正的法來歡呼、來支持、來反對、來抗議、來控訴,本身不就是一場笑話嘛!它是假的嘛!它是水中月嘛,是鏡中花嘛。它既沒有歷史的合法根據,又沒有現實的合理的道理;它既沒有立法的正當法源,又沒有執法的可信依據。製法的中國共產黨從來就不是一個好好的能夠執法的黨嘛!

所以總結一下我們對《反分裂法》的看法。它是一個不統一法,它是一個反統一法,它是一個非法之法。所以在時機上,不用說,中國喊統一都是假的,這個時機當然是不對的了。第二,反分裂法閉口不提民主,只談和平統一,「和」非和平手段。所以道路不通嘛!反分裂法有原則嗎?沒有原則嘛!原則掌握在中國共產黨的手上,你看它那十條,那麼一小段文字,它就是想怎麼解釋,就可以怎麼解釋嘛。原則不對、道路不通、時機不當,《反分裂法》是什麼「為了中國的民族統一,為了中國的統一」那不是一句笑話嘛!

共產黨死也不敢打臺灣

共產黨為什麼在近十年來,不斷地揮舞著民族主義的大旗,在海外大喊統一,在國內高喊要統掉臺灣。可是,飛彈空的放過去了,實的也佈置好了。軍隊未行,糧草也已經先行了,可就是不敢打臺灣。就是在台獨愈加猖狂的今天,它卻動都不敢動,只拿出一張紙來,在紙上用威脅代替妥協呢?它有一個根本道理,這個根本道理說白了就是三個字,「不敢打」。再說得詳細一點,那就是三句話,「共產黨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大家不要以為我今天即興發明瞭這三句話,我這三句話是八年前和一批美國的中共問題專家,和一批華裔學者,和一批著名的民運人士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大家都認為馬上就要打臺灣了,我說了這三句話。紐約的一個記者叫藍麗小姐她可以證明,她每年都問我這個問題,我每年都堅持這樣說,我為什麼這樣說,不是我聰明,是因為我比較瞭解共產黨。和我大陸的許多同胞一樣,和在座的許多大陸留學生一樣, 我們瞭解它,它不敢打,它死也不敢打。

你知道嗎?鄧小平死的時候,北京一個工人拿著一個花圈要送到天安門廣場去紀念他,我們不管他真的假的,五個武警一下撲上去,按在地上,銬上帶了就走。紀念鄧小平,送一隻花圈都會影響這個黨國的穩定。三年前,北京大學一個女孩子,在北京東郊被幾個小流氓強姦致死,她的同班同學要為這個可憐的女同學開一個追悼會,教育部根據中央精神,發下一個文件給北大,不准開追悼會,不利於穩定。穩定壓倒一切呀!一個小小的,一個班級的追悼會都能影響到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穩定。一隻哀悼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黨的領袖鄧小平的花圈都能使它心驚膽戰!它還敢把一九四九年打贏了,五十多年擱淺了的這一場台海戰爭重新挑起來打嗎?敢嗎?不敢的!「穩定壓倒一切!」孫中山在「走向共和」裡說過一句話,「穩穩穩,穩到袁世凱復辟帝制」。共產黨也是「穩穩穩,穩到絕對不敢打臺灣」!所以呀,它死都不敢打。因為打臺灣就會造成不穩定,還有什麼東西,什麼原因比打臺灣,發動一場內戰,更能造成中國共產黨當前的政治不穩定呢!?

共產黨要死了才有可能打臺灣

可是我為什麼說「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呢」?反分裂法另外一面,比較可怕的一面就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為什麼這麼說,它不敢打是為了維護它的生命啊,是為了保護這個政權,使這個政權、這個社會不出問題呀。共產黨不會給人民一個機會,讓人民在打臺灣的時候揭竿造反而起呀!可是大陸人民對於民主的追求,對共產黨的反抗,五十多年來其實從來沒有停止過,現在是越反越烈而已啊。人民不會因為你不打臺灣他就不反共啊!你們看看「九評」嘛,我剛才說了,改革開放二十五年的結果是出現了一個強大的信仰團體,他的媒體發表了九篇聲討共產黨的檄文。那就是說,人民反對共產黨,要結束共產專制統治,要推倒這個共產專制的復辟,已經是快到時候了。

八九年之後,那麼多的共產黨的大小官員帶著我們從海外投進去的美元,跑到美國和海外來,買房子,置地產,想想看,都在留後路。在這種情況下,當它感到最後實在是頂不住了,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現在已經十五年了,只有五年可保了,它有可能會打臺灣,為什麼?打臺灣,東邊去打臺灣,西邊用軍事獨裁統治的辦法實行軍管,控制大陸人民,採取非常時期的方法來對付大陸人民,重歸毛澤東時代。所以大家要明白一個道理,要死了,真的是有可能打。

共產黨要打臺灣 打了就死

但是,無論是「死也不敢打」,還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為什麼?機會嘛。中國大陸人民今天少的是什麼?機會嘛。對一場推翻專制統治的人民民主運動,或者叫民主革命,天時、地利、人和,地利有了,人和有了,現在就差一個天時了。何況,「天聽自我明聽,天視自我明視」。人民是天啊,三千年前,我們老祖宗就說過這句話:「人民是天」啊。人民要變革天命啊。

海外近半個多月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反分裂法》頒布的前後,所掀起的一股又一股的各種各樣的聲浪,說白了,都是上了它的當啊!有必要嗎?有必要同一個嘴巴狠狠,心里根本不敢打的人,你跟它較什麼真兒嘛?!你越較真兒,它就越得意啊!這就是它的目的呀!

第一,你害怕了吧!你不害怕就不上街抗議了--你害怕了;

第二,愛國的華僑更來勁了吧,你看最近一些華僑僑團鬧騰得多厲害!是不是?還有我們的很多很多的朋友,是否應該從這當中看到一點什麼,看到了我們今天在臺灣的問題上,一定要慎重!不要上當;不要上它愚弄人民的圈套。要把心貼在大陸人民的心上,聽聽大陸人民怎麼講,不要跟著共產黨的那個假的、統一的旗號去起鬨。這一點太重要了, 這一點也是我多年來感受最深的地方。

第三個大問題,這個問題可能會引起大家的一些想法。也很可能引起一些泛藍朋友,國民黨朋友的不同看法。但是我想告訴你,我是一個中國人,在我的心裏,我認宗的是那個大中華民國。如同今天中國大陸好幾代的中青年知識份子一樣。

什麼叫大中華民國,那就是包括內蒙古在內的,一九一一年由孫中山先生所創建的那個亞洲的第一民主共和國。我認宗的是這個,我認宗這個大中華民國,我自然愛我自己的這個大中國。我也正因為愛自己的這個大中國。所以我們不論在對中國的統一和分裂的問題上,持什麼樣的看法,抱什麼樣的態度,我們的一個信念,那就是中國大陸絕大多數人民的一個信念,一個不要去碰它也不要敢去碰它的一個信念,那就是中國必將要走向民族統一。也就是我剛才說的那樣,中國一定要在原則、道路和時機上選擇好,選對了,走向民主統一。

所以,瞭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反獨很厲害的人,特別是反對共產革命台獨,反對社會主義台獨,反對當前的反華分裂台獨。我同情絕大多數臺灣人民不願意為中共所專制一統,但是我對那些誣衊中華民族,誣衊中華民國,謾罵中國人民,否定中國和中華民族一切的極端台獨分子,我和他們沒有任何的共同語言。然而,即便如此,我說,我和我們這一些中國知識份子,我們愛我們的國家,我們反對台獨為了什麼?我們反對台獨不是要把臺灣反出去。我們反對台獨是要把臺灣反回來呀!反成我大中華民國的一個部分吶!

假如阿扁說的是真的

基於這樣一個基本的理念,我現在想說的是什麼呢?希望大家都重視一個問題,那就是善變的阿扁最近說了一句變了的話。不管他明天會不會變回去,後天會不會變回來,反正他在變來變去的過程當中,說了這些話。 那就是臺灣立委選舉失敗之後,他終於在失敗的教訓當中說出了一句話,叫「中國應該是一國一制,先民主,後統一」。我下面所有的講話,都是建立在「假如他是真的」這個前提之下。 在座的媒體朋友一定要記住我這句話,「假如他說的是真的」。中國大陸八十年代有一位作家寫了一個戲劇,叫「假如他是真的」。我現在就用這句話。假如阿扁說的是真的,那麼我認為他有以下三個意義。

第一個意義,假如他是真的,那他開始想到,或者意識到,台獨恐怕是一個永遠實現不了的破碎的夢,恐怕是不可能的,他信心動搖了。所以他才會講出「先民主,後統一」。假如他說的是真的,我們要重視他說的這兩個字-民主。 這兩個字在我們的嘴巴裡不值錢,在他的嘴巴裡值錢吶!因為這是台獨夢幻破滅的一個意識、一個表現。

第二,他想到了民主牌。臺灣在海外跟中共抗爭,特別是台獨政府和中共抗爭,並不是沒有想過民主牌。他拉攏民運,腐蝕民運中的一些人;收買一些所謂的民運人士。 其目的就是為了打民主牌。可是公開的有陳水扁這樣的台獨領袖人物,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叫「一國一制,先民主,後統一」。這還是第一次。當我看到報紙,還沒有看到是誰說的時候,我心裏曾有一個衝動, 啊,臺灣國民黨終於說出這句話了。再一看,陳水扁說的!不是國民黨說的,我好失望!因為,自從李登輝上臺之後,他說的都是「自由、民主、均富」,他不包括「民族」的,更不會講什麼「先民主,後統一」的。中國國民黨到今天為止都沒有說過一句「先民主,後統一,一國一制」。連戰先生曾經說過一句好話,叫做「一國兩制」。可是後面這一句「先民主,後統一」,他現在膽子小了,不敢說了。陳水扁說出來了。我心中就在想他為什麼會說出這個話呢?除了剛才的原因以外,我意識到,他在打民主牌了。他已經意識到,你跟我講統一,我就跟你講民主,而且我講「先民主後統一」。我起碼能夠達到一個目的,就是拖延你的統一戰略。他會這樣想啊。

我剛才有一句前提,假如他說是真的。好!我們還在他假如是真的前提下,我們來剖析陳水扁的這一情況。如果它當真是真的,它有哪些意義是值得我們改變他呢?是值得我們要把它弄假成真,是值得我們把它從假變成真不說,而且要變成一個真正的真。我的第一句話是想說,今天陳水扁的身上共有三個條件:

第一個條件:「繼民國的大業」,他是最有條件的!不論你怎麼說,在我的心中的大中華民國是如何的美好。今天那個叫中華民國的政治實體,在這個實體裡面他叫總統啊,他是中華民國的第十一任總統啊。所以繼民國之大業,繼承孫中山的大中華民國的革命民主建國道路或者路線。他是最有條件。如果他今天真的是講了真話,假如他講的是真話!那民國的大業今天在陳水扁先生那個地方,是最容易被牽動、被推動、被擴張開來的。

大家不要忘記,一九二二年陳炯明叛變的時候,中山先生只剩下一艘中山艦了,可是中山先生護國護法的決心,護大中華民國的共和國統;護大中華民國的共和法統這一個決心,非但沒有變,而且一往無前。這才可能造成蔣介石領導北伐,打倒軍閥,重建中華民國南京政權,統一了中國。今天的臺灣,何只是一艘中山艦啊?!那多大的一艘中山艦啊!如果這艘中山艦的艦長說:我們還是要真正繼承民國之大業。臺灣還有泛藍泛綠之爭嗎?更何況,今天中國大陸經過二十年的歷史反思,千千萬萬比我有學問,比我懂得歷史的中國大陸的學者、專家、知識份子和年輕的一代。他們正在二十年的痛苦歷史反思中,認識到了中華民國才是共和的第一個新中國。孫中山才是中國革命共和壯舉的第一人,三民主義才是中國開創共和的革命理論,如果這兩相結合;如果這個大中山艦能夠把這兩股力量結合起來,何愁民國之業無人繼承去開拓?假如他說的是真的。

第二、「垂共和之正統」,也阿扁是最有條件的。因為首先不論怎麼說,臺灣畢竟是從專制走向了共和了。不論最近的台獨方向、台獨路線、台獨的種種行為,已經何等的弱化了臺灣的民主品質。但是,今天的臺灣,你不能不說它基本上還是維持了一個民主的制度,雖然這個制度太不完善,雖然這個民主制度的法制還很跟不上。另外一面,中國大陸人民的痛苦民主追求,也就是從中山先生開始這一百年的共和追求,今天正處在最困難也最顯光明的時刻。所以陳水扁,阿扁,他如果說的是真的,他是最有條件來代表兩岸人民「垂共和之正統」的,什麼正統?大中華民國的正統,孫中山先生的正統。

第三、如果陳水扁講的是真的,他就可能最有條件「將臺灣的民主進步模式推廣到全中國」。大家想一想了,如果他說的是真的,並且他也想真干了,那麼臺灣民進黨是不是有可能變成「中國的民進黨」。如果臺灣的民進黨能夠有胸懷、有智慧、有遠見變成中國的民進黨,那個還沒有成立的、還沒有變成的臺灣國民黨,是不是還沒有生就死掉了呢?是不是那個已經丟掉很多自己的黨魂、主義、理念的中國國民黨,將死未成卻復生發展了呢?因為臺灣的模式,從一九一一年到現在這個模式,起碼在格局上、在道路上、在形式上是和中山先生的中華民國的大一統的共和國統、法統相一致的;起碼是和孫、蔣兩代、三代領袖的追求是一脈相承的。如果把臺灣泛藍陣營,把臺灣中國國民黨裡真正熱愛中華民國的這些朋友們,和中國大陸人民對於民主共和的追求結合起來。如果臺灣的民進黨真的成「中國的民進黨」,臺灣的中國國民黨不再想做臺灣的國民黨了,那麼「中國國民黨」、「中國民進黨」的兩黨制的模式,是不是中國今天最好的一個未來模式呢?

你們要知道這兩個黨 - 第一個中國國民黨帶著何等光榮的理念和歷史。臺灣民進黨倘若變成「中國民進黨」,它將吸引多少真正追求民主共和的大陸人士。如果這兩個黨真的共同擔負起了,大中華民國最終走向共和的歷史偉任的話。大家想一想,這裡的山頭,那裡的山頭都沒了......今天共產黨還沒垮,海外民運人士只有百把來人,可是你們知道嗎?現在已經有七、八個國家,十多個總統,上百個領袖了。如果明天共產黨一垮中國大陸十三億人裡面,該出現多少個爭權奪利、企圖割據稱雄的人物、人士啊?辛亥革命時候,中國民間政黨三天之內創建兩百多個。民政部合法註冊的八十五個,共產黨垮臺以後在今天民主大潮之下、民主意識之下,中國大陸會出現多多少少的民主政黨啊。你們知道一九八九海外民運組織多少個?三百六十五個!你們知道芝加哥的僑團都有三百多個,舊金山有九百多個,紐約有一千多啊。如果各行其事的話,不要說中國的民主統一,就是海外華僑團結一心都很難做到。

所以假如陳水扁講的是真的,那他就最有條件繼民國之大業;如果他講的是真的,他最有條件垂共和之正統;如果他講的是真的,他就最有可能使得臺灣的民主共和的進步模式推展到全中國。反過來,如果他講的都是假的,他都變回去了,它卻給了我們一個啟示,什麼啟示?海峽兩岸的人民還是要一齊來,繼民國之大業,垂共和之正統,將一個共和的大中華民國的最後護國護法的成功,推向勝利的明天!

謝謝!(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