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困境的中國大陸網路維護人權活動

2005-04-16 01:02 作者: 徐建新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引言

中國大陸的人權現狀是非常令人不滿的,原因就是歷史留給了我們這樣一個現實:中國大陸官吏合法傷害、剝奪能力極強,能夠輕鬆對民眾橫徵暴斂,這是中國人的基本常識。中國各地官吏已經表現出的凶暴以及能夠隨便找個名目就收費,充分說明瞭這一點。而且,在意識形態上和現實中,中國大陸的法律不是限制官員權力的,而是根據擁有權力官員的意見制訂的。由於現在大陸官吏腐敗嚴重和官吏數量太多,導致的現狀是中國官員既有很大、迫切的剝奪、橫徵暴斂的需要又有很強的剝奪力量,中國大陸普通民眾的人權狀況非常糟糕。

二、中國大陸網路維護人權活動的外在困境

以2003年孫志剛案,2004年南方都市報冤案為例,中國大陸網路維護人權活動要成功,需要的條件很苛刻,大致如此進行:

網路是匿名的地方,發布資訊者的信譽和資訊的交流核實以及關注情況是幾個大問題。真實資訊必須能夠得到傳播交流,而且必須能夠讓其他人核實;事件要引起許多人的憤怒或不安,往往必須同時引起國內人士和海外中文媒體的關注(如果只有海外中文媒體關注常常是不夠的,中國共產黨是把民族主義作為法寶的,單靠海外中文媒體對中國共產黨的壓力不大,單靠國內人士的力量,資訊的傳播很侷限,引起的關注與支持也不夠,兩者結合影響就大。)必須有一些知識份子撰寫文章進行理智、尖銳而又中肯的分析評價,甚至要提出更好的解決辦法,引起關注和進一步的評論和行動。常常必須要有人出面發起呼籲書,才能夠得到更多關注,也表明支持力量。一批信譽卓著者、名人進行了簽名呼籲,表明瞭關注面的擴大,也常使得被嚴格控制的紙面媒體介入的危險降低,一些媒體為了信譽、名氣和利潤之類的原因,就會有紙面媒體等介入,這樣,網路就引領了媒體,而且,媒體記者的介入,進一步加強了資訊發布與交流,相互影響,網上人士的影響就越來越大。這樣,也許就能夠獲得社會其他重要力量的支援,網路維護人權活動得到成功,也許還必須繼續努力謀求更多支持;

所以,除了自己的研究外,本人關注的重點始終是保護知識份子(包括自己)的表達(言論、出版)自由,司法公正, 2003年我發起黃靜案網路呼籲,也與黃靜案的網上帖子被刪除有關,其原因我的《出版自由 、言論自由是中華民族的兩隻眼睛》中闡述了:「資訊公開化以及交流、討論、辨析是一個國家公平與效率最重要的保證條件之一,出版自由 、言論自由是成本極低,收益很高的權利,是必須像生命安全權那樣受到最高保護的人權;民眾擁有出版自由 、言論自由,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護其他的權利,利國利民。再加上紙面媒體上的文章是單向的,民眾是被動接受的,網上文章、言論特別是論壇上的是雙向互動,易於相互辨析,難於欺騙民眾,造成惡果的,因此,網上的言論自由是不可退讓的底線。」有了表達自由,司法公正,就能夠有更多知識份子依照自己的判斷,運用自己的知識與智慧維護民眾的人權,這樣就能夠形成良性循環,國內維護人權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大。

作為2002年以來參加了每一次中國大陸重要網路維護人權活動的人,在2003年中國網路第二大案黃靜案中起了首要作用的人,我的判斷是:現在中國大陸的網路維護人權活動已經陷入了全面困境,這是因為中國共產黨使用了非法手段壓縮網路言論自由的空間,也因為集體行動的困難。

2004年,網路論壇的言論自由空間在不斷被壓縮,縮小。2004年暑假期間,警察機關的所謂網路掃黃行動,對已經剩餘不多的言論比較自由的論壇,只要找到犯忌的帖子,就採用扣押、沒收提供論壇空間服務商的伺服器,甚至罰款的辦法,破壞了言論自由,踐踏了服務商的的合法財產權,違法執行者(警察)得到非法利益,關閉了一些論壇,而且迫使一直存在的著名論壇言論空間進一步緊縮,還使得他們心有餘悸。中國大陸網路論壇全面沙漠化,水準急劇下降。

似乎共產黨也意識到了問題,2004年9月起,就再也沒聽說有這類事情了。但記者趙岩被抓,作家師濤因其在海外發表的文章被抓,劉曉波、張祖樺、余傑三人以及顧則徐因文章、言論被傳訊,李柏光、楊天水被抓等事件,中國大陸網路全面進入嚴冬。據網上消息等可以判斷,目標之一是切斷海外媒體與大陸網路人士的聯繫與結合,但結果卻必定是相反的:由於大陸網路論壇水準急劇下降,人們討厭愚民政策,網路的言論自由空間在不斷被壓縮以及對自身和相關人士命運的關切,大陸高水準文章更多在海外媒體發表,結果卻是:海外媒體對國內網路人士影響越來越大,信譽更高了,大陸網上人士的資訊交流、建立信譽更加依賴海外媒體,結果只會是海外媒體對大陸網路人士更加重要;共產黨口稱依法治國,卻食言而肥,進一步加劇了國內人士對它的不滿與憤怒。

例如,在2001、2002年因為網路言論自由空間比較大,資訊交流比較正常,文章水準比較高,我很少上動態網,現在,我發現動態網所提供網站上說真話、水準高的文章越來越多了。

現在,中國大陸網路維護人權活動困難重重。國內網路論壇發布資訊者的信譽很難建立或提高,資訊的交流核實非常困難,已經建立信譽的人發布呼籲書進一步引起國內人士關注幾乎不可能了。這使得把國家保護人權寫入憲法變成了一個諷刺。

到現在,中國共產黨採取如此毫無必要、加劇緊張氣氛行動的原因還不清楚。胡錦濤雖然是因為鄧小平的隔代交班而成為江澤民後的總書記,但他能夠成功提前接班而沒有重蹈胡耀邦、趙紫陽的覆轍,原因是中國共產黨內存在一個強大的共識,希望黨和國家最高領導權的移交能夠平穩、規範化地進行,也與太多人對江澤民失望甚至絕望有關,也與他高明的自我保護有關,胡錦濤沒有歷史債務,沒必要做這樣的事情,如此事件,只不過疏遠了因對江澤民失望而支持他的自由知識份子,另外還顯示了他在知識份子中所得到的信任和民望還不夠高。

三、集體維權行動的困難以及解決辦法

在集體維權行動中,道德高尚、理想主義始終是重要的,但只依賴道德高尚、理想主義是遠遠不夠的。門瑟.奧爾森教授(Mancur Olson)的研究說明瞭使得集體都獲得利益的集體行動是難於產生的。由於搭便車(享受別人進行集體行動的成果,自己卻不付出成本)行為的存在,理性、自利的個人一般不會為爭取集體利益作貢獻。中國網路維護人權活動困難的另一個原因當然是集體行動維護人權和司法公正的成果具有公共性,參與集體行動維護人權和司法公正的人特別是帶頭者付出高額的成本,如時間、資金、精力以及被迫害的風險,而且還有機會成本:帶頭者往往是水準、信譽高的,把時間用在學術研究上對個人對社會實際上都是更值得的;但結果是社會所有人至少某個類型團體的成員都能從中平等受益,司法公正對每個人的保護是一樣的,言論自由的權利是一樣的,包括那些絲毫沒有分擔集體行動成本的成員。

如何克服集體維權行動的困難?門瑟.奧爾森教授認為集體行動在兩種特定條件下比較容易產生。一是集體成員收益的「不對稱」,即某些成員從集體行動中得到的利益比其他成員大很多,為集體行動作貢獻的積極性也就越大。在這方面,非常明顯,這種情況是不會出現的。基本上只有海外媒體能夠提供這種利益補償而且一般最多是平等的稿費。但一般除稿費外,海外媒體等給予的資助很容易變成共產黨對維權活動帶頭人進行迫害的藉口。

二是「選擇性激勵」的存在,可以分為正向激勵和反向激勵兩種。正向激勵提供額外的獎勵,在這方面,網路不是不能夠提供信譽、名氣、影響力等的激勵。在這方面,在我看來,在網路上發表文章和發起簽名呼籲書還有改進的餘地,在網路上,最大的問題是信譽問題,而且,文章、呼籲書在網上發布一般不必要在意字數,所以,我認為必須這樣做:發起人和簽名者有代表作和工作單位的,就盡量列出,既保障信譽,也為發起者和簽名者包括代表作揚名,擴大影響,發表文章也盡量如此做。當然,這牽涉到發起者、簽名者相互平等的問題,但是,由於網路是匿名的地方,為了保證信譽和提供參加集體維權行動的正向激勵,我認為很有必要這樣做。還有,信譽卓著、水準高、名氣大的人盡量犧牲一部分時間,客觀公正地做評論,幫助後來者。最後,海外學術機構等不是不能夠提供學術探討研究之類的活動幫助,但在這方面,他們的眼睛只盯著名人和體制內的人物或者是對抗性的人物,在國內踏踏實實做事情的人根本不要想有一點指望。

反向激勵是懲罰搭便車者的措施。最常見的是禁止搭便車者享受集體行動的成果。獨立知識份子的網路維權活動,努力維護了自己這個類型人士的權利,更沒有禁止其他類型人士的搭便車者,恐怕有一些搭便車者享受了獨立知識份子集體行動的成果。但對有組織的民運人士、對法*輪*功練習者,實際情況正是沒有出現獨立知識份子的集體網路維權活動對他們的權利進行保護。這一點很麻煩,有多種原因,牽涉許多問題。像本人,目前的情況基本上關注於知識份子的表達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以及有關的司法公正,其他人各有自己關注的重點。平等的權利和司法公正對普通老百姓也應當是一樣的,像我這樣的人,恐怕要被批評為對普通老百姓特別是政治敏感人士平等的人權和司法公正漠不關心,只關心知識份子的人權。我個人對此批評很容易回答,我自己的時間、精力、力量就那麼一點,只能夠用在對民族、對國家最能有效發揮作用的地方,也儘自己的一份力為他人創造良好的言論環境。

但獨立知識份子整體出現這種情況就是很無奈的迫不得已。獨立知識份子和民運人士在政治觀點方面比較接近,目標都是中國的自由民主化,主要的區別是有沒有組織。對於法*輪*功練習者的被違法迫害,大陸知識份子只有餘傑、任不寐、郭國汀等幾個人發出反對的聲音,在江*澤*民基本退休後,才終於看到高智晟、李健等人的努力呼籲。原因當然是中國大陸雖然憲法上寫著結社自由,但誰都知道中國這麼大,中國共產黨的部門和地方部門執法犯法是常事,中國共產黨還有組織恐懼症,對國家、對民族很明顯非常重要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尚且要冒坐牢的風險來爭取和捍衛,結社自由、組黨就更不用提了。獨立知識份子人數很少,力量很小,救得了一個、兩個因言論被治罪的人,但連究竟能夠營救得了幾個都完全心中沒數。

趙岩、李柏光、俞梅蓀等人在法律的範圍內,理智地運用規範、法律的途徑幫助農民維護自己的土地等財產權利是獨立知識份子維護人權的又一重要部分,而且他們的走出書齋,把他們知識、理性的力量與農民的力量結合,是於國於民都非常有益的另一條重要道路。通過法律途徑維護人權在什麼時候都不是政府的敵人,而是有利於政府的,但趙岩、李柏光的被抓,顯示了知識份子理性、規範、遵守法律、有秩序地進行維護人權的另一條道路也岌岌可危。

總之:中國大陸網路維護人權活動在受到全面非法打壓下,也由於集體行動的困難等問題,現在已經陷入全面困境,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大陸知識份子還會繼續努力維護人權,海外媒體包括海外民運對大陸人士的影響將越來越大。


本文首發於《人權論壇》
徐建新
2005-1-30
2003年中國網路第二大案黃靜案網路呼籲首要發起人
代表作:
《政府執政能力問題研究──中國的政治體制如何平穩過渡到自由民主體制?》
《全面退步的中國中小學教育》、《中國科學研究教育的缺陷與改進辦法》
《學術自由是科學生存和發展的基礎──中國的科學研究標準問題》
《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新三權分立論》
《創造性思維的核心是凝聚性思維》(這是本人水準最高的心理學純學術論文)

江西省德興市一中
郵編:334200
EMAIL: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轉載自《新世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