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勞務 吉林民工累死在俄羅斯車站


俄羅斯赤塔時間7月7日2時,吉林省九臺市赴俄羅斯種菜農民曲忠海病死在俄羅斯一車站,屍體現被俄警方保存。

東亞經貿新聞消息,曲忠海的死亡誘因是工作太累。

7月初,因為有病,九臺市沐石河鎮居民姜連柱與曲忠海一同回國。

已病得很重的曲忠海被人攙扶著來到火車站,他瘦得皮包骨,肚大如鼓,腳腫得厲害。坐了幾天火車後,俄羅斯赤塔時間7月7日2時,曲忠海出現昏迷。中途換車時,曲忠海死亡,俄警方將屍體保存。

姜連柱說,曲忠海曾說過自己原來不知道有病,但在俄期間活兒太累,加上沒錢治療,幾個月時間內就演化為肝硬化、腹水晚期。

姜連柱說,他們工作的地點是伏爾加河邊的杜勃卡市(音)的一片荒地。在那裡,還有20多名這樣的中國農民。

他們是在「老闆」張某帶領下出國勞務種菜的。「老闆」張某和他表兄弟都是德惠市人,他們組織農民到俄種菜已經好幾年了。

每年種菜期是8個月左右,一般一個人只給7000元,最多的也就是1萬元。除護照由勞工本人申請外,往返車費、簽證等都由「老闆」負責,出國勞務拿的是「旅遊簽證」。

「老闆」與勞工只是口頭「協定」。

因為語言不通,有人想跑都沒門路,很多工人知道自己拿的是非勞務護照後,害怕被俄警察扣留,即使病了也不敢去醫院。

與姜連柱一起在俄種菜的農民給家打電話時說,他們每天從凌晨4時一直工作到22時,一天工作18小時。七八個人開墾、種植10坰地。每頓飯是幾個饅頭加一碗雞蛋湯。在不到4個月的時間裏,該農民瘦了七八公斤。

姜連柱說,這樣干8個月後,「老闆」才給開7000元工資。如果不是送用曲忠海回國,掙的血汗工資肯定也拿不到了,保個命就不錯了。

能不能拿到錢全看老闆仁不仁慈。一位知情者惋惜地說,「如果老闆仁慈,還能給曲忠海家屬點兒錢,要是對方不認賬,曲忠海就白累死了!」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