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獄中近況 家人聲援退黨潮


10月19日,王炳章的二妹王梅從廣東韶關看望獄中的大哥、返回西雅圖家中。她再次呼籲中共當局立即讓王炳章回到親人身邊,接受應有的治療。
  
1979年王炳章作為中國第一批公派留學生到加拿大修讀醫學,1982年獲得醫學博士學位。他於1982年創辦海外第一本民運刊物《中國之春》,1983年創建第一個海外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被不明身份者綁架,2003年被深圳中級法院秘密判無期徒刑,隨後被送往廣東韶關監獄服刑。
  
據王梅介紹,王炳章今年7月份發生第二次中風後,身體狀況一直不好。現在又爆發了嚴重的季節性過敏,不停打噴嚏,鼻道不通,呼吸不暢。王梅問及監獄給的藥物,發現沒有給他治療季節性過敏有效的西藥,只是給他打了兩次激素,她擔心激素對王的身體會有不好的影響。王梅說,「他看起來非常憔悴。」她主要介紹了家裡的情況,沒有談到更多的關於外界營救王的事情,因為雙方的通話受到嚴密監視。王梅表示,王炳章對自己能重獲自由還是有信心的,否則他堅持不到現在。
  
王的大妹王玉華現居住溫哥華,她告訴記者,王炳章的主要疾病是腿部的靜脈炎,腿部的血栓會隨著血液循環時流動到身體其他部位如心臟和肺部等,可以隨時導致人死亡。最近王兩次中風都是因為這個引起。他的大妹說:「中共當局一直無視他隨時會再次中風的可能,拒絕批准保外就醫是非常不人道的。而且他們對王單獨關押三年多了,對其精神的打擊是巨大的。」
  
王炳章的父母告訴記者,自從得知王被判無期徒刑的消息後,他們全家每日都生活在焦慮中。王的母親王桂芳84歲,身體狀況欠佳,患有心臟病和骨刺。她提到兒子的時候老淚縱橫,說:「我可能沒希望見到兒子了。他現在已經中風兩次了,很危險的。我也80多歲了,剩的時間也不多了。如果我的兒子是真的犯了罪,那就我還認了,可是我的兒子沒有犯罪啊,卻被判了這麼重的刑。」父親王俊禎87歲,患有嚴重的肺氣腫,要靠吸氧維持。大妹王玉華透露,她曾看到父親一個人在院子裡偷偷掉淚。她說,「我父親不願在親人面前流露自己的感情,只是把痛苦深深埋在心裏。」
  
以下是記者對其大妹王玉華的專訪:
  
記者:23年前,王炳章以他當時的博士學位和經歷,完全可以申請美國公民身份,您認為他為什麼選擇了全身心投入中國的民主事業,從事另一條可以預見的充滿危險和艱難的路?
  
王玉華(下略為「王」):我想,23年前,當他決定從事民運事業的時候,他就已經下了決心,終身忠於他的國家,所以一直沒有申請美國公民身份。當他來到加拿大上學期間,他看到了一個和中國一黨的社會制度完全不同的民主制度,他也體會到了這個民主制度的優越性,人們可以享有充分的表達、參與治理國家的自由和權利,他希望有一天在中國也能實現民主自由人權這些已經被普世接受的價值。他覺得作為一個海外學子,他有這個責任。
  
記者:一些人認為海外的民運人士是和「反華勢力」勾結,目地是想奪取政權,而不是真正出於為了在中國實現民主,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王:這是一種錯誤的概念。因為你愛這個國家,所以才提出批評,希望她能夠好。愛國家和愛共產黨不是一個概念,共產黨只是一個目前執政的政權。 對於海外民運人士,首先要肯定他們是出於對國家的愛,因為愛之深,所以責之切。其實所謂的「反華勢力」實際上是「反對共產黨的勢力」,這完全是兩種概念, 愛國家並不是愛這個黨。
  
記者:目前中國大陸各種社會問題層出不窮,您怎麼看當前中國的局勢?
  
王:其實中國所有的矛盾、社會問題的根源都在於共產黨。因為他執政不透明,監管自盜,司法立法不公開不獨立,沒有反對黨提出異議進行監督,更不肯接受群眾的監督和意見,必然會產生很多的邪惡。這樣的情況下,你希望他能自己改造自己是不可能的。就像一個70多歲的老人,他已經形成一個慣性的固定的思維,所以他沒有自我改造的能力。
  
所以我認為臺灣目前的民主模式是值得大陸學習的,雖然他還不完美,但起碼是中國人學著自己實行民主,是一個好的開始,他也在不斷進步。
  
記者:從去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社論《九評共產黨》以來,在中國大陸引起了一個很大的退黨浪潮,很多為共產黨工作了一輩子的,包括中央黨校的人都在集體退黨,您怎麼看這個現象?
  
王:我覺得這是歷史的必然,證明很多人在覺醒,包括我自己。我們以前對共產黨沒有一個客觀的全面的看法,是因為國內消息的封鎖,我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只看到共產黨,看不到比它更先進的制度,更先進的黨,出國後我們看到了西方完善的民主制度,知道了共產黨是一黨獨裁製度,我覺得《九評共產黨》寫的非常好,他客觀地說出了共產黨自建國以後給中國人帶來的災難,這也是有目共睹的。從理論上,從前途上,以後的發展上,共產黨只有下臺這一條路走。否則,中國是沒有出路的。
  
我自己也是黨員,我22歲入黨,32歲離開中國。其實在九評沒有發表之前,我已經在思想上就放棄了黨籍了。現在想起來當初入黨真是傻傻的,很可笑的,實際上是受了那個黨的欺騙。
  
記者:大紀元鄭重聲明裡說,如果不退出中共,當天滅共產黨的時候,曾經入過黨的人會受到牽連,所以很多人雖然心裏早就都在聲明退出。不知道您有沒有寫這個聲明?
  
王:這個聲明可以寫,也很簡單,可以在退黨網站上聲明,這也是在行動上表明不認同共產黨。對我來講,我離開中國以後,我對共產黨的信仰和幻想早就破滅了。
  
記者:您在中國的朋友、同事他們對共產黨的看法是什麼樣的?
  
王:現在很多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他們也看到了共產黨的腐敗。在大陸的大部分人也對共產黨有相當的認識了。甚至很多高幹和老闆,都在罵共產黨,這些既得利益者都說,共產黨比國民黨還腐敗。
  
記者:最近一個600人的中國代表團會由廣東省長黃華華帶隊來溫哥華招商引資,您會提出釋放王炳章的事情嗎?
  
王:做為王炳章的家屬,我們會利用一切機會,任何中國代表團來,包括上次胡錦濤來的時候,我們會參加一些遊行和活動,會給中國政府寫信,提出我們的要求。同時我也想提醒加拿大的公司,去中國投資是危險的。
  
記者:做為王炳章的家人,您對加拿大政府和企業有什麼樣的期望?
  
王:加拿大最近幾年,和中國的貿易外來非常頻繁,也需要中國大的市場,對人權的關心不如以前多了。我希望加拿大政府今後能在人權方面進一步關 注。希望去中國投資的企業能看清,中共的政策朝令夕改,風險性很大。比如省政府換屆,政策會改變,甚至國家的政策也會變。我知道去年國務院突然取消了對投資礦山、港口等的外商保證10%回報率的政策,令外商遭受極大損失。他們應該認識到,在一個沒有人權的國家,一個獨裁極權的國家,你的投資也是危險的。
  
加拿大的核電站、修筑水壩、飛機製造的大企業也確有一些中國急需的技術,希望他們不要只注重短期利益,希望他們也能關注中國人權狀況,因為在一個獨裁極權的國家,任意踐踏人權的國家,他不會給你很好的投資環境,你的企業利益隨時都會受到威脅,只不過現在還沒有輪到你而已。如果這些企業人人都說一句話,督促中國政府不斷改善人權,情況就會不同。
  
記者:王炳章是基督徒,您認為在他從事民運事業的過程中,遭遇了種種困難的時候,他的宗教信仰是否幫助他繼續堅持在自己選擇的路上走下去?
  
王:我認為是有很大的幫助的。王炳章和我的母親都是基督徒。他被關進監獄裡就一直在要求看《聖經》。一年以後才被批准。三年多來,他一直被單獨關押。他每天都看《聖經》,把《聖經》壓在枕頭底下。他每天都向上帝禱告,也為中國人禱告。他兩次中風,感到身體支撐不住的時候,他就使勁禱告,求上帝 幫助他。他認為是上帝救了他。共產黨是無神論,不允許人民信神,但是神是高於人類的,他堅信他所從事的事業是正義的,一定會受到神的佑護,中國有一天總會實現自由民主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