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年前陰魂不散 探秘驚馬槽"幽靈"(組圖)





一天傍晚,天空烏雲瀰漫,眼看著一場大雨即將來臨。在沙林風景管理區工作的李喬保見此情景,急急忙忙下山。可就在他走進山谷的瞬間,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響聲。

工作人員:那種鏈條、鐵器之類的響聲,叮叮噹噹的。

剛才短片中的那一幕並不是虛構的情節,它的的確確是真實存在的。這是發生在我國雲南省陸良縣著名沙林風景區內的一種奇怪的自然現象。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居住在沙林風景區附近的居民,在一處幽深的山谷裡,經常能聽到類似短片中出現的那些兵器相碰、戰馬嘶鳴的聲音,他們把這種奇怪的現象叫做陰兵過路。怪聲的出現,在當地被人們傳得沸沸揚揚。可是時值今日,沒有一個人說得清楚這怪聲到底是什麼,村民傳說這一切與1800年前的一場戰爭有關。

三國末年,為平定南方少數民族叛亂,諸葛亮率軍南下直至陸良。一天,蜀軍與南軍在戰馬坡交戰。南蠻王孟獲特意請深通法術的八納洞洞主木鹿大王前來助陣。來到戰馬坡的木鹿大王命手下官兵挖了兩條長不到四十米、寬不足一米的山路,並將蜀軍引到此。嗚嗚的號角響起之後,虎豹豺狼、飛禽走獸乘風而出。蜀軍無抵擋之力,退入山谷。可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蜀軍突然馬驚人墜,南軍乘機追殺,蜀軍死傷慘重。從此,這裡總是陰雲不散。

這條隱蔽在密林中的山谷,就是當年木鹿大王派人挖的,人們叫它驚馬槽。如今它是村民們上山、下山的惟一通道。

採訪村民:大多數不敢來,有時候晚上來,是大幫的人說著話就過了,個把人就不敢來了。

採訪導遊:大家挑柴的時候,到下面還要磕頭,拜一拜,能保佑自己從這邊順利地通過。

怪聲的事情還沒平息,另一個奇怪現象又在驚馬槽出現了。

採訪村民:馬到了這兒它就會驚,不敢過,你打死它,它都不過。它非得往這邊繞。

連馬也不敢走進驚馬槽了,村民們更加恐懼了。因為他們擔心接下來這裡還會有其他的事情發生。

採訪導遊:我們用磁鐵激發它,就可以聽到那個聲音,馬驚的聲音。

果不其然,原本在傍晚或者深夜才能聽到怪聲,如今白天也能聽到了。奇怪的現象接踵而來,一條普通的山道變得越來越神秘。人們紛紛傳言,驚馬槽裡鬧鬼了。這個消息很快從當地傳了出來,同時也引起了一些專家們的注意。

徐好明是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進入地震預報研究領域。這期間他注意到自然界中有許多奇妙的現象,其中就包括驚馬槽「鬧鬼」的事件。

採訪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徐好明:凡是發生的地方,不至一次發生,它一直持續有這種現象,它在一定條件下就出現了,所以我判斷在岩石或者土壤裡,

而空氣中不可能維持這麼長時間。

如此看來,村民們聽到的怪聲,很有可能就是1800年前那場戰爭的聲音。難道說驚馬槽有錄音的功能?

人類實現聲音記錄,是1877年科學家愛迪生發明留聲機開始的。這種錄音的方法是把聲音變換成金屬針的震動,然後把波形刻錄在錫紙上。當金屬針再一次沿著刻錄後的軌跡運動時,便可以重新播放出留下的聲音。




1898年,丹麥科學家波爾森在留聲機的啟發下,發明瞭人類歷史上第一臺磁性錄音機。這是一種把聲音變成磁信號的錄音方式。

聲音首先經過麥克風轉變成電信號,然後通過各種電子元件,到達磁鐵上。電信號在這裡很快又被轉化成磁信號。在磁鐵周圍的磁場力作用下,這些由聲音轉化成的磁信號,就被記錄在帶有磁粉的膠帶上。

如此複雜的錄音過程,驚馬槽又是怎麼做到呢?為了弄清楚陰兵過路的事實真相,前不久記者隨同雲南省地質環境總站的科研人員前往實地進行了調查。

陸良縣是雲南省最大的一個盆地,當地俗稱為壩子。當我們站在這個盆地的邊緣時,依稀可見在經歷了漫長地質變化之後,歲月在這裡留下的斑斑痕跡。

採訪雲南省地質環境總站金工程師:大山區的一些流水,把山坡沖得溝壑縱橫,實際上砂木就是一個溝壑群,地層上主要還是以石英岩為主。

石英岩是自然界中一種普通的礦物,它的主要化學成分是二氧化硅。由於二氧化硅具有很好的傳導性,所以人們常把它製造成各種電子元件,安裝在錄音機的心臟內。於是人們懷疑,驚馬槽之所以仍然保留著古戰場的聲音,就是因為這裡岩石中的二氧化硅具有錄音的作用。

採訪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徐好明:古今中外,都有類似的記載。最近的就是上個世紀90年代,四川忠縣老百姓把一個紅苕窯要填上壘牆,蓋房子,他們一邊打夯,一邊說笑。這個屋子蓋好以後,連續出現多次他們打夯、說笑的聲音。

現在大家可以看看我手上的這幾樣東西。這是從現場帶回來的岩石,它的主要化學成分是二氧化硅。這兩個電子管是錄音機心臟的主要零件,它的材料也是二氧化硅。我們把它們比較一下,可以看到它們之間有著明顯的區別。就算是驚馬槽的岩石中的二氧化硅純度很高,可是在錄音機中除了有二氧化硅材料的電子管以外,應該還有電流和磁鐵。

上個世紀90年代初,美國克萊姆斯學院物理實驗室的一名高級實驗師和他女兒,為了尋找像驚馬糟錄音的這種自然現象,來到了秘魯安第斯東麓的瑪奧山谷。在一個電閃雷鳴的夜晚,他們同樣聽到了很多年前這裡發生戰爭時留下的戰場聲。實驗師的女兒為了尋找這其中的答案,在這之後,她又重返故地,就在她和父親聽到聲音的地方,找到了大量的磁鐵礦,這一發現為解釋岩石錄音提供了新的線索。

採訪雲南省地質環境總站金工程師: 聽過類似的傳說,但是從來沒有被證實過,如果要證實它,應該通過我們現在的一些實驗方法能夠重演,如果沒有經過證實的說法只能是一種揣測。

無論岩石錄音這樣的傳說是否真實,驚馬槽要想成為一個錄音機,除了要有大量的石英岩之外,磁鐵礦也是必不可少的條件,那麼驚馬槽是否有專家們要找的磁鐵礦呢?為了盡快找到這一新的證據,研究人員將採集回來的岩石樣品送往相關的監測部門,併進行了礦物鑑定和化學分析。

採訪雲南省礦物鑑定中心羅明:就現在取的這樣樣品來看,基本上差不多,主要礦物成分是石英,化學成分是二氧化硅,其他有一些很微量的,包括褐鐵礦這些,很微量的一些,還有一些泥質。

結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驚馬槽周圍的岩石中除了大量的石英礦物之外,只有極少量的磁鐵礦。如果沒有足夠的磁鐵礦石,那麼驚馬槽又是怎麼記錄下1800多年前那場戰爭中的馬鳴聲呢?

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徐好明:在強大電場作用下,磁場會不會發生變化呢?我認為會。

到了6月,我國南方許多地區進入了多雨的時節。此時,村民們的確可以隨時見到天空中出現的霹靂閃電。而且,他們也證實在這樣的天氣裡,驚馬槽的怪聲會更加刺耳。

採訪村民:聽過不是一回了,只要一下雨,雷聲大一點,聽得見的次數就多了。

採訪導遊:如果有電閃雷鳴、狂風暴雨,整個都可以聽見。

到這為止,大家可能已經發現,這種奇怪的自然現象好像與天氣有著特殊的

關係,特別是天空有打雷、閃電的時候。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呢?我們可以回顧一下錄音機錄音時所必須具備的幾個條件,一是聲源,有,古戰場上的聲音,二就是電流,閃電時產生的靜電;三是磁場,地球本身就是個大磁場,四就是用來錄音的磁帶。即使這裡只有少量的磁鐵礦岩石,它同樣可以相當於帶有磁粉的膠帶,從這些來看,驚馬槽錄音的現像似乎是存在的。

然而,在長期從事地質研究的金德山總工程師看來,驚馬槽錄音的說法似乎是無稽之談。

採訪雲南省地質環境總站金工程師:既然可以錄音,也可以抹音,古戰場的聲音說不定早就被別的聲音取代了。為什麼能長期保留,它沒有消掉。

從這點分析,驚馬槽能錄音的說法,的確還存在著許多的疑點。如果驚馬槽沒有錄音的功能,那麼當地村民聽到的怪聲又會是什麼呢,難道這只是當地人的一種炒作嗎?帶著種種懷疑和猜測,記者來到了中國科學院聲學研究所,試圖從這裡找到驚馬槽錄音的科學依據。可是,在研究人員看過現場資料之後,一件令記者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採訪中科院聲學研究所李主任:一般情況下像古代的戰場都是人造的聲音。人造的聲音60、70分貝,到90分貝很不容易的。

90 分貝,這是體育館裡萬人歡呼的聲音。這些聲音一旦彙集在一起,人耳是無法承受的。即便如此,這麼高分貝的聲音對於岩石的作用力也微乎其微。李曉東通過計算得出,即使像體育館裡的萬人歡呼聲,它所產生的能量也只相當於1平方米的地面上,承受著一個重量為0.1千克的物體。

採訪中科院聲學研究所李主任: 能量很小的,肯定不如你用一個指頭去碰一個這個牆壁的力量大,這樣的話很難在這個裡面產生一種所謂的記錄,當然有一種外力,讓岩石中的石英、有磁性的物質產生一些變化,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這種東西的話,我們說的記憶不可能長久。

除了聲音無法進入岩石之外,地層中的磁鐵礦能否真正替代錄音機裡的磁帶存儲聲音,這個問題同樣受到了專家的置疑。

採訪專家:天然狀態的磁鐵它的導磁性是比較亂的,而且是無規的這樣一種形式。而我們通常說的磁帶,它的導磁性都有經過處理的,有非常良好的性能。

如今既沒有聲音進入岩石的可能性,又缺少錄音機磁帶這個條件。由此看來,村民們在驚馬槽聽到的聲音,並非是那場古戰場留下的聲音。如果不是,這過路的陰兵又會是誰呢?

為了徹底找到驚馬槽怪聲形成的原因,李曉東把記者從現場採集到的聲音,輸入了計算機,進行了詳細地分析。

採訪中科院聲學研究所李主任李主任:這個聲音還是有一些特點的,我們看這個波形,這個峰值不斷的變化,可能是風一陣陣吹過來,造成大強度的變化。

這實在是有點出乎人的預料,當地人傳的沸沸揚揚的陰兵過路,怎麼會是風。

我們看一下驚馬槽的形狀,是不是很像我手上拿的這個啤酒瓶的瓶身。入口小,兩邊直上直下。現在我吹一下啤酒瓶,大家可以聽到刺耳的響聲。如果不用這個瓶子,無論我用多大力氣,恐怕只能聽到很小的哨聲。這是為什麼呢?這其實是一個物理現象,在力學上叫共振,在聲學上叫共鳴。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效應呢?啤酒瓶的口收攏之後,瓶身就變成了一個腔體,聲音通過風的傳播,作用到瓶身內壁上,這個作用力在瓶壁表面產生振動。非常湊巧的是瓶壁表面振動的快慢此時與聲音傳播速度是一樣,快慢相同的兩個東西碰到一快,就會疊加起來,於是原來很微弱的聲音被放大了。風吹進驚馬槽後,產生的結果與吹啤酒瓶的情況完全一樣。也就是說風聲在這裡被放大了。可是風聲怎麼就變成了馬叫的聲音呢?現在我們帶大家去一個地方,看了那裡發生的現象,你就可以找到這個答案了。

這是位於我國山西省永濟市普救寺內的鶯鶯塔,始建於隋代。數百年來,它以其獨特的聲學效應聞名於世,它是我國古代的「四大回音建築」之一。

現場演示:鶯鶯塔共13層,高36.76米。從外觀上看不出有什麼特殊之處,然而這座塔所產生的聲學現象卻是十分奇妙的。站在不同的位置,遊人可以聽到10餘種不同的回音現象,其中主要的一種就是這種聽起來很像蛙鳴的聲音。

單一的擊打聲,為什麼在這裡就變成高低均勻的哇鳴聲呢?

採訪普救寺工作人員:根據聲學專家研究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塔的地形地貌,塔的地勢特別高,周圍特別平坦。它可以接受大範圍內傳出來的聲音。第二個原因是它的建築結構,它的每層塔檐都呈凹形,可以聚集反射波。第三個原因他的建築材料,在古代全部採用青磚所做的,表面特別光滑,可以大大提高聲波的反射係數。因為塔高低不同,時間不同,一棱一棱的就形成了酷似青蛙的叫聲了。

採訪中科學院聲學研究所李主任: 我們去感知聲音的時候,人耳朵有一些自己的結構,它有一些特點。聽到一些相似的聲音,它會聯想到另外一種聲音。

雷電交加的夜晚,狂風大作。吹進驚馬槽的風,在與岩壁不斷撞擊之後,形成了共鳴與聲音反射的聲學現象,於是村民們傳說的怪聲出現了。

採訪中科院聲學研究室李主任:戰場上的廝殺聲非常複雜,溝裡面的聲音比較簡單,就是間隙的,一會強一下,弱一下,沒有複雜的結構。這種聲音的話可能它在某些頻率萬分上,跟我們說的馬聲或者什麼東西接近的地方。加上人的想像,覺得這是馬鳴聲或者是戰場的聲音。

採訪雲南省地質環境總站金工程師:聽了一傳十,十傳百,別人一到那個地方先有一個心理暗示,這個地方鬧鬼很緊張。

雖然這個結果有些意外,但是它卻在情理之中。比如說漆黑的夜晚,狂風暴雨,電閃雷鳴,風從窗戶吹進一間空蕩蕩的屋子裡,同樣能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這些就是風聲發生了共鳴、回音的現象。陰兵過路其實也是這個原因。至於馬為什麼不敢進入驚馬槽也是情有可原的。動物的敏感度比人高,驚馬槽裡有一些很微弱的聲音,可能人聽不到,但是馬可以聽到。現在大家看到這條路,在驚馬槽的旁邊,自從有了這條公路後,驚馬槽裡的怪聲幾乎很難聽到了。由此我們更加肯定,人們傳說的岩石錄音其實是聲學現象,這種自然現象的出現與當地地形、天氣環境有著很大的關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