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毛骨悚然:北京少女公車上被掐死幕後


杜薇 北京十四歲中學生因一句話在公交車上被售票員掐死,同車乘客無人施援,公交公司事後恐嚇受害人家屬,最後北京媒體衝破新聞封鎖,凶手才歸案。網民指中國公眾長期得不到社會公正,不願站出來維護正義。

十四歲的北京少女毛毛(晏繼勤)在公共汽車上,眾目睽睽之下被售票員掐死。中國社會普通人對普通人的殘暴,令人深思。

二零零五年十月四日下午三點,在北京的新街口豁口,十四歲的少女毛毛與父母一起在西單圖書大廈買輔導材料後,有說有笑地跳上七二六路公共汽車,高高興興地回家。毛毛的父親晏思賢是清華大學退休教授,獨生女兒毛毛就讀於清華大學附屬中學初二級。

車上人很多,座位已滿。母親鄭女士問售票員:「能不能給這位老先生找個位子?」毛毛的父親晏思賢已經七十四歲,售票員有責任為老年人找到老人專座。對方瞟了一眼前面的老幼病殘專座,那裡坐著她的同事、中年女售票員朱玉琴。

朱玉琴沒有為晏先生讓座。老年專座背後的年輕女孩站起來,給晏老先生讓座。鄭女士說:「你這不是老人座還給我讓位,真太感謝了!」不料此話惹惱了朱玉琴,她回過頭來,瞪了她一眼。鄭女士掏錢買票,從豁口到清華大學是一人一元,鄭女士買了兩張車票(晏教授有離休證不用買票)。

這時,朱玉琴對售票員說:「他們是在新街口(豁口的上一站,此站上車到清華大學為兩元)上的車,再給她們撕兩張票。」鄭女士說:「我們明明是剛上車的,怎麼可能是新街口上的呢?」朱玉琴向年輕售票員嚷道:「甭跟她廢話,再給她們撕兩張!」售票員便又撕了兩張票。

鄭女士又掏出兩塊錢。「好好好,不就是兩塊錢嗎?你說哪兒上的就哪兒上的,不過你確實是冤枉我們了。」

站在邊上的毛毛說:「媽,她們怎麼這麼不講理呀,我們明明是在豁口上的嘛!」隨後,她稍微壓低了嗓門說:「這幫人什麼玩意兒,真不是東西。」

朱玉琴聽到這話後猛地站起來,大聲吼道:「你說什麼,你說什麼?」同時一手揪住孩子的頭髮,一手掐住孩子的脖子。

五十八歲的鄭女士急忙把她拉開,氣憤的毛毛想踢朱玉琴一腳,但沒踢到。憤怒的朱玉琴喊了一句「你還敢打我!」又猛扑過去,再次掐住了毛毛的脖子。「你別欺負我媽媽!」這是毛毛的最後一句話。「別打孩子,要打就打我吧,她還未成年哪!」鄭女士喊著拉朱玉琴的手,但拉不開。很快,毛毛的嘴唇發白,臉色時青時紅,癱軟下去。

沒人勸架只叫開車

鄭女士大聲喊:「孩子怎麼啦?救命啊!」司機聽到母親不停地呼喊,才停下車。司機是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他說:「你們都走不了,要拉到總站去罰款。小孩打了我們乘務人員。」母親央求:「能不能先把孩子送到醫院?」在激烈衝突時,沒有一個乘客站出來說話或勸架。後面有人大聲喊:「到底開不開車?快開車!」值班的年輕售票員說:「開車!把她扔下去!」車門終於打開。毛毛的母親說:「女兒幾乎是被拖下車的。一條腿還在車輪前,車輪就動了,我趕緊把孩子的膝蓋彎起來。」

毛毛被送到最近的一家醫院「二炮總醫院」。出租車上,鄭女士就跪在女兒身旁,使勁叫她、按她的人中,但沒有任何反應。醫生說,孩子送來時就已經沒有生命體征了。

封鎖消息監視當事人

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刑警支隊的干警迅速趕到醫院。隨後,北京市巴士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也都來到醫院,並安排兩位老人體檢。公交公司每天派出十幾個人,在醫院二十四小時值班。鄭女士說:「哪裡是照顧,分明是監視!」病房門口和電梯口都有人把守著,多則七八個人,最少也有兩三個人。有人來探望,他們便詢問是哪個單位的,是不是記者。只要是記者,就會被擋住。十月十二日,中央電視臺《今日說法》的記者扛著機器來採訪,在一樓電梯口就被攔了回去。

事發第六天時,警方雖然已刑事拘留了打人售票員和當班司售人員,但仍然沒有同車人可作證,辦案人員建議家屬一起幫助尋找。毛毛的姨媽和姑媽當天下午便到事發地點舉牌,尋找目擊證人。證人沒找到,馬路對面卻多了幾個來回轉悠的人。姨媽說:「我認得他們是公交公司的人。」

兩人一回到病房,晏教授夫婦叫他們明天再別去,因為,就在一個小時前,雙層客運分公司的總經理龔紹清和副經理許凱來病房,「他們很嚴肅地叫我們兩位妹妹快別出去了,如果再出去,不敢保證司機家屬會不會去打他們呢!」

公交公司的新聞封鎖,並沒有阻擋住網際網路的傳播;北京市的新聞封鎖也沒有阻擋住中央和外地媒體的報導,《新京報》、《中國青年報》以及《南方週末》先後報導,將此事公之於眾。後來終於有目擊者出來作證。目前,朱玉琴已被警方逮捕,公交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已被撤職。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孝正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們曾一度譴責不能見義勇為的人。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可以理解,但是這件事情並沒有險情,不過是勸架或是敦促司機盡快將女孩送到醫院,人們依然充當了看客,說明社會的冷漠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周孝正說:「二千多年的封建社會讓人們恪守中庸之道,而缺少的是為自己行為負責的公民和國民。而當前的公眾缺乏對社會公正的內心追求,也是造成冷漠的原因之一。」

在網際網路上,一位網友說:「由於中國公眾長期得不到社會公正,因此便失去了對社會公正的信任,只期望不公不要落到自己頭上,卻不想自己站出來維護公正。另外,由於上層對下層的欺壓,已造成惡性示範效應,令下層人在自己的勢力範圍內,就像這位同屬下層人的公車售票員,會對自己的乘客任意欺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