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油田11.30事件真相始末


勝利油田是中國第二大油田,也是大型國營企業,有職工二十餘萬人。2005年11月30日,勝利油田暴發了大規模下崗職工維權抗爭活動。上萬名下崗職工自發組織起來,打著「要生存」,「要吃飯」等橫幅口號,聚集在管理局機關大院內外,要求和管理局對話,落實解決他們的生活出路問題。部分下崗職工進入了管理局「一號樓」,「二號樓」,在樓道裡安營紮寨,但沒有進入任何辦公室。白天在樓道裡靜坐,晚上在樓道裡打地鋪休息,自帶炊具在樓內做飯。下崗職工還組織了糾察隊,維持秩序,接管了原來由警察把守的大門,檢查人員和車輛出入。他們還在樓頂安放了高音喇叭,播放歌曲、聲明、倡議書,以及告油田同胞書等。當時管理局主樓前後排列了數百名警察,手持警棍、盾牌等器械,和下崗工人對峙,阻止下崗職工進入主樓。這次維權活動持續了約有一週,被有關當局定性為11.30事件,在國內外影響很大,國外許多媒體也都有過相關報導。也驚動了最高當局,據說胡錦濤還針對此事作過什麼批示,當然是根據有關部門匯報的一面之辭。

勝利油田作為國有大型企業,企業效益在國內名列前矛,也發生了如此大規模的維權抗爭活動,完全是中石化和勝利油田無視損害職工利益的結果。2001年,勝利油田首次搞下崗,給職工少量補償金,買斷工齡,每年補償4100元,然後下崗。當時油田大造輿論,虛報生產經營實際情況,說油田經營困難,效益下降,下崗是大勢所趨,第一次下崗享受優惠政策,而且優惠政策是自己全力爭取的結果。以後要搞第二次,第三次,不再給予優惠,機不可失。對於養老保險、退休金等事關職工生活保障等問題也不給予明確說明,含糊應對,欺騙職工。當時管理局開動了所有的輿論工具,電視、廣播等輪番轟炸,一遍又一遍的滾動播放管理局的有關文件;各單位天天開會動員,摸底調查統計,弄得人心惶惶。職工們不瞭解企業的真實情況,也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在油田刻意營造的驚惶氣氛中,很多職工想:現在還有補償,將來可能一無所有,先顧了眼前吧,過了今天不想明天,稀裡糊塗的在買斷協議上簽了字。當時油田一次性買斷職工高達2萬4千名左右,約佔油田職工總數的10%。他們被油田稱之為「協解人員」。

由於油田地處荒僻,油城經濟結構又很單一,油田對買斷職工再就業以及創業又沒有任何扶持,大批買斷職工找不到就業門路,就業困難,生活很快陷入困境。買斷後不久,管理局就一次性買進了200部帕薩特小轎車,花費7000萬元人民幣,而且開工了一批樓堂館所項目,耗資巨大,在崗職工也大幅提高了工資,生產經營形勢根本不像管理局宣傳的那樣,下崗職工深感受騙。有一些下崗後生活陷入困境的職工想不通,走上了自殺的絕路,有的喝藥,有的開煤氣,在東營、河口、濱南、臨盤等地都有這樣的慘劇發生,這對其他下崗職工刺激很大,他們深感自己是被社會遺棄的人。社會的歧視和無助,家庭和生活的壓力也使他們的精神負擔更加沈重。從2002年開始,下崗職工就陸續開始了維權活動,要求提高補償、安置就業、解決保險金問題,但管理局一概置之不理。幾年來下崗職工維權活動不斷,聘請律師打官司,謀求法律途徑;在管理局大門外打橫幅,靜坐請願;在交通路口靜坐;去北京上訪,但一概石沉大海。2004年秋,幾百名下崗職工代表包乘了幾輛大客車,去北京上訪。他們先去找中石化,因為油田不解決問題,推脫說是執行中石化的政策,他們只好去找中石化。中石化也置之不理,而且態度蠻橫粗暴。於是他們準備直接去天安門請願。油田很驚慌,派出了大批截訪人員,幾個人看一個人,軟磨硬泡,又是許願又是保證,說回去以後再協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些人弄了回來。一晃又一年過去了,仍然沒有解決任何問題,萬般無奈之下,才爆發了這次大規模維權抗爭活動。

參加這次維權活動的下崗職工都很理性。儘管天氣寒冷,大部分下崗職工都在露天挨凍,但他們沒有任何過激活動,沒有破壞公物,沒有打砸搶,而且主動維持秩序。他們只是呼籲對話,解決問題。其實下崗職工的要求並不高,問題也不難解決,經過這麼多年的苦難,他們也並不奢望恢復原來工作,恢復失去的一切。他們的最低要求只是解決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的續保問題。特別是養老保險,是按照職工基本工資的28%的比例繳費參保,在崗職工要在工資單中扣除一部分,作為自繳部分,大約佔繳費總額的30%左右,大頭由油田繳納,列入生產成本。下崗職工完全被推上社會,要求全額自費繳納;醫療保險也是如此。每人每年參保交費高達七、八千元,下崗職工根本無力承擔。特別是實行養老保險只是近幾年的事情,以前根本沒有這回事,有的下崗職工工作了幾十年,參保只有區區幾年。工作前段都沒有參保,養老保險積累少得可憐,即使到了退休年齡也拿不了什麼退休金,雖說給了幾個工齡補償金,但現在物價飛漲,醫療費用又很高昂,一場大病就消耗殆盡。到了晚年,完全喪失勞動能力時,又領不到養老金,沒有經濟來源,還不是老無所養、晚年淒涼嗎?這麼大的事,怎麼能不給予關注呢?下崗職工的最低要求只是參保,按照在崗職工標準自費繳納部分養老保險金,其餘部分由企業負擔,這完全是合情合理合法的,特別是油田完全是採用欺騙手段和這些職工簽訂買斷協議的,下崗職工已經為油田利益作出了巨大犧牲,對這些遺留問題怎麼能不給予解決呢?特別是勝利油田經濟效益良好,在國有企業中首屈一指,僅油氣主業每年產值就高達七、八百億元人民幣,利潤也高達數百億人民幣,解決養老保險問題只需一、二個億,小菜一碟而已。這和其他國有企業下崗職工有著本質的不同,他們是因為企業效益不佳,或者倒閉,企業根本無力負擔,全員下崗,勝利油田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但就是長期置之不理,下崗職工怎麼能不憤怒呢?可以說,矛盾完全是油田追求利潤最大化,不顧職工死活,損害職工利益造成的。

11.30事件爆發後,油田非常緊張,抽調了大批警力到管理局,加強防範;又指示下屬各單位派人看住那些沒有來得及參加的買斷職工,阻止他們,幾個人看一個人,寸步不離;又是請示地方政府和中石化,商量對策。但就是不回答下崗職工提出的任何問題,毫無解決問題的誠意。相持了幾天,下崗職工仍然沒有撤離,態度仍很堅決,油田和政府部門勾結,準備鎮壓。當時從濟南、青島、濰坊、濱州、淄博、東營等地抽調了大批武警,總計6500人,手持衝鋒槍等武器,全副武裝,而且還開來了裝甲車,氣勢洶洶,12月初陸續到達。那幾天氣氛非常緊張,滿街都是下崗職工、武警、截訪人員。管理局大院四周很多路口都設了警戒線。圍觀市民也躲得遠遠的,一來靠不近,二來也害怕引火燒身。雙方晝夜對峙,秩序很混亂。有的下崗職工也悄悄準備了防身武器,鐵棍、刀械、木棒等等,如果當局鎮壓,就以死相拼,拼一個夠本,拼兩個賺一個,反正活不下去了。12月5日幾乎對峙了通宵,濟南路上人群水泄不通,人聲鼎沸,一片混亂。當時中石化來了一名副總經理,山東省公安廳來了一名副廳長,省武警總隊來了一名副總隊長,還有東營市和油田的頭頭坐鎮指揮。他們原訂方案是準備在12月6日晚採取強制手段,驅逐工人,說白了,就是要鎮壓。但是深感事態重大,商量了一天,誰也不敢下令,害怕負責任。為了表示和平請願維權的誠意,避免事態擴大,避免無謂犧牲,12月7日,下崗工人主動撤離了管理局大院,事態才逐漸暫時平息。但是問題一天不解決,抗爭就絕不會停止。

11.30事件對油田當局震動很大,餘波至今未平。以前雖然發生過多次維權請願活動,但規模都很小,人心也不齊,他們已經習以為常、滿不在乎,認為翻不了什麼波浪。這次發生這麼大規模的維權活動,態度很堅決,人心又很齊,組織也很嚴密,實在出乎他們的意料,表現得也很驚惶,雖然調來了大批公安和武警鎮壓,但他們可不是白來的,管理局一次就拿出了6500萬元人民幣,給他們酬勞,平均每人一萬元,還不算接待費用。山東武警總隊倒是發了一筆橫財。這筆資金,差不多夠給買斷職工交一年的保險金了。對這些打手們,油田是夠慷慨的了,而對曾經在油田辛勤工作、為油田發展流過汗水的下崗職工們卻一毛不拔。下崗職工雖然撤離了,但管理局仍驚魂未定,指示下屬各單位嚴密監看下崗職工,跟蹤騷擾,形影不離,害怕他們再次聚集。管理局大門口改派全副武裝的武警把守,身穿防彈衣,手持衝鋒槍,一班數十人,進出要檢查出入證,如臨大敵。管理局還假惺惺地組織捐款,說是救助生活陷入困境的下崗職工,硬性規定一般幹部捐100元,科級幹部捐200元,處級幹部捐1000元,不捐不行,弄得怨聲載道。管理局又不是沒有錢,搞什麼捐款?下崗職工的困境是管理局出臺的錯誤政策造成的,才使他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安寧,失去了應有的一切。和這些作為個體的各級幹部又有什麼相干?捐款是自願行為,憑什麼硬性規定?捐款又到底給了誰?捐款是假,救助也是假,製造矛盾是真。用心很險惡。為了防範下崗工人,管理局又給山東省和國家有關部門打報告,要組織什麼防暴大隊,編製600人,由油田綜治辦統轄指揮,每年預算經費高達2000萬元人民幣。共產黨是不會向老百姓低頭的,它們的惟一政策就是高壓,惟一的手段就是鎮壓,不給人活路,真是黑暗腐敗透頂。


11.30事件也暴露了下崗職工素質上的一些先天不足,很多人雖然參加了,但是根本上還是各懷私心,大幫哄,沒有形成統一的意志,維權活動不是那麼統一堅決,據理力爭也不夠理直氣壯,組織工作比較倉促,關鍵時刻又患得患失,在當局的高壓政策下又出現了分化動搖退縮,沒有達到理想的維權效果。對於組織者,當局不敢公開抓捕鎮壓,害怕激起公憤。就採取了利誘的辦法,給他們工作,給他們錢,等等手段,勝大集團有一位組織者,勝大集團領導多次上門「關心」,問寒問暖,沒有工作就讓她承包了一家集團所屬的效益不錯的酒精廠,又給她的丈夫調動了工作,安排到一家工作輕鬆,待遇很高的單位,收入幾乎翻了一番。如此這般之後,她緘默了,再也不過問維權的事情。這一招屢試不爽,前些年對一些維權積極份子也常用。給他們補助一筆錢,安排工作安排療養,甚至出國旅遊,軟化他們的意志。如果這一招不靈,就準備來硬的,或者用陰招整你,連累你的家人等等。在威逼和利誘下,很多人都妥協了。組織者尚如此,其他人又何堪。這些人原來都信誓旦旦,要代表職工利益,要維護職工利益,結果在關鍵時刻背棄了工友,拋棄了自己的良知,為了個人利益而犧牲了全體下崗職工的整體利益,把工友們的厚托當做了和當權者討價還價的籌碼,簡直和工賊無異。堂堂一個勝利石油管理局,不敢面對問題堂堂正正的對話,採取如此無恥下作的手段,充分暴露了他們人格上的卑劣,連當年的資本家都不如。

在下崗職工的維權活動中,很多在崗職工的態度也令人心寒。他們不是設身處地的為這些下崗職工著想,給予應有的同情關注,而是抱著一種幸災樂禍的觀望態度,甚至說風涼話。無論在崗也好,下崗也好,職工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企業今天能夠這樣對待下崗職工,明天難道不會如法炮製對待你們。按照管理局原來的部署,下崗原來是準備一批一批搞的。如果沒有這些下崗職工奮起抗爭,你們的飯碗也未必能保得住,可以說,是下崗職工的犧牲才換來了你們的暫時安寧,就憑這一點,難道不應該給予感謝支持嗎?而且下崗面這麼大,誰家沒有親朋好友下崗,對你們的親人如此對待傷害應該嗎?其實在崗職工的很多利益不是同樣受到侵害嗎?比如說原來是全民職工,職工是企業名義上的主人,是終身雇佣的,既然是主人,對企業的生產經營也是有發言權的,後來搞什麼聘任合同,全體職工簽訂就業聘任合同,待遇好像差不多,性質完全變了,主人翁身份無形之中全丟了。既然是雇佣,那麼就可以解聘,聘用和解聘的權利都在企業。而且你既然是僱員,企業只是雇佣你工作,那麼你是沒有發言權,對企業的生產經營你是無權干涉的,只能任人擺佈,叫幹什麼就幹什麼,所以現在在崗職工也普遍感到朝不保夕,只要給發工資就行,沒有人敢提意見,上面怎麼貪污腐敗,胡作非為也是敢怒不敢言。比如醫療保險,原來是油田自籌,有一套政策,報銷比例較大,比較合理,職工能夠承受,體現了職工和企業各自負擔一塊,病有所醫的原則。現在醫療保險金完全交給商業保險機構運作,職工毫不知情,交的錢更多,但保險比例很低,報銷有種種限制,自費部分很高,而且保險支付金額有上限封頂,可以說,現行的保險制度,真有大病是起不到保障作用的,一樣的傾家蕩產,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只是略舉一二而已。大家仔細考慮一下都能夠明白,就怕不動腦筋,人云亦云,中了毒計還不自知。

通過維權活動,我們深刻體會到,共產黨所說的一切都是靠不住的,都是花招,都是讓你去賣命,去當犧牲品,這一條對所有人包括當權者都是適用的。我們也深刻看到了社會的不公。我們絕不能指望誰恩賜我們什麼,誰施舍我們什麼,我們的合法權益只有靠自己去維護去爭取。只要工友們團結起來,不妥協、不退卻,有理有利,就一定能夠爭取自己應得的利益,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們已經沒有退路,為了生存,惟一的出路就是維權,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勝利油田下崗職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