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持假文憑的白領心路歷程


先說說這十幾年來的就業失業經過吧。

   本人技校畢業,畢業後分配在深圳一家國有企業工作,那家企業是個彩色顯像管廠,叫什麼現代電子公司,在皇崗北路,當時全公司有2000人,據說國家投資了1.2億美金,但從90年正式投產至93年全面停產,就三年的光景最後還資不抵債!光欠銀行就有十億人民幣,後來我們一幫兄弟算了算,如果把國家的一億二千萬算成人民幣最少也有十億元,加上銀行貸款共20億人民幣,要是公司2000人分的話,每人都有一百萬人民幣,怎麼才三年光景就不見了?要是我有一百萬,在三年內每月用十萬元才用得完,我怎麼也想不出如何每月花掉這十萬元,我們也領教了國有企業家的能耐啊,真是用錢的高手啊,後來此公司給韓國三星收購。

   如果發生沉船,被救的必定是弱者,可企業發生併購,並購方肯定都會挑選身強力壯者,像我這個沒背景技術一般的技工自然也就成了淘汰的對象,這樣我就失業下崗了(那時叫待業,不叫失業)

   後來本人在麥當勞做過,在外資的血汗工廠幹過,但本人實在吃不肖啊,95年就托後門花了三千元進了當時的股分公司中華自
行車公司做工人,進去後才發現上當了,在裡面做工人很辛苦啊,星期一至星期七(因為星期天也就加班)從早上八點上班做到晚上九點鐘,工資也就七八百元一月,但當時已超25歲,深圳的工廠都喜歡錄用二十五以下的人幹事,我也就咬牙在裡面呆了。


   但是,97年開始中華自行車廠也不行,工資常拖,我們廠的工人在外面的小店欠錢買東西了,而小店裡的小老闆認為,這麼大個廠國家不可能不管,一定會轉好起來的;但直到98年還不行,一些小店給欠數拖跨了。而中華自行車廠在拖了我們5個月工資後,我們終於忍無可忍,不斷的上告,但勞動部門總是給我們打哈哈,而當時中華自行車廠發行的股票卻還在上市,現在叫什麼PT中華,直叫人拍案叫絕!我們最後攔廠領導的車子與叫上香港新聞媒體,最後還集會,當時深圳JC來了,我們還打出標語,什麼「工人階級是國家的領導階級」,「相信政府一定會公正處理欠薪問題」,等等,我怕被刪,因為我的主題是假文憑進公司任職,不要因政治誤事了。

   但最後JC要我們通過正規渠道反映問題,可目前我們市政府與市勞動局都跑了,沒用啊。其實公司當時也是欠銀行太多錢(當然是腐敗原因了,香港合資方都撤資了),公司也拿不出錢來付欠薪,而拍賣公司財產還需一系列手續,而公司當時信誓旦旦說一月後會有工資發,事後我們瞭解可能想通過股市圈錢應急。但一月過去了,工資還沒落,沒辦法,靜坐找「有關部門」都無用,JC又不准我們影響「社會穩定」,叫我們上法院起訴,可憐我們七個月不發工資了,那有錢打官司,後來我們還是大家湊錢打了。

   事後,我們贏了,贏了一通六個月欠薪的白欠條以及只有一個月的工資。

   我無法呆了,只好回粵北老家了。


   回家呆了幾個月,向父母借了點錢又來到了深圳,還是回到中華自行車廠,發現廠裡沒人了,有一個人說大家都沒發到工資,沒法呆都走了,而有關部門也不理我們了。

   我是深圳戶口,我想勞動局總歸要理我吧,我去到勞動局,說幫不了我要回工資,怎麼也要給我一個活干吧,再說深圳還安排了這麼多並非是深圳戶口的人呢?勞動局的同志說,現在是市場經濟,找工作一切都要通過勞動市場解決,再也不是以前那種政府包辦一切的時代了,你有深圳戶口還怎麼年輕,希望你能通過自身努力,創造出自已的輝煌。

   TMD,我還有六個月工資呢你深圳勞動局沒幫我要回,還講這麼多P話,再說我已近三十歲,還說我年輕,還叫我創造輝煌??!!!

   但我一個無權無勢的下崗工人有什麼辦法,只好去找工作了。

   我拿我的技校文憑找工作,人家一看我的技校文憑就如棄草芥,一邊去!而我在深圳勞動局待業科反映情況,他們竟說我們技校生是學歷低,是沒有技術的就業困難群體!叫我們要努力再找,什麼活都要干了。當時我真後悔沒去讀書大學,拿一張技校文憑有什麼用喲。

   在深圳紅桂嶺職業介紹中心(現在深圳職介在八卦嶺)見到阿健.由於我與阿健哥在深圳中華自行車廠一起帶廠工人要欠薪,結下了深厚同志友誼,他與我一樣,找工作處處碰壁,我們都大罵社會待我們不公,而社會上又宣傳深圳人如何如何好,豈不知我們有的深圳戶口有點連飯都吃不上,而拿深圳戶口找工作的卻難過外地人,箇中原因不在此談論。

   阿健建議去他老鄉玩玩散心,我也欣然前往。

   去到廣州番禺南沙地區,我們找到阿健朋友開的建材店時,他朋友正打算結束生意回老家,當時的廣州南沙宣傳得很厲害,但實情卻是很蕭條,事實上直到現在還是不怎麼樣。看到他朋友生意失敗,再加上我倆剛失業,望著一艘艘海上渡輪,我倆的心情十分愁悵。

   在幫開建材的朋友打理剩餘物品時,遇到一個開小型麵包車的南沙仔阿海,當時他才20歲,建材店是他的客戶,阿海問我倆從事什麼行業,我倆都自稱搞機械的,阿海才小學畢業,就問什麼叫機械,當時我倆都沒什麼心情,就同他說做有型有樣的鐵的。但阿海來勁了,問搞這行賺不賺錢,他還說不想搞小型車貨運了,沒錢賺,我們不想理他,說搞機械要自己幹起碼要十萬元的投資。

   過了幾天,阿海來到建材店,說走,開機械加工店去。我倆都說,錢呢?阿海不說話,拉著我倆就上了他的麵包車,阿海開車坐著渡海輪船去了對岸東莞虎門一家工廠,原來他有親戚在香港,此廠主是他親戚,他親戚問借十萬元幹什麼?阿海說搞機械加工,他親戚問什麼叫機械?阿海指著我倆說:「問他們,我倆就職他請的師傅。」我倆好笑,我們還沒同意呢。

   他親戚倒也大方,對我倆笑笑,不再問,當著我倆的面扔給他十萬元,我倆想:反正沒事做,不如就幫他干唄,於是買車床、銑床、鑽床、量具等,租到一門面就弄大個招牌(上寫精密機械加工),安裝調試好設備開張,剛開始沒多少生意,一個月的收入僅夠店租與水電費工資(工資不好意思要多少,每人才600元),剛好有深圳的朋友勸我去深圳人民北路郵政局做臨時工,據說有轉正的機會,我當然離開了,就這樣,我阿健、南沙人阿海分道揚鑣。另外,我也相信,阿海的機械加工店可能開不久(事後我估計錯了,他發財了)。

   回到深圳,沒這回事,我又走到了深圳紅桂路的職業介紹中心,找工作又是不得要領,而租住的房子房東又來催房租了,煩呀。這時走來一穿紅T-SHIRT男青年(至今我都要謝謝他),問我辦不辦證。我說:走開走開!!!

   但紅T-SHIRT男青年不急不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啊,找工作怎麼也要有層鍍金的紙才能找得到好工作啊。聽到此句話,我停下了腳步,是啊,他說得對。

   於是,我就與他談開了價錢,他說大專500,本科800,我要求弄張本科的,還價500元。紅T-SHIRT青年答應了,這時他叫我去照幾張相片,最好穿西裝戴領帶的那種,我說我現在就有並給出。他看了看還說再看看我的身份證,我遲疑了下給出。下面的雙方對話:

   他說:「你的是深圳戶口的身份證啊,是不是假的」
   我說:「他媽的,千真萬確!」
   他說:「那你的本科畢業證有點不好辦。」
   我說:「怎麼個不好辦?」
   他說:「你要在深圳找工作的話,容易露餡。」
   他分析,由於你是深圳戶口,一切檔案都在深圳,用人單位較易查出,給我做了也沒用!並說他辦證也是要講良心的。
   多麼有職業道德的假證販子,起碼比那些三幾年就弄倒一大型國有企業,賴我六個月工資的中華自行車廠好多了。
   我就問:「怎麼辦?」

   他建議:「要不第一,做個假身份證與假文憑,二、做個假文憑你就別到深圳找工作。兩者必挑其一。」

   從經濟角度出發,我接受第二種,反正深圳已不愛我,我也只能離開。

   最後他收了我一百元定金,告之他做個機械專業的外省本科畢業證,他帶我到了蔡屋圍一小店叫我等。一小時後,他回來了,我一看,紙質是黃的,就問緣故,他解釋,我已三十歲,畢業證應是七年前的,因此紙質是黃的才像真證。想不到他這麼週到,我付了錢拿了證就走了,後面還傳來了他的聲音:」大哥,建議你不要在深圳找工作啊,祝你好運。「

   現在回想,我真的要謝謝他,要不,我今後真不知怎麼辦。

   看到了這麼多人熟悉我以前工作過的地方,真擔心被人認出,但怕個球,繼續寫,女友去鄭州就去吧,我飯也不吃就繼續寫了,正是你們的支持使我寫下去了。再說,現在的世界盃成了歐洲盃,我也不想再看足球了,就在此碼字吧。

   在深圳弄到假本科畢業證,看完2002年世界盃後,看到韓國隊那勇猛頑強的精神,再次感染了我,爾後我就離開令我傷心的深圳前往廣州了。

   在廣州下了火車站,我也是一臉茫然,我雖是廣東人,但廣州我基本沒來過,雖說每年來返深圳都路過廣州,但都沒逛過廣州,我猶如個外鄉人一樣手足無措。

   最後買了一張紙叫什麼前程無憂,一看,傻眼了,都要求會電腦操作打字呀,什麼會辦公軟體,會VB編程,什麼管理經驗什麼的,當時我連鍵盤上的ABCD怎麼排列都不明白!看來我的本科文憑在廣州也難有用武之地了。在路旁邊,我看到了什麼招聘男公關,什麼月薪過萬呀,什麼無需經驗做業務一月上萬呀,我在深圳看得多了,都是騙人的,因此我沒有上當,但想不到的是,此類騙局已是深圳廣州兩地通了。天無絕人之路,我看到了一家公司招聘機械安裝工程師,我想我搞機械也有幾年,此工作應該可以吧。

   於是,輾轉到了環市東路一家商廈,進了窗明淨幾的寫字樓,發現有一小間上寫著前程公司,裡面有幾台電腦,牆上寫著「優秀員工是公司的寳貴財富」。表面看還像那麼回事。

   但我看到其招聘告示上又寫著什麼招倉庫保管、抄寫員、搬運員、開發人員、機械操作工、電工、機械工程師什麼的,總之樣樣都有,我便知道又是個騙人公司,起碼是個工作轉包的二道販子,果不其然,一會兒有一個人要求退錢,一個領帶佬叫他那邊談,我當然轉頭回走了。

   天無絕人之路,我走到小北路遇上了高中的同學小張,我們都認出了對方。從他口中得知,他在搞空調安裝。

   他鄉遇同學兼老鄉,我們也格外高興。小張一連串問我:你的戶口遷下了深圳,是不是在深圳買了房子,是不是來廣州出差呀。我苦笑談了我目前的狀況。

   小張倒也仗義,他請我去了他在海珠區南華東路躍*大街租住的地方,問我介不介意與他一起搞空調安裝。我想:有個立腳的地方當然好,就欣然同意。


   在廣州南華小張租住房裡,我們從天南地北到東西什麼都談了,最後小張問我有什麼打算,介不介意與他一起安裝空調,小張稱裝空調一天能掙個一兩百元的,他現在缺少個助手,我當然不介意了。

   於是第二天就開工來到廣州東山區海印電器城。去到現場,我才知道我們這些所謂的空調安裝技工也如民工一樣在街邊攬活干,海印電器城是廣州家用電器的專賣區,哪個商家賣出空調一般就找我們這些在路邊攬活的人干,其實商家也就省了長期請技工的錢,而我們這些攬活的人也少不得見一些商家主管敬菸酒以求到活干。

   我與小張攬到第一份安裝空調工是在越秀區的起義路市公安局大樓,當我看到小張裝上安全帶時,我真擔心繩子會斷,後幹得多也就這樣了,小張告訴我,做單位的有油水,我們在銅管上下起了功夫,也就多報了材料費,公安局的人也沒當回事。幹了一星期結算現金,我分得五百元,當時真高興。

   在街上等活乾時,我發現一安裝技工與這些人不像是一類人,於是有心結交,結果打聽到他是大學生,我跟他聊起來,自稱本人也是本科生,這樣我們就有了更多的共同語言。他說他是學中文的,工作不好找,暫時幹這個來個過渡,勸我現在自學下電腦,我也稱是呀。一星期後找他不到了,聽說找到工作了。

   安裝空調的好光景才2個月,這個夏天快過去了,秋天也悄悄的來了,小張也明確的說,現在沒什麼人安裝空調了,不好攬活干了,該回家了。一結算工錢,除去一切開支,我兩個月得了一千八百元。我也牢記那位正版大學生的勸告,暫時回家學電腦。

   回到家裡,看到的是父母那失望的眼神,這強烈的剌痛了我,我給了他們一千元,就買了本初級電腦書看起來了。沒錢買電腦,就先買了個舊鍵盤,先認識ABCD怎麼排列再說,從指法訓練到五筆字型就開始練起來。

   反正心中有個強烈念頭,一定要重新用假文憑真本事殺回廣州,一定要重新站起來.

   在家裡,我照著書上的要求對鍵盤進行熟悉,進行盲打,三天後就熟悉鍵盤能盲打了;爾後學中文打字,因本人是廣東人,拼音不過關,也是練習起了五筆字型,每天背字根,我父母很不理解,說我這麼大個人了,也不找正經事做,每天弄這個幹嘛呀,你不看你弟大學畢業後在外邊的文化局多好,你要向你弟學一點點也不要咱鬧心啊。唉,跟他們講不來,任他們去說,我干我的。

   一星期後,覺得自己差不多,可惜沒錢買電腦實習打字,在一家電腦培訓班諮詢得知要三百元可教會打字,外加三百元可保學會辦公軟體。我馬上走了,晚上看到網吧打出廣告,八元一通宵,於是進去,向網吧老闆請教並申請了QQ號,弄了個女人味的QQ名,不視頻不語聊光打字,結果還很多男人找我聊,哈哈。

   就這樣,白天睡覺,晚上在網吧練習打字,三晚後竟也把五筆玩到得心應手。

   然後又如法泡製,在網吧上的電腦自學辦公軟體,WORD,EXCEL,一星期後竟也熟悉了,原來以前一直認為是神秘的電腦其實也不太難。

   網吧老闆後來注意了我,他告之我,辦公軟體一般是辦公室人員使用,而現在的公司喜歡錄用年輕女孩子在辦公室,你一個已三十歲的男人學了這個玩管理或當學習了電腦操作知識還行,但找工作也難。

   我虛心請教該如何,網吧老闆問我會什麼,我回答機械,網吧老闆說,那學習的電腦知識應在我的機械專業上接得上來,比如繪圖軟體AUTOCAD、三維機械設計軟體MASTERCAM或PRO/E等,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我謝過後馬上買來了AUTOCAD狂啃起來,就像高爾基所說:像飢餓的人扑在麵包上。

   辦公室又有人找,我停下,一會兒再貼。

   吃過中午飯睡過午覺回來,看到這麼多人頂,想我一個文化平平的下崗工人這麼多人頂,真是於心不安,一有時間,趕緊續寫下去。

   上貼說到我狂啃起AUTOCAD,好在我在技校時是學機械的,也繪過機械製圖,先從三視圖搞起,一般機械製圖中的平面圖是從正視圖、左視圖、俯視圖搞起,這難不到我,兩星期後我也能使用AUTOCAD了,不過啃PRO/E就難多了,菜單都是英文,加上是三維製圖沒人教完全自學的確是困難,我暫時跳過PRO/E,搞MASTERCAM,這種也是三維製圖軟體,但是界面較友好,英文較簡單,無非是POINT、PINE、CIR的結合而已,此後因工作關係我竟一直沒再搞PRO/E,此是後話。

   在家也呆過一兩個月了,就到了年底,2002年就這樣靜悄悄的走了,2003年又來了,春節一轉眼就過了,父母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也是的,在他們的眼裡,一個三十歲的人了,整天在家無所事事吃閑飯,也就是現在所說的啃老族(雖然我給了他們一千元),但形勢所迫,我不能再繼續自學下去,在老家就業門路較小,沒辦法,該去廣州工作了。

   再一個,當時的廣東鬧「非典」,很多人離開了廣東省,我也想這時候來廣州找工作,求職工的人應該沒這麼多,找工作是不是較容易些,主意一定,就準備開了。

   這次不好意思再向父母要錢,抱著試試看的角度,用自己以前在深圳中華自行車廠的工資卡去家鄉的銀行查詢了一下,好傢伙,竟有了九百元錢(後來我得知是該廠只給深圳戶口的發了三個月的生活費,以後沒再打錢了,當然總共還欠我五個月的工資!)
  
   有了此筆意外資金,加上身上還有一千元現金,共一千九百元,2003年3月中,就又南下廣州了,去廣州的班車上,我回望了下家鄉,家鄉的小縣城離我遠去,此次下廣州,工作是沒把握的,我的身上只有一千九百元和一張假文憑,學會了一些電腦操作與電腦繪圖,就再沒有什麼了,我不禁想起來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雖然比喻不怎麼恰當,但我當時的心情的確是這樣,在廣州再找不到工作,我以後怎麼辦啊。。。。。。。

   來了廣州,由於前幾個月安裝空調時騎自行車在廣州滿大街的跑,兩三個月就較熟悉廣州,通常情況說,廣州白雲區新市附近房租較便宜,再一個交通方便,在新市可乘各路車到廣州各地,因此在新市找了一間一月170元20平方米有廚有廁的單間,對比深圳便宜多了(相比較深圳市區的出租屋城中村與小區要貴廣州2至3倍),就這樣在廣州落下腳了。

   落下腳了,有了自已的房間,行事就方便多了。
  
   看見附近石井那花花綠綠的髮廊,我心痒痒,我暗暗發誓「一定要在這裡把處男給破了」。
  
   那天我花了四十元,戰戰兢兢的叫來了一個石井的小姑娘來到我的小屋玩。我剛碰到她的手,那不爭氣的東西就泄了一褲襠,然而那無知的小姑娘卻還在一個勁的說「趕緊,快點,快點嘛!」

   在廣州立住腳,還是買了份3元前景無憂專門職介的報紙,上午買份《廣州日報》,下午買份《羊城晚報》就找開了工作,雖說現在是非典,但我覺得工作還是很難找,我現在已是一個有本科文憑(雖是假的)且有多年工作經驗的人了,但在廣州適合我幹的還真沒多少,看來如果剛畢業的大學生找工作就更難了.因為我所學的機械在工廠裡應有較多的工作機會,但廣州現在已是個以服務業信息業等第三產業為主的城市,工廠多已在郊外,在我租住的對面有一個在廣州白雲技術學院做教師的教機械的MM,她在業務上可能不如我,對我還是尊敬的。她建議我一個到深圳關外或東莞試試,還說像這樣有多年工作經驗的機械師在東莞深圳找工作不成問題,收入也會較多,因為那裡工廠較多,但她哪知我底細,我本來就是深圳人啊。深圳是去不得了,到東莞試試?

   差不多一個月過去了,勞動節就要來了,接了三次面試的機會,都是去番禺等較遠的地方,我為顯示身價,開價都是2K以上的月薪,但廣州番禺那些小廠的老闆都不捨得出,馬上就來夏季了,我在想:是不是較搞回空調安裝了,起碼還能幹五個月,還能弄點錢,算算除去開支能掙五六千元的,在家裡省著過還行,以後就在家玩,一到夏天就在廣州安裝空調,這樣行不行?

   我馬上苦笑起來,又要重新大街小巷騎著自行車跑安裝空調,又幹起來了去年的老本行,看來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還真難啊。

   但身上就才一千元了,我還得現實點,於是又來到了東山區海印電器城,以前的那些人都不在,也許是非典的緣故吧,商家們的生意都很清淡,馬上得想辦法呀。這時我的小靈通響了,又是叫我去廣州天河黃埔大道一大廈面試機械工程師的。

   於是我就去了,天河區是個廣州新開發區,給我的感覺像深圳,而白雲區像深圳的寳安區,而廣州的越秀區與荔灣區才像是真正的廣州,文化古典雍雅的廣州。

   進了公司,首先是技術科經理對我進行面試,經過對話,我發現他對機械一竅不通,他對我感興趣的是我的確能用電腦繪圖,我也自稱自己動手能力強(當然強了,以前在工廠做了這麼久)。他問了我最低接受的待遇後,我要求2K/每月,他沉思後叫我回去等。一出門我就後悔了,我在心理罵自己,快斷糧了,怎麼開這麼高價。

   誰知我剛回到租住地,又響起來了小靈通,還是那家公司,電話叫我第二天帶齊證件,公司總經理要親自對我進行面試。

   我馬上寫來了,第二天我就去了,見了總經理遞上了我的原件,老總是個身高不過1。65米,講著普通話,屬精明能幹之人。總經理在機械上也一點都不懂,只是問我為什麼深圳戶口也跑來廣州找工作,能不能吃苦,能不能隨有壓力的工作等等,我聲稱女朋友在廣州,所以要來廣州工作,其他的當然回答能。後來我也問了老總,為什麼此家明明是家IT公司,還要招個機械工程師,老總笑稱是技術科要求的,然後又問了我待遇的問題,最後說公司中午有工作餐,每月還有100元電話費,這樣吧,試用期先1800元/月,試用期過後再定待遇,福利不錯!我答應了,爾後問我什麼時候有空來報導?我一聽,有戲了,工作有著落了!但還是矜持的回答:目前有些事要處理,要過完勞動節後。老總笑稱沒問題!5月8日可以嗎?

   我回答當然行,5月8日,好吉利的日子。

   就這樣,我在勞動節過後就來上班了,來到技術科,技術部經理叫我去一張位置上坐上,然後給我一堆資料叫我看,說你先看看公司的資料,熟悉熟悉環境再說。就不再和我說話,其他同事也沒與我說話,我主動找他們聊,但他們只是隨便說說也沒理我。

   辦公室環境不錯,是地毯空調一應俱全的,與我以前在工廠工作時的環境好多了,而與辦公室其他同事我也不知怎麼處理,我以前都在工廠呆的,不知道這些高素質高文憑人的心態,所以我也只能靜觀其變,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自己的資料熟悉公司。

   從九點鐘上班至六點下班,我一直在看資料,也打開自己的電腦在看電腦的東西,但從早上到下班,此技術部經理一直沒叫我做事,有事也是找別人,我曾想幫忙,後來一想,以靜觀動再說。

   下班了,也沒干一點事。

   可一連三天都如此,我就納悶了,是不是又是騙人的公司啊,可是沒叫我交錢呀,或者是以後叫我交錢?後在下班時遇到同事,我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當然是問為什麼不安排我實際工作,此同事笑稱:你先呆著吧,我上個月剛來公司的幾天也同你一樣,天天看資料,一星期後經理才才安排做事!

   原來如此。通過幾天的觀察,我瞭解到此公司是一家新公司,因有個項目要展開,因此公司先把人招齊,目前有些項目的產品在陝西製造,但遇上非典而暫時停頓,我就擔心起來,一直停下去公司要支付辦公租金及人員開支,公司受得了嗎?

   另外,技術科暫時就4人:經理,我、小李、小胡,其中小李是廣州本地人,會開車也能操作基本電腦,經理要出去辦事都找小李,小胡電腦技術不錯,公司的電腦出什麼問題,經理有什麼難點的事都找他,而我,一直找不到「用武之地」。

     我現在開始步入了用假文憑進入公司工作的實際歷程,前面的地名與事都是完全真的,有好多網友已知道與驗證過確有此事。後面的會有不同,因為我現在還在此公司工作,不可能報出真的公司名稱與姓名,因涉及到本人職位安全,公司的具體業務我也不會寫上,他日離開之時我也不會暴露,我還要在其他地方找工作,除非我做上老闆,那我會。。。。我在此姑妄寫之,你們也就姑妄看之,姑妄信之吧。

   但自2003年5月起用假文憑混到現在的確是真的。

   進了公司,首先是技術科經理對我進行面試,經過對話,我發現他對機械一竅不通,他對我感興趣的是我的確能用電腦繪圖,我也自稱自己動手能力強(當然強了,以前在工廠做了這麼久)。他問了我最低接受的待遇後,我要求2K/每月,他沉思後叫我回去等。一出門我就後悔了,我在心理罵自己,快斷糧了,怎麼開這麼高價。

   誰知我剛回到租住地,又響起來了小靈通,還是那家公司,電話叫我第二天帶齊證件,公司總經理要親自對我進行面試。
  
  
   第二天一早,我帶上假證前往廣州天河黃埔大道,到公司後技術科經理帶我去了經理室見總經理。這時我才發現,原來總經理是個女的,有著白皙的皮膚,清秀的臉龐,修長的手指,那優雅的姿勢令我著迷,我定睛看了好一會,要不是技術科經理的提醒,我口水肯定流了一地。
  
   總經理讓我拿出證件給她看,我伸進褲兜裡掏摸了半天才摸出了本證,遞給了經理。經理看了一下,說道「我要畢業證。「
    
   我一看,原來把未婚證給遞過去了,唉,我悔呀,辦了這麼多假證,怎麼就沒花時間熟悉一下呢。於是我又急急忙忙的在兜裡掏摸了半天,好容易才找到了另一本,雙手奉上。
    
   總經理翻開看了看,眉頭忽皺,提高嗓音說道:「我想看一下畢業證!」
   哦,我拿回一看,原來又把准生證給遞過去了。
   於是我又急急忙忙的在兜裡掏摸了半天,這時總經理注意到了我那鼓鼓的口袋,說:「全拿出來吧。」

   我拚命的掏呀掏呀,那些證偏在這時卡在褲口上了,我火了,用力一拉,褲子滑落,只聽見總經理和技術科經理的尖叫:「呀,還挺長啊!」

   進了公司,首先是技術科經理對我進行面試,經過對話,我發現他對機械一竅不通,他對我感興趣的是我的確能用電腦繪圖,我也自稱自己動手能力強(當然強了,以前在工廠做了這麼久)。他問了我最低接受的待遇後,我要求2K/每月,他沉思後叫我回去等。一出門我就後悔了,我在心理罵自己,快斷糧了,怎麼開這麼高價。
   誰知我剛回到租住地,又響起來了小靈通,還是那家公司,電話叫我第二天帶齊證件,公司總經理要親自對我進行面試。
    
   第二天一早,我帶上假證前往廣州天河黃埔大道,到公司後技術科經理帶我去了經理室見總經理。這時我才發現,原來總經理是個女的,有著白皙的皮膚,清秀的臉龐,修長的手指,那優雅的姿勢令我著迷,我定睛看了好一會,要不是技術科經理的提醒,我口水肯定流了一地。
    
   總經理讓我拿出證件給她看,我伸進褲兜裡掏摸了半天才摸出了本證,遞給了經理。經理看了一下,說道「我要畢業證。「
      
   我一看,原來把未婚證給遞過去了,唉,我悔呀,辦了這麼多假證,怎麼就沒花時間熟悉一下呢。於是我又急急忙忙的在兜裡掏摸了半天,好容易才找到了另一本,雙手奉上。
      
   總經理翻開看了看,眉頭忽皺,提高嗓音說道:「我想看一下畢業證!」
   哦,我拿回一看,原來又把准生證給遞過去了。
   於是我又急急忙忙的在兜裡掏摸了半天,這時總經理注意到了我那鼓鼓的口袋,說:「全拿出來吧。」

   我拚命的掏呀掏呀,那些證偏在這時卡在褲口上了,我火了,用力一拉,褲子滑落,只聽見總經理和技術科經理的尖叫:「呀,還挺長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