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遭母割耳又被父拒養 誰來管?


少女想讀書被母割耳 雙親不施救寧可買房(圖)
 
曉俊的父親指責她不服管,並以此為由稱「不再要她」。
 
 
出院以後曉俊多數時候住在這間屋子裡,不知道幸運星會不會許她一個安全幸福的家。
 
只因一心想讀書,在睡夢中被親生母親割掉雙耳。去年10月,本報報導了隨父母租住在花都新華鎮的14歲女孩曉俊的遭遇,引發強烈關注。半年過去,記者回訪時發現,曉俊出院半年來,父母對其不管不顧,她不但沒能上學,甚至「血經」三個月都沒有得到治療,「造耳」手術也因資金問題拖延至今。
 
【噩夢】母親揮刀割耳
 
「睡覺的時候,我總夢到我媽拿著刀,割我的耳朵。」7月14日中午,花都區新華鎮一間出租屋裡,14歲的曉俊坐在床沿上,扭頭望著窗外。時間過去半年,那個可怕的夜晚仍然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中。
 
門邊的小風扇「咿咿呀呀」地晃著。曉俊轉過身,頭髮垂下來,嚴嚴實實地遮住了雙耳。一切看起來並無異常。
 
但當她輕輕撩開頭髮,露出兩隻殘缺的耳朵,右耳只剩下約一厘米,左耳則貼著臉龐,幾乎看不見耳廓。
 
「當時,她騎在我身上,手上拿著刀。我哭著說,‘媽媽,我聽你的話,求你別割掉我的耳朵!’她根本不聽,把我的雙手扭在身後,壓在身下。就用刀割我的耳朵……」曉俊又一次說起那個恐怖的夜晚,聲音有些發顫。站在旁邊的姨媽嘆了一口氣。她說,曉俊常常被噩夢驚醒。
 
曉俊出生在重慶點擊查看重慶及更多城市天氣預報一個小山村裡,父親賴某和母親陳某長期在廣州點擊查看廣州及更多城市天氣預報打工。一個母親怎能下此毒手,割去親生女兒的雙耳?陳某去年接受記者採訪時口口聲聲稱,因為曉俊不聽她的話。但親友們卻表示,根本原因在於陳某一直不願讓曉俊上學,曉俊自己卻非常渴望讀書。即使父母不給她繳學費,沒有課本,她仍然偷偷跑到學校去上課。
 
姨媽說,曉俊成績一向很好,深得老師喜歡,雖然沒繳學費,老師也同意讓她上學。去年國慶,陳某得知此事,盛怒之下連夜趕回老家,將曉俊接到花都。10月27日零時許,便發生了割耳事件。
 
【寄養】父母沒給過錢
 
「她不聽話,我就不管她!」
 
「你作為父親,怎麼能說這樣的話!」
 
……
 
爭吵聲越來越大,兩行淚珠順著曉俊的臉頰滾落下來。
 
7月14日中午11時40分許,記者前去通知曉俊二期手術的事。不想曉俊的父親賴某和曉俊的姨媽剛剛見面,就爆發了激烈的爭吵。
 
姨媽指責說,曉俊從醫院出來後,為防止再發生意外,一直寄居在舅舅和姨媽家,但父母對她的生活一直「不聞不問」,生活費等「提都沒有提過」。此外,陳某還整日揚言,「絕對不讓她讀書,如果她再讀書,我就砍死她」,「我就不讓她過上好日子,誰能把我怎麼著?」
 
更讓親友們不能接受的是,對於親友們給予曉俊的照料,陳某毫不領情。「不但半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還說我們管了她的‘家務事’,當了她的家。」姨媽說,陳某為此經常上門對她們進行辱罵。這一說法得到了其他親屬的證實。
 
【生病】父親拒絕治療
 
父親和姨媽爭吵聲漸漸小了。曉俊從床上站起來,想出去看看,卻突然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我現在總是覺得身上沒勁,想睡覺。坐久了站起來,頭就發昏。」曉俊說。
 
原來,從今年4月份開始,曉俊突然出現「血經」,「一來月經,十多二十天都不乾淨。」曉俊說,舅媽把這個情況告訴了父親,父親卻仍然不聞不問,既不出錢讓她去治病,也不讓舅舅姨媽帶她去醫院診斷和治療。就這樣,三個多月來,曉俊一直承受著病痛的折磨,現在還出現頭暈、乏力的症狀。醫生說,這可能是貧血的表現。
 
對於這些指責,賴某沒有否認。問他原因,他只是使勁強調曉俊不聽話。「她不聽話,我咋管她?」對於曉俊的未來,賴某表示:「大不了我把她送回老家,再過兩年,養到16歲,就不管了!」
 
【造耳】手術費起爭議
 
曉俊撩開頭髮,小心地把硅膠假耳戴在耳朵上,小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7月14日下午,曉俊在舅舅家向記者演示她右側的硅膠假耳。
 
假耳戴在頭上,在她瘦小的身軀上略顯偏大。
 
去年底,本報報導曉俊的遭遇後,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耳鼻喉科張湘民教授聯繫一家醫療器械公司,免費給曉俊提供了這隻假耳。
 
同時,應曉俊父親的要求,醫院整形修復科決定截取她的肋軟骨進行左耳耳廓再造手術。去年12月,醫院免費為她進行了一期手術,二期手術則定於今年5月底進行。
 
但臨近手術時,醫院和曉俊的父親卻因為費用問題產生爭議。醫院方面表示,當初張教授聯繫了一家醫療公司,對方答應免費給曉俊提供一對硅膠假耳,但後來曉俊父親要求給曉俊左耳做自體軟骨再造耳廓手術,導致費用增加。因此,醫院希望曉俊父親能承擔二期手術費用。
 
這一提議遭到曉俊父親的斷然拒絕。他說,「如果要交錢,就不做手術了,管她的,我把她直接送回老家去。我現在沒錢,等今後有錢了再治。」
 
日子一天天過去,雙方僵持不下,曉俊耳後埋的肋軟骨卻在一天天長大。6月底,曉俊哭著給記者打來電話說,「叔叔,求你幫幫我!」
 
得知情況後,記者對雙方展開協調,醫院方面最終答應讓賴某把剩餘的社會捐款拿出來給曉俊治病,差額部分由醫院給予減免。
 
7月8日下午,記者把這一結果告訴了賴某,他表示已經把錢給妻子,她堅決反對給曉俊做手術。「如果她知道她要做手術,肯定會出人命!錢是絕對拿不出來的。」
 
【命運】父母寧可購房
 
去年事發後,賴某和陳某一直強調他們長年在外打工,家庭貧困,無力給曉俊做耳朵再造手術。他家真的如此貧困嗎?
 
7月14日下午,花都區新華鎮一棟七層高的住宅樓下,曉俊指著七樓的一個房間說,那是她的新家——今年上半年,父親花5萬元在這裡買下了一套三室一廳的二手住房。對此,賴某未予否認。但他強調錢是妻子的,房子在割耳事件發生之前就看好了。
 
根據約定,曉俊定於昨天上午返回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進行二期手術。前天下午,記者電話通知曉俊的父親,他表示將在第二天去姨媽處送曉俊到醫院辦理入院手續。
 
昨天早晨6時30分,曉俊早早起床,收拾完畢,等著父親的到來,但直到上午9時,賴某都沒有出現,手機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最後沒有辦法,剛下夜班的姨媽只好自己送曉俊來到醫院。昨天下午,醫院為曉俊辦理了入院手續。
 
昨晚8時許,賴某的電話終於接通。
 
「她跟我又幹了一架,把我手機藏了起來。」賴某說,妻子前晚得知曉俊昨天要到醫院做二期手術,非常惱火,當晚就藏起了他的手機,並收起了他所有的錢。
 
「當時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還準備無論如何,就是借錢,也要把孩子送進醫院。」賴某在電話中長嘆了一口氣後說,「為了小的(指曉俊),我已經不知跟她打了多少架。」
 
曉俊的命運如何?本報將繼續關注。
 
法定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責任的,有關單位和個人可以代表孩子向法院申請解除監護權。但由於法律沒有明確界定,在實際中難以操作。
 
——鄒睿(廣東省律師協會未成年人保護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