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人心 黑夜擋不住光明(組圖)一


到2006年7月20日,中共江羅集團對法輪功的公開迫害已持續了整整七年,法輪功學員堅韌、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也進行了七年,中共「在三個月內剷除法輪功」的妄想早已破滅。雖經連宵風雨,法輪功學員仍然堅守著「真善忍」信念,法輪功依然是法輪功,而中共卻已走向自毀的分崩離析;法輪功已洪傳世界近80個國家,廣受世人尊敬和珍愛,「真善忍」理念給世界以希望與光明。

 

法國

 

臺灣

 

法輪功學員在集體煉功 美國 華盛頓



法輪功到底是什麼?創造這人間奇蹟的力量源自何處?究竟是什麼原因令上億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們,走入大法修煉並百折不回?又是怎樣的心境,這群身處巨難的人,要不顧自身的榮辱安危堅強地抵制著那最邪惡的迫害,去向世人把真相講清?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感悟、那些尋常而又不平凡的經歷與背後的風風雨雨。

一. 眾裡尋他千百度

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於長春公諸於世。修煉者以「真善忍」 法理為指導提高心性,輔以五套功法來淨化身體,通過身心的全面修行達到身心健康與精神升華。至1999年短短7年間,靠人傳人,心傳心,法輪功傳遍了中國大江南北,更遠涉重洋在異域扎根,修者上億。法輪功修煉者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他們就在你我身邊,就是我們的親朋好友、父母兄弟,他們走入大法的原因不同,經歷各異,但大法修煉都給他們每個人、家庭和整個社會帶來了祥和、美好。

 

5000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中國,武漢





* 一個修煉之家的傳奇故事

曾在中國大陸省級醫院工作了十六年、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毛女士,在說起法輪功帶給她原本困境中的家以奇蹟式的轉變時百感交集。

妻女修大法 絕處逢生

「那年我三十八歲,我患慢性活動性丙型肝炎十八年,已處在肝硬化晚期,伴隨腎臟衰竭、高血壓、心臟病和胃萎縮,我腹脹如鼓、面色鐵青,滿臉皺紋,瘦得不成人形,同齡人管我叫阿姨。我幾乎訪遍了中國的最著名的肝病專家,嘗試過各種特效藥、偏方,絕望中,還去求神、燒香、拜佛、練密宗氣功,可病情還在繼續惡化。我身體的主要臟器幾乎都廢了,醫院給我判了死刑,說我活不過一年。

更慘的是,女兒生下來也被傳染,自小就飽嘗病痛折磨,長得面黃肌瘦,比同齡孩子矮一個頭,醫生也直為她嘆息。當時我丈夫在美國做訪問學者,我和女兒因病也出不了國。我生活無法自理時,還不得已要煩勞八十多歲的老父親來照料我們母女。那時,我們家早就債臺高筑,陷入了絕境,我不敢奢望會有什麼奇蹟發生,痛苦得生不如死,整日以淚洗面。

這時,鄰居阿姨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想法帶女兒去了煉功點。在那裡,老學員熱心地教我們學了功法,又借給我一本《轉法輪》。我一看書就被深深吸引住了,書中用淺白的語言講述著精深的道理,完全解開了我的心結,並且我的好些親身經歷也印證了書中所說的玄奧超常現象,我連夜一口氣讀完了書,就覺得師父講的道理太好了,三十八年來,我第一次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和造成人生苦難的原因,心裏又有了希望。

第二天,當再去煉功點時,我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清朗,持續了十八年的劇烈肝痛沒有了,墜在兩腿上鉛墜般的沈重也徹底消失了,我體會到了師父說的給真修者淨化身體,使之達到無病一身輕的話真實不虛。我女兒也不到兩天臉色就紅潤了,能吃、能睡、能跳,有了活力。從那以後,我們就徹底從病痛中解脫出來,與藥無緣了。

身體完全康復後,我們母女終於得以來到美國與丈夫團聚。一年後我們又生了個健康、聰明的兒子,他三歲時也開始和我們一起修煉。兒子沒上過一天中文學校,可他五、六歲時幾乎能通讀厚厚的中、英文版的《轉法輪》,這常讓人們感到驚訝。這連我國內的親人都不敢相信,一個快死的人,還能從大法修煉中獲得新生,還能再生一個孩子!

這令人難以置信的超越人類醫學科學的奇蹟,就這樣在我們身上發生了!我們原有的世界觀和人生觀也隨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我明白了‘不失者不得,得就要失’的道理,知道了我以前的苦難正是由那顆想得到、佔有的私心造成的;而法輪功要求修煉人不斷以‘真善忍’為原則提升心靈,做真正的好人,從內在改變為我為私的心,人的身體就會隨之淨化。我學會了遇到矛盾時先考慮別人,看到別人有困難總是不計名不求報地幫助。法輪功沒有行政命令,也沒有物質刺激,師父把為什麼要做好人的道理給我們講得那麼透徹,哪怕在人不知的情況下,修煉人也會自覺自律,不幹壞事,自願地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次從北京探親返回的路上,見一個流浪小姑娘癲癇病發作不省人事,周圍的人嫌她髒,無人上前搭救。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見死不救,就幫她掐人中把她救醒,把她的鼻涕和身上的髒物擦拭乾淨,將僅有的四十元錢給她買了回家的車票和食物。老話講:善有善報,後來在返回途中我們也得到好心人相助。我不但盡心盡力做好本職工作,對那些外地來看病需要幫助的,我接待他們在我家住,帶他們找專科醫生,幫他們熬藥、做飯,附近地區的人們都在傳說著省醫院有個煉法輪功的大好人。我從以前在單位長期病假有名、住院有名、花單位錢有名,變的勤奮工作、服務社會有名。八歲的女兒也學業優異,處處為別人著想,熱心助人。

我們的親身經歷證明,真正做好人並不會損失什麼,相反卻得到了無論花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健康和幸福。在世風日下的社會,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更顯可貴。修煉人從自己做好人做起,又潛移默化地善化周圍的環境,社會道德也會逐漸回升。當時電視劇《渴望》很火,丈夫宿舍的室友感嘆,世上哪有像劉惠芳那樣的好人哪!丈夫說:「怎麼沒有,我妻子就是,那些煉法輪功的就是比劉惠芳還好的人。」同事、鄰居和親友看到我的巨變,好多人也走上了修煉的路。當時的人大委員長喬石等老幹部經過對法輪功的調研,得出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丈夫在打壓中走入修煉

見到發生在妻女身上的奇蹟,葉先生雖感到驚喜,可他還未動心修煉,沒病沒災的他總是說:你們好好修吧,我還是想做個常人。可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升級,對李洪志先生的人身攻擊也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99年10月21日人民日報竟誹謗李先生生活驕奢淫逸,這與葉先生的親眼所見大相逕庭:

「那是96年10月的一天,朋友帶我去參加一個聚會,在那我見到了李老師。事前,朋友要我穿著整齊點,可當時我還不知能見到老師有多幸運。我遲到了約半個小時,進屋聽到李老師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知道有人想見我,就來看看大家。’不多久,一對老夫婦一進門就跪下磕頭,李老師和藹地說:‘不要這樣,只要你們有一顆修煉的心我就高興。’事後才知,老人曾患晚期癌症,被中美專家認定只能活半年,可我看到的卻是一個紅光滿面的老人,那時他煉法輪功近2年了。那天,從來不開夜車的老夫婦趕了近2個小時的夜路來見師父,誰又能知老人的心啊?

那晚李老師解答了學員們提出的很多問題,兩小時一眨眼就過去了。李老師的慈悲胸懷、平易近人和淵博的知識都給我留下了終生難忘的印象。特別要提的是,我進門時,看見一雙比我穿的還舊的皮鞋,雖舊卻擦得干乾淨淨,當時很驚訝現在誰還穿這麼舊的鞋,就將自己的鞋放在那鞋的旁邊。出門時,我發現那竟然是李老師的鞋。

中共的謊言強烈刺激了我,也促使我深思誰正誰邪。就在那天夜裡,我萌發了修煉的心。」

* 「真善忍」的感召力超越民族國界

1995年3月和5月,李洪志先生應邀到法國和瑞典傳功講法,開始了法輪大法在海外的傳播,使各國人民有了走近「真善忍」大法的機緣。大法傳遍亞、歐、非、澳、南美、北美六大洲,不論是在貧瘠的非洲、紛亂的中東、排斥外來信仰的穆斯林地區,還是曾實行過極權體制的國家,處處可見法輪功學員的身影,這體現了大法「真善忍」理念超越民族國界的感召力。中共的打壓非但沒有把法輪功打垮,法輪功卻走上了世界大舞臺。

 

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黃昏之後不再是黑夜

在加拿大安省西南部的一個寧靜小城圭爾夫(GUELPH)的公園裡,常能看到一對精神矍鑠的老人在教人煉功。那位德裔老先生叫麥克斯,太太是亞裔,名叫梅,來自菲律賓。夫婦倆從2000年開始修煉。

麥克斯修煉大法前曾是佛教徒,退休前在經營自己的租車行。這些年來,他風雪無阻地開車去鄰近城市參加集體學法、交流,看他硬朗的身軀、紅潤的氣色、風趣幽默的談吐,人決難想像他已八旬高齡,是個曾患血栓病從死亡線上走回來的人。有信佛背景、經歷過瀕死體驗的他,對東方的修煉文化很容易理解,對法輪功書籍講述的人的生命、肉體與靈魂及另外時空等修煉的超常現象信服,修煉起來一點沒有東西方文化差異的障礙。

在當地不久前舉行的多元文化節上,麥克斯又有了一些有趣的新體驗:克服了不喜歡拋頭露面的性情,八十年來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第一次使用麥克風向觀眾介紹法輪大法。在談及修煉的感受時,麥克斯說:那感覺真棒,我們忙碌而充實,每天都有新的事物、新的體悟,在幫助他人、自我修行的過程中,每天都在進步和提高。

在被問及為何要修煉大法時,太太梅動情地說:「那是我生生世世在苦苦找尋、等待的東西。之前,我嘗試過好多其它氣功和修行方法,可後來發現那都不是我要找的。就在我得法前不久,在我打坐的時候,在我身前出現了一個我從未見過的旋轉的大法輪,清晰而靈動,當時我很驚異,他引導我去找尋。終於,我和先生在書店裡找到了法輪功的書籍,看到了法輪徽記,那時我才明白,這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回家的路。後來,在公園遇到了外地來的法輪功學員教功洪法,我們就自然進入了。」

當記者問兩位老人為何幾乎每天都開車去公園煉功、發法輪功資料時,老人說,這是他們最該做的事,因為他們在晚年才終於得到了苦苦找尋的東西,真心希望其他有緣人不要錯過了。

從他們身上感覺不到人生黃昏的落寞,相反他們從大法修煉中生命覺醒並得以新生的愉悅與從容,著實令人感動。對修煉者來說,黃昏後不是黑夜的終結,而是新的黎明的開始。

法輪大法為他開了生命希望之窗

與麥克斯與梅的經歷相比,滑鐵盧(Waterloo)大學教授比爾說他自己是個遲緩的入門者,從他第一次接觸大法到真正入門,他花了幾年時間。但是他慶幸自己最終成為了大法弟子。

在尋求精神覺悟的旅途中,比爾用學者式的嚴謹,讀過大量東方儒、釋、道和藏傳佛教的著作,也研究過很多西方新精神運動的書籍。在七年前,妻子簡開始修煉法輪功時,比爾也對此有些瞭解,不過,那時他只是在門外觀望著。現在回想起當時的心境,比爾說,他當時還不確定自己到底要什麼,因為那畢竟是自己心靈的歸屬,不同於去買部汽車,要什麼顏色、多少馬力,那麼明確,需要慢慢比較。

也許人生道路並非像自己安排的那麼如意。幾年後,比爾被確診患了癌症,他去寺院學習了少林功夫,寄望氣功能健身,終未如願,比爾陷入了絕望。「生活在這邊關上了門,又在那邊開了一扇窗」。在他手術修養期間,他讀了《生命與希望的重生》,一本關於人們從法輪功修煉中找到生命希望的經歷與體悟的書,這扇窗讓比爾從另一視角看到了生命真正美好的風景,而且他太太七年的修煉實踐讓他意識到這不僅僅是個可望而不可及的風景。這一次,比爾和簡一起認真觀看了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那時,比爾才明白法輪大法正是自己千百度的尋覓,自己漂泊了大半生的精神追尋之舟現在終於可以靠港。

這一天來得是晚了些,不過比爾和太太簡仍很慶幸感激,這一次他終於抓住了這難得機緣走進來了。

* 初與法輪功相遇的感動

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們用巨大的無私付出,把大法的真相傳入人心,為世人提供著生命得度的機緣,在迫害的環境下,走入修煉的新學員不斷增加;在海峽對岸的臺灣,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三十萬。這裡記下一些新學員與法輪功相遇的感動:

「我覺得自己真是被上天眷顧的孩子,在處於人生瓶頸的時候,他送給我這個禮物——‘法輪功’。短短三天,我在觀念和心靈上獲益良多,最大的收穫是我又找回了‘良善的心’、放下了‘比較的心’,我也明白了當我心性提升的時候,身體健康自然會好轉,我又再度找回心靈的喜悅和幸福。法輪功的‘真善忍’法理深深觸動了我,這不正是我長久以來要尋找的嗎?」

「我原來對法輪功的認識只停留在受中共殘忍迫害的畫面,很幸運能有這樣的機緣深入瞭解法輪功,他‘真善忍’理念著實讓我感動,有如濁世裡的一股清流,感覺光明世界的希望再一次浮現。這會是我嶄新生命的開始……」

「耳熟能詳的‘法輪功’,今天終於一睹其真實面貌,也一解我長久以來對其的迷思。他是人生迷津的領航者,是中國人的驕傲,我慶幸我今天終於接觸了。一句‘無所求而自得’更似當頭棒喝,點醒我心,聽似簡單,但要何等的修煉方能領會,更期許在我今後的日常生活中能進行實踐。」

「參加法輪功和生命教育研習班,我才明白原來法輪功真正的內涵重在身心的修養,對於今生與未來都有很大的助益,除了改變自己更能善化周圍的人。祈望‘真善忍’的理念能世代傳承下去,不再受到誤解與打壓。希望人人都有機緣認識‘法輪功’,否則太可惜了!」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