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的窖藏珠寳流落何處


1864年7月,作為太平天國首都11年的天京(南京)失陷。圍城三年的湘軍蜂擁闖進了天京各個城門,他們目的就是搶掠,上至前敵總指揮的大頭頭曾國荃,下至軍營裡雇佣的民工、文職人員,都想發橫財,當時傳聞洪秀全和天國新貴收斂財寳都藏在此地。湘軍三日三夜搜查全城,曾國荃和提督蕭孚泗率先洗劫天王府,他們撈盡官衙甚至民宅的一切浮財,連同幾萬名女俘虜,一併作為勝利品帶回去。但是,他們遠不滿足,「歷年以來,中外紛傳洪逆之富,金銀如海,百貨充盈」,因而認為還有更多財寳埋藏在地下各處。曾國荃抓到李秀成後,非常高興,用錐尖戳刺他的大腿,把李秀成弄得血流如注。一方面是因為氣惱李秀成守城堅固,更是為了緊逼李秀成說出天京藏金下落。曾國藩不久從安慶趕到南京,讚賞其老弟「以謂賊館中有窖金」,又多次軟硬兼施,追問李秀成藏金處。這也是李秀成被較晚處死的另一個原因。李秀成被俘之後,清朝皇帝也派僧格林沁、多隆阿來南京督促,李秀成卻始終未透露太平天國天京的窖金事宜。

天京確實有窖金埋藏,曾國藩在城破後下令洗劫全城,但「凡發掘賊館窖金者,報官充公,違者治罪」,雖然湘軍軍令嚴明,但在「破城後,仍有少量窖金,為兵丁發掘後佔為己有」。天京被攻破後,除抗拒的太平天國將士遇害外,尚有1000餘人,即佔守城精銳的1/3,隨李秀成保護幼天王洪天貴福逃脫,《能靜居士日記》卷二十則說「另有其餘死者寥寥,大半為兵勇扛抬什物出城。或引各勇挖窖,得後即行縱放」。上元人孫文川在《淞滬隨筆》(手抄本)中認為「城中四偽王府以及地窖,均已搜掘淨盡」,但他說的也許是斗筲金銀,而大宗窖金下落,並未見有著述,給後人留下一個謎團。
民間流傳的另一種說法是 :在南京從前有個富麗堂皇的大花園「蔣園」,園主蔣某,綽號蔣驢子,據說他原來只是一個行商,靠毛驢販運貨物。因為有次運軍糧,得到太平天國忠王李秀成垂青,被任命為「驢馬車三行總管」。天京被圍,內宮后妃及朝貴多用金銀請人辦事,「宮中傾有急信至,諸王妃等亦聚金銀數千箱令載,為之埋藏其物」。《紅羊佚聞·蔣驢子軼事》則說:「有金銀數千箱,命驢往,埋於石頭山某所。」蔣氏後來因此發財起家,成為近代金陵巨富。《紅羊佚聞·蔣驢子軼事》中還說,民國初年,也有南京士紳向革命軍都督和民政長官報告「洪氏有藏在某處,彼親與埋藏事」,由此引起一些辛亥元老國勛的野心,「皆以旦夕可以財為期」,可是僱人多處尋掘,仍毫無收穫。

這種事情,20世紀初多有傳聞,眾說紛紜,成為疑案。南京當年天王府遺址,至今只有西花園一角還隱約可見舊時面貌,據介紹,民國時期有人聽說洪秀全窖金的事,將園中湖水放干,但也一無所獲。

窖金的下落究竟如何,傳聞很多,卻沒有證據。曾國藩向皇帝奏報說沒有發現藏金。然而《能靜居士日記》中卻說蕭孚泗「在偽天王府取出金銀不資,即縱火燒屋以滅跡」。曾國藩兄弟倆當然所獲很多,1866年5月19日的《上海新報》上記載說「宮保曾中堂之太夫人,於三月初間由金陵回籍,護送船隻,約二百數十號」,這時搜刮物似乎包括窖金。但天京窖金如藏了很多,那也不會全數遭挖掘的,很難排除確有更多的深藏巧埋之物至今仍未能發現的可能。

對於如此巨額的窖藏珠寳,當然會引起世人極大的興趣,因此會眾說紛紜,但這些珠寳的下落究竟如何,到現在也還是一個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