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情女博士不認農村爹娘


一個「孝」字的三種變奏

  生父母養育了我們,盡孝是最起碼的道德準則。因為種種原因,做兒女的不可能成天守著父母盡孝,但是那根栓著「孝」字的繩卻不能丟。丟了,就會成為一個冷漠自私的人,無論是對社會,還是對家人,都是一種人性褻瀆。

  絕情女博士 不認絕症爹娘

  每頓只準行星親吃一碗飯,甚至雙親患上絕症後也不願回家探望……這一切行為竟然發生在一個大學教師、一位女博士的身上!昨日,重青報收到一封讀者來信。這位自稱「進城打工者」的讀者說,他看到《學弟學妹,報導時別嫌父母土》一文後,深受感觸,因為,他有一位不孝順的大學教師姐姐。「進城打工者」詳細敘述了姐姐對待母親的冷漠,最後非常痛苦提出了自己的困惑:「一名堂堂正正的大學教師、大學博士,這樣的姐姐,我還要不要維護她的名聲,保全她的聲譽呢?」

  金鳳凰

  飛出山門不識爹

  信中這樣介紹:「1982年,在一個十分貧窮的山區,我的一個十九歲的親姐姐,以特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重慶的XX大學,算是一隻‘金鳳凰’。各個行業的幹部、領導們紛紛前來我家看望。姐姐的老師、同學更是不間斷地來問候。整個村莊都沉浸在幸福中。那一年我12歲,高興地到郵局幫姐姐領了大學錄取通知書。」

  「到了重慶,XX大學專門在車站等候新生的接待員對父親說,伯伯,學校在北碚,你可以坐我們學校的專車去學校了。如果你要是忙於回家的話,也可以不去學校。爸爸趕忙同姐姐商量,姐姐堅決不肯讓爸爸去北碚,拿著鋪蓋就鑽進了學校的大巴車。」

  「爸爸著急了,連問接待員:‘你們學校有沒有大門?’,‘有!’,‘那大門上有沒有你們學校的名字呢?’,‘當然有!’。這時,爸爸踮起了腳跟,透過大巴車的玻璃窗,流著眼淚喊道:‘妹兒,到了學校一定要站在學校的大門口照張相片回來喲!還要把你們學校的名字那幾個大字照下來!’」

  「進城打工者」繼續描述說,校車一會兒開走了,爸爸還是不放心,憑著原來修鐵路的記憶和上山挑煤炭的經驗,他選擇了抄小路從重慶步行到北碚。到了學校,老師向姐姐傳達「你爸爸來了」,姐姐回答:「我爸爸沒空,他是我家的鄰居。」,右眼失明的爸爸頓時淚眼朦朧。

  高就後

  姐姐不再見鄉親

  四年大學生活一晃而過,讀者的姐姐又以優異的成績分配到重慶一所名牌大學工作,大家都想是該輪到父母「享福」的日子了。該放寒假了,叫姐姐回來過年,姐姐說:「不得空,我要出差」。該放暑假了,叫她回家來耍,姐姐總說:「我暑假要去改卷子,還要出去招生」。父母還是不甘心,到了星期六、星期天,又叫她回家看一看,她總說:「大學裡哪裡有星期六、星期天,天天都要上課」。「那……妹兒,我到重慶來看一下你嘛,還可以順便看一下重慶的名牌大學有好大?」,「哎呀,老頭,城市裡面不像農村,哪裡可以順便串門嘛,再說你又找不到我這兒」。

  1993年,「進城打工者」的一個做中學校長的叔叔,也是資助姐姐讀高中、大學的恩人,曾經「摸」到沙坪壩想見見姐姐,可是姐姐卻避而不見,叔叔只好「半途而歸」。惱羞成怒的姐姐還告誡爸爸:「以後有人問我工作在什麼地方,千萬不要說在重慶,更不要說在重慶XX大學上班喲!」

  摸上門

  不給父母吃飽飯

  1998年,「進城打工者」的父母實在熬不住了,自己問路「闖」進了姐姐所在的大學,姐姐十分不悅,但還是勉強接待了父母。爸爸說話了:「妹兒,我和你媽媽來第一回,早上只吃了一個雞蛋,不夠喔!」,「哎呀,城市裡面早上都只吃一個蛋。」,「那中午和晚上呢?你這個小碗兒只舀了一坨飯,沒吃飽噻,你多煮點飯嘛」,「城市裡都只吃一坨飯!」。第二天,父母含淚離開了重慶,姐姐說:「這是你們自己要走的哈!不是我不要你耍喲!」

  臨死前

  老父才見女一面

  2005年,「進城打工者」的爸爸媽媽雙雙患上了晚期癌症,多次打電話叫姐姐回家看一看,姐姐總說:「不得空,再說城市裡孝敬父母是當兒子的事,與我無關,當女兒的只是孝敬婆家的父母」。———這時,父母已經臨近生命的最後一刻了。

  2005年9月,全鎮、全村以及親戚一起撥打了姐姐家中的電話023—6510XXXX。姐姐實在是拗不過了,終於回了趟家。父親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窩,努力了幾次,才微弱地「吼」道:「我終於看到你了!」一下子雙眼緊閉,離開了人世。

  信中,「進城打工者」說他原來也在姐姐的那所大學上班(打工),但姐姐卻說他應該回家種田,強烈要求弟弟離開學校,離開沙坪壩,離開重慶———至少不能出現在她的視野內,不准為她「丟人現眼」……

  信的最後,這位讀者這樣說道:「姐姐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大學教師,可她就做了這樣的事情。這不是寫小說,更不是編戲劇,而是一件實實在在、難以置信的真實故事!」

  記者備忘

  女博士該醒醒了

  這位讀者,在譴責姐姐的不孝時,還為著保全姐姐的聲譽,沒在信中向記者提供關於姐姐的詳細信息。不知道這位姐姐看到以上文字後,會不會想起父親去世前最後一句吶喊。不知這位姐姐能否看到這篇報導,但我們都想對這位女博士說:「如果你為此感到愧疚,請聯繫我們,或者趕快聯繫這位愛你的弟弟,因為,你傷害他們實在太多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