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外地人在瀋陽被3次「扒皮」的噩夢!


34歲的安生是吉林省四平市梨樹鎮人,到瀋陽投奔老鄉打工。 父親從鄰居那裡借來50元錢,湊了105元全都塞給安生。

9月15日,安生來到了瀋陽北站。讓他沒預料到的是,剛下火車就被無所不在的「扒皮」宰了一回。

9月17日,來投訴的安生在記者安排下,再次拎著行李來到瀋陽北站,重走一回「被宰路」。 結果,這一趟「被宰路」走下來後,著實震驚了我們!我相信很多人都有和安生相似的「被宰」經歷!看到此帖的朋友,這樣的噩夢你曾經遭遇過嗎?

以下為全程記錄的安生被「扒皮」的慘痛經歷!

第一「扒」:兩分鐘長途收5.6元

  「你不是說一分鐘8毛嗎?」

  「我這還有起價費,打長途起價1元。」

  10時許,安生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擠出出站口,準備給家裡打電話報平安。

  在北站售票處旁的一家公用電話亭,安生一邊看著電話屏上的時間一邊打著電話,看到時間顯示到1分58秒時,安生挂斷電話,結果被告知長途電話費是5.6元。

  「為啥收這些啊,你不是說一分鐘8毛嗎?」

  「我這還有起價費,打長途起價1元。」

  「那應該收2塊6,多收的3塊是啥錢?」

  「少廢話,痛快交錢。」

  「為啥收啊?」

  ……

  營業員不再進行解釋,只是冷眼看著眼前這個外地男子。

  安生只得掏出一個用掛歷紙疊成的錢包:「這不是欺負人嘛,就當我丟了3塊錢。」

  接下來,安生準備給在瀋陽的老鄉打電話。這次打電話收費標準是每分鐘5角。

  記者在北站16家公用電話亭調查,其中只有一家按照三分鐘4角的收費標準收取電話費。

  就在安生打電話時,一個穿著紅衣服的胖女人一直要帶安生吃飯,儘管遭到不斷拒絕,可是胖女人還是一直跟著安生,「我家飯店可便宜了,5塊錢就能讓你吃飽吃好。」

  半個小時過去了,紅衣女人的鍥而不舍讓安生有些不好意思:「誰都不容易,反正也餓了,不如就跟著去吧。」

第二「扒」:一頓飯要145元

  「不是說好5元嗎?」

  「少廢話,你是不是找揍啊。」

  紅衣女人說她家的飯店叫北站七嫂快餐店,就在地下走廊裡,說罷拽著安生的衣服往地下電梯口走,剛到電梯口,又走來一個穿白衣的中年婦女和一個中年男子,三人連拉帶拽地把安生領到了飯店裡。

  領安生進來的男人很熱情:「我們飯店明碼實價,價格便宜。」

  這個男人表示:吃火鍋合適,才5元錢。安生要了一份火鍋,一碗米飯,男的往火鍋裡放了一小盤白菜、兩個青蝦、一個蝦爬子,此外還有一小杓肉片。

  安生正吃著,飯店的一名服務員說:「你膽子真大,還敢跑到這裡來吃飯,你要是晚上來的,你點的這些東西能砸你300塊錢。」

  這話不禁讓安生有些心驚肉跳,安生想找帶他過來的那個紅衣女人,可是紅衣女人已經不知去向。

  安生不敢多吃,簡單吃了幾口就要算賬。

  「多少錢?」

  「145元。」

  「啊?怎麼這麼貴,不是說好5元嗎?」

  「鍋底5元,一隻蝦20元、一個調料10元、一盤白菜10元,再說這還有肉錢。」

  「哪有這麼貴的,你這不是宰人嘛!」

  「少廢話,你是不是找揍啊,把兜裡錢都拿出來!」

  這時,過來兩個挺魁梧的男子把安生圍在中間,「別找不自在,痛快把兜裡的錢都拿出來。」

  「我兜裡就剩70塊了,不信你們翻。」安生慶幸打完電話後,把20多元的零錢放在上衣口袋裡,「他們其中一個人翻了我的褲兜,發現真的只有70元。」

  「你倆把他送上去,不許讓他回頭。」吃飯前還很熱情的男人命令道。安生幾乎是被架了出來,臨走時兩人還命令安生「不許回頭」。

第三「扒」:按4下快門要100多元

  「不是5元錢兩張嗎?」

  「按一下就是10元,一下能出兩張……」

  兜裡只剩20多元零錢的安生站在候車室外面抽了一根煙,隨手把煙頭扔在地上,還沒等踩滅,立刻出現一個人,說:「亂扔煙頭,罰款30。」

  安生把煙頭撿起來訴說剛才的遭遇:「我兜裡沒多少錢了,剛剛吃飯就被飯店宰了。」

  「誰讓你去那地方吃飯的,前兩天還有幾個人在那裡被宰了300多。這樣吧,看你也挺可憐的,交5元錢罰款吧。」

  交完罰款,安生漫無目的地在北站廣場溜躂。

  這時,一個打著陽傘的女人走過來,挺和氣地說:「照張相吧,來瀋陽一趟不容易,留個美好回憶,就在太陽鳥下面,特別有紀念意義。」

  「多少錢?」安生還真想照一張給老家郵回去,這也算是來到大城市的證明。

  「5元兩張,便宜。」

  打陽傘的女人把安生領到雕像附近,讓安生隨便站著,拿著一個普通相機從不同的角度按了4下快門。安生擔心錢不夠說:「不用照了,差不多就夠了。」

  女人勸道:「就剩一張膠捲了,都給你拍完吧,我看你挺上相的。」

  「不照了,真的沒錢了。」

  女人的笑容一下子沒了:「都照了100多元錢了,你怎麼能說沒錢就沒錢呢?」

  「不是5元錢兩張嗎,我就要兩張,你就給我照了4下,也就4張照片啊?」

  「什麼4張,按一下就是10元,一下能出兩張,我們還得給你洗照片,加起來至少100多。」

  「我真沒錢了,全身上下就這些,剛才吃頓飯還被宰了。」

  「都拿來吧,你沒錢跑北站得瑟什麼?」

  安生被女人不斷搶白著,最後安生悻悻離開,手裡是一張取照片的憑據。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安生的心終於被一寒到底了。。。。

想說理:被告知「管不了」

  兜裡的錢幾乎被「扒」得一乾二淨,安生想找個能說理的地方,他看到了北站地區辦公室的牌子。

  安生剛開口,值班人員就看出安生的遭遇了:「吃飯被宰了吧?這事我們管不了,我們就管地面上的盲流,你去找警察吧。」

  在候車大廳門口,安生找到一名警察,然而得到的回答卻是:「這事不歸我們管。」在北站派出所裡,安生得到了同樣的回答。

  此時,一個黑衣中年婦女熱情地對安生笑著說:「小兄弟,剛來瀋陽吧,住宿吧,跟我走,40元一個單間,便宜。再給你找個小姐……」

好心人,誰能為安生找到一個說理的地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