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老外的中國妻子(圖)

2007-02-21 22:37 作者: 夏清優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位哲人曾經說過,婚姻就像腳上的鞋子,合適不合適只有自己知道。而在「洋」人圈生活的中國妻子,她們經歷的感情跌宕要比常人多的多,有人用善良、溫柔、聰慧、勤勞,包容了兩人世界的所有不同,經營著美好的婚姻﹔有人在不能融合的中西婚姻中苦苦掙扎,最終選擇了離異……

 

  她們的故事或許能給那些渴望或即將進入這個與眾不同的「圍城」中的中國女子一些啟發和深思。

  蘇橋穎,40歲,原籍廣東廣州

  我為什幺嫁給「鬼佬」?唯一理由就是「想給兒子一個家」。事情說來話長。我當初帶著10歲的兒子從廣州到多倫多與丈夫團聚,可我怎幺也想不到,他竟然在這兒另結新歡,拋棄我們母子不顧。當我和兒子在機場苦等幾個鐘頭的時候,我的心真是痛得在滴血。遭遇過這次痛苦的婚變後,我幾乎萬念俱焚,要不是想到兒子尚幼,我幾乎沒有勇氣再活下去。為了維持生計,我到處找活兒干。在打工中,我認識了湯姆。

   湯姆是歐洲移民,善良開朗,過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害怕婚姻的束縛,幾乎半輩子的時光是在桌球臺、咖啡廳度過的,靠著父母留下的一所房子,他也絲毫不擔心後半輩子的生活沒有著落。我和湯姆是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壓根兒就沒想到能走到一起。按照湯姆自己的話說,他喜歡我恬靜較小的東方女性氣質,但更讓他感動的一點是我深厚的母愛。他說,我就如同生活中出現的一道燦爛陽光,讓他找到了生活的歸宿。他對我們母子很關心,和我兒子相處得特別融洽。兒子曾一度因為失去父愛,鬱鬱寡歡沉默不語,可自從湯姆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他又恢復了以往的歡歌笑語,這讓我非常感動。我和湯姆開始交往。國內的親朋好友並不看好我們的戀情,他們的擔心不無道理:湯姆沒有一份穩定工作,異國婚姻很多都以分手告終。我思前想後,為了重新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我還是決定了嫁給湯姆。

  婚後,我們這個中西合璧的家庭又誕生了一個歐亞混血的兒子。小傢伙有一雙碧藍的眼睛,棕黑色的頭髮,模樣格外活潑可愛,令周圍的「洋人」鄰居羨慕不已。而面貌迥然不同的兩兄弟更是親密無比。

  結婚這些年來,有風也有雨。中西文化的衝突在這裡充分顯露出來,比如我想讓公公婆婆照顧孩子,自己照樣去工作,可湯姆卻執意讓我辭職留在家裡,照料家庭和孩子。為了這事,我們吵過幾回。我當然有我的理由:拿兩份工資,收入高,生活水平才高。可湯姆與我的想法截然不同:做真正意義上的妻子和母親也是對社會的貢獻,她們的付出一樣是值得尊敬的。我和他不同的想法或許代表了中西文化的衝突吧。為了說服我,湯姆特意安排我到當地的「洋」人家庭去實地考察,我發現果然如他所說的,許多「洋」人家庭都是妻子專職照料孩子,而丈夫並沒有因此而嫌棄妻子,而是對妻子更加關心體貼。就這樣,我在家裡做起了全職太太。

  丈夫在生活上是個徹頭徹尾的「低能兒」。我們家所有的生活瑣事全靠我一個人打理,他從不過問家庭開銷,在家裡唯一的嗜好就是與三歲的兒子滿地磙爬,弄得客廳像個「戰場」。我為此不止一次發火,可是,一看到他連忙認錯的可憐相,心就軟下來了。每次認了錯,他還是照犯不誤。最讓我頭痛的是,這個高大的「龐然大物」明知自己體重超標,就是改不掉愛吃零食的習慣。說件有趣的事兒給你聽啊。有一次,我半夜裡突然聽到廚房有動靜,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以為有「賊」造訪。身邊的丈夫也不知跑到哪兒去了,我只好屏住呼吸,找了根粗大的棍子,小心翼翼地摸進廚房。你猜我看到什幺了?竟然是丈夫在廚房裡偷吃兒子的冰激凌。看到他那副窘樣,我當時真是哭笑不得。

  平時這個「洋」 丈夫一天到晚笑嘻嘻,好像從不會發火似的。可有一次還真讓我們看到了他的凶相。那次,兒子滿5歲,我們在家為他開了個生日Party,邀請了很多朋友參加。也許是小孩子看見人多興奮,乘人不注意爬上桌子,把滿桌準備好的菜餚掀了一地。我氣急了,對著他的小屁股連拍了幾下,但是都不重,孩子還以為在跟他鬧著玩,還咯咯地笑。不料,丈夫這下卻衝了過來,憋得滿臉通紅,搶過孩子就是一通怒吼,把我們大家全驚呆了。晚宴結束,送客人走的時候,這個怒氣未消的父親,還在一個勁的嘮叨:「打孩子是侵犯人權,是觸犯法律。」弄得我們大家面面相覷,不知說什幺好。

 我有時候覺得,他們父子倆就像親兄弟一般,有了個「洋」丈夫,就等於多了一個難管教的「大兒子」。

  「這段異國婚姻讓我覺得好累」

  韓美貞,40歲,原籍中國黑龍江省哈爾濱市

  國內很多朋友和親戚及外人覺得我很幸福很幸運,可是我卻感覺很沈重,很牽強,活得很累,我知道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可是這究竟是誰的錯呢,我真不知道該怎幺辦。和國內的親戚朋友說這些是不可能了,也許只能和你們說說。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有相同的感受。我來美國半年了,在這之前,我是一個自負的外語系女生,有一個相處三年的美國男朋友,後來他做了我的老公,我隨他來到了國外,現在在讀研,也在一家美國公司做著不錯的兼職,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看起來很漂亮,是吧?在外人眼裡,我確實是混得不錯。儘管在我們結婚之前,有嫉妒的也好,說風涼話的也好,現在都一致覺得結果令他們滿意。但坦白的說,我真的感覺不快樂!

  我曾經真心地深深地愛過這個美國男人,我曾不圖結果地天真地純粹地愛過他,我絕無一分一秒想過要他帶我出國的想法。我是個生性浪漫,喜愛自由,充滿了好奇心的人,我們的戀愛就像所有真心的跨國戀情一樣浪漫過,美麗過,我也曾不顧一切地同我的家人朋友爭辯過,讓他們接受他。只是,自從我上大四下半學期開始實習以後,我忽然覺得自己不那幺愛他了。不是因為我厭倦了,只是某一部分的我覺醒了,發展了,而他還在原地打轉。我們相戀的頭兩年,我還是個很單純的學生,生活裡只有他,我也沒想過自己想要什幺樣的生活。可是開始工作後,我發現我們是如此不同的兩個人。我事業心非常強,喜歡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可是我稍一回家晚了他就不滿,他對事業成功與否不感興趣,只在乎能不能輕鬆的享受家庭生活,我們在這方面沒有共同話題。我極不欣賞他這點,可我也沒有辦法。我是個非常活躍的人,喜歡週末和朋友聚會之類的,但他只喜歡兩個人在家摟摟抱抱,看看DVD,討厭聚會,從沒有別的娛樂內容,所以他從不陪我出去,同時反對我出去。我們越來越沒有共同話題,我沒有什幺好指責他的,他還是那個他,只是我們想要的生活是如此不同。如果是段平常的戀愛,我可能會考慮分手了,畢竟兩個人不合適,可是這個時候我家人卻滿懷期待地開始準備我們的婚禮了,說這快三年的時間別人都看著呢,畢業就結婚吧。我母親在我們剛開始交往時就說了,接受他可以,但可別被人家玩了再回來讓家人丟人現眼。我沒辦法讓我家人失望,沒辦法讓那些說風涼話的人看笑話,儘管我沒做錯什幺,我知道我卻得為我的選擇買單了。

  就這樣,我們結了婚,儘管我們充滿了矛盾。他還是一樣愛我,我想我也是愛他的,只是我無法忍受再與他一起生活,可是既然結了婚,我還是努力使事情好轉。他讓我早下班,我就早下班。他不讓我出去,我就少出去。可是我心裏非常不快樂。我還年輕,我不想為了讓別人高興而永遠這樣勉強自己。他想回國,我馬上同意了,因為我想逃離國內熟悉的人群,至少在這裡我會輕鬆一點,不要總考慮會不會讓他們失望。我好想為自己生活,尊重自己的感受。這也是為什幺我不同意要孩子的原因,因為我對自己的生活沒把握,我不想以後讓孩子來為我的選擇而為難。他知道我的感受,但他不知道我已經如此壓抑,絕望,他還愛我,所以我為自己想離婚的想法感到內疚,可是我本來就不想結婚的,到底是誰的錯。我們談過很多次了,他就這個樣子,改變不了。我很痛苦。國內的家人不知道他們給我的壓力,還覺得我很幸福。我只是想為自己而活,找個和我志同道合的愛人。我真累。難道是我想要的太多了?

  雖然這裡是人家的地盤,可是我不害怕分手,我很獨立,工作學業都很順利。但是我煩惱的是,我的家人能不能接受,雖然我在國外,可剛結婚不到一年就離婚別人會怎幺說。還有,他還愛我,我也愛著他,只是因為彼此想要的生活太不一致了,到底該不該現在就考慮分開?我怕傷害他……

  「異國婚姻,將我變得一無所有」

  李麗,34歲,中國山東青島人

  三十三歲本也該算花季,可我總感覺花季將敗。

  十九歲高中畢業後,帶著一顆傷痕纍纍的心回到了家裡,曾經聰明自負的我終於嘗到了失敗的滋味。因為無顏回見「江東父老」,就去了二十里外的大姐家看孩子,平靜的生活過了幾年,也耽誤了幾年好時光。其間高中時一朋友多次給我寫過信,也去我家找過我,但家裡人一直不曾告訴我,並把我的信丟了,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那個朋友信中都寫了什幺。事情已過去多年,我又能埋怨誰呢,只好怪那時沒電話了。

  我想出去打工,可我幹活慢,適合用腦不適合用手,況且念了十幾年書,什幺活兒也不會幹,外面的世界精彩又無奈,一個女孩子沒有伴兒出去也不方便,就又在家幹了幾年農活。

  可能自小就特別敏感的我經歷了人生的挫敗,也見多了同床異夢又吵吵鬧鬧的許多家庭。我從十五六歲時就開始拒絕男孩的接近,我怕成家,也怕友誼變質,怕自己不健康的心理耽誤別人。因此,從初中至高中,我拒絕過好幾個同學,因為我害怕結婚。高中畢業後,開始有熱心人幫我介紹對象,但我一概不見,不知為什幺這樣害怕。

  二十七歲那年,我與一個剛認識十幾天的日本人去領了結婚證。這是我第一次與男人約見,而且怎幺見也不鍾情。只因為他的姥姥跟我爸是一個老爺爺,他的二姨夫與我母親是一個爺爺。就因為有這些關係加上他的日本人的身份,我竟去掉了戒心。那個日本人又笨又難看,還有一個眼是斜的,我想他的條件雖差,但只要對我好就行了。我對那個日本人說:「我沒看好你,我答應嫁給你只是賭命而已。」

  但我賭錯了命。他對我還可以,但他父母太怪了,怪得讓人無法忍受。定親的時候,他們給了彩禮錢,但他二姨夫作為介紹人逼我簽字,我不簽,他又騙我姐簽,這後來竟成了我挨罵的根源。他的父母及他都認為我是他們「買來的」,還說我是看上他們有錢,其實他們有錢何至於回中國娶親?何至於沒房子沒汽車甚至給我郵機票的錢都不夠呢?

  我是自己去的日本。第三天早晨,我就開始挨他母親罵了,經常一天之中罵我幾次。她監視我,翻我家廁所、倉庫、洗澡間甚至壁櫥,怕我藏男人。我們上公園她也跟著,對她兒子說別慣我,說我是跟我丈夫的表哥在中國懷了孕才去的……而後來的事更讓我無法忍受:她的三女兒經常與一些偷渡客交往甚頻,於是在我跟他登記的幾天後,就有偷渡客冒用我丈夫的名字找工作,直到他父親給我錄音時,我才知道他不是好心要把錄音帶郵給我父親,而是協助日本入國管理局調查我,說偷渡的事是我辦的。

  他們在中國時答應我去日本後先學四個月免費日語,學校就在我家附近,但他們從不告訴我學校在哪,怕我學會日語後跟人「跑了」。剛開始大約十天我們沒有同房,他母親就逼我們去他家睡覺,我人生的第一次竟是在兩個閻王似的老傢伙家裡完成的,而後來懷孕也是在他們授意下完成的!我以為懷孕會讓我處境好些,可實際上我依舊挨罵,後來,見到他父母我就噁心嘔吐。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但他們並不關心,仍舊沒完沒了地罵,他的父親更是在提包中裝了匕首,說誰不順他心他就殺誰。他的三姐把與她同居的男人的女兒改成與我一樣的名字。

  我做手朮生了孩子,為了不挨罵,我逼自己自立,自己照顧自己,提前出院的我自己抱著孩子步行從醫院回家,因為他的兩個姐姐家有車都不接我們。我不用他母親伺候「月子」,自己做飯洗衣服照顧孩子……

  孩子五個月大的時候,我發現丈夫很多事瞞著我,我預感這種靠欺騙與責罵維繫的婚姻不會持久了。從跟他第二次見面,我就知道他騙我,對於他表妹的事他一直諱莫如深,總說謊,後來又騙我註銷了中國戶口,他從沒真正相信過我的誠意,他還說你不是我們買來的為什幺會簽字,我的心徹底冷了。

  孩子八個月大時,因為一場誤會,也因為他們待我不好,我想家,就回到了中國。但這場誤會使他們以為我有精神病,就很殘忍地在我剛離開日本第九天時去辦了離婚手續,卻一直瞞著我,我跟他三姐一起回的中國,他要我把護照交給他三姐帶回去,說是辦簽證,結果卻是辦離婚,他的姥姥家及二姨夫家都說跟他們聯繫不上了,推脫不知道。沒有護照也沒有中國戶口的日子過了兩年,他們才郵來了護照。其間我打電話詢問孩子的狀況,我丈夫跟他父母及三姐等都推說不知道,不知他們的心可是肉長的?

  沒護照時我也著急,但詢問的結果是必須去北京辦,我沒錢,只好等。而有了護照去派出所辦戶口,派出所的人說註銷了戶口就相當於死了,不能恢復。拖了很久,才總算辦了戶口。

  後來,我回家過了三年多後,日本方面郵來了一個離婚證明,我以為總算可以解脫了,但詢問的結果依然不容樂觀,可能中國法院未必承認,因為日本方面沒給我傳票。

  我無可奈何,實在沒精力面對這個結果。從孩子八個月大我離開她,至今過去四年了,一點她的消息也沒有。現在,或許直到永遠,我是否會永遠一無所有?我已經失去了最美好的青春,失去了曾傾心哺育的女兒,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我還有什幺?


  夏清優,自由撰稿人,現居美國紐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