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五:銀行ATM機「吞掉」了三條命


昨天早上妻打來電話說要吃參加一個老鄉的喪禮。我說,大過年的能不去就不去了。妻說不行,死者是她們一個村裡的,又是兒時的好朋友。完了給我叨叨了一下事情的經過。亡者已去生者悲,醜人姑且用化名。

琴雖生在於農家,但天生麗質,特別是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惹人憐愛。但琴心高氣傲,正直爽快,又令人敬佩。初中畢業後就去南京打工,成了廠裡的小夥子們追逐的對象,琴也先後在南京處了四、五個對象,但一談到實處,男方家一聽說是從甘肅農村來的,沒有一家願意接受。後有一自稱喪偶老闆垂涎於琴的姿色,天天送花送果。有一次竟然拿出五萬元跪在琴的面前,苦苦哀求:「如果琴答應跟他好,他將這五萬元送給琴的父母。」並許下了好多願,具體什麼願,醜人就不得而知。琴斷然拒絕,拂袖而去。(幸虧遇到的是色而不惡的良民老闆,假如琴碰到的是黑社會惡勢力呢?)

自此以後,琴已無談志,南京成了琴的傷心之地。轉眼已是十三四年過去了,琴也是三十歲的人了。於是撒淚離開了南京,來到了醜人所在的城市。後經人介紹,與良結為連理。

良為某廠普通一職工,善良本分,誠實穩重,可這年頭就是得不到周圍女同胞的芳心,因此35歲仍然光棍一條,後經介紹,與琴認識。兩人一拍即合(醜人想,肯定不是一見鍾情)。還好,兩個人結婚以後感情也能說得過去。琴也在本市找了個零時工作。三年以後,琴有了身孕,B超顯示是雙胞胎。預產期在今年的三月四五號,也就是農曆的正月十五前後。

初四晚上十一點五十左右,琴突然下身流血,冷汗不止。因家在馬路邊,良拿上自己的工資卡,急忙在樓下叫了輛出租車,五分鐘就到了本市的一家最好的醫院。(良當時肯定想出租車比120要快一些,事實上,因其家在路邊,確實如此,如病人家在偏僻處,或者病危時,千萬別用此著)。

閒話少說,良將媳婦送到醫院婦產科的急診室中,當班大夫當即作了檢查,胎兒胎心正常,但由於胎盤上的毛病引起了出血,需馬上做剖腹產。另一方面大夫當即強調,需三千元的押金,否則不予做手術。「你先做,我拿的工資卡,我這就在自動取款機上取」良央求道,慶幸自己發了四千元的年終獎,卡帶在身上。大夫說不行,醫院有規定,錢取來了再做也不遲。聽到媳婦在產床上的痛苦的呻吟,良急速的跑下樓去。奔到離醫院不遠的自動櫃元機跟前,插卡操作起來。

真是天有不測風雲,自動櫃元機在這時發揮了作用,自動的吞了良的卡。良急忙取出手機撥打110,一次佔線,二次佔線… …八次打通。良急忙說明情況,值班民警同志挺和藹:「這事你得找銀行。」「那銀行的電話是多少?」「也不知道,你打114問問吧」

114倒是很容易,三次就打通了,值班員柔聲細語:「請問您需要什麼幫助嗎?」良急忙說明情況。

「哪你打XXXXX」值班員建議。

良撥了十幾次,未能拔通,這才猛地想起過年人家銀行也放假了。又慌裡慌張的擋了輛出租車到城南的妹夫家,還好,妹夫那裡有現錢。

離開醫院半個小時後,良將三千元交到了掛號室,拿著條子到了婦產科,大夫馬上進行手術。又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大夫滿臉悲傷的從手述室中出來對良說道:「你去準備後事吧,大人孩子都去了。」良呆呆的盯著天花板,沒有哭出聲來。(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