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千萬富婆開奧迪帶員工偷雞鴨 圖刺激有意思


南思儀(化名)是湖北陽新縣人。大學畢業後,她隨愛人一起來到江蘇建湖縣創業。經過10多年的打拼,攢下了不少錢。2000年,夫妻倆一合計,投資百萬元成立了一家汽車修理有限公司,南思儀自任總經理。如今,公司稅收近百萬,成了縣城名氣不小的企業。

  她自購奧迪A6轎車、日本產豐田麵包車、北京現代各一輛,在縣城有一幢住宅小樓,還有3間門面房,年租金收入就是10多萬元。隨著事業蒸蒸日上,她本人也成了這個小縣城知名的企業家。

  招商 草雞起了作用

  2005年南思儀決定擴大企業的規模,用招商的形式合資組建大型集團公司,投資如火如荼的房地產業。

  去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新加坡客商蘇某為投資事宜來到建湖。南思儀為如何接待蘇某的吃喝住行很是傷腦筋。公司辦公室主任朱某獻上一計:「我看還是用咱們家鄉的土特產正宗草雞來個燉雞湯,再添上炒雞蛋,燒螺螄、昂刺魚、小卜皮魚等,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南思儀拍手叫絕。

  次日晚宴,就是按當地標準也遠談不上豐盛,一桌菜餚不過300元左右,但恰如南思儀和朱某所料,效果好極了。客商蘇某尤其對草雞湯情有獨鍾,讚不絕口:「就憑這草雞湯,我也要來這裡投資興業。」當晚,雙方合作事宜洽談順利,基本達成了意向性意見,約定再過一陣,蘇某就來簽訂協議。

  邪念 打算偷雞待客

  送走了蘇某,南思儀心情甚佳,叫朱某留心一下,到農村去多收購一些草雞、草鴨,準備蘇某下次來時接待用。

  不曾想朱某卻說:「南總,我是土生土長的當地人,我們村哪家養的是良種雞,哪家養的是真正的草雞,我一清二楚。不如我晚上帶幾個弟兄去‘摸’幾隻回來。」正在興頭上的南思儀立即同意了。

  幾天後的一個夜晚,朱某帶著劉某、田某開著公司的北京現代去建陽鎮王橋村,果然不長時間,「摸」回了4隻雞。南思儀見「摸」雞這麼容易,大大鼓勵了一番。五六天後,田某又準備出去「摸」雞了,南思儀說:「我也跟你們去看看吧!」當晚,身為總經理的她親自開著自己的座駕奧迪A6,帶著朱某等去本縣近湖鎮鎮南村張某家「摸」回了兩隻雞。

  上癮 偷竊只圖刺激

  原來主要沈迷於公司業務的南思儀,連續和朱某等外出「摸」了兩次雞,感覺蠻刺激,有意思。去年4月的一天晚上,南思儀又開車帶著朱某等人扒雞窩「摸」了8隻雞,順便偷了一隻小肥豬。

  去年5月,她又到近湖鎮近湖村竊得路某家鵝一隻;隔幾天,到近湖鎮陳堡村周某家竊得羊一隻;幾天後,又到鐘莊鎮古橋村王家竊得白鴨一隻,還順手將王家的一隻草狗也「牽」走。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隨著偷盜的雞、鵝、鴨、羊越來越多,放在公司大院裡既不乾淨又不好看,南思儀等人即於去年5月下旬的一天夜晚,開著北京現代吉普車和日產豐田麵包車,到建陽鎮王橋村王某家和張某家分別竊得多孔磚150多塊,在公司一隅砌了一個圈,把盜來的雞、鴨、鵝、狗、羊都圈養在裡面,準備等著新加坡客商蘇某來建湖享用。

  短短個把月,身家千萬的南思儀帶著公司員工朱某、劉某、田某等開著高級轎車、吉普車、麵包車,盜竊作案15起,所竊實物雞、鴨、鵝、羊、狗總共折價4600餘元,與所花的汽油費差不多。

  懺悔 「摸雞」代價慘重

  在法庭上,當審判法官作最後訊問時,身為總經理的南思儀扶了扶金絲眼鏡,作出了這樣的「精彩」回答:問她為何要去「摸」雞時,她說,因為客商喜歡吃草雞;問她為何不拿錢買雞時,她說,根本就不知道「摸」幾隻雞還會犯罪;問她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帶人去「摸」雞時,她說,感到好玩、刺激、有激情,幾天不「摸」,就覺得沒意思;問她最後有什麼話要說時,她說,最擔心的可能是和蘇某合同簽不成了,影響公司的發展壯大。

  法庭審理後,分別判處南思儀等人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