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專欄】舞錯了旗

2007-03-28 14:12 作者: 孤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現在網上最熱的新聞大概就是重慶市民楊武和妻子吳蘋堅守已經成了「孤島」的家園的故事了。今年3月初,網上各大論壇開始流傳一個帖子,題目是《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帖子的內容是一張圖片:一個被挖成10米深大坑的樓盤地基正中央,孤零零地立著一棟二層小樓,猶如大海中的一葉孤舟。


這是重慶九龍坡區開發用於發展大型商場的地皮,2004年陸續開始拆遷,周圍的近三百家人兩年間陸續搬走了,只剩楊武一家。據吳萍說,發展商去年九月才開始與他家協商。但在此之前他們原本經營的飯店被迫關門,並且斷電斷水。九龍坡區法院裁決,楊武一家須限期履行通知,即星期五凌晨前自行拆除,否則將由法院強制執行。戶主妻子吳萍表示她不會服從,因為 這一判決不合法,整個過程是官商勾結。

在拆除期限前,房主楊武,這位渝州前散打冠軍,爬上了自家的屋頂,揮舞起一面五星紅旗,似乎在表示堅持到底的決心。


不知怎的,當我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卻想起了另一個鏡頭。十八年前,大批青年學生和北京市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要求中共懲治腐敗,當他們和「戒嚴部隊」對峙的時候,也曾高舉著同樣的五星紅旗,高唱著國際歌。不過,當「人民」的軍隊在對著人群開槍、開著坦克碾壓的時候,似乎並沒有因為「五星紅旗」和「國際歌」而有絲毫的手軟。


這一次,這個被稱為「釘子戶」的重慶市民,除了在網路上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外,還在法庭規定的最後拆除期限日得到了聚集來的當地大批民眾的支持。有相當多的支持者本人就是暴力拆遷無處伸冤的受害者。更令人吃驚的是國內的傳統媒體也有不少前去採訪,‘紐約時報’還做了專訪報導。


楊武和吳蘋抵抗拆遷所引起的轟動,恰恰是因為在面對政府和開發商勾結的拆遷侵權狂潮下,在牽涉到幾十萬、也許是數百萬人的居住權的成千上萬的案例中,還沒有聽說過普通民眾維權成功的案例!相反,我們聽到和看到了太多失敗的故事——河北定州電廠拆遷戶被政府黑社會暴徒毒打;三峽工程移民代表要求知道政府的補償標準卻被以「泄漏國家機密罪」判刑;廣東汕尾村民要求檢查村裡出賣土地的帳本被武警射殺;還有鄭恩寵律師披露上海地方當局違憲違法的有關拆遷的土政策文件被判刑三年。


以鄭恩寵律師為例。當上海拆遷戶狀告的對象周正毅的犯罪事實被確認而判刑三年的時候,告倒周正毅的鄭律師卻也被判了三年,外加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實際比周正毅判得還重;當周正毅的後臺、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因社保基金案被撤職以後,對刑期已到而被釋放回家的鄭恩寵律師的監視騷擾反而加劇了,甚至表示可以幫助他離開中國。當局想藉此傳遞什麼信息呢?就是說:如果一個普通公民在維護自己權利的時候得罪了某個權勢人物或官員,即使事後這位權勢人物被證明在這件事上是錯的,甚至因此而被處理,這位公民還是要繼續受到當局的迫害。因為他曾經敢於向那些人或事背後的勢力因素挑戰。


這個背後的因素,就是楊武和‘六四’學生揮舞的那面五星紅旗所代表的中共。它是每年幾萬起群體事件的肇事者,是造成拆遷戶無家可歸的根本原因。它就是侵犯公民基本權利的主體。用它作武器來維權,公民的權利能得到保護嗎?


重慶楊武、吳蘋爭取被拆遷戶得到合理賠償的時間恰逢北京人大通過了《物權法》。雖然還要等到10月份才實施,民眾和媒體顯然把這一事件看作是對《物權法》的第一個考驗。不過,中共製定法律,本意是要用法律來管制人民,而它自己從來就沒打算被法律所管。這就是為什麼再合理合法,民告官從來就贏不了的原因。同理,公布黨政官員個人財產的提案在政治局怎麼都通不過,而據說是保護私有財產的《物權法》卻可以在人大通過。《物權法》保護誰的利益一目瞭然。


只要人們還對那面五星紅旗抱有希望,就別指望什麼人權、物權。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