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媒體揭密貪官夫人令人咋舌的奢侈生活


隸屬中共中央宣傳部的《半月談》日前發表文章,指出一些官員的奢侈性消費日益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一些遠超過實際收入水平的消費行為招來人們的種種猜疑。與此同時,他們家屬的生活檔次也在不斷提升,有的在吃穿住行方面極度奢華,令人咋舌。

奢侈的方式:揮霍型、擴張型

文章說,腐敗官員的家屬花錢的方式可分為兩大類:一為揮霍型,二為擴張型。

湖南省郴州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樹彪的前妻李某,是典型的揮霍型。她因涉嫌窩藏轉移贓款被拘留在看守所時,檢察人員訊問她某一個禮拜從銀行提出的8000元錢款作何用途。她回答:「買東西呀!我穿的用的都是名牌,哪像你們呀!」

離婚後仍然和李樹彪生活在一起的她,住在廣州李樹彪給她買的豪華別墅裡,一天的生活,除了接送小孩上學,就是逛街買東西、做美容、打麻將、上網聊天。半月談記者在看守所採訪時,曾經問她為什麼離婚後還和李樹彪在一起。她說除了要一起撫養孩子外,就是「他對我好呀!」所謂「好」的主要表現就是,給錢「出手大方」。除了買了兩棟別墅、一輛豪華車外,李樹彪每個月還給她2萬元的零花錢。

郴州市原副市長雷淵利之妻王某,堪稱「擴張型」典範。她開酒店旅館,總是開業不久就轉讓,然後重新開張,實際上就是利用開張之機索要、收受賄賂。當然,她的生活同樣奢靡,開名車、穿名牌。拘留她時,她的身上竟帶有7部當時流行的新款手機。他們的兒子,早已「自費」出國留學。

雷淵利的情人王某,則把替他生孩子、和他過性生活,都當作抓住他、榨取他錢財的手段。孩子一出生就設立總額為700萬元的「貝貝生活基金」,不看到存款單,沒有給她買新款手機等貴重禮物,就不和他見面,也不許他見孩子。偵查人員拘留她時,發現她擁有兩輛名牌轎車,身上有8款新手機,鑽戒、名表等首飾細軟價值達170多萬元。

在郴州,雷暗示某商人送給她一家茶樓,還讓她掛名在一家公司只拿錢不上班。她另外在家鄉開了一家旅館讓家人經營。當地人說她:「一人當情人,全家都致富」。

奢侈的原因:兌現權力體現「身份」

一些官員家屬的合法收入並不很高,其高消費實際上與官員手中的權力掛上了鉤。某地一位資深房地產開發商汪某向半月談記者透露,到有直接利害關係的領導家做客時,學會察言觀色、從官員夫人孩子的言行中獲取送禮信息,是聰明的開發商「永不結業的必修課」。春節前,他到一位多年來對他報建工程直接相關的領導家做客,落座沒多久,官員夫人言談間神情落寞:「隔壁鄰居家的孩子結婚,操辦得風光氣派。可咱家兒子在新區買的婚房卻一直空置著,沒有找到可心的設計師裝修啊。」

聽出官員夫人的弦外之音,汪某馬上裝作巧合地說:「我表弟在香港開設建築設計公司,春節正好要回老家休假,閑著也是閑著,不嫌棄的話就讓表弟幫著做個免費的樣板工程好了。」

「其實我哪有什麼免費幫忙的表弟啊,還不是費心費力費錢去辦這事?」汪某說,「最關鍵的是,還要裝修得夠豪華、上檔次,一定得讓官員夫人滿意!」

不少出身寒門的官員在吃穿用方面很低調,但是面對夫人、孩子的高消費要求,卻一再縱容默許。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吳振漢長期居住在湖南省司法廳住宅區大院內,家居陳設、日常支出一如普通人家那樣簡樸。然而,多年來與他相濡以沫的妻子李芝,卻在當上了「官太太」後悄然發生了變化。一次同學聚會時,幾個女同學奚落李芝的穿衣打扮:「你怎麼說還是大法官的太太,怎麼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捨不得買啊?」

這些話給李芝很大的刺激,她的穿戴也越來越講究,經常一天更換幾套服飾。一到雙休日,李芝連家都不顧了,整天在大商場裡挑選各種衣服。有一次,李芝的朋友準備送她一雙皮鞋,打電話徵求她的意見。她一再叮囑對方,到長沙最高檔的商場買義大利進口皮鞋,標價簽還務必保留好。

奢侈的心態:補償、安撫、懼內

補償心理:昔日患難與共,今朝過度補償。四川南充市高坪區原區委書記楊毓培的妻子趙秀珍,雖然只是南充市公安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員,買衣服、護膚品的品位卻很高,上萬元的貂皮大衣、數千元的進口品牌護膚品……她只要看中了,就毫不手軟。楊毓培特意給妻子列出了平時來往密切的關係單位的清單,趙秀珍心領神會,每次在成都消費之後就拿著發票到這些「兄弟單位」報銷。

楊毓培對妻子奢侈消費的大力支持,一定程度源於自己的補償心理。多年來,從一般公務員到科長、副縣長、再到高坪區區長、區委書記,楊毓培對工作全力以赴,搬家、伺候病床上的老人、輔導孩子功課等等家務活都由趙秀珍包攬。如今「條件改善了」,楊毓培也想儘自己所能,讓妻子享享福。

安撫心理:在外拈花惹草,對內安撫求穩。黑龍江省綏化市原市委書記馬德的妻子田雅芝回憶,她和馬德經過朋友介紹認識,結婚之初感情風平浪靜。但好景不長,馬德1996年底當上綏化行政公署專員後,便開始週旋於多個情人之間。

為了安撫平息妻子的憤怒,馬德將賣官受賄的財政支配大權交給田雅芝。四川省社科院教授胡光偉評價說:「貪官大多與女色沾邊,這幾乎已成為一種定律。既要安撫妻子的不滿,又要承擔包養情婦的巨額開支,雙管齊下的高消費可想而知,不貪污受賄哪來那麼多錢?」

懼內心理:管不住貪內助,難保「烏紗帽」。四川自貢市富順縣原縣委書記彭邦友第一任妻子是個教師,女兒聰明可愛,可是自從下鄉視察工作時結識能歌善舞的陳雪梅後,彭邦友漸漸不滿足於「左手握右手」的平淡家庭生活。不顧妻女的眼淚哀求和親朋好友的強烈反對,彭邦友拋棄了結髮妻子,將陳雪梅「扶正」。再婚後不久,彭邦友便嘗到了陳雪梅的厲害。他雖然大權在握,但許多活動和行蹤都隨時在陳雪梅的控制和掌握之中。一些人看出此間門道,便想方設法打聽陳雪梅的喜好。有的行賄者一次帶上幾萬元錢,熱情邀約陳雪梅打麻將,並故意輸得一塌糊塗,直樂得陳雪梅合不攏嘴。

四川省一位期刊負責人說:「不少官員都有懼內心理。有的官員出身貧苦,是靠老丈人家的裙帶關係起家做官的,故而非常怕惹老婆不高興,害怕失去輝煌的光環。還有的是二婚後娶到年輕的小嬌妻,哪怕對方提出過分要求,也要喪失原則,一味滿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