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宇劫》第一章:《問道》三仰峰驚魂-悲傷,劍鋒求法,大雷震處

2007-04-09 12:29 作者: 白雲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第一章《問道》:三仰峰驚魂-陸青的悲傷

時光飛逝,轉瞬間,春蘭凋謝,夏荷敗零,又是一個菊花盛開的金色秋天來臨。

陸青的元神離竅現象並沒有給陸青的修煉帶來本質上的變化,陸青覺的自己的峨眉山蓮花功練來練去好像總是徘徊在一個層次中,再也不能夠往上提升。密宗的經書又深奧難懂,文字艱深,陸青翻遍查閱了很多古文詞典,瞭解到了些許古文的含義,但是仍然無法理解這些經典的內涵。這一切都使陸青的修煉狀態陷入了低迷,修煉難啊,難於上青天,陸青在難眠的夜晚無數次地嘆息。

陸青決定要再次尋仙訪道。

「十·一」長假是一個很合適的假期,陸青翻開旅行地圖,仔細搜索名山大川,最後選中福建的道教名山--武夷山。據說武夷山歷朝歷代都有仙人飛升,是著名的洞天福地。陸青簡單的打點了一下行李,就踏上了南下的列車,在福建北部重鎮邵武下車,再轉乘到武夷山的長途汽運班車,二個小時就可到達武夷山了。

說來巧合,陸青在長途汽車上遇見了一位出家僧人,三十多歲,相貌不群。陸青遞上自己的佛教皈依證,表明自己的居士身份,恭敬的詢問那僧人起居安好,僧俗二人自是一頓寒暄。原來那僧人法名「明藏」,乃是福建泰寧人氏,原本是中學教師,看破紅塵,出家修行,出家已經五年了。今年在峨眉山金頂普賢菩薩道場閉關打禪,因峨眉山海拔太高,氣候嚴寒,一到十月,滴水成冰,著實讓明藏南方人的體質難以適應,一不小心就讓寒氣傷了肺腑,不能夠繼續打禪下去。明藏只好下了峨眉山,回到福建,現在正回武夷山三仰峰。

陸青與明藏交談甚是愉快,他從明藏的身上看到了一個修行者的勇猛精神,這令陸青欽佩不已。明藏見他態度恭敬,頗有好感,便問陸青可願隨他到三仰峰住上一住。武夷山佛道兩家的修行者都不在少數,都是與明藏一樣在武夷後山結廬獨修,其中頗有高人,可以拜訪,多增見識,也是好事。陸青大喜,正求之不得也。

二人在星村下車,專走山間小道,乃是後山一些道觀、廟庵的出家人行走之路,開始還有些人煙,一些小廟庵堂錯落其間,越往裡面走就越來越偏僻,最後就了無人跡,山中空寂,唯有鳥雀驚飛,走獸藏匿。明藏笑問陸居士可害怕乎?陸青回答道,不也,修道人為修行,生死尚可舍棄,害怕何為?

傍晚時分,晚霞飛舞,陸青和明藏從後山終於到達武夷山主峰——三仰峰。但見三仰峰上有一個岩洞,裡面石灶、石床、石凳,鍋碗瓢盆一應俱全,明藏一邊整理洞府家什,一邊給陸青介紹。此處乃是道家白玉蟾真人修道飛升之處,甚是吉祥,只有兩條山路可通,一個就是陸青、明藏所行的後山之路,一個是下面桃源洞風景區有一條小路可行,武夷山現在雖然已經是旅遊開發區,但因主峰高峻險拔,山路隱深。目前尚沒有開發到此處,一般遊人都不會來到此處,來到此處的多半是修真訪道之客,見此處洞府,多是愛惜,不會損毀。說到此處,明藏嘆息,現在結廬修行越來越困難了,到處都是旅遊開發,好端端的清修之地弄的烏煙瘴氣。

趁天光尚明,明藏、陸青二人趕緊起火,將從山下買來的麵條放到鍋裡煮熟,再隨便摘些野菜放進鍋裡,一頓晚飯就做好了。當最後一縷霞光消失在西方天際,明藏、陸青結束了晚餐。

此時正當農曆九月十七,明藏、陸青交談各自修煉體會,正談論中,見一輪明月從東方天際冉冉升起,漸行漸高,清輝如玉,遍照武夷群峰,山巒溪流間有雲霧蒸騰而起,漸漸匯聚成海,乃是著名的「武夷雲海」。但見雲海中萬波流動,峰巒時隱時現,高天湛藍如洗,冷月如冰,群星閃爍。三仰峰上論道的二人如同神話中的仙人一般,下瞰雲海,上摘星辰,如臨仙境,好個武夷洞天,仙家福地,此境只得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見也。

陸青睹此人間絕景,心曠神怡,讚嘆不已,都說絕佳的景致只能夠在絕險的地方看到,此言不虛也,武夷諸峰也只能夠在這武夷的絕頂三仰峰才能夠看的到這人間仙境的全貌。

漸至夜深,二人結束談話,回到洞中石床同榻而眠。石床上早已墊滿稻草,再鋪一床墊絮,只是蓋的棉被不夠,只有一床,二人便合衣同蓋一床棉被,勉強能夠覆體。陸青甚是不慣,久不能眠。

卻說時至後半夜,那明藏起身,出的洞來,在洞前空地上鋪了一個蒲團,雙腿一盤,坐起禪來。陸青看了一下手錶,乃是凌晨三點,知道這是明藏在例行禪定功課。按照釋迦牟尼佛的要求,出家人不能夠貪睡眠,後半夜是要打禪的。陸青心裏讚嘆這明藏是真修行人也。

陸青在洞中翻來覆去睡不著,索性坐起身來,輕手輕腳下的床來,輕輕走到洞邊,他想看看這明藏打坐的姿勢是不是跟自己的相同。這一看不打緊,把陸青唬的魂飛魄散。

卻見那明藏的身後盤著一條白色的大蟒,碗口粗細,渾身白鱗在月光下閃著寒光,那蛇頭呈三角形,額頭一點朱紅,閃著紅光。但見那蛇正朝著空中的明月吐著芯子,當是在採集月之精華。

陸青腿腳發軟,竟是半步也不能夠移開,唯有冷汗涔涔而下。

那蛇似乎感到了有人在窺視,轉過腦袋,立時發現了洞邊的陸青,目光一寒,頓時騰起在空中,向陸青扑來。陸青嚇的七魂走了三魂,竟是腿不能動,音不能發,只能夠眼睜睜的看那大蟒直撲下來,陸青心中大呼此命休矣!情急之下,腦海中竟是本能的大喊:「師父救命!師父救命!!!」其實「師父」是誰,陸青並不知道,平日裡他的心中總有一個根深蒂固、揮之不去的念頭,他想自己一定是有師父的,總有一天,陸青會找到自己宿命中的師父。眼下情勢緊急,陸青脫口而出的竟是「師父」,可見的陸青平日裡尋師之心何等強烈。

卻見那大蟒扑至陸青三丈距離時,突然好似被什麼東西阻擋,一下又彈回原地,如是三扑,如是三擋,如是三彈,大蟒竟是不能夠近陸青三丈以內範圍。

那大蟒在月光下的空地上半立其身,足有一人之高,立起蛇頭,朝著陸青吐著芯子,目光之中竟然有幾分畏懼。原來陸青凡胎肉眼看不見,就在大蟒扑下來的一剎那,在陸青左胸迅速飛出一道旋轉的光芒,赫然竟是一個小法輪,那法輪極速旋轉,在陸青頭頂漲大成一丈大小的大法輪,並立刻布下了一道保護屏障,一道白光將陸青三丈方圓全部籠罩,那大蟒一碰及白光罩,就立刻被彈回。大蟒對陸青竟是無可奈何。

那大蟒乃是獸類中最是冰冷無情而又嗔心極重的一類,幾度無功,惱羞成怒,口中竟是吐出一道綠色的毒火,再次全力衝擊白光罩,竟將白光罩撞的微微晃動。但見那陸青頭頂旋轉的法輪光華一閃,飛出一道紅光,準確無誤的直擊在大蟒的頭頂,大蟒重創,在地上翻滾不已,眼見它身形越變越小,最後竟是化為一條筷子粗細的小白蛇,往明藏的身體裡一鑽,頓時消失不見。

陸青良久才回過神,緩過氣來,手腳漸漸能夠移動,可是胸口還是砰砰的跳動不停。

陸青只看見那大蟒幾度向自己衝來,又幾度彈回,最後一次好像受了重創,陸青看的清清楚楚,那大蟒最後變成了小蛇,是清清楚楚的鑽進了明藏的身體。陸青駭然,腦海中頓時翻湧起無數神話小說和民間傳說裡的故事情節,原來那些神話傳說都是真的呀!原來真的是存在這些精怪啊!難道這明藏竟是那白蟒成精所修成的人形不成?

黎明的黑夜漫長,陸青是再不敢睡覺了,就這樣警覺而緊張的注視著那洞前打坐的明藏。

當旭日的光輝衝破東方的魚肚白,明藏終於從禪定中醒來,解開盤坐,站起身來,陸青上前,小心翼翼的問道:「明藏師今日禪定可感到有什麼異常嗎?」明藏滿臉倦容,神情疲憊,道:「今日是有些異常,平日打禪後很是精神,今日卻非常疲憊,好似元氣大傷,可能是從峨眉山歸來一路勞頓的緣故。」陸青沒有搭腔,那明藏卻突然警覺的問道:「陸居士昨日可是看到了什麼嗎?」陸青哪裡敢說,連忙稱否,並立刻調轉話頭,顧此而言他。

明藏用懷疑的目光看了看陸青,道:「武夷山系,地處東南,山野雖無虎狼等大型野獸,蛇蟲之類卻是最多,若是看見此類,當不必驚奇。」陸青點頭稱是。

三仰峰上的早飯很簡單,柴火一燃,麵條很快就好。吃過飯後按照昨日二人的商議,原本明藏要帶陸青到後山幾處修道人的草廬轉一轉,陸青稱有事要提前下山,明藏精神萎頓,也不相留,遂給陸青指明了從前山下到桃源洞風景區的小路,要陸青順便看看武夷山的風景區再走,也不枉費他千里迢迢來武夷山一趟。陸青給明藏供養了二百元錢,算他資助明藏修行的一點心意,明藏也不推辭。出家之人,原本就沒有生活來源,是要靠居士俗人資助供養的,陸青言語恭敬,給明藏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彼此間結下一個修煉與供養的緣份,明藏和陸青都是很樂意的。

陸青將二百元錢交到明藏手中,道:「願明藏師早日修成正果,不忘救度苦難眾生,也不忘今日你我三仰峰上同榻共眠之奇緣,若是明藏師他日得道,定要來度化於我。」

明藏接過錢,點頭應允,又回施一禮,言辭懇切,道:「陸居士大智大勇,智慧如海,他日若得正法,必能成就無上正覺,到那時請陸居士一定不要忘記了,三仰峰上明藏苦苦相候,務必要救度明藏出這紅塵苦海。」言語畢,明藏的眼中竟有晶瑩的淚花閃動。

陸青眼眶一熱,點頭應允,在這一剎那間,陸青突然強烈的感受到了明藏的痛苦是如此的深刻,明藏的請求是這樣的真誠和懇切。

陸青步下三仰峰白玉蟾的洞府,從小道下桃源洞,回首向明藏揮手告別,明藏也揮手示意,兩人都明白,人海茫茫,緣份渺渺,三仰峰一別,此後相見幾無可能。明藏的心裏突然又增加了幾分傷感,三仰峰與陸青的一段交往如水面上激起的一朵浪花,轉眼就不見了蹤影,明藏又將回到自己寂寞而漫長的修道生涯。

陸青下到三仰峰腳下,乃是武夷山著名的風景區:桃源洞,但見道觀深藏,石壁挺立,溪水橫流,草木蔥翠,人間已是金秋十月,秋色斑斕,桃源洞依然青青如許,但是陸青心意黯然,無心觀景,而是在風景區攔截了一輛開往邵武的班車,他要在邵武乘坐火車趕回自己的蝸居。

武夷的美麗風光在兩旁飛逝,陸青卻總也揮不去昨日三仰峰的驚魂一幕和今天明藏的含淚道別的情景,陸青隱隱的感到,明藏是知道那大白蟒的事情的,但是明藏為什麼不趕走它,或者說是擺脫它呢?……正思索裡,一股深深的難言的悲傷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突然漫延在陸青的整個心胸,眼淚奪眶而出,飄散在武夷山多情的風中。

一年後,陸青得法輪大法,為明藏之約定故,再上武夷三仰峰,告知明藏法輪大法開傳,勸他轉修法輪大法,並告之白蟒附體之事,然明藏不信,陸青無功而返。第二年,陸青為明藏再登三仰峰,三仰峰上卻早已人去洞空,空留陸青一地悲傷。

山風獵獵,陸青仰天長嘆,緣也,命也,嘆息間,唯有兩行清淚長流。

***第一章:問道(七)《劍鋒求法》

三仰峰歸來,陸青的情緒一直很低落,煉功也很散漫,有一搭沒一搭的,明藏向他含淚道別的情景常常縈繞 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陸青查閱了相當多的古代修道典籍,也翻找了很多現代氣功師的著作,都沒有找到明確的答案。但是,陸青十分肯定自己所看到的大白蟒 絕對不是幻覺,那大白蟒應該是屬於古代修道典籍和神話小說中所提及的妖邪一類,當是日久年深,修煉成精,但是那白蟒最後為什麼沒有傷害到自己?那白蟒又為 什麼會鑽進明藏的身體呢?明藏本人應該不是妖邪,相反,陸青對明藏的修煉勇猛是非常欽佩的,那白蟒與明藏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陸青隱隱的感到,明藏含淚道 別時所講的話,是真的在向陸青求救,要陸青將來有能力的時候幫助他,救度他。

陸青暗暗發誓,自己決定不要爽約失信,一旦自己擁有了能力,一定要幫助明藏解決這個問題。

時間總是過的飛快,彈指間,已是一九九六年的四月,又一個花紅草綠的暮春時節。

這 日陸青坐在自己的辦公室繪圖,精工車間有幾個零件圖需要從新設計,科長把這個任務交給了陸青,這項工作的技術難度不高,對於陸青來說就是小菜一碟,很輕鬆 就完成了。此刻陸青正長舒一口氣,放下手中的尺、筆,尋思著下班後到新華書店遛一遛,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到的氣功修煉書籍或者佛教道教的翻譯典籍,陸青已經 好久沒有去逛書店了。

正思索間,辦公室的門「砰」的一聲推開了,一個人氣沖沖的走進來,一屁股坐在陸青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

陸青抬頭一看,乃劉劍鋒是也,見他滿臉怒容,正氣的不行,便問道:「劍鋒,發生什麼事了?看你氣成這樣?」劉劍鋒把手上的一疊圖紙往陸青的桌子上一摔,氣道:「奶奶的,這工作沒法干了!」

原 來劉劍鋒乃是機械廠衝壓車間的技術員,負責衝壓配件的技術事宜,今天他交給班組的圖紙上明明標注的很清楚,自己還特意給兩個班長交代了這批配件的特別的技 術要求,結果兩個班做下來的配件還是弄錯了,這一批零件全部報廢,主任大發雷霆,說是劉劍鋒的責任,當著全車間那麼多人的面,大聲訓斥劉劍鋒的工作態度不 認真,還要扣他的獎金。劉劍鋒這個窩火啊,著實憋了一肚子氣,等車間大會一解散,就跑到老同學這裡發泄來了。

陸青看著氣憤難平的劉劍鋒大發牢騷的樣子,沒有作聲。

陸 青太瞭解劉劍鋒了,劉劍鋒出生在安徽農村,家裡有三個兄弟,劉劍鋒是老三,父母親的寳貝么兒子。劉氏三兄弟都很爭氣,全部都考上了大學,這在劉劍鋒農村老 家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可是劉家的家境貧寒,沒有錢供孩子們上大學,三兄弟嚎啕大哭。最後母親說,劉家這一輩子已經窮到底了,不能夠再讓孩子們接著受這個 苦,現在他們有了跳出農門不再受苦的機會,再怎麼樣,砸鍋賣鐵也要供孩子們讀書啊,不然孩子們將來會恨我們一輩子啊。於是劉家老兩口走遍了所有的親戚朋 友,好歹是借了些錢,還向鄉鎮府貸了一大筆款,才讓劉氏三兄弟念上了書。

劉劍鋒在大學的時候成績一般,生活非常節儉,同學們都說劉劍鋒的節 儉已經到了虐待的成度,飯菜裡從來都是只有素菜沒有葷菜,衣服從大一到大四就沒有買過新的,寒暑假也從不回家,全是留在學校勤工儉學,掙些零錢補貼劉劍鋒 捉襟見肘的困境。經濟上的困境讓劉劍鋒的精神變的異常的敏感和自卑,他的過度自尊因為他的過度自卑而發展到了接近神經質的地步,特行獨立,性格偏激,除了 正常的學習生活,劉劍鋒與班上同學的交往幾乎為零。

劉劍鋒對天發誓,畢業後一定要功成名就,揚眉吐氣。

陸青和劉劍鋒是完全不 同的兩種人,陸青在大學時代是相當活躍的學生幹部,學習成績在班上數一數二,每年都是拿的一等獎學金。雖然陸青家的經濟條件在班裡並不算最好,中等水平, 也算是衣食無憂,大學時代的陸青可以說是風光無限,光芒耀眼,與劉劍鋒的情況恰好是一個鮮明的反差。當年的劉劍鋒看到陸青的時候就常常感嘆老天不公,為什 麼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這樣的懸殊?不過,陸青在大學的後兩年痴迷氣功修煉,最後竟然發展到要出家當和尚,這是劉劍鋒沒有料到的。更讓陸青、劉劍鋒兩個人都 想不到的是,這兩個平時也只是泛泛之交的同班同學,竟然畢業後會同時分配到一個單位。真是造化弄人,緣也,命也,誰能夠說的清呢?

分配到這 個完全陌生的新環境,兩個老同學卻是互相照顧,惺惺相惜,陸青也由此走入了劉劍鋒的內心世界,瞭解到了與自己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種人生現實,也理解了劉劍鋒 在大學時代的種種行為的心里根源。陸青常常勸劉劍鋒要把這些人間名利看淡些,要活的超脫些,但劉劍鋒放不下,劉劍鋒最大的人生目標是要出人頭地,功成名 就。雖然劉劍鋒也在修煉氣功,「真氣運行法」已經練了好幾年了,「修煉」,應該說也是劉劍鋒人生的另一個夢想。但是劉劍鋒目前的階段還是以獲得世間的功名 利祿為第一目標的,而修煉氣功僅僅是作為劉劍鋒獲得一個健康強壯的身體的一個手段而已。要事業有成,要功成名就,身體不是最大的本錢和基礎嗎?劉劍鋒需要 一個強健的體魄來達到在世間建功立業的目地。

這就是劉劍鋒練氣功的目地,與陸青的修煉目地是完全不同的。

陸青也看到了劉劍鋒與自己的不同,劉劍鋒是把氣功作為手段來獲取現實利益,而陸青恰恰相反,陸青是把氣功作為修煉圓滿的一種方式,是完全非世俗利益的目地,這是兩人的修煉在根本上的差別,是本質的差別。

劉 劍鋒在陸青的眼中過的非常痛苦,劉劍鋒的偏激個性和極端的自尊心,使劉劍鋒在工作中障礙重重,動不動就與他的同事們發生爭執,劉劍鋒常常氣的暴跳如雷,心 血沸騰。而且劉劍鋒經常抱怨老天不公平,把他分在這樣落後的山區小城,單位效益差,工資微薄,這樣下去哪一天才有出頭之日。在這個小縣城安寧的夜晚,劉劍 鋒常常喝的酒氣熏天,動不動就跑到陸青這裡來訴苦,畢竟,陸青超越世俗的追求、平靜如水的修道者風範,這些都使劉劍鋒的內心感到安寧,使他暫時脫離了煩亂 的心境。說實話,劉劍鋒喜歡與陸青交往聊天,陸青的平和心態讓他感到安全,或者,「修道」原本才是劉劍鋒內心隱藏最深的真正夢想,看到陸青,劉劍鋒就看到 了另一個自己。

現在,劉劍鋒又跑到陸青這裡來訴苦了。

陸青也不勸他,靜靜等待劉劍鋒把心裏的怨氣全部發泄一空,他知道,按照 劉劍鋒現在的這般煩亂心態,對他說什麼都等於零,除非他自己平息了情緒,心態平穩了,說的話劉劍鋒才聽的進去。不過,等劉劍鋒平息心態,那些矛盾也不需要 陸青為他剖析勸解了,劉劍鋒如此聰明的人,安能看不清事件的來龍去脈,安能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最佳方式?

看到劉劍鋒漸漸平息,陸青卻不想再與劉劍鋒交談那些工作事業的矛盾問題了,陸青問道:「劍鋒,你的真氣運行法練的怎麼樣了?該是到通大周天的境界了吧?」

劉劍鋒苦笑,一臉懊惱,道:「什麼呀,這段時間工作上的矛盾、同事間的猜忌,搞的我焦頭爛額,一塌糊塗,一坐下來就胡思亂想,根本就靜不下來,沒辦法煉功,我的小周天現在都轉不動了,還說什麼大周天呀!」
「你呢?陸青,你的峨眉山蓮花功練到什麼成度了?」劉劍鋒問。

陸 青輕嘆了一口氣,有些傷感,道:「自從那次白飛看見我的元神後,我就感到自己的功力很難再上長了,直到今天我也沒有明顯的進步。我想,可能是我沒有真正得 到高功夫師真傳的緣故,如果再這樣練下去,這一輩子恐怕也就只能夠到這一步了,所以,劍鋒,我還是想出家去,到成都昭覺寺出家專一修煉佛法,你看如何 呢?」

劉劍鋒沉默良久,點頭贊同。

劉劍鋒非常清楚,陸青跟自己、跟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不一樣,陸青這樣的人,注定只是這紅塵的過客,注定是要走上那傳說中的修佛修道之旅,「出家」對於陸青只是時間早晚的事情,既然已經決定了方向,那麼遲遲拖延不如快快行動,免得虛耗光陰,劉劍鋒這樣認為。

劉 劍鋒抬頭,仔細端詳這超脫的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陸青,突然發現陸青的臉上一片黑氣,使他原本應該紅潤發亮的面龐現在看起來竟然十分憔悴,劉劍鋒問道:「陸 青,你是不是又給人治病了?」在劉劍鋒的印象裡,陸青每次給人用氣功治病以後,就會出現這般的狀況,這次也應該八九不離十吧。

陸青點頭稱是。

劉劍鋒不禁有些煩躁,道:「勸你好多回了,不要給人治病,你那點功力治不了幾回就漏的精光,你這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你看看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不要哪天治不了別人,自己倒成了病簍子!」

陸 青又點頭稱是,確實,這一次別人求他治的是三姑村一個癱瘓病人,陸青在治療的時候,感到這病人的病氣十分凶猛,自己的功力竟然壓不住它,後來雖然暫時把那 病氣壓下來了,但是陸青感到從未有過的心力交瘁。現在聽劉劍鋒一講,陸青也有些後怕起來,不要真的像劉劍鋒說的那樣,別人沒有治好,自己卻搭進去了,那就 太危險了。陸青想,今天下班就到那人家裡把治病一事推掉算了。

正思索間,劉劍鋒又道:「陸青,你原來那本《中國法輪功》還在不在,借我看一下,近來我的心情很煩躁,「真氣運行法」是練不下去了,李老師的《中國法輪功》倒是一本很好的書,我看看這書可能煩惱會減少很多呢。」

陸青惋惜,道:「不巧的很,一年前我已經把那本書送人了,現在你是看不到那本書了。」

劉劍鋒大惱,這些日子諸事不順,連看一本書的小小要求都辦不到,看來自己確實是交上霉運了。

陸青笑道:「不必煩惱,我立刻匯款到氣功書店,讓他們寄來好了。」

陸 青訂的《中國氣功》雜誌裡氣功書店的廣告多如牛毛,法輪功,作為當今氣功界最火熱的氣功功法之一,隨便哪一家書店的郵購目錄裡都能夠找到《中國法輪功》這 本書。昨天陸青還仔細瀏覽了一下這些氣功書店的郵購目錄,發現法輪功的書籍欄目裡不知道從何時起開始已經多了一本《轉法輪》,不知道《轉法輪》是怎麼樣的 一本書,不過,陸青覺的這跟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他已經決定要到昭覺寺專修黃教密宗,氣功嘛,反正講來講去都是那些東西,不看也罷。然而,浩瀚法界無量世 界裡的眾神卻都知道,陸青是注定要看到這部大法的,他和這個時代所有降生人間的偉大生命一樣,是為了這部大法才降生在這個十惡世間的,這些生命如果真的與 大法錯失機緣,他們的存在於自己、於這天上人間都沒有了任何的意義。

四月的陽光燦爛,陸青和劉劍鋒的心情不知怎麼的都同時變的愉悅起來,笑聲不斷,也許,是他們的生命本源裡已經知道了,他們等待了無數無數遙遠世紀的宇宙大法即將來臨,當這部偉大的佛法展現在這些誓約在身的偉大生命的面前,他們的命運將從此改變。

***
第一章:問道(八)大雷震處法輪旋

一九九六年五月,初夏,某個艷陽西下的夜晚。

初夏的天空,瑰麗而神奇,滿天星斗,如 一顆一顆的鑽石,鑲嵌在墨藍墨藍的天穹上,閃爍著神秘的光澤,而地上的人們卻絲毫不理睬這廣大蒼穹的神奇與莊嚴。世上的人啊,永遠都是在追逐那虛幻縹緲的 功名利祿,永遠都是在糾纏渾濁凡重的七情六慾,沒有一刻的停留。即使是美麗如斯的瑰麗夜晚,人們也只顧著埋頭上演各自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沒有人能夠感 受到、沒有人能夠理解到這廣大蒼穹內心的廣大悲憫與無限恩澤。

星光下的三姑村安詳而寧靜,陸青的宿舍就在村北頭的機械廠車隊宿舍區外面。那 是一棟兩層樓的老式住宅樓,原本是專門給車隊的年輕單身漢們提供住宿的,因機械廠經營不善,效益一年不如一年,當年分在機械廠的年輕學生們幾乎都跳槽下海 去了。偌大的兩層宿舍樓空空蕩蕩,只住著幾戶人家,很是冷清,但對陸青而言卻是清淨修行的極好所在,二樓西邊的第三間,就是陸青的宿舍。

星光如雨。
蒼穹無言。
大地沉寂。

此刻,陸青正手捧著金光閃閃的《轉法輪》,站在窗前,仰望浩大蒼穹,淚落兩行,感恩無限。

兩 個星期以前,陸青收到了氣功書店給他郵寄的《中國法輪功》,乃陸青專門為劉劍鋒而購買。陸青拆開包裹,發現這本書跟自己幾年前買的《中國法輪功》不一樣, 這本乃是《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當陸青翻開這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極為震驚,修訂本和以前的舊版本相比,顯然在論述的層次上有非常大的差異。 修訂本中所談及的諸多問題,如天目、功能與功力、氣功治病與醫院治病、正法與邪法等等問題的論述,讓陸青感到聞所未聞,句句入心,一下子破開了陸青這幾年 來在氣功修煉中所遇到的諸多疑團,使陸青激動萬分。

陸青注意到,《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的出版日期竟然是在一九九三年十月,而舊版的《中 國法輪功》乃是在一九九三年四月,中間僅僅相差六個月。陸青從大學畢業,分配來到這個山區小城,正好是一九九三年九月,陸青恰恰就是在那個時候煉的法輪 功,所購買的正好是舊版的《中國法輪功》,時間如果向後延遲哪怕一個月,陸青所購買在手的就是《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了。陸青相信,自己一旦看到了這本 《中國法輪功》(修訂本),自己就會決定修煉法輪功一修到底,這幾年的修煉道路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真是天意弄人啊!

緊接著,陸青以最快的速度向氣功書店郵購了一本《轉法輪》。

因 為劉劍鋒向陸青求索《中國法輪功》的緣故,陸青在離開法輪功兩年之後,終於看到了這部眾神等待了無數光年的偉大佛法——《轉法輪》。陸青全神貫注地閱讀 《轉法輪》,目光都捨不得移開一剎那,他感到自己全身上上下下每處地方都在旋轉著,十分玄妙,法輪大法真理的光芒所到之處,所有困惑盡皆冰釋融化,消失的 無影無蹤。陸青的靈臺頓時一片空明,震撼無限,在這個靈臺空明的瞬間,陸青立刻明白了,這麼多年來,自己苦苦尋找的就是這部偉大的法輪大法,剎那間,往事 紛紛湧上心頭,怎不叫他淚落兩行?怎不叫他面對蒼穹,感恩無限?

看完《轉法輪》,陸青決定從此專一修煉法輪大法。

前天上午下 班時還發生了一件事,陸青的懷裡揣著《轉法輪》,騎著自行車回三姑村,腦海裡翻騰的全都是李老師的在《轉法輪》中的講法內容,那道路上的車來人往陸青全沒 有注意。陸青走到三岔路口正準備向左拐進三姑村方向,一輛小轎車從後面直衝過來,那司機見到有人正橫穿馬路,趕緊剎車,只聽「吱——」的一聲長叫,轎車在 地上拖出一條深深的黑色輪胎印跡,緊靠著陸青自行車的車軲轆停住了。陸青的腦袋裡正想著老師的講法呢,就覺的有誰把自己的自行車向後拖了一拖,汽車喇叭震 耳,轉頭一看,一輛小轎車頂著自己的自行車停住了。那小車司機下的車來,氣急敗壞,指著陸青破口大罵,你不要命了!走路不看啊!陸青這才回過神,哦,自己 把人家小轎車的路給擋了,陸青趕緊給小車司機道歉,那車裡的人也勸說司機,說沒出車禍就算走運,算了吧。那小車司機才罵罵咧咧的把車開走了。

等 小車走遠,陸青仔細檢查自己的自行車,發現後輪已經完全撞變形,根本就不能夠騎了,只有從新換一個後輪,要花好幾十塊錢呢。陸青拍了拍自己那輛老掉牙的自 行車,自嘲道:「丟財消災,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也好,也好。」陸青樂呵呵的扛起自行車就往三姑村走,他的心裏因為得法而獲得的快樂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的 發生而沖淡半分。中午,陸青繼續看《轉法輪》,看到第三講中「老師都給了學員一些什麼」,陸青才突然想到,哎呀,原來是李老師在保護我呢!

昨 天陸青已經將宿舍裡那堆積如山的各種氣功雜誌、各種氣功書籍(包括峨眉山蓮花功的書籍)全部焚燬,那熊熊的火焰裡所飄散出來的儘是各種狐臭、蛇腥、黃鼠狼 氣味。陸青甚至看到了,在他焚燒這些亂七八糟的壞書時,狐黃白柳在不斷的哀嚎、逃竄,然後化成無數的黑煙,消失在茫茫宇宙間。

但是,面對自 己從昭覺寺帶回來的密宗經書,還有這許多佛教、道教、基督教的宗教典籍,陸青卻犯了難,該怎麼處理這些東西呢?像那些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一樣焚燬,好像不太 妥當,畢竟這些都是以前的佛、道、神所留下來的經典,師父並沒有說他們是邪法,但是把這些宗教的經書留在宿舍裡就更不妥當,師父一再講,修煉要專一,不能 夠腳踩兩隻船,把其它法門的經書留在宿舍裡顯然是一種強大的干擾。陸青思前想後,最後決定還是把這些宗教典籍送到它們各自該呆的地方。今天陸青背著這些宗 教的經書跑遍了全城,佛教的送到了寺廟,道教的送到了道觀,基督教的送到了教堂,將它們全部送完。

現在陸青的宿舍已經清理的干乾淨淨,沒有 任何其它法門的物件,更沒有任何亂七八糟的氣功書籍,牆壁上原來懸掛極樂世界西方三聖畫像和地藏法像的地方,已經懸掛張貼著一張一米方圓的大法輪圖,這是 陸青專門買來紙筆顏料,依照《轉法輪》封面上的法輪圖,放大比例,自己精心繪製而成的,色彩鮮艷,栩栩如生。陸青感到宿舍裡隱隱然,似有光華旋轉,能量場 非常純正,慈悲而強大。

星光燦爛,晚風拂面,這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陸青心意柔軟,在蒲團上盤腿而坐,煉起功來,正是法輪修煉大法之大圓滿法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這是法輪大法的靜功修煉,陸青神態端正詳和,雜念漸消漸散,漸漸入靜,進入到法輪大法所特有的美妙殊勝的靜功境界。

但見在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同時同地,一個巨大的法輪正旋轉在陸青宿舍的房頂上空,威威轉動間,投下一片紅色的光罩,將陸青的房間完全籠罩,這正是法輪大法修煉場所特有的保護罩,保護著修煉者不受外邪的侵擾。

那 巨大的法輪次第變幻著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有色、無色的光芒輪番照耀,防護罩紅光灼灼,神聖無比,這法輪大法所特有的功法修煉場的殊勝威德 立刻驚動了這山區小城境內的所有神袛、精靈、妖鬼及有成就的修道者,一切有靈之生物都感知了這三姑村北頭有強大的能量場出現。一時間,種種靈異之生命紛紛 雲集三姑村北頭,觀看這座小城第一位大法修煉者。

法輪一出震天地,威德赫赫驚鬼神。

目睹這莊嚴殊勝的大法修煉場,萬類生靈震撼無量,無不頂禮,但有一部分法力強悍的凶神不服,不服法輪大法的神聖莊嚴,不服這小小常人的陸青憑什麼就能夠得到這樣殊勝的法輪,它們決定要考驗一下這傳說中的神奇大法和大法修煉者。

眾神一念動,而天地傾!

但 見萬里星空狂風大作,憑空聚起黑雲,電閃雷鳴,大地顫抖,林木嗚咽,三姑村方圓五里之內,電光閃閃,雷霆聲聲,嚇的三姑村家家紛紛關門閉戶,切斷電源,以 防雷擊,大人小孩無不屏聲靜氣,恐懼莫名。三姑村的人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聲威的天地雷霆,天欲崩,地欲裂,人欲死。後來《小城晚報》報導,說郊外三姑村遭 遇百年不遇的雷暴襲擊,持續竟達三十分鐘,所幸無人畜傷亡,實乃氣象史上的奇蹟。

三姑村的村民看不見,那雷暴的中心乃是村北頭的機械廠車隊外面的宿舍樓,電光如長蛇,雷聲如山崩,彷彿要將這兩層的舊樓瞬間劈毀,眾神看的清楚,那紅光灼灼的防護罩巍然不動,雷霆與電光擊在紅光上,如泥牛入海,化解於無形,竟是沒有半分作用。

陸青在紅光罩中端坐,一動不動,雷霆萬丈在他彷彿只是清風過耳。

眾神讚嘆,作禮而去,頓時雷霆消,黑雲散,現出墨藍如玉的萬里星空,星光燦爛,天地寂靜,好似剛才的雷霆萬鈞從來沒有發生過。

良 久,陸青合十出定,解開雙盤,在牆上大法輪圖前雙手合十,陸青默默的禱告:「弟子陸青今日得此大法,今生無憾,除此大法,陸青別無所求,定要一修到底,圓 滿功成。」天地無聲,靜靜聽取了這個年輕修煉者虔誠的心語,將這段人間的誓言化作清風,在廣大天穹的浩瀚眾神中十方傳送。

(本章完)

(第一章《問道》完,敬請關注第二章《大道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