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特鋼逃生驚魂:回一下頭命就沒了


4月18日7時45分左右,遼寧省鐵嶺市清河特殊鋼有限公司發生鋼水包滑落事故,造成32人死亡,6人受傷。

事故發生時,裝有30噸鋼水的鋼包移到鑄錠台上方時,突然整體脫落,攝氏1500多度的外泄鋼水瞬間衝入距離不到5米遠的一間房屋,當時正在屋內交接班的32人全部死亡,另有6人受傷。據報導,由於事故現場鋼水溫度很高,救援人員還無法進行搜救。



2007年4月18日,鐵嶺鋼鐵廠,脫落鋼水包。

據新華網報導,18日下午,幾名幸運的逃生者正躺醫院的病床上接受緊急治,家屬們不時在一起交流著病情。

得到32名工友死亡的確切消息時,幾名幸運的逃生者正躺在武警遼寧省總隊醫院的病床上接受緊急治療。18日下午,兩名神志清醒的輕傷者,向記者回憶了當天早晨鋼水溢出的驚魂一瞬:「那一刻如果回下頭,可能就沒命了……」

「幾十名接班工友正開安全會議,鋼包就砸下來了」

「接班的工友肯定都完了,只有我們這些交班的才有幸跑出來!」38歲的矯正岩側躺在病床上,因為臀部和後背多處被燒燙傷,他不停地扭動著身子。他是清河特殊鋼有限公司鑄錠班的班長,「當時還差十幾分鐘就8點了,最後一包鋼水鑄成鋼錠後我們就交班了,工友們是眼瞅著那包鋼水砸向交接班會議室的!」「那包鋼水有二十六、七噸,當時我在鋼包附近正在哈腰拿工具,突然聽到鋼包吊車閘發出尖叫聲,鋼包快速下滑,吊車閘失靈了!我抬腳就跑,鋼包下墜過程中好像磕到了臺車上,一下子傾斜,鋼水就湧向附近的會議室了……」。當時幾十名接班的工人正在裡面召開接班安全會議,這是最悲慘的一瞬。「你想想,鋼水1500多度啊,落到地上,再濺身上,熱浪湧上來,把衣服都烤著了,我什麼也顧不上了,只顧往前跑,才撿了一條命。」

聽到「嗡」的一聲後就猛跑,回一下頭命就沒了!

受傷相對較輕的周曉飛精神狀態較好,有時還能接聽一下手機。新婚1個多月的妻子在床邊服侍著丈夫。他的腿部受傷較重,包著厚厚的白紗布,面部也有燙傷,手上還有一個個血泡。曉飛回憶說:「當天我值夜班,18日早晨8點交班,估計還有十多分鐘就要下班了,工友們正在準備交班,突然我就聽‘嗡’的一聲,我一下子意識到‘不好’!拔腿就拚命往廠外跑,滾燙的鋼渣濺到身上,像用鐵塊擊打一樣疼,當時頭腦一片空白,根本沒時間回頭看一下,要是回一下頭,恐怕命早就沒了。」曉飛的媽媽告訴記者:「虧得孩子跑得快,鞋都跑丟了!」曉飛說,跑出廠區,廠裡立即派車把我們送到當地醫院,簡單處理一下,就立即送到瀋陽搶救,基本沒怎麼耽擱時間。

惦念工友──現場會是怎麼樣?

幾名受傷者的家屬不時在一起交流著病情,並不時向前來觀察的醫生詢問治療方案。記者在護士室看到,一位護士正拿著特護記錄單,向電腦錄入特護記錄,記錄單上密密麻麻地寫著各種已採取的救治措施。一位名叫郭力君的家屬告訴記者,他的弟弟正在裡間的重症病房接受治療,現在不讓家屬看,初步估計能保住命。他說,「遇到這種事情確實難過,但比起那些遇難的工友,弟弟能夠逃生就算萬幸了;弟弟的後背和屁股燒得較重,褲兜裡的2000多塊錢也燒成灰了。」「政府應當認真查查事故原因,讓企業吸取教訓,避免類似事件發生。」另一名傷員李曉東靜靜地躺在病房一角,他面部被熱氣燙傷,皮膚發黑,因為傷得重一些,他一直在休息,沒有說話。他母親緩緩地告訴記者:「孩子才25歲,還沒結婚。」周曉飛和矯正岩一直表現得比較樂觀。他們在慶幸自己逃生的同時,十分掛念現場的工友:「他們怎麼樣了?現場現在是什麼樣子?」他們不停地向前來探視的親友們打聽著消息。



2007年4月18日,鐵嶺鋼鐵廠,遇難者家屬。



2007年4月18日,鐵嶺鋼鐵廠,遇難者家屬。



2007年4月18日,鐵嶺鋼鐵廠,遇難者家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