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自由

2007-05-17 14:00 作者: 陸志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

什麼是自由?我想,不同階層的人、不同文化修養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答案。特別是現今的中國大陸,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在幾十年黨文化的毒害下,很多人如果把他們所追求的自由說出來,可能會讓一些長期居住在海外的人士無法接受,甚至有可能會大吃一驚。這篇文章我會詳細的說一下兩個共產黨的高官是怎麼看待自由的,和怎樣勸說或強迫別人接受他們所謂的自由。首先我們來看看古人是怎麼詮釋自由:

《詠意》白居易(唐):(節選)身心一無系,浩浩如虛舟。富貴亦有苦,苦在心危憂。貧賤亦有樂,樂在身自由。

《風雪中作》白居易(唐):(節選)心為身君父,身為心臣子。不得身自由,皆為心所使。我心既知足,我身自安止。

《阮郎歸》張掄(宋):寒來暑往幾時休。光陰逐水流。浮雲身世兩悠悠。何勞身外求。天上月,水邊樓。須將一醉酬。陶然無喜亦無憂。人生且自由。

《浣溪沙.方城仙》元好問(元):百折清泉繞舍鳴。隔年楊柳綠陰成。藕花多處一舟輕。行處自由皆樂事,得來無用是虛名。等閑榮辱不須驚。

古人對自由的詮釋,給我的感覺是:不為世俗榮辱所擾,知足常樂;恬淡安謐,寧靜致遠。我非常讚賞古人處世的態度。

前兩年,我曾專門去探訪一個多年前認識的「朋友」陳社(化名)。十幾年前我剛認識陳社的時候,他還是個股級幹部,沒想到短短的十年功夫,他一下子爬到了正廳級高幹的位置。因為以前我曾經幫過他的忙,所以他很熱情的接待我;當我談了自己近幾年的情況時,陳社漸漸露出了不屑的表情,當我談到自由這兩個字時,陳社打斷了我的話,說:

「你別給我講你們那一套‘自由’的理論了,那一套理論相當可笑,有人說美國有自由,我認為真是天大的笑話,美國有什麼自由?!美國總統連跟他的小秘偷情的自由都沒有,你知道嗎?!這是兩廂情願的事情,有什麼關係?!結果被媒體搞得灰頭土臉的,這個總統做得夠窩囊的。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人生也就是短短的幾十年,求什麼?不就是吃喝玩樂嘛。古人還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情的滋味多過癮啊。看來那個美國總統還得經常請他到中國來訪問,讓江主席好好教導教導他。

我還聽說有一個英國的電影明星到美國去吃‘野味’(叫妓女),被美國的警察抓了。你還說美國有自由?!這種事情在我們這個城市是絕對不會發生的,只要你有錢,有本事,你一個晚上找十個小姐都沒有人管。哪個警察敢抓你,他就得下崗!派出所所長也要寫檢查。我們市的很大一部分財政收入是靠旅遊業的,如果抓了客人,以後誰還敢來這裡做生意、旅遊?你如果有朋友儘管介紹到我們這裡來,不管是做生意還是旅遊,我們都歡迎,黨和政府絕對保證你們有吃喝嫖賭的自由。」

我聽了陳社的一番話,心裏暗自嘆息:人怎麼變成這樣了;這種人,我如果跟他爭論什麼是自由,是不會有結果的,徒勞無益;因為雙方的思想境界差的太遠了,對好壞、對人生目地的理解都不同。

(二)

我有一位好朋友叫如真(化名);他是法輪功學員,1999年因為到北京去為他們的師父及法輪功說幾話公道話,被中共暴政判了刑,送進了監獄。如真的父親曾是中共的高級幹部,已離休。這個監獄的政委(副廳級)曾是如真父親的老部下,當年全靠如真的父親提拔起來的。如真進監獄的第三天,政委帶著獄政科長、教育科長等好幾個監獄機關的警察到如真被關押的大隊來了。當時大隊及中隊裡的警察還不知道如真與政委關係。當如真被帶到大隊辦公室的時候,發現裡面大約有十幾個警察,中間坐著的那個很面熟,其餘都站著,如真因為進門時沒喊報告,中隊長本來想過來抽他的,被政委咳嗽一聲制止了。政委說:「如真,你認得我是誰嗎?」如真點點頭說:「認得,你是X叔叔。你怎麼會在這裡?」政委旁邊的獄政科長忙道:這是我們監獄的X政委。

政委先是裝模作樣的講了一番「大道理」「教育」如真。然後,突然對所有警察說:「你們都出去,我要跟如真單獨談談」。政委又對大隊長吩咐道:「打開監控,關掉聲音」。辦公室裡只剩下政委和如真倆個人,政委讓如真坐下來,指著如真的頭,說了一番讓如真感到吃驚的話,政委說:

「你呀你!你讓我跟你父親如何交待?!你去偷、去搶、去殺人、去放火,只要不被法院判死刑立即執行;送到我這裡來,我都可以名正言順地照顧你;你們現在已經被國家定性了,屬於政治問題;我要隨便照顧你,我的烏紗帽也得丟!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你要有所表示,我才能照顧你;你要好好的寫一份悔過材料,一是悔過,二是決裂,三是揭批。」

如真說:「我沒有做錯什麼,不需要悔過,法輪功是好的,我更不可能寫什麼‘決裂’和‘揭批’;不過鑒於你們對法輪功不瞭解,我倒願意寫一份材料說明真相。但我有個條件。」政委忙問:「什麼條件?」如真說:「請教育科的幹部將7.20以後所有媒體對法輪功的報導都收集起來給我做參考。」政委忙說:「有有有,都是現成的,早就彙編成冊了。」;政委心想,我還擔心你不看,沒想到你還向我要。政委馬上把幹部都叫進來,當著那些幹部的面就開始許諾了,對如真說:「你慢慢寫,我不限定你時間,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寫好了,我馬上把你調到監獄醫院去,給你一個單獨的號房,派一個手腳勤快的犯人照顧你,反正你帳面上有錢,我讓他們給你買個單人的席夢思,買個電視。想吃什麼,缺什麼儘管跟幹部說。監獄醫院範圍大,裡面種花種草,空氣好。爭取一年半載就給你減刑,讓你出去。」對監獄有瞭解的人都知道,政委說的這些還真是做的到。如果是一般的犯人,想在監獄裡混到這種成度,必須花大錢,一級一級的警察都要得到好處才行。

如真用了五天的時間,寫了整整三十頁的紙。頭幾張是寫了個人修煉身心受益情況,其它的材料把中共媒體對法輪功造謠誹謗的謊言進行揭露,並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每寫好幾篇文章,就故意給號長及其他犯人看,謙虛的請他們看看有無錯別字。讓同號房的犯人大部分都知道了真相。都寫好後,首先交給當班的警察。因為如真知道,在監獄裡犯人要傳一份材料到政委或監獄長手裡,會經過好多警察看過後才傳上去。從中隊的值班警察到指導員,傳到大隊長及教導員手裡,然後再送到教育科及獄政科,最後才轉給政委。很多犯人及警察看完後瞭解了真相。

政委看完後,發現如真並沒有按他的要求寫,很生氣,只好下令把如真關進小號。小號裡沒有席夢思,只有冰冷的水泥板。很多警察及犯人對如真不理解,說如真很傻,監獄裡的犯人誰都想過的舒服點,誰都想調到監獄醫院去當勞動號,甚至當「大哥」,有人服侍,不用勞動,又有相當的自由。而如真卻把到手的「自由」都不要了。

我希望上面所講的真實故事,能讓聰明的讀者對自由這兩個字的涵義重新考量。人類社會不會永遠這樣存在下去,善良的人也不會一直受著迫害,真相會有大白的一天。有人說:天堂的門已經打開了;也有人說:地獄的門也打開了。是啊!在這個特殊的年代,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人們不相信的事情都會在世間展現出來,可是等到那個時候,你再選擇也已經晚了。而現在你的選擇是至關重要的,你是選擇退出共產邪黨,得到永遠的真正的自由;還是…….

有人說,共產黨給了我吃喝嫖賭的自由,所以黨叫幹啥就幹啥。可是共產邪黨它又能維持多久呢?在文章的最後,我給大家介紹一首唐朝詩人李山甫的詩,我相信聰明的讀者看了這首詩,重溫了歷史,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上元懷古(之一) 李山甫(唐)

南朝天子愛風流,盡守江山不到頭。總是戰爭收拾得,
卻因歌舞破除休。堯行道德終無敵,秦把金湯可自由?
試問繁華何處有,雨苔菸草古城秋。

(這首詩說的是,南朝的皇帝驕奢淫逸風流成性,他們的江山沒維持多久就垮掉並送了命。總以為養著一幫軍隊就能夠對付國內國外出現的危機,哪裡知道他們沈迷於歌舞昇平時,也是他們的江山滅亡之時。上古的賢明君主堯,是因為行仁德之政才無敵於天下;而秦始皇死後不久,其認為固若金湯的秦王朝不由自主就垮了。過去那些朝代的繁華現在哪裡還存有,只能看到這煙雨淒迷的古城晚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