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道親述:我和楊振寧分裂事件的真相

2007-09-30 17:19 作者: 李政道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2年在楊振寧的直接推動下,在臺灣出版了江才健寫的《楊振寧傳》,書中用大量篇幅敘述了我和楊振寧合作和分裂的事情,引起了學術界的很大震驚。

我和楊振寧的分裂,無疑是中華民族的一個很大的悲劇,但它是事實,無法迴避。自1962年與楊振寧合作破裂後,我一直保持沉默。1982年楊振寧在他的英文文集裡公開發表了他對這一問題的描述。他對此事的描述和我對事情實際經過的記憶相差太大。於是我不得不在1986年作了書面說明。在今年4月3日前,這是我唯一的一次對事實的公開說明。這一說明是用英文寫的,獲得了國際學術界的廣泛認同。在這之後我繼續保持沉默,祈望這件事就此了結,不再糾纏。可是楊振寧卻把事情轉向了中文讀者,借用《楊振寧文集》(1998年出版)等一些中文出版物繼續對我攻擊。去年,在楊振寧直接推動下,終於又在臺灣出版了江才健寫的《楊振寧傳》,編造了更多不真實的故事。因此,我不得不再一次打破沉默。

我和楊振寧爭論的主要焦點是:在1956年我們合作發表,1957年獲得諾貝爾獎的論文中,有關宇稱不守恆的思想突破是誰首先提出來的。本來這個問題是無需爭論的,可是楊振寧在1982年忽然用英文發表文章,宣稱當初這個思想突破是他一個人提出來的,當時我還反對。1986年我在用英文發表的文章裡指出楊振寧的說法與事實不合,之後,楊振寧就改用中文不斷地繼續發表和加強他1982年對我的攻擊,完全不顧1956年的事實和經過。

事實是,1956年,是我首先獨立地做出了這個思想突破。接著,立刻就有多位實驗物理學家按照我的想法進行了實驗和分析,證明了我的想法是可行的,併發表了記載此事的科學論文。在這之後才有我和楊振寧合作寫出《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稱守恆質疑》的論文和吳健雄等對該論文的實驗證實。對於這項事實,當時進行實驗予以證實的物理學家後來又發表了回憶文章,對事情發生的時間和經過做了細緻、客觀的描述。因此,很容易證明在我和楊振寧兩人完全不同的說法中哪一個是假的。這種情形是相當驚人的,在科學史上可能也是很少見的。

我和楊振寧的分歧是中國學術界十分關心的事。現在事情又有了新發展,我覺得有必要讓中國國內和海外華人學者及所有關心此事的炎黃子孫能進一步瞭解李楊合分的真實情況。因此,我才把就此事回答《科學時報》記者楊虛傑女士的全文及當年有關的英文資料的中文翻譯,彙集出版,公布於眾。

李政

二OO三年七月

寫於紐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