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酸,一對高學歷夫妻的生活現狀




求職

我和老公,一個碩士,一個博士(絕對沒有要炫耀的意思)。我們雖然頂著高學歷的光輝帽子,卻窮的叮噹響。

他和我的收入,實際上是學校和老師發給我們的補貼,總共加在一起才每個月1500元,他1000,我500,再加上我們都是公費生,學費是不用交的,每年最大的開銷也就是住宿費和寒暑假回家的路費。我跟他都是外省,一南一北,不過省著點花,再加上家裡補貼一點,倒也能湊合著過。還有比我們更慘的,我一個老鄉他老闆比較扣門,每個月也就給300塊錢,女朋友在外地上學,整天哭窮。

可能有人會問,幹嘛不去做兼職,活人還能窮死?說這個話的人肯定不瞭解真正的碩士和博士生活。

我那五百塊錢學校也不是白給的,是我一星期上三天助管或者助教的班才能掙到的。這麼一上班,哪裡還有空餘時間做兼職呢?我算過了,相當於一個小時五塊兩毛錢,呵呵,夠便宜的吧?(最近國家似乎出臺新規定了,說每小時不能低於八塊錢。)就這麼一個崗位,很多人還打破了頭搶著要,交完了材料還要審核,審核完了再面試,酌情選錄。

博士基本上是沒有自己空閑時間的,一天到晚忙得賊死。就我老公來說,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基本上都泡在實驗室,一般晚上十點半才回宿舍休息,雙休日基本沒有。跟我在一起談戀愛結婚之後,才一個星期抽出一天一晚上的休息時間陪我。

也有碩士博士在外面拉活的,但大多都是計算機之類專業的,干暗活方便,一台電腦足矣。他們這麼做其實也很難,一個暗活往往是拿身體做本錢的。因為平常老闆給的項目多,且都是有時間限制的,所以要干暗活,就得沒命地加班加點。

現在,社會上似乎已經形成了把高學歷在校學生當最廉價勞動力的共識,即使拉到了活,那錢也是少得可憐。我有幾個朋友,就是計算機的,一個活下來,忙活忙活一個月,頂多也就一千多一點,高技能等同於民工。不知道是不是現在高科技太普及,還是現在真正實現了勞動無差別。

還有一個朋友,女友住醫院了,沒有錢,兩家都很窮,雖然說是學校報銷,但是還得自己先墊錢,然後再返回學校報。他那麼傲氣的一個人,最最看不慣搶手現象,聽說有人要專業論文,開價很高,他猶豫半天還是接下來了。不知道他當時心裏是怎麼樣的一種掙扎過程,但是我覺得他心裏維持的一塊聖地是沒有了。

是現狀,把我們這些單純,懷著神聖信仰的學生給吞噬掉了。象牙塔都不能維持一個人的純淨的信仰,你還能讓人心中有多少榮辱感?

因為囊中羞澀,我們租不起房子,新婚之夜都是在學校宿舍過的。只是後來,他爸媽過來看我們,給了我們八千塊錢,我們才搬出去住的,那已經是大半年以後的事情了。

說實在的,當時從兩老的手中把錢接過來的時候,我的自尊和驕傲都已經跌入塵埃裡去了。至今想起這件事情,都還是滿懷羞愧。

說到住宿舍,還真得感謝老公的舍友,為了不打擾我們的夫妻生活,自從我來到老公宿舍以後,他就搬回家去住了(他家在本地)。

他那個宿舍,是七八十年代的筒子樓,小兩層,水房和廁所公用,每層三十多個房間,八平米不到,陰暗狹窄,每間住這兩個博士。就這樣,每年收住宿費八百到一千。

一個女人,住在男生宿舍,其實說有多不方便就有多不方便。尤其是晚上上廁所,跟打游擊戰一樣。一定要憋著到了更深人靜的時候,老公在前面偵察好了,我瞄準時機,立刻衝進去,反鎖廁所外門,速戰速決。

不過並不是每一次都能有這麼好的運氣,有一次就差點出糗。那天老公給我偵察完敵情,我剛進去,守在門口的老公突然急急忙忙衝進來,他拉肚子。情急之中,門也沒關。我擔心得要命,生怕有人進來。平常看電視劇覺得男女上錯廁所沒什麼的,甚至還可以製造出各種奇遇或者搞笑場面。可那只能在電視上出現,真正的就尷尬了。實際上我們中國人都比較保守,尤其是我,屬於很容易害羞的女人,不要說是上廁所被撞見,就是平常穿衣服,也是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住男生宿舍純粹是無奈之舉。在貧窮面前,矜持和羞澀就得收在衣櫃裡發霉。

怕什麼就來什麼,一會兒就聽到有人推門,一陣西西簌簌又稀裡嘩啦地,什麼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我在他進門的那一刻,就緊張地把尿生生憋回去了。雖然我是在小隔間裡面,有門擋著,可依然尷尬萬分。那天晚上回去之後,醒來好幾次,總覺得還有尿沒尿乾淨。唉,幸好沒尿床。

後來就形成了上廁所恐懼症,每次剛上完廁所回來,又總想上,真是越怕越想,每晚睡覺都不踏實,真真是折磨人。不久買了個夜壺,終於可以安穩了,偏不料有一次拉肚子,我是打死也不願在八平米不到的小屋子裡大便的,沒辦法,只好再次游擊。從此我又總擔心自己夜間會拉肚子。都是些什麼破毛病!

每次我上廁所欲言又止的時候,我分明看見了老公眼裡深深的悲哀和心疼,也許,在那個時候,他的心裏無數次地發誓要讓我過上富裕的生活,才有了他後來要從商的打算。

可是沒有辦法,生活就是生活,在錢面前,誰都氣短。

另外,在一樓,就這麼個簡陋的單間房,居然住著住著一家三口,真的是快要趕上民工了。孩子不大,才兩歲左右,偶爾夜間哭鬧,沒有一個人出去煩他們家,因為大家都很能夠互相體諒。這個年紀了,誰沒個老婆或者女朋友或者小孩過來的。而且住在這裡的都是些窮博士,來了家人往往都沒錢請住賓館,大家湊合著擠擠,省下點錢還要管溫飽的呢。

要不有人說碩士博士活得像條狗。

國家天天喊著重視人才,如此重視,人才不流失才怪。

好在處於我這種情況的女人也不少,經常在樓道遇見,有時候還一起煮個火鍋什麼的窮樂一番。女人做飯,男人吹牛,滿樓道的香氣和笑聲,偶爾我們女人開個鍋沒開好,一聲驚叫,男人們立刻緊張地過來問候。女人只要吆喝上一聲,平常在實驗室完著精密儀器的男人立刻笑嘻嘻地過來伺候著。女人忙著快活,男人聊著開心,苦中作樂,也還是不錯的。

那段時間學會了怎樣做一頓既豐盛、簡便、便宜又環保的飯菜,呵呵,就是大鍋燴。環保是因為條件所迫,就那麼點地方,你不能光圖自己做飯好吃,讓別人嗆著你的油煙味吧?我做火鍋的水平迅速提高。一個火鍋往往連續吃好幾餐,到後來連湯都喝掉,雖然知道這樣做不好,可是當時也沒辦法,能省則省,長這麼大了,總不好再回家要錢,雖然我們兩家的經濟情況還不賴。說死要面子活受罪也好,我跟老公都是很自尊的人,這個是底線,雖然後來還是要了他們的錢,但是能少則少。

不過那時候養成這樣吃火鍋湯的危害是我沒有想到的。我老公,身體條件那麼好的一個人,在短短半年之內,吃出了脂肪肝。這真是讓我悔青了腸子。每次看到他做點重活就狂出虛汗,心慌氣短的,就心疼。

好在老公和我,都是單純樂觀的人,生活雖清苦,樂趣照樣多多。我喜歡跟他在一起有苦有樂的日子。

(作者還有話說:高學歷人群是名正言順的啃老一族,估計也是這個群體最為龐大最無奈的一族。他們到了養家餬口自力更生的年齡,卻偏偏飛不起來。社會上乃至政府都說學生要怎麼怎麼樣,可是,誰又能真正瞭解我們這個群體內心深處的隱痛和悲哀呢。或許,一開始選擇讀碩讀博就是錯誤的決定,因為在中國讀研,是需要強大經濟支撐的,應該是有錢人的事情。很多導師就公開宣稱,我招人,就想要經濟條件好的,麻煩少。你能理解這些學生和老師的躁動嗎?你能想像在這樣一個躁動的環境裡面從事科研是怎樣的一種艱辛嗎?

高學歷人群都有一個普遍的心路歷程,剛拿到通知書往往還沒來得及高興,就開始盤算自己讀書的錢應該從哪裡來。離家那天,年老父母交給自己手中那沉甸甸的一疊鈔票結結實實地把你入學的喜悅壓垮,或許,從那一刻起,你已經沒有勇氣再面對雙親的目光了,我們的驕傲、自尊都在凝聚著父母血汗的鈔票面前深深地低了下去,像張愛玲說的,低進了塵埃中,因為你知道,那是父親母親養老的錢,或許也是他們棺材本的錢,或者是他們厚著老臉東挪西借的錢。這書,從一開始它就有一個命運----叫躁動。往往他們還沒開學,就已經急切地盼望著畢業找工作掙錢了,像久旱的土地,撕裂了心扉等待著雨露重生。

都說中國的高學歷人群浮躁,可是,想讓我們安靜,就得給我們一個能夠安寧的理由。)

後記:我老公馬上要畢業了,他立志從商,我也贊成,以他的魄力完全可以在商場打下一片天地。再者,我們在學術界門邊遊走了這麼久,已經對中國的學術界徹底死心了。我從一個有志承傳中國古代文學的女子,轉而對它的灰心,並不是一時之氣,中間經歷的不僅僅是生活上的磨難,更多地是對於整個學術風氣的無奈和悲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