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飲水遭患乙肝惡鄰投糞便,寢食難安!

2007-10-24 18:16 作者: 方曉報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國生在自家門前

茫茫維權路,何處是盡頭?陳國生在自家門前茫然(陳國生提供)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殘疾維權者陳國生表示,因惡鄰王義波在供水管道暗設機關,偷排糞便摻進他家生活用水,使他和全家的生活陷入災難。由於加害者是當地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之弟,故各方縱容包庇並為其開脫罪責。陳多次上訪反被政府定行為無理訪。無奈他將所有證據公布在網際網路上,又立即遭到公安機關訓誡:不要在網際網路上發表不實之詞。


陳被當地政府和公安從9月開始全天侯監視居住,臨近中共17大他受到嚴密監控,目前他與外界的通訊被切斷。
飲用水中遭乙肝病患者惡鄰投穢污

據陳國生反映,他自幼患小兒麻痺,落下終身殘疾,行走靠雙拐支撐。他家居住的地方是一片棚戶區的鄰街營業房,他和鄰居的住房夾在王義波和王義波連襟的房子中間,以前鄰里關係相安無事。2005年11月,因為另一鄰居建房施工,包括陳家在內的同一排幾戶人家生活供水管線被切斷,無奈陳花200元在前面鄰居家利用原始管道接通了水源,引起王義波及其連襟家不滿。

陳表示,王義波本來就是有劣跡之人,他依仗其兄王義軍陳嶺東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的權力,以極其齷齪的伎倆加害陳家。05年11月16日,陳發現自來水管道中放出大量臭氣熏天的髒水,當時就向寳山派出所副所長韓金明作了報告。此後的近一個月裡水管中多次放出大量髒水,為保留證據,他找鄰居到場幫忙拍照、錄像並保留了大量的髒水樣品。

「到了05年12月15日,管道放不出水,連髒水也放不出來了,我去前面幾家查看,來到王義波家,發現是他在我家管道上安裝了閥門和水龍頭,我們終於明白了自己家為什麼經常「停水」,為什麼一直吃的是污穢的「水」了!我們一直在吃著人的糞便!據我們所知,排放糞便進他家水管的王家人均患有可傳染的乙肝等病種!」

化驗氨氮嚴重超標102倍

陳:「因此我們發生了口角,爭吵時王義波說閥門和水龍頭是其連襟等讓他安的,他們之間簽了協議書的。當天我就報了案,12月17、18兩天又去派出所。」

2006年1月16日,陳國生再到當地寳山派出所報案。通過防疫部門提取陳國生家水樣化驗,結果證明:陳家「自來水」確實不正常,氨氮嚴重超標102倍;這個含量如果被人不謹慎食用,必將造成健康甚至生命的危險。所以,施害人的行為已經構成刑事犯罪。

加害者有後臺 派出所不予立案

陳國生披露,06年1月19日晚7時許,案發兩個月後,派出所象徵性地把王義波傳訊到寳山派出所,王猖狂至極,揚言要派出所全體迴避,當晚10點左右,嶺東檢察院反貪局的副局長王義軍帶人及時趕到寳山派出所,警方筆錄沒做完就草草了事。王義波被其檢察官哥哥輕易地帶走了。

2006年在陳國生多次追討說法的一個月後,2月16日,派出所向陳下達了《不予立案通知書》,案子從此便不了了之。

十個月後取證 阻止受害人見證 區政府定性屬無理訪

陳披露,此事經過大陸媒體披露後,寳山區委區政府組成了由時任區長溫躍峰(現任區委書記)任組長,政府有關部門及公安供水社區等為成員組成聯合調查組,於2006年11月30日案發一年後,對事發現場進行勘察,而勘察過程卻阻止他—受害人見證。

飽受惡鄰虐待的陳國生表示,他實在不明白,一起明顯的刑事案件為什麼政府會強行參與進來?為什麼政府還通報給他一個這樣是非顛倒的結論?為什麼王義波做檢察官的哥哥一介入,上上下下會如此慌亂?2006年12月15日,調查組在寳山區政府四樓召開由陳國生參加的「調查情況」通報會議,12月19日,寳山區政府下達了〔雙寳信領(2006)2號〕文件《雙鴨山市寳山區信訪工作領導小組文件》,文件中稱「聯合調查組認為:王義波為什麼要接自來水管道閥門,屬於王義波個人行為,與本案無關。陳國生家的自來水放出的污穢不是人為造成;關於氨氮超標就是在自來水投放屎尿造成的沒有科學依據。……陳國生上訪反映的問題屬於無理訪。

陳國生憤怒的質疑:調查組為什麼不問王家為什麼暗中在我們家的管道上安裝設施?

陳:「有一點化學常識的人都知道,人的糞便主要成分是《氨》和《氮》,其中《氨》屬於強鹼性物質,對人體各器官危害極大,飲用受此污染的水,人會傳染多種疾病,況且投放者還是一個很嚴重肝硬化腹水患者,他的排泄物帶有大量的傳染性病原體,給飲水者造成何等傷害可想而知。」

惡鄰有恃無恐 陳家生存空間堪憂

陳國生表示,他一直執著地討要說法,王義波根本沒瞧得起他這個看起來懦弱的殘疾人。事發三個月後,陳多次找政府解決飲用水問題,區政府為了息事寧人出2000元錢幫陳家改造了水源,至此陳家已無意再追究此事,惡鄰看到陳家不吱聲了,更加肆無忌憚,變本加厲的威嚇受害人一家,嘲弄諷刺挖苦陳,氣焰囂張至極,惡鄰也大肆叫囂:「你告啊,告到天上我也不賠!」

陳透露,更有甚者,王將一小狗崽子,在陳家門前幾刀就砍死了……由於惡鄰激化矛盾,兩家經常發生衝突,流血事件隨時可能發生,目前他全家已經無法在現有的房屋生活居住,老婆孩子日子過得提心吊膽,兩個上大學的女兒不願回到這個令她們寢食難安的家。一家人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目前陳還患有心臟病等多種疾病。他們的生存空間令人非常擔憂!

記者曾去電寳山派出所與寳山區委區政府,欲瞭解更詳細情況,但對方聽到陳國生的名字便自行挂斷電話。

將證據公布在網上受更重迫害

陳對記者表示,惡性事件得不到公正處理,他被逼的學電腦技術,經常鑽研到深夜,終於把所有證據——錄音、錄像等放在自建的博客中,但立即遭到公安局的警告:不要在網際網路上發表不實之詞。從9月份起,他就遭到當地政府的全天候監控,從中共開17大至今,他受到更嚴厲的監控,網路電話等通訊設施被切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