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內鬥十七大後愈加公開化

2007-11-16 08:10 作者: 辛菲採訪報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週二(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表示,在前一天新聞出版署官員宣稱的奧運外國記者資料庫並不存在。與此同時,北京奧運新聞中心主任李湛軍承認,奧 運新聞中心正蒐集有關記者的「簡單資料」,但稱,主要是瞭解記者的主要關注點是體育、經濟,還是政治,不存在記者受監控或者記者黑名單的事情。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和政論家伍凡14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是中共各派係爭奪奧運新聞控制權的表現。新聞出版署歸中宣部,北京奧委會歸屬北 京市政府,外交部也來插一手,這三個部門說法不同,等於自己打自己嘴巴,而且在媒體上高調的、公開的表示分歧,這是很少見的,可見內鬥激烈。

他們同 時表示,這也是十七大後,中共高層內鬥延續且愈加公開化的表象之一。中共高層內鬥因素加入到經濟金融、新聞監控等各個領域。胡江斗是不可避免的,會持續下 去,因為江怕被清算血債,所以拚命的死抓權力,並通過股市波動等手段造成社會動盪,逼胡溫下臺,因此雙方的衝突是不可解的,權力鬥爭只會愈演愈烈。

高層權鬥在經濟金融領域全方位拉開

中國國家統計局週二(13日)公布,今年10月份的通脹率達到6.5%,創下十一年新高,而豬肉價格更加上漲54.9%。溫家寳在消息發布前一天去看望了北京困難民眾,並與居民們座談。

伍凡表示,溫家寳的這個基層探訪,一方面是向老百姓和外界公開表示胡溫關注民生問題,但更主要的還是藉助民意這張王牌與江派勢力抗衡。在危機四伏、隨時面臨對手的發難和轟擊之時,溫家寳最大的基礎就是民心。

溫家寳上週在出訪俄羅斯期間,對香港記者說:「我還是那顆赤誠的心,我還要繼續做下去!」

李 天笑分析說,在種種不利於他的傳言中,溫家寳對香港記者的一番懇談顯示出他的隱衷。他通過這個回答堅決的給了江和曾一個回應,就是說我還要做下去,他們沒 有機會來拿到那個總理的位置。另外,他做總理那麼長的時間,深感很多問題都是體制性問題,即使能夠用卡位的方式不讓江曾得逞,但又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 各種問題,所以他只能用一些隱晦的方式。比如他最近寫了《仰望星空》等詩表明心跡,也是一種無奈的表達方式。

另一方面,十七大剛閉幕不久, 中國大陸多個省市出現柴油零售連日全線告急的狀況。令人奇怪的是,正全力落實溫家寳總理穩定物價指示的發改委,突然同意成品油加價,而且加價幅度竟高過石 化巨頭七月的要求。發改委稱,由於國際市場油價持續大幅度上漲,決定自11月1日零時起將汽油、柴油和航空煤油價格每桶各提高500元,全國平均零售價上 漲8%。

李天笑表示,近日遍及中國大陸的汽油柴油天然氣等石油製品的大漲價,由此可能引發的新一輪物價飛揚,從而動搖胡溫政局,這幕後的操 控手就是江家幫。如果考慮到前一段雙方在上海招沽權證案上的過招、以及房價居高不下、股市暴漲暴跌背後的人為因素,這顯示雙方權鬥已經在經濟金融領域全方 位拉開。股市、物價、房價等將是江曾對抗胡溫進行反撲的焦點。

伍凡認為,十七大後,中國股市大跌、油價物價暴漲,這是非常矛盾的、非常奇特 的現象。他說,股市上上跌跌今年好幾次了,但是最明顯的是十七大之後的三次。10月27日深滬股市指數雙雙跌破了一百點,10月25日上證指數下跌兩百八 十多點、下挫百分之五,11月2日,深滬股市指數雙雙大跌,跌了3%。中國的股市是一個政策股市,是一個政府所操縱的股市,所以它這個大跌有人在操縱,是 江派人馬通過操縱金融市場挑戰胡溫的權威。

他說,「如果再繼續上漲一定會引起更嚴重的問題,混雜的油價、物價、租價一起上漲,那就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炸。」

人事卡位戰 胡江爭奪上海

週二(13日),盛傳將取代韓正接任上海市長的陝西省長袁純清在香港高調否認調職傳聞:「這是傳言,沒有根據的。」他並說自己熱愛陝西,希望繼續勤奮工作及踏實做事。

繼 俞正聲接任上海市委書記一職後,有傳言稱上海市長韓正亦將「挪窩」調離上海,新市長將由「團派」干將、陝西省委書記袁純清擔任。而上海市的中層領導也將在 新書記市長坐定後,進行新一輪調整。消息還稱,袁純清調任上海市長是中央對上海的一種權力平衡。俞正聲近日宣布,韓正將不調離上海。

李天笑 表示,胡江仍有一番惡鬥。此次調動變化和周正毅案公開隱去重大罪證說明江在上海的殘餘勢力盤根錯節,而且江勢力仍在上層插手上海事務。外調上海市長本是胡 對上海的進一步權力控制。對這個變化,據俞稱,是由於韓正對上海情況十分熟悉,是其「重要助手」。俞說,「我剛來上海不到一個月,如果立刻把韓市長調走, 對上海的工作影響很大。」這實際是俞的無奈。可見江人馬對胡抵抗激烈,表現為以「罷工」示威,對俞很不服氣。除了組織系統外,上海證券交易所在江家幫手 中,可通過股市動盪導致胡溫宏觀調控失效,同時繼續悶聲發大財。但上海一系列涉及江的重大案子都在胡手中捏著,攻陷江家幫的主動權在胡。

伍凡認為,十七大後,各省市人事安排凸顯胡江繼續爭鬥控制權。每次中共人事變動,都會伴隨著各種消息和傳言滿天飛,有時甚至是一日一變,其中折射了中南海的暗流洶湧。

他 說,江的老巢在上海,他要死保住在那裡的權力。胡溫以政治上「反腐敗」和經濟上「宏觀調控」為名,對江遺留下來的上海幫勢力逐步削弱和打擊。上海政壇一直 持續的動盪,中央有關部門對上海房地產業腐敗的調查,仍在持續進行中,已經有多位地產大亨和大公司老總相繼接受中央調查組的盤查。這都說明,胡江一直在爭 奪對上海的控制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