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雷:是誰謀害了貝.布托?

2007-12-30 06:50 作者: 烈雷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布托

貝娜齊兒 . 布托

昨天,在巴基斯坦人民黨的競選集會中,突然幾聲淒厲的槍響,接著又是一聲沉悶的炸響。

巴基斯坦民主派的領袖貝娜齊兒 . 布托,終於遇害了!

貝娜齊爾•布托是巴基斯坦人民黨的主席,同時也是伊斯蘭世界為數不多的民選總理,第一位女總理。

人們都知道中國有個太子黨,可很少發現亞洲有個公主黨:印度前總理尼赫魯大的女兒英 . 甘地, 印尼前總理蘇加諾的女兒梅加 . 瓦蒂,緬甸獨立將軍昂山的女兒昂山素姬, 巴基斯坦前總理阿里•布托的女兒貝.布托,都是這個公主黨的成員。

太子黨是專門搞錢的,公主黨是專門搞民主的。

也許由於是在落後國家追求民主的緣故吧,公主黨成員的命運往往就很壯烈: 昂山素姬英被長期軟禁,英 . 甘地被機槍打死, 貝.布托則是被手槍打死的。

打死貝.布托的凶手是一個無名小卒,他在亂槍擊穿•布托的頭部、頸部和胸部後,引爆了別在自己身上的炸彈。這樣一來,幕後者便無從追蹤了。

可是就在事發後不久, "奇蹟"然居然發生了。

首先是基地組織, 居然不打自招地爽快承認,要對此次襲擊事件負責。

接著就是巴基斯坦的情報部門,馬後炮地通過媒體公布此前的報告: "基地"組織、塔利班武裝和巴基斯坦激進組織派出了自殺式襲擊者,要追殺貝•布托。

而後,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出場。他公開譴責了針對貝•布托的襲擊事件,並要求人民保持冷靜。

於是人們懷疑的目光不由得要集中到了穆沙拉夫的身上來。

從歷史來看,中國共產黨的好朋友穆沙拉夫絕對不是一個善類。他是一個通過發動政變而上臺的非法軍人總統。雖然他最近一直高舉反恐怖的旗幟,但其實自己就是一個恐怖份子。

和一個恐怖份子競選本身就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然而作為一個勇敢的女戰士, 貝.布托卻全然不顧這些。

今年10月18日貝.布托結束流亡生涯回國。她回國前和穆沙拉夫是達成了分享權力的協議的。

按理,對於貝。布托的回國安全,穆沙拉夫肯定要保證安全。可是, 貝.布托回國的第一天,她的車隊就遭受了自殺式炸彈襲擊。140多人死亡、500多人受傷。

而後,兩人之間的關係不但沒有發展,而且愈演愈壞。到了今年11月,穆沙拉夫竟然宣布實施緊急狀態,幾乎使總統選舉無法舉行。

待到穆沙拉夫稍坐穩了總統的位子,喘過了一口氣,才在12月16日解除了緊急狀態。

可是巴基斯坦全國和各省議會大選又將要在1月8日舉行,這是對獨裁的又一輪衝擊波。

而作為民主派領袖的貝. 布托正站於衝擊波的前鋒。她美麗的外形,出色的口才,顯赫的背景,對於陰暗的對手而言,簡直就是一個不可驅散的噩夢。

不是用選票來打敗而是用子彈來消滅政敵是獨裁者的一貫伎倆,狠心腸的穆沙拉夫終於下了決心。 貝 .布托終於遭了毒手。

民主的貝 . 布托死了,獨裁的穆沙拉夫贏了。 這場謀殺事件,很可能就是穆沙拉夫再次宣布戒嚴,推遲大選的又一個藉口。

這件慘案讓世人認識了一個真理:

天下的獨裁者都是一樣,容不得強有力的反對者的;天下的獨裁者都是一樣,喜歡使用暴力。無論是冷暴力--隔開你,不讓你回國;還是熱暴力--讓你回國,然後找機會殺害你。

貝.布托遇害了,不管是不是穆沙拉夫親自的謀劃,都是專制對民主的謀殺。

而在民主已經成為人類的一個普世價值的今天, 貝.布托的遇害激起了國際範圍的義憤。

憤怒和震驚已經無法用語言表達。於是人們只有默默在網上不斷地獻花,來紀念這位敢於用嘴巴對抗炸彈的女英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