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雲飛:破除六十年來的愛國迷信

2008-04-25 05:45 作者: 冉雲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愛國在中國已變成一項迷信活動,因為有許多人以為愛國是無條件的行為,這是幾十年來愚民的愛國教育的偉大成果。我認為凡是涉及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關係上的行為,沒有什麼是無條件的,愛國也不例外。

愛國神話是官方六十年來所製造的許多神話中(我會單獨遍寫這些神話是如何製造的,如黨媽媽、解放、偉光正、人民大救星等),最有欺騙性的神話。老舍《茶館》中的"我愛大清,可誰愛咱",這樣的質疑許多人不曾有過。有些人甚至內心稍有對愛國有所不敬,並沒有外人知道,都被自己這種出格的想法所嚇得半死。我有個朋友年紀與我相彷,說他十多年前看到約翰遜的"愛國主義是無賴的最後庇護所",他嚇一大跳。說約翰遜是怎樣邪惡的一個人啊,竟然敢這樣說話。後來讀來越來越多的相關的書籍,才弄清愛國而且主義的確是個比較容易出軌的、被黨派、政客所利用拿來賣自己的一種"主義"。我想許多人第一次知道"愛國主義是一堆隨時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點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安卜羅斯•皮爾斯),恐怕心裡面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為這顛覆了自己幾十年灌輸的愛國主義教育。人是很不願相信自己曾經那麼虔誠相信的東西被瞬間顛覆的,因為很多人不願意承認自己受愚弄的事實。承認這個事實,就像一個癌症病人突然知道自己病情一樣,所有活著的支柱立馬坍塌,這說明多年的謊言教育,已使不少中國人連承認受愚弄的勇氣都沒有了。

官方六十年來所搞的許多愛國主義教育,要麼就是愚忠式的忠君愛國教育,要麼就是搞的愛黨愛國教育。在我看來,國家及民族的烈士,才應該適度地宣傳。但幾十年來官方所宣傳的烈士中,有為抗戰而死的烈士裡大部分應該列為烈士的國民黨人嗎?他們一點也沒有,他們甚至污蔑這是為蔣匪幫賣命。四九年後,剛得政權,禁毀的大批書籍,包括許多宣傳抗戰,並追記為抗戰而捐軀的英雄的書籍,官方一律燒掉,功德牌毀掉,這就為他們自己後來宣傳的他們是抗日戰場的中流砥柱的謊言打下基礎。與此同時,全國各地的愛國主義教育,一律是黨派的產物,非民族與國家所共有的內容。我們只要舉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愛國人物,你就會知道這些人物是為民族國家而戰,還是為黨派利益而戰。江竹筠、方志敏、王若飛、瞿秋白等,無不如是。

與此同時,我們從小所讀的愛國主義課程,即便是講抗日戰爭事跡的,也只說是共產黨在領導抗日戰爭,如《小英雄雨來》、《狼牙山五壯士》等,無不是為了宣傳抗戰時而進行一黨之私利的自我名裝,到時形成黨派利益對國家利益的偷渡,愛黨對愛國的真正替代。而各種文學作品,更是不遺餘力地大造特造其黨派神話,把愛國完全置於黨派利益的卵翼之下,生出的無非是一個披著愛國外衣、黨派其裡的"愛國"怪胎。如《紅岩》、《青春之歌》、《紅旗飄飄》等不一而足。至於各色愛國人物,如雷鋒、歐陽海、邱少雲、董存瑞、羅盛教、賴寧等,無不是黨派利益的賣命者,實非真正的愛國。在我眼裡,只為黨派利益犧牲,不是民族英雄,也不是愛國人物,更不能當作烈士來讓納稅人拿錢,進行全國性的供奉。但由這些為黨派利益犧牲而組成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卻遍佈全國各地,謂之"紅色旅遊"(旅遊而有顏色,實在是對人之智商的侮辱),從內戰的紅軍到內戰的解放軍,都被他們當作愛國主義人物來供奉,讓納稅人為其買單,他們好從中控制納稅人的思想和情感,進而愚弄納稅人,讓他們受到更多的損失而苦之如飴。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

在民族國家概念以前,中國人的愛國觀念,可以等同於忠君。在有民族國家而沒有民主自由制度制衡的時候,愛國就是愛黨乃至愛一個黨的黨魁,在毛澤東時代這樣的強盜邏輯是相通的。國家與你媽是不同的,有許多人也相信這不倫比喻,把國家與母親同日而語。鄧小平有自己的生母生父,但他說他是中國人民的兒子,這除了是一個糟糕惑人的比喻外,反倒是給自己的出生帶來許多需要進行基因檢測的麻煩。他說這不符合人倫的話,那是因為象徵性當一盤"中國人民的兒子",是他個人及黨派利益最大化的最好做法,所以他也就不怕你作為"中國人民"的一員如何阿Q式得到了"成就感",他要的是,你在這樣"詩人式"的語言裡,最大限度地與他產生親近感,從而好讓你奉獻出一切,而他們從中竊取你的利益。愛國也只不過用像樣不經證明的詩歌語言而進行的利益偷渡和盜竊而已。

六十年來,從小到大的教育是表面的愛國主義,骨子裡的奴才教育和黨化教育。愛國主義在官方這裡是一件時髦的大氅,隨便一蓋,便遮住了那滿身不堪的膿瘡。愛國是因為這國值得可愛,而不是必須愛,更不是無條件地愛。國家存在的必要,是因為這裡面存在一個或多個族群共同體的利益、存在著每一個個體的利益,存在他們共同或者相似的文化,存在著他們共同的情感,而在這個國家裡面的每一個人無論是其利益還是他的文化認同與情感認知都應該受到相應的保護,而不是受到剝奪。國家的存在是因為這裡面有我們的利益,當我們身處這個國家而利益受盡盤剝的時候,我們就要問一問我愛國,國愛我否?我愛了國,我的利益得到保障沒有?如果沒有得到保障,是什麼原因沒有得到保障?是我不愛國而造成的嗎?不是。事實上,有時你可能比那些成天在嘴上愛國的人更愛國,但你就是無法在愛國後,得到你愛國的相應利益。你會說,不是國不愛我,而是黨不愛我。好,那麼黨無法使你在愛國後得到你相應的利益,你該怎麼做?黨把國家給綁架了,你愛國在很多時候必然要愛黨,或者說你愛國最終的結果就是黨把你的利益給侵佔了,那麼你愛國難道是為了往自己套繩索嗎?如果你真正愛國愛自己,那麼就是要使這個國家變得更好更符合你的利益,要達到此點,就必須警惕任何黨派利用愛國來綁架你的利益,同時要把國家建成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才更符合你愛國的初衷及你的情感與利益。

愛國是件非常普通的行為,既不崇高,也不卑賤。一個人愛國,沒有什麼先天的高人一等,更沒有什麼免於被質疑的權利。愛國是一種情感,這種情感對於人來說,近乎一種本能。毋需要特別強調,更不能因為要綁架性地愛國,而強迫地洗他人之腦。愛國除了情感與文化認同外,愛國最重要的就是愛自己的利益(其實情感與文化認同也是隱性利益),愛自己的利益,是人之本能,不存在高尚與否。那麼有人不愛國可否?也可以,那就是他真的想漠視自己的一部分利益,他想漠視自己的一部分利益(因為愛國不可能得到你的全部利益,有些利益與愛國無關),那是他的權利,人們不強求。愛國不能強求,更不能被沒有任何制衡的黨派利益所利用與綁架。

2008年4月24日8:18分於成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