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自由民主,胡錦濤發起內外有別式新義和團運動

2008-04-27 01:22 作者: 曾節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對其煽動的國內憤青運動,於四月二十日起突施降溫:此前一手煽起和放縱憤青運動的中共國憤青總頭子胡錦濤,於四月二十日搖身一變,以"冷靜負責"的姿態,指示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嚴禁學生舉行憤青示威遊行1;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媒體一改煽風點火的姿態,忽然呼籲愛國要"理性",要講究"方式方法",反對 "擾亂社會秩序";同時,中共公安武警開始嚴陣以待,阻斷"愛國"遊行示威,星期天在北京和深圳,開始打壓和抓捕"抵制家樂福"的憤青,軍警對憤青這種新態度,於之前的放任態度猶如天壤之別;從二十日開始,憤青運動最為狂熱野蠻的安徽省,高校學生被強制集中洗腦,以免再發生打砸"家樂福"商場等群眾運動。

在中共胡中央的彈壓下,色厲內荏、欺善怕惡的憤青憤老們立時作鳥獸散,憤青運動在國內迅速冷了下去,中共對憤青運動急剎車的立竿見影效果,捅破了所謂胡錦濤弱勢,管不了政法委、管不了西藏、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種種謊言、謠傳、臆測,從急剎車的飛濺的火星當中,清楚地顯現出胡錦濤作為憤青運動總操縱者的魔影,一如當年操縱紅衛兵運動的毛澤東

不尋常的是,在高效壓制國內的憤青運動的同時,中共胡中央繼續開動國內外御用、親共媒體,大肆妖魔化西方國家媒體、政府,誣蔑達賴喇嘛,繼續煽動反西方民族主義狂熱、煽動對藏人的仇恨。

同時,中共利用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制度,通過駐西方國家的領事館,撥發大筆經費,"上不封頂",大量雇佣臨時工作人員,租用大批旅遊車輛,以共特和權貴既得利益集團在海外子女為核心,加緊收買籠絡大批憤青留學生和海外華人愚民,竭力發動大規模的示威遊行,聲援北京奧運會、反對"藏獨"、反對西方國家媒體、政府對中共暴政的批評,中共甚至指揮親共遊行團體,暴力干涉反共異議團體、毆打和平抗議的抵制奧運人士,完全無視他國法律。目前,親共分子暴力干涉反共異議團體、毆打和平抗議的人士已經在美國發生;反對西方媒體的大規模親共遊行示威也正在德國、法國、美國上演......

同樣對待憤青民族主義運動,中共處理手法"內外有別",對比十分強烈。諸多跡象表明:中共頭子胡錦濤,正發起一場內外有別式的新義和團運動,目的是轉移視線:

對中共來說,今年是多重危機集中暴發的一年,當前中共各地官僚強拆征地變本加厲、民怨沸騰、通脹繼續飆升、股市暴跌、樓市、金融岌岌可危、外資撤逃、工業蕭條、失業加劇...經濟大崩潰即將到來,中共政權岌岌可危;更兼胡錦濤在達富爾、西藏問題上處理失當、國際抵制奧運聲勢高漲,其本人威信大挫,在黨內外非議如潮,誠可謂內外交困;在台海問題上,台獨勢力敗選下臺,少了一個容易借之以轉移視線的敲打靶子,而奉行民主 "終極統一"原則的馬英九即將上臺,將對中共帶來更大挑戰,而臺灣此次順利地換屆大選,更拆穿了中共的"國情論"謊言,凸顯了中共政權的非法性......

總之,今年來臨的種種危機,幾乎個個都刺向中共的命根子--政權,治國無能、倒退有方的胡主席,因為外交內政的一系列重大失誤,其個人地位與中共政權一併處於風雨飄搖當中,在這樣的內憂外困下,中共胡中央怎麼不急於轉移視線、轉嫁危機呢?

於是,胡錦濤重演故伎,親自編導蕭胡會,企圖像當年借用連戰那樣借用蕭萬長,上演一出開明"和諧"假戲,以轉移視線、緩解國際譴責,孰料蕭胡會不如連胡會,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而且中共商務部誤爆"一中"底牌,假戲演穿了幫。情急之下,緊套同志乾脆將錯就錯,一面變本加厲地加大對康藏的鎮壓、一面借西藏問題猛轟西方媒體,煽動新義和團運動,轉移國內外視線,企圖捱過奧運會再進一步全面收緊、秋後算賬、進一步向朝鮮學習。

以胡錦濤為頭子的中共,推動義和團運動為什麼要內外有別呢?這是因為對當前的中共國來說,群眾運動是一把雙刃劍,在國內如果弄得不好,會直接危及中共政權,而在海外,群眾運動無論怎麼搞,也不會危及到中共政權。隨著意識形態的破產,現在的中共政權再也經不起一場"政治動亂"了,更何況現在物價飛漲、股市暴跌、危機深重、民怨沸騰,如果在國內放任憤青街頭運動,誰能保證這些運動不中途轉向,演變為八九民運第二?"大風起於青萍之末",當年席捲全國的八九民運,也正是從幾千學生 悼念胡耀邦開始的。

總之,如今天怒人怨、幾乎完全靠利益維持的中共政權,再也不敢像毛時代那樣放手發起群眾運動,紅色輔導員出身的胡錦濤,更是以其清華理工學生特有的慎密和謹小慎微,處處防微杜漸,現在連文化娛樂、社會邊緣的不和諧顫音,他都要扼殺在萌芽狀態中,他活像一隻神經質的大蜘蛛,在一張大網上忙活不停,蜘蛛網邊的一點微風引發的細微震顫,都會引得他張牙舞爪地奔過來探查究竟。

顯然,胡錦濤是汲取了2005年發動反日運動的"教訓":在反日的遊行隊伍中,一些人抓住這"奉旨造反",冷不丁打出了自由民主和維權的訴求標語,嚇得中共胡中央緊急叫停反日遊行、抓捕召集者、串聯人......

胡錦濤更是從反面汲取了羅馬尼亞共產黨倒臺的教訓:羅共的垮臺,正是從奇奧賽斯庫召集的"愛國"群眾大會開始,由於 "一小撮反羅分子"的鼓動,支持奇奧賽斯庫的大會忽然變成了"打倒奇奧賽斯庫"的海洋...有鑒於羅馬尼亞同志的慘痛教訓,胡主席決心不給"反華勢力"任何"搗亂"的空隙,一心要把中共政權修造成針插不進、滴水不漏的全封閉式邪惡堡壘。

比起毛主席,胡主席在發起國內遊行示威上雖然膽魄全無,但在挑動群眾打砸搶上胡主席倒比毛主席別出心裁:

毛主席敢於耍"陽謀",敢於大張旗鼓地挑動群眾都群眾;胡主席只敢耍陰謀,只敢偷偷摸摸地縱容黑社會流氓、動用便衣警察毆打、騷擾良知人士,他恐懼群眾運動,生怕大規模群眾爭鬥的斧鉞一不小心揮舞到中共政權老朽的支柱上。

在西藏,毛主席以無神論鬥爭有神論,大張旗鼓地鎮壓"反動僧侶";胡主席做賊心虛,不敢大張旗鼓,而是叫公安武警偷偷穿了藏人衣服、冒充藏民、喇嘛肆行打砸搶燒殺,然後一本正經地調兵"鎮暴",這個鄙劣的毒招,1989年三月用了一次,今年三月再用了一次。胡主席超越毛主席的"聰明",反映出理工科學生特有的精細,和政治輔導員的陰毒,正應了一句"唯懦弱者最凶殘"。

在殘民以逞的狡詐上,胡錦濤最具創造性的地方莫過於對王千源一家人的迫害:

王千源不過在中共煽起的海外聲討"藏獨"的憤青邪流中,站出來說了幾句肯定藏人追求人權的話,居然遭到中共動用全國國家機器的打壓和聲討!為了對付王千源一個二十歲的女孩子,胡主席居然不惜動用中共頭號喉舌--中央電視臺,將王千源打成"最醜陋的留學生"2,煽起對一個華人女留學生的仇恨,同時,中共指使全國媒體和海外御用親共媒體,破口大罵王千源是"漢奸"、"敗類"...在中共的指揮和縱容下,國內外憤青愚民鋪天蓋地地對王千源及其家人的進行人身辱罵、甚至發出死亡威脅...對於一個二十歲的弱女子,一個十三億人口的國家政權做到這般地步,在全世界可謂是嘆為觀止、絕無僅有了。

更絕的是:在對付王千源上,胡主席創造性地運用"愚民戰爭"戰術,縱容憤青愚民打砸王千源一家人的住宅,砸窗、潑糞、貼大字報、入室打劫...而近在咫尺的公安無動於衷3。愚民運動的恐怖,把王千源父母逼得有家不敢回,成為有家難歸的國內流亡者。胡主席猶不解恨,最近又指示王千源國內的母校--青島二中追加開除已經畢業的王千源學籍、並且指示有關單位強迫王千源父母離職4......

中共胡錦濤中央對王千源一家人的迫害,集群眾打砸、親屬株連於一身,不要任何程序和法律,恍若文革紅衛兵抄家揪鬥再現,其卑鄙惡劣程度,實屬中共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絕無僅有。

對王千源一家人的迫害,標誌著中共胡錦濤中央的鎮壓手法有了重大的突破創新:以愚民憤青取代黑社會流氓、便衣警察,對良知人士實施迫害,既狙擊了國內的自由民主訴求,又偽造出自由民主不得人心、政權受"人民擁護"的民意,足讓注重民意的西方國家無懈可擊。

像高智晟、胡佳、王千源這樣的良知人士人數很少,由於當今中共國民眾道德素養的低下和對政治的普遍冷漠,這種縱容愚民憤青圍攻良知人士的手法,既可以以中國人民"民意"的幌子迫害異議人士,又不容易激起大規模的群體事件,對中共來說,可謂一舉兩得。

王千源案絕不是個案,中共對王千源的新方式打壓只是開端,隨著對王千源迫害的成功,這種迫害手法肯定會移到別的異議人士身上,除非中國人現在醒悟,奮起為王千源抗爭,否則向王千源這樣的受害者會越來越多。

對王千源的新手法迫害,集中地暴露了胡錦濤這個毛共十七年餘孽徹頭徹尾的法西斯本性,他不愧為左棍法西斯分子陳雲、王震、李先念的衣缽相傳者,其內心的邪惡和齷齪,比起鄧、江,十倍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外煽動義和團運動,胡主席為什麼要追求大鳴大放、轟轟烈烈的效果呢?因為中共胡中央要充分利用利用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偽造民意,向西方政府和媒體施壓,胡主席企圖利用海外華人的"民意",逼迫西方政府和媒體在人權問題上閉嘴,為中共侵犯人權背書、對中共犯罪姑息縱容。

治國白痴胡錦濤,在倒行逆施、耍弄權術鬼蜮伎倆上卻極富邪惡的創造力,其手段的鄙劣、下作只可讓鄧小平、江賊民自嘆弗如,其算計的慎密精細,也在毛澤東之上,顯足了一個清華幫技術官僚大惡棍的邪惡智商,胡錦濤的頭腦,猶如在一臺超精密的計算機上運行著的極端狡詐的超級病毒程序。

古話說,"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胡主席的陰邪招數,確實有助於推遲崩潰的爆發,對保住他權力軟著陸有利,卻使注定到來的崩潰更猛烈、更恐怖。

胡主席的愚蠢在於:他任滿時只有七十歲,照其身體現狀和常委們"上不封頂"的醫療條件,屆時肯定死不了,離任後,按照自然的死亡進程,再活個十年八年沒有大問題,問題是,中共還有十年八年的壽命嗎?

胡主席上臺六年來,拚命把炭火望下任頭上堆,比江澤民當年望自己頭上堆得更猛更多,只是中共政權現在就已經顫悠悠、搖晃晃了,下一任頂得住嗎?胡某人不要以為:只要紅旗不倒在他自己手裡,就可以沒事。實際上,紅旗就算倒在習近平、李克強手裡,可以沒有事倒是他們,因為他們沒有殺人、也沒有大的貪腐罪行,只要不負隅頑抗,就一定會得到未來中國政府的赦免,而胡某人卻身負纍纍反人類屠殺罪行,無論"緊逃"到哪裡都逃脫不了追究和審判!

胡某人也不要妄想江澤民、李鵬可以為他頂罪,不要妄想把他的罪責都推到江賊民、李鵬身上!江賊民、李鵬年事已高、身體衰弱,有可能死在中共垮臺前,何況,胡某人的罪責比江澤民更大!江賊民發起鎮壓法輪功有罪,胡某人不僅繼續鎮壓法輪功,而且兩次屠殺藏人,至今仍在康藏繼續反人類群體罪行!

胡主席的愚蠢在於:中共國愚民的義和團激情,已經被中共煽點的民族主義猛火燒得沸騰噴湧,開始冒泡溢出,這時補救的最好辦法顯然是減小火勢,胡主席在算計上執於穩中求穩、精益求精,居然連"釜底抽薪"止沸古道理都不懂了,他猛撲上去把鍋蓋捂緊、把漏氣、漏湯的地方堵死,總之,凡是不放心的地方,他都要上一個"緊套",另一方面,他繼續對西方國家媒體、政府的歪曲、造謠、誣蔑宣傳,把鍋底的邪火燒得更猛!如果習近平、李克強是聰明人,一定會把這口高壓鍋提前引爆、或者從後面衝著緊套同志的花崗岩腦袋來一傢伙,免得胡主席燒的這把火把自己炸死。

胡主席的愚蠢在於:不知道"內外有別"式的義和團運動是對憤青最好的教育。在自由民主"虛偽的"西方國家,華人憤青們可以大張旗鼓地大搞遊行示威,聲嘶力竭地盡情聲討西方媒體、西方政府、維護"祖國尊嚴",沒有警棍和手銬的打攪,絲毫不用擔心"秋後算賬",可是在自由民主"真實"的、"正義的"、"強大的"祖國,卻決不允許支持奧運會的示威遊行,連對"家樂福"商店表表"愛國心"的集會也不允許!膽有違反者,輕則傳訊、重則鋃鐺入獄,或者品嚐警察叔叔的人民民主專政鐵拳!
"內外有別"說明瞭什麼?這,連小學生都能看出來,緊套同志,你真當中國的大學生是腦膜炎嗎?由此可見,胡錦濤發起的內外有別式新義和團運動,是免費替西方國家作正面形象宣傳,是對國內外華人的一次生動、簡明、深刻的教育,教育他們認識到自由民主制度的優越性,中共國專制獨裁的野蠻性。

"內外有別"的新義和團運動,對西方國家民眾也是一次成效斐然的教育:海外華人留學生愚民憤憤對異己侮辱謾罵、奪旗幟、撕標語、甚至拳打腳踢的行為,讓西方國家民眾切身體驗到中共國紅衛兵的兇惡。胡主席在海外以支持北京奧運會為名,大搞反西方華人憤青示威遊行,企圖影響西方國家主流民意,如今倒真的達到了目的:海外的新義和團運動將中共政權的法西斯本性赤裸裸地展現在西方社會面前,自我戳破了"和平崛起"面紗遮羞布,使得西方政要和主流媒體從二十多年來"經貿改變中共"的迷夢中迅速驚醒,主流媒體紛紛轉向,開始強硬撻伐中共國...胡主席誠可謂大愚若智、愚不可及!作為技術官僚,胡錦濤固然比毛澤東精細,但是他卻沒有老毛的邪惡天 才。

照胡錦濤骨子反對自由民主、仇恨西方世界的本性來看,隨著經濟崩潰的來臨,中共必然會大肆宣揚經西方國家對中國的 "經濟陰謀"論,未來一兩年內,中共國的義和團狂熱進一步高漲,總會找到宣泄突破口。在胡錦濤的領導下,台海擦槍走火的危險性大大增加、中共國全面軍事對抗臺、美、日及西方世界的危險性大大增加。

曾節明 成稿於民國九十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

注1:臺灣中國時報2008-04-20 報導,題:《擔心民族主義失控,胡錦濤下令嚴禁學生參與示威》;
注2:CCTV網站4月17日報導,題:《最醜陋的留學生》;
注3:自由亞洲電臺2008年04月17日報導,題:《 留美學生王千源在青島的家繼續被騷擾》;
注4:新唐人網4月21日報導,題:《王千源被母校開除 父母被迫離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