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留學熱 有笑也有淚


高考結束後,深圳育才中學的張新宇卻一點也不關心高考成績。他爸爸今年3月就開始張羅他到澳大利亞留學的事。

來自深圳市留學人員服務中心的數據顯示,近年來,每年經該中心辦理的留學中學生超過300人。有關人士分析,今年隨著香港、澳門8所大學在深擴大招生名額,到國外留學的中學生增加人數雖然會有所放緩,但也不會低於兩三千人。

1、兒子出國老媽陪讀老爸在深單身

老伍的辦公桌上擺著兒子和小姑的合影。他只要一抬頭就看到兒子燦爛的笑臉,心情馬上好起來。老伍的錢包夾層裡有張全家福照片,一打開錢包就能看到。老伍每天就是通過這種方式思念遠在加拿大留學的兒子。

老伍的兒子1998年出國,當時12歲,小學剛畢業。兒子自幼由保姆照顧,自理能力很差,典型的"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送兒子出國這件事,老伍和妻子考慮了很久。最後,妻子辭去環保局工作,與兒子一同去了加拿大,照顧兒子的飲食起居。

從15歲起,兒子開始一個人生活。妻子呆在國內的時間多了一些,想兒子想得厲害時就去看看。老伍每週與兒子通一兩次電話,一般在中午12時給兒子打,加拿大大概是晚上八九點。電話一通兒子就掛機,然後再回撥,這樣比較省錢。兒子在加拿大遇到選專業、處理男女同學朋友間的關係等大小事情,都要跟老爸說。老伍的生日兒子記得最准,每次還精心準備小禮物寄給他。

兒子進高中後,妻子發現打電話找他的女生多了。妻子怕兒子早戀,對兒子嚴厲"拷問",兒子表現得很逆反。妻子沒辦法,從加拿大打電話向老伍反映兒子的情況。老伍具體情況不瞭解,但他知道,在兒子這個年齡,處理不當很容易導致父子關係"夾生"。

老伍認真琢磨後,給兒子打電話。"最近有沒有結交新朋友啊?""交了。"兒子有點防備,小聲地說。

"交朋友要注意,男朋友要有,女朋友也要有。"

"呵呵......對啊,老爸真開明。"兒子的語氣歡快起來。

老伍接著聊了一些其他的話題,就像兩個老朋友。兒子最後表態說,他有女朋友,但不是戀愛的那種。他說他不會用爸媽的錢來討女孩子歡心。老伍說,他為兒子感到自豪。

快上大學時,兒子提出要回國上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老伍為此煩惱了好一陣。當初送兒子出國就是為了讓兒子接受國外教育,在國外生活剛起步卻要回國,老伍想不通。他在電話裡狠狠把兒子訓了一頓,兒子此後再沒提過回國上學的事。老伍笑著說,那是他對兒子最粗暴的一次。

兒子目前在加拿大哥倫比亞大學讀大二,表現很不錯。老爸老媽操了不少心,但總算沒白忙活。

兒子每年春節時回來一次,所以老伍平時過的是"單身"生活。早上在攤點上買個包子應付,中餐和晚餐在單位食堂解決。在家沒事看看電視或約朋友打打牌。

2、六年女兒回家三次想起來忍不住落淚

六七年來,老陶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進入郵箱,看有沒有女兒的郵件。

老陶的女兒1999年去了芬蘭,那時她20歲,剛從廣州外語師範學院畢業。

女兒離家時的情景,老陶還記得很清楚。在北京機場,女兒背著大包、提著小包,頭也不回地往前走。老陶說,女兒怕一回頭就走不了了。妻子在女兒背影消失的那一刻,忍不住流下淚來。

女兒走後,老陶和妻子在家不時地看表。他們覺得女兒該到了,可還沒打電話過來。那時電話聯繫不如現在方便,兩口子急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兩天後聯繫上了,女兒說在德國轉機時耽誤了時間。

女兒初中畢業後在外讀書,照顧自己沒問題,夫妻就怕女兒寂寞。女兒剛到芬蘭時,老陶和妻子經常與女兒在電話裡聊天。老陶一般在下午五點鐘左右打,那時芬蘭是上午10點鐘左右。

在芬蘭呆了兩年後,女兒找了一個當地的男朋友。知道老爸老媽會反對,她沒敢跟家裡說。老媽從女兒打電話頻率減少、聊天時情緒有變化中覺察到了異樣,於是叫老陶去了一趟芬蘭。

老陶去之前通知了女兒。老陶到芬蘭後,女兒讓男朋友與老陶見了一面。老陶知道,芬蘭華裔很少,女兒一個人肯定會孤獨,找個男朋友可以照顧她,陪陪她。老陶打算不再深究什麼。

現在,老陶與女兒的聯繫主要通過電子郵件。他們經常互傳照片,以此瞭解對方的近況。六七年來,女兒才回家三次,妻子有時想起女兒,總是忍不住偷偷落淚。

女兒已在芬蘭拿了兩個本科文憑,8月份將去瑞典一所著名學院學習。她還在旅行社兼職,前不久出差到北京,順便回了一趟深圳。女兒在深圳的時候,老陶和妻子想著法子給女兒做好吃的,並抽時間陪女兒。

3、女兒在外課餘打工老媽在深節衣縮食

穆女士回憶起女兒在國外的遭遇,淚水止不住地流下來。

穆女士的女兒出國經歷較坎坷:2003年去紐西蘭,剛開始在一所語言學校讀書,考了第一名,但考慮到沒有發展空間,於是轉學。3個月中,穆女士的女兒轉了三次學,不能打工也不能上學,忍受了很多磨難。

穆女士的女兒現就讀澳大利亞澳克蘭大大學。穆女士說,女兒出國前沒做過什麼家務,只會洗碗,動手能力和協調能力都不強。女兒在國外讀書三年來一直在打工,做的是洗碗、拖地、打掃房間等辛苦活,還要自己做飯。穆女士說,女兒在澳克蘭大大學大一通過了7門課,打工賺了6萬元人民幣,讓她很自豪。

穆女士夫婦是工薪階層,女兒在澳大利亞讀書花費很大,多年積蓄差不多花完了。穆女士說:"現在我很少逛街,不怎麼買衣服,每餐都在家裡吃。全家回四川老家都是開車,比坐飛機能省好多錢。"

女兒四年來只回過兩次深圳,平時與父母溝通主要通過電話。夫妻倆有個不成文規矩,每週和女兒必須通兩三次電話,澳大利亞通訊費較便宜,每次都是女兒打電話回來。

穆女士和女兒也在MSN、QQ上聊天。女兒遇到什麼麻煩或很寂寞時,就講給媽媽聽。父親雖然工作較忙,經常會問女兒有沒有來電話、講了什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