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書記任命坐臺小姐為海口市龍華區區長!(圖)




市委書記任命坐臺小姐為海口市龍華區區長!

海口市委書記陳辭在我們海口市最近鬧出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任命了一個他在歌舞廳跳舞時認識的坐臺小姐寧彩虹為海口市龍華區區長!此事目前已經在海口市、海南省都成為了大新聞。這事出來後,我們省委書記衛留成大怒,要求陳辭具體說明情況,否則要拿陳辭開刀。因為這事嚴重損害了海南省在中國和海內外的形象,衛書記說,陳辭簡直把我們海南省的政府官員形象都毀掉了。

讓我們說說陳辭和坐臺小姐寧彩虹的傳奇故事吧。陳辭作為一個副部級高官,怎麼會認識一個坐臺小姐寧彩虹呢?市府的人都知道,陳辭喜歡去卡拉OK和歌舞廳玩。但陳辭並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即使跳,也是總是踩舞女的腳。但陳辭偏偏喜歡在歌舞廳摟著模特和身段美好的坐臺小姐跳舞。一次,陳辭在歌舞廳認識一個身段美麗的坐臺小姐,氣質高雅大方,一曲下來,陳辭被這個舞女征服了。陳辭一問,發現這個坐臺小姐名叫寧彩虹,是安徽人,竟然和陳辭是老鄉。陳辭大喜過忘。當即決定包養這個美麗可愛的小老鄉。

為了"漂白" 寧彩虹的身份,陳辭想出了一些好辦法。首先,陳辭把寧彩虹戶口調到海口市。然後把寧彩虹調到海口市團委當副書記,不久,又提拔寧彩虹當了海口市團委書記,成了正處長級別的官員。這樣,寧彩虹在幾個月的時間裏從一個普通老百姓變成了國家官員。海口市機關大院都驚呆了。

好戲還在後頭。2007年海口市龍華區發生各種政府違法與老百姓產生衝突的事件後,今年以來,龍華區委書記陳一華受到海內外輿論批評,中央一些新聞機構派人到海南來調查後,陳一華就開始害怕出現在公共場合。兩個多月來,陳一華被陳辭命令在家休息,不得出面曝光。陳辭這樣做的目的很快就暴露了:不久,陳辭任命了他的紅顏知己寧彩虹到龍華區當區長,目的是為下一步任命她當龍華區委書記,所以陳辭讓陳一華退居二線,使寧彩虹得以全面掌握龍華區黨政大權,為馬上任命寧彩虹當龍華區委書記"熱身"。

把自己認識的歌廳、舞廳小姐或在桑拿、洗浴房認識的坐臺小姐提拔為政府官員,這在當下中國官場不是新鮮事情,但像海口市委書記陳辭這樣敢把一個普通坐臺小姐提拔為區長,甚至區委書記的,敢開這樣的先河的,恐怕目前的中國也就只有陳辭一人了。陳辭想在趕跑陳一華,就是為了把寧彩虹馬上任命為龍華區委書記,實現他的計畫。

關於陳辭,還有很多生活趣味的事。比如,根據陳辭的李秘書透露,一次,陳辭飯後突然對著那條跟著他從三亞到海口、成為陳辭貼心好朋友的大狼狗,自然自語地對狗說:當官一天一變,秘書一天一變,但你這個可愛的小朋友,從三亞到海口卻從未變化啊。

陳辭從來不取自己的工資。都是委託他的司機領取。為什麼呢?就是為了讓司機把工資付給陳辭每次找小姐玩後的小費。陳辭對周圍的人經常吹牛說:"我是從不要工資這樣的小錢的,我要的是從天下掉下來的大錢!"

在陳辭的領導下,不僅他個人好事多多,就是他的下屬也都群起效法他們的上司的生活方式。我們院的小符最熟悉陳辭的下屬、龍華區副區長吳優,說他是我們區政府官員學習的好榜樣。為啥?因為在私生活上,吳優副區長是陳辭忠實的學生。龍華區委書記陳一華經常光顧色情場所是我們大家都知道的,但吳優比陳一華更甚。吳優的生活故事,在我們中間傳揚最多的是他努力學習陳辭,積極包養二奶。

一次,吳優老婆黃娟(龍華區城西鎮政府工作人員)打麻將時與陳一華家一方的人鬧翻了,對著陳一華家一方的人威脅說:如果你們家陳一華膽敢不提拔我老工吳優,我就把你家老大陳一華的壞事都說出來。原來,吳優從海口市國貿街道辦事處一個書記提拔起來的,他是通過給陳一華送了70萬元才當上副區長的。吳優當上主管提拔街道辦事處的副區長後,積極提拔各類街道辦主任和居民委員會主任,前提是每人只要給吳優送5萬元錢就可以實現。

吳優還有一個讓大家笑話的事情。他包了一個二奶,名叫鄧紅英,是湖北人。年紀約20多歲,為吳優已經3次墮胎,現在終於生下一個小孩。鄧紅英和孩子現在住在吳優為她租的房子裡。該房子地址就在海口市瓊山花園第二幢六摟E號。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個二奶不僅僅是吳優一人使用,吳優還送給陳一華使用。因此我們平時私下開玩笑說:不知道鄧紅英小姐生的孩子是吳優的還是陳一華的。同事中一個調皮的說:你們怎麼這麼傻?讓省紀委對這個孩子進行一下DNA 鑑定不就知道是誰的孩子了嗎?大家都笑壞了。

現在海口市新聞多。陳辭到處滅火。龍華區成了我們海口市的新聞高產區。該區龍橋鎮那裡,農民還在不斷反抗。陳辭大膽徵用12萬畝地建設36個高爾夫球場的事情,現在鬧得全世界都知道了。陳辭這次凶多吉少了。龍橋鎮那些少數民族性格剛烈,你奪他的地,他就拚死反抗。陳辭在這件事上也是鬼迷心竅,他搞"以租代賣"的形式從農民那拿走12萬畝土地,採取的手段則是欺騙。比如,陳辭、陳一華命令個村委會都把村委會公章借給龍華區政府3天,陳一華在和朱樹豪簽署的租地協議上,偷偷蓋上村委會公章,但這協議又不給老百姓看。

協議上很壞的條款是:如果15年後村民想收回自己的土地,就得把土地上面的投資也買回去,村民哪有這樣的實力買回呢?龍橋鎮永東村村委會一個民選的村長林詩漢,因為拒絕出借本村委會公章給陳一華,就被陳一華下令馬上撤職了。按照國家村民委員會組織法,陳一華無權幹這樣的事。

現在,令陳辭更頭疼的事出現了。最近,龍橋鎮村民都起來反抗,陳辭頭都大了。陳辭選派了3000得力政府工作人員到龍橋鎮給村民做工作,絲毫不解決問題,農民越鬧越凶。眼看局勢控制不住了,陳辭只好下令武警和特警包圍村民,把龍橋鎮帶頭鬧事的農民給抓了起來,並對這些農民以"打、砸、搶"名義進行拘留。然而陳辭害怕國際輿論和中央壓力,又不敢對這些農民判刑。

而當地百姓知道中央巡視組在海南的消息後,又紛紛湧到巡視組告狀。陳辭眼看龍橋鎮即將失去控制,於是換馬,將陳一華的秘書陳輝任命為龍橋鎮鎮長,命令他強制農民,不許農民起來造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