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專欄】讀何清漣女士給我的回信有感

民主先聲311

2008-10-06 14:24 作者: 郭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昨晚23點25分,我發表了《民主先聲》310,題目是《經濟與政治:與何清漣商榷誰是"中國製造"的真正殺手?》

今天(10月6日)早上九點,就收到了何清漣女士的回信。我正在納悶怎麼何清漣女士也有熬夜的習慣時,突然想起,原來我在地球的這一邊是獨裁的黑夜,而何清漣女士在地球的那一邊卻是民主的白天。

何清漣女士來信中認為她給中共出的"三個金點子"其實並不只是經濟策略,也是一種政治策略。

她說:第一個"點子",撤銷國務院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本身就是要求共產黨高官放棄政治特權,與民眾共一國風雨;要求統一國內國際食品標準,本身就是要求中共尊重中國人的生命與人權。第二個"點子",要求將食品生產提高到國家安全形度,實際上是諷刺中國共產黨這些年來置民眾生命與健康於不顧,一味去抓捕良心犯與政治犯的倒行逆施,告訴共產黨現階段民眾的生命安全才是真正的"國家安全",如何去構建這樣的國家安全才是滄桑正道。第三個"點子"實際上是要求新聞自由,而新聞自由是民主化的第一步。臺灣經驗是開放輿論後,開放黨禁就水到渠成,促成了多種政治團體的出現,多黨政治隨後形成。

下面,我來對何清漣女士的這三個"金點子"一一作出我的判斷。

其實,我和何清漣女士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我們在做學者之前,都做過時間不短的國家工作人員。何清漣女士在中共深圳市委宣傳部、《深圳法制報》工作過,而我在南京市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和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工作過,我們對中共的惡行都非常熟悉。

何清漣女士的第一個"點子"是請中共撤銷國務院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

我不知道何清漣女士是不是知道,中共根本就不承認有這個"國務院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中共自己都不承認有,你叫他撤銷什麼呢?

何清漣女士的第二個"點子"是請中共將食品生產提高到國家安全形度。

我不知道何清漣女士是不是知道中共一直標榜自己高度重視食品安全。例如2007年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主持進行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一次集體學習材料顯示,胡錦濤先生高度重視食品安全。胡錦濤先生說:實施農業標準化,保障食品安全,是關係人民群眾切身利益、關係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全局的重大任務。實施農業標準化,實現從農田到餐桌全程質量控制,對保障食品安全至關重要。要從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戰略高度,以對人民群眾高度負責的精神,提高對實施農業標準化和保障食品安全重大意義的認識,紮紮實實做好工作,切實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中共自己認為他們早已把食品生產提高到國家安全形度了,你還叫他提高什麼呢?

何清漣女士的第三個"點子"是請中共撤銷專事製造謊言的國家機器中宣部,將政府與廠商置於公共輿論的監督之下。並認為這第三個"點子"實際上是要求新聞自由,而新聞自由是民主化的第一步。臺灣經驗是開放輿論後,開放黨禁就水到渠成,促成了多種政治團體的出現,多黨政治隨後形成。

我想何清漣女士在中共深圳市委宣傳部工作過,一定知道中共的宣傳部是中共維持獨裁統治的三個根本工具之一(還有兩個是組織部和軍委)。我的朋友北京大學的焦國標教授因為寫了一篇《炮打中宣部》的文章,立即被中共下崗,現流亡海外。另外,何清漣女士提到臺灣經驗,請問,中共哪位領導人能有蔣經國先生的胸襟呢?蔣經國先生有句話"沒有永遠的執政黨"將千古流芳。中共的所有"黨和國家領導人"誰會千古流芳呢?當然他們也會千古流傳的,不過流傳的絕對不會是芳名。

另外,何清漣女士對我把中國的所有社會癥結都歸結於中共獨裁不以為然,並舉了三個獨裁(或稱威權)事例來論證獨裁併不一定導致"食品安全"。

她說,"將一切問題歸結到專制獨裁,前提似乎不錯也很省事。但具體參詳,萬事有因有果,不是把一切都往專制獨裁上扯都行得通。比如新加坡是威權國家,但從不生產偽劣產品,更沒有讓國民吃有毒食品。南韓民主化之前的朴正熙時代也未生產有毒食品給國民食用。毛澤東專制時代固然是短缺經濟,但也從未如此規模化"生產"有毒食品。"

我想說的是,何清漣女士提到的新加坡、南韓威權時代和毛澤東專制時代,恰恰都是我的研究對象。

第一,新加坡並不是威權國家,而是一黨獨大的民主國家。新加坡的反對黨有議席,可以否決各種法案。新加坡唯一和西方民主國家有區別的是,新加坡的反對黨可以否決執政黨的法案,卻無法競選執政黨。那麼,中國有可以否決中共法案的反對黨嗎?

第二、南韓民主化之前之後,有一樣東西沒有變,那就是公民信仰。韓國人的兩大宗教覆蓋了全體國民,即基督教和佛教。韓國自古以來深受東亞佛教文化熏陶(我寫過一本《韓國佛學圓融思想研究》),然而近代以來,隨著西方文化在東亞諸國的傳播和中日韓等東亞國家的現代化轉型,基督教在韓國取得了巨大發展。尤其在近半個世紀,韓國基督教更是異常迅速,不僅教徒數量超過了韓國傳統第一大宗教佛教,而且也展開了規模龐大的海外傳教計畫,其海外傳教士數量已經僅次於美國而位居世界第二。韓國趙鏞基牧師創建併發展起來的汝艾島純福音教會也是享譽世界的全球基督教第一大教會。

在韓國這樣一個敬畏上帝的國家,即使是獨裁統治,也不可能發生類似中國毒奶粉這樣的"無良事件"。那麼,中國呢?中共這樣的無神論執政黨,敬畏什麼呢?一個無所敬畏的無神獨裁黨,怎麼可以和韓國相提並論呢?

第三,毛澤東專制時代,雖然是獨裁,但是在經濟上卻是完全的計畫經濟。什麼叫計畫經濟呢,就是政府按照實際需要進行對等數量的生產。計畫經濟的核心,就是由國家編製生產計畫,由國家組織生產。這樣的統治,雖然是獨裁、"機械"和"節用"的,但是,在"食品安全"方面,卻絕對是無可挑剔的。

那麼,當今的中國呢?政治上獨裁,而經濟上卻放任到竟然隨意發放食品企業"免檢證書"。當代中國的獨裁,在政治方面與毛澤東專制時代完全一樣,但是在經濟管理特別是產品質量方面,怎麼能和毛時代相提並論呢?

儘管如此,何清漣女士還是承認"在中國現階段,食品是生產廠商、農村專業養殖戶、種植戶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原因很複雜,政府放棄監管責任只是原因之一。"

我與何清漣女士的分歧其實就在這一點,即中國食品安全的癥結,中共的獨裁統治是原因之一還是根本原因。何清漣女士持前一觀點,而我持後一觀點。

何清漣女士在給我的回信的最後說:"海內外眾多民主力量在為爭取民主竭盡綿薄,各人能力與關注重心不一樣。大家如果能夠在從事本身事業的同時也尊重別人的作用,情況可能比現在要好得多。"

對此,我是完全贊同的。我想,何清漣女士久居海外民主世界,可能不能理解我們身處獨裁專制統治下,心如刀割、週身如焚的感受。

請何清漣女士有空回國看看中國人民的苦難吧,如果再能順便到南京我的家中小聚那就再好不過了。

附件:何清漣:回答郭泉先生"與何清漣商榷‘誰是中國製造的真正殺手"一文?

接到阿波羅網轉來的郭泉先生的文章,先謝謝郭泉先生多年來對本人研究的關注。對他提出的問題簡答如下:

第一,郭泉先生諷刺的"三個金點子"其實沒有一個是純經濟問題,都涉及政治。第一個"點子",撤銷國務院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本身就是要求共產黨高官放棄政治特權,與民眾共一國風雨;要求統一國內國際食品標準,本身就是要求中共尊重中國人的生命與人權。第二個"點子",要求將食品生產提高到國家安全形度,實際上是諷刺中國共產黨這些年來置民眾生命與健康於不顧,一味去抓捕良心犯與政治犯的倒行逆施,告訴共產黨現階段民眾的生命安全才是真正的"國家安全",如何去構建這樣的國家安全才是滄桑正道。第三個"點子"實際上是要求新聞自由,而新聞自由是民主化的第一步。臺灣經驗是開放輿論後,開放黨禁就水到渠成,促成了多種政治團體的出現,多黨政治隨後形成。

第二,我為《華夏電子報》及其它專欄寫的文章,每篇只有1,500字的篇幅,只能就一事談一事,不能上下五千年,縱橫九萬里地漫天扯開,這是前提。讀我的文章,最好有個連續性,這樣才能對我的總體立場有個基本瞭解。如果郭泉先生讀我最近寫的一系列有關食品安全的文章,包括為BBC寫的那篇在內,可能就不會得出他文中的結論。

第三,將一切問題歸結到專制獨裁,前提似乎不錯也很省事。但具體參詳,萬事有因有果,不是把一切都往專制獨裁上扯都行得通。比如新加坡是威權國家,但從不生產偽劣產品,更沒有讓國民吃有毒食品。南韓民主化之前的朴正熙時代也未生產有毒食品給國民食用。毛澤東專制時代固然是短缺經濟,但也從未如此規模化"生產"有毒食品。所以這種從個別到一般的歸納法很難成立。在中國現階段,食品是生產廠商、農村專業養殖戶、種植戶共同作用的結果,其中原因很複雜,政府放棄監管責任只是原因之一。否則,我就無需要前後寫五篇文章談這問題。(有興趣者請上我的個人網站"清漣居")

第四,在中國現階段,如果要等到郭泉先生談的"多黨監督"出現之後才談食品安全,中國人可能早已經再次淪為"東亞病夫"。目前要在中國現有的政治條件下儘可能地改善食品安全狀況。我的文章就是為此寫的。

我是學者,本人並不認為要將我所有的研究簡化成"打倒共產黨,結束獨裁統治"這樣的口號。如今的讀者文化素質不低,他們並不只想聽一兩句激動人心的口號,而是想知道更多。將一切結論政治化,並非與讀者溝通的一種最佳方式。更何況,有些問題,並非共產黨一倒臺,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比如中國的農村、農民問題。共產黨倒臺了,也不意味著中國農民每人手裡就有人送上一隻飯碗,小農階級就此消失,城市化就此成功。民主化最多隻是為中國問題的解決提供了一個民眾參與的前提條件。

海內外眾多民主力量在為爭取民主竭盡綿薄,各人能力與關注重心不一樣。大家如果能夠在從事本身事業的同時也尊重別人的作用,情況可能比現在要好得多。

中國新民黨代主席、中國基督教民主黨代主席、中國在野黨聯盟輪值主席 郭泉
QQ:115659144   Skype:gwnguoquan
Msn:[email protected]
手機:131514231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通信地址:(210097)南京市寧海路122號南師大文學院郭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