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我們會曾想到

2008-11-22 04:01 作者: 長城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時間把過往的歷史像連續劇一樣展現或定格,人們都把自己當成觀眾;殊不知歷史卻把每個人都置於劇中。寫著自己的歷史卻看著過往者長短和洋相的人們會曾想到自己是一個角色嗎?整部歷史,魯迅說寫了一個「吃人」,很殘酷;其實不是歷史無情,是人們太容易把人生當好玩了,殊不知人們在現世中的所言和所為必然將會是未來禍福與榮辱的成因;所以聖人孔子告誡說做人真的要「如履薄冰」,要審慎。

歷史有多少個朝代,人生有多少個春秋;每一朝都有驚心動魄的事,每個人的一生亦然。我們正處於一個微妙的極具意義的時代和人生的當口,世界和人生的看颱風雲湧動,人們覺或不覺中已感到不尋常的卻要面對的機會把握和史願兌現決非戲言。

人們很容易只相信自己的判斷,持守己見而不願兼聽勸言。歷史上曾經億萬次人們在劫難中失悔的重複著一句飲恨的話:「不曾想到」!假如在劫難界臨前與事的當事人會曾想到,那預見到的和接受忠勸的人們有福了。

綜觀古今,當一個王朝或權勢鼎盛期已過臨近衰亡之時,其徵象很似人在彌留之際的迴光返照,人會有一個喘息逗留之機、社會會有一個看似虛旺的假相;這時天地之間的神靈真的「在為世人愁」,而錯覺導向中的人們卻往往惘然不知有險。我們把時間的焦距拉近,兩千年前的秦王朝和當今朝政的疊像絕非偶然又頗具意味的重合在一起,圖像中推出來一段民間流傳頗廣的秦史,其記述了陝西渭南一處秀麗山水觀寺之景點「六姑泉」的由來。

話要說到嬴政三十七年,如李白詩中描述的:「秦皇掃六合,虎視何雄哉,刑徒七十萬,起土驪山隈」,誰曾想八面威風出巡途中的秦皇突然暴斃沙丘。其後趙高、李斯與秦二世密謀讓宮中未生育的幾千宮女盡數殉葬。此事驚動了神;天上文曲星將陪葬的消息託夢於眾宮女,讓她們跟隨自己變化的紅燈籠逃命。當夜眾多宮女都夢見此事,真所謂一命懸於天爾,且又懸之於一念!機不可失之時不再來之。可悲的是俱多數宮女聞之卻不相信,浩浩數千宮女中只有七人保了性命。這七人中有一位是從楚國擄來名叫玉姜的宮女,是夜與余六名宮女趕趁著夜色,在紅燈籠的指引下逃出了秦宮。七人避開南邊的秦衛、西邊的阿房 、北邊易暴露的平川向東行至渭南松林,正欲少歇,聞得其後兵馬追喊聲遂加緊逃奔。由於太累實在走不動了,只有玉姜隻身隨紅燈籠逃到了華山;其餘六名宮女疲極且慌不擇路逃進一個山洞,兵士們追入洞中,這時洞內冒出一股黑煙,黒煙裡有一對發亮的綠眼睛一閃一閃,兵士嚇退回去稟告說六人被妖怪吃了交了差。原來,六宮女逃進的山洞叫黑虎洞,救她們的是一隻修煉數百年得了仙氣的歲虎。追兵退去後六宮女見該處風光秀麗,山水相連,問得當地屬驪邑,傍沋河川,是一留腳好去處,便背坡面川筑洞而居。秦亡後她們才出洞從事桑田養織,至西漢初戰亂飢荒年病疫流行,六人見民間疾苦,便採制時藥無償醫治疫難百姓。六人亡去後人們為紀念她們修了廟宇敬之為神靈,後來六人入葬處湧出六股清洌甘泉,六姑泉名由此由來。

史絮悠悠,六姑泉的典故頗有深意。何以被神明夢示劫難真相的眾多宮女中僅寥寥七命得救,而數千香魂夢斷秦陵!當年富麗的秦宮就像大秦國一樣只是將亡的行屍走肉,群蟻附膻和以為僥倖者們歸時方知恨晚。觀史及今,秦國當年中強的假象與今天當朝惡黨造勢的假大空相同屬表榮內朽、病入膏肓和不治,其正在亦步亦趨步亡秦的後塵。事實上,與「人民是國家主人與人民民主」黨文化標榜的同時,中國近代的土皇帝毛澤東在外事接見時就是稱自己是秦始皇。毛還說秦始皇坑了幾百個儒,而我們坑了幾百萬,說「我們超過秦始皇幾百倍」!並非吹牛,隨著鎮反 、三反五反 、肅反 、 文革等浩劫下來,中華八千萬黎民百姓的生命被摧殘禍害,八千萬盞心燈泯滅了呵!然而更為可悲的是意識形態上的對人文天良和人性道義的顛覆,在「階級鬥爭與暴力革命」的黨文化鴉片毒害下,人們竟然認為濫殺無辜是安邦興國之舉,近代炎黃子孫們許多人甚至不懂殺人抵命,殺人有罪,殺人有報應是天理。而這一條天理自開天闢地始就沒有改過!

歷史的昨天和今天發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有其內在的因機和規律。前事之師,我們來看果報和下場:行暴政的秦皇短其天壽猝死後兩月不發喪致遺體腐敗臭爛;毛駕崩後遺體展覽至今棗其實質與古時的暴屍刑並無不同,敢問知陰陽命理者不令入土為安的毛之靈魂被眾多陽壽者探視攪擾能得安息嗎?可不可怕!人們再數一數惡黨的顯貴:毛夫人江青自殺,國家主席劉少奇被下獄整死,軍委副主席兼國防部長林彪全家墜機溫都爾汗屍骨無收------人們難道不應該深思一下何以至此嗎?自古人命關天法網無情,惡黨行不義隨者必自斃也,不是嗎?

大戲已經開了頭,角兒們唱罷戲才收;人類歷史是一個舞臺,三皇五帝演到今天;人生也是舞臺,無論古今、每個人扮演角色的同時就是在擺放自己和播種未來。秦始皇威武過,雖其功不可沒卻也沒有逃過天裁。為什麼天要秦亡?我們拉開世界相關史再反顧東土大秦,絕非偶然但又寓意深長的東西方兩個大秦帝國相近似的興亡史都在告訴我們什麼。

在大唐西域記卷*和佛教典籍*中均稱古羅馬帝國及近東一帶為大秦。與這個依征戰而崛起橫跨歐亞的龐大帝國輝煌的經濟、文化相映照的是它的淫樂、殘忍和暴行!古羅馬史學家記載:「在皇帝的私人競技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緊捆在十字架上,點燃後作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馭守服裝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賞這一壯麗奇觀。」導演這些野蠻暴行的是古羅馬皇帝尼祿。據傳這個暴君為了闢地建宮先是在羅馬城中縱火,大火焚噬掉了三個區,尼祿嫁禍於基督徒並指控他們「仇視人類」進而生發了對基督徒的野蠻殘害。羅馬皇君們屠戳基督徒的手段極為殘酷,被捲入會同迫害和嘲虐被害信徒的羅馬人亦是如此之眾。人們萬不曾想所有這一切殘暴都被司法之神記錄了,善惡之中人人都在擺放將來的命運,哪怕僅是認同迫害的輕浮笑虐者們都有代價。尼祿自殺時年僅31歲,連他在內一年不到羅馬暴斃了四個皇帝;接踵下來驟然四場大瘟疫蔓延羅馬全境,每一天數千上萬人死亡,萬餘屍體堆滿海灘而後投入大海;恐怖、屍臭和哀慟鋪天蓋地,泱泱羅馬人過半數丟命喪生,西方大秦之羅馬帝國瀕臨崩潰了。

我們回過頭觀東土的大秦。秦始皇一統中原成就帝業順了天意建樹卓越,然其暴戾苛民終致「坑灰未冷山東亂」。為什麼談到秦始皇的殘暴總是說到坑儒?其實秦朝的坑儒和西域大秦羅馬國殘害基督徒是一個性質。何以然?在遠逝的同一個相近時期,我們地球上來了幾位偉者:耶穌、老子和孔子,產生了西方的正信和東土的道、儒之學;有高德大法之師說儒家修到極高層次上是歸為道家的。過去儒生們均要打坐、淨心和調息;而且儒學也是一種循序的修持學,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講德修的;孔子的學生和後世的儒家出了不少賢德有成之士。秦坑儒生說他們厚古非今卻恰是儒生們明達的一面,儒講「克己復禮」,「克己」講了心修,「復禮」是要復興德行和道論;中國的道統之學並非只是文化其是人應操守的禮規,焚書坑儒和殺基督徒都是對人的萌善求真和追求正信的犯罪,誰幹了誰就要償還,誰與這件事情有關了誰也在劫中。秦始皇崩後後宮及陵墓工匠陪葬了萬餘人,皆因秦的焚坑和無道罪孽太大累及受秦祿之眾代秦受過頂罪,而所謂兵馬俑陪葬的也並非只是泥塑,那些參與暴行的秦官士卒自那以後只是陽壽未盡也未可知,惡業大者其名實早已入冊了秦陵。

因果緣起竟如是。兩個大秦的哀亡史其實都是在講善惡報應呵,我們聞史者們如果不以前車之鑒為鏡很是不智。正如的史學家約翰談他因何記錄羅馬瘟疫實況寫道:「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裡,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到的懲罰而變的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我們聽到這良知的呼喚和告誡了嗎?但願我們能預知或重視有關的勸告和提示,其實今天我們也正是處在公元前類同的劫來之前,我們務必要當心中原的陷阱哪!有人在天安門廣場也放了一把火繼爾嫁禍與修煉者們,手法和用心與尼祿相同想要扇起民憤;但央視鏡頭上破綻和馬腳不少:那幾被燒成胡人的王進東,一個裝汽油的綠塑料瓶安放腿中間絲毫無損,醫院裡的被燒傷者們裹滿厚厚繃帶,構陷造假者闖了醫療禁忌,其違反了醫學上必須暴露治療燒傷以防感染的嚴規!其實人們都心明那個專政惡黨是政治陷害的老手,靠陰謀和整人維持政權,它的媒體和宣傳可信嗎?它什麼卑劣事幹不出來?中國的黎民們沒有媒體喉舌去澄清真相,但是良心是一桿秤,我們能不聽取老百姓們冒著生命危險四處告走捧給的迫害真相嗎?善惡面前哪我們真的要小心擺放,這真的不是一個小的輕慢和好惡,試想如果當年有人提醒羅馬人不要嘲虐被迫害信徒或有人提醒秦宮宮女和造陵人們遠避惡邪,會有那麼多生命被淘去嗎?講述迫害真相告訴人們冤直不是在幫我們大家保住口德和好運嗎?

憑良心我們寧可信取百姓。相對於官方的鼓噪、人民的聲音更厚重和平實,因為那些普通的工人、農民、學生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修煉的空間,而黨閥們則要所有一切:法權、巨財、二奶和淫威!他們的心患是唯恐放任百姓而失去什麼,為此他們不惜栽贓陷害以圖扼制修煉群眾。其實就連曾經最早�把支部建在連上�,確立惡黨在紅軍中地位的毛,他本人晚年時也說:「搞社會主義革命,不知道資產階級在哪裡,就在共產黨內,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毛雖然從來只是利用惡黨,他信的是秦始皇,但毛也看到社會癌瘤的導因在爺兒們黨,毛說:「做了大官了,要保護大官們的利益,他們有了好房子、有汽車、還有服務員,比資本家還厲害」,毛借民憤卸磨殺驢。但毛吐了真言,他說:造反有理。

在惡黨的淫威下除了毛至今誰敢說真話呢?人們各自小心小心翼翼,劉少奇被整死前說:「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就是內心掙扎和對逞兇惡黨的宣言;趙紫陽對六四學生的安撫也是冒死為民做主的誅惡之舉;惡黨內部人人膽寒哪!這個不屬中國血統的由法國、蘇俄侵入的馬列邪黨就像瘟疫,它摧毀我們民族的傳統、人性和良知,使我們的社會道德淪喪居先世界,貪、淫、假冒風氾濫成災;民怨不敢言,民憤無從申。它將半個世紀以來因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創造的一切輝煌都歸功於它的「光榮偉大」,將人民勞作的血汗財富大部據為己有,反過來以財閥巨資打壓奶它的人民。我們中國容忍它太久了,使它得以用各種宣傳灌輸錯亂人們的精神,使人們錯將中共和中國劃等號,錯將反惡共當成反中國。其實,它代表人民嗎?否,它代表中國嗎?否,它代表五千年英史的中華民族嗎?否!中國離開了它地球就不轉了?領導人離開了它就不治理國家了?否。

惡黨將要解體絕不是空穴來風,就像「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預言提前揭示了楚雄滅秦一樣,惡黨陽數已盡命劫在即。據《史記-項羽本紀》載:「夫秦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也。」這段話記述了自楚懷亡入秦客死不歸,楚民追憐,哀兵必勝,其民憤使然;亡秦的楚雄陳勝、項羽、劉邦應運而起,漢高主依佐大將軍韓信功業一統漢室江山。今天民心向背的惡黨正面臨官逼民反和四面楚歌,薩斯病、大地震等危疾和災像都顯示邪黨運凶快要倒數時了,海內外以真名或代名退黨退團人數逾四千多萬,人們都在競相離棄惡黨,誰也不想揹黑鍋成為其最後的同僚被歷史淘汰。三尺頭上的眾神在關注,誰能善待老百姓尊重他們的信仰及與惡黨脫離則保了德和為自己做了善事,屬幸運者們;而那些輕慢百姓的冤情與惡黨同行、偏要附膻惡黨、不醒亦不聽苦勸的,當那塊膻腥惡瘡從華夏之軀上被拿掉時候,附膻群蟻們也就都拿掉了,就像東西方大秦國的疫者們和殉葬者們悔不當初且又萬般不由自己;不是自己寧可成為殉葬品嗎?不是自己不願從善如流嗎?惡黨奪民命無數及加害誠信百姓其罪在不赦,誰沾上誰遭殃啊;識時務者是為俊傑,願我們都能謹慎把握今天的機會和奠定未來。

我們中華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生命的誕生和成全需要維護,老百姓是我們的衣食父母,仁懷百姓的信崇是為文明禮尚,對那些懸劍於民的狗官惡黨怎麼能同流合污呢?我們甦醒的良知會澆灌本性中的真和善,我們生命的船和我們民族的航船一定會吉星高照!

*見《後漢書-西域傳》《晉書-四夷傳》《新唐書-西域傳》《魏略-西戎傳》

*見《佛學大詞典》《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