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在床上輾轉了四個月 演出這樣一齣戲


李志綏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毛健康惡化

林彪的策劃武裝政變和死亡,對毛無疑是一次巨大的精神打擊。一九七○年十一月,毛將我從黑龍江召回北京替他治肺炎,從此他就沒有完全恢復。毛的體質上有了驚人的變化。在林彪的黨羽陸續被逮捕,毛的安全確定後,他又像一九五六年反右運動時那樣,一天到晚睡在床上,表情憂鬱。毛話變得少了,無精打,一下子蒼老了許多,步履遲緩,站起來的時候背駝得明顯,睡眠更加紊亂。

長期以來,他的血壓保持在高壓一百三十毫米汞柱上下,低壓在八十毫米汞柱上下。這時,偶爾高壓上升到一百八十,低壓則為一百。兩個小腿和兩腳都有輕度浮腫,在足踝處可以看得很清楚。感冒、咳嗽、濃痰不斷。胸部聽上去,滿是音。肺部顯然有反覆的感染。痰培養沒有特殊的致病細菌,只是些正常人都有的非致病菌類。這表明毛本身的抵抗力大為減低,對正常人不會致病的菌類,在毛的肺上卻引起了感染。心臟雖然沒有雜音,但是有時心律不齊。

我建議毛做一次全面體格檢查,至少照一次胸部愛克斯光片子,和做一次心電圖。他不同意。我又向他建議,服用人參,提高全身抵抗力。他說他不相信中醫。

但是肺部的反覆感染,不加以控制的話,會越形嚴重,而且能引發心力衰竭。我向毛說明,肺部感染不能不設法控制,提出肌肉注射抗生素。他說,他不願意打針,只同意口服抗炎藥。於是開始口服抗生素。只是吃吃停停,厲害時吃,稍一減輕就又停止。這種辦法無異於鍛練細菌對抗生素的抵抗力,使肺部感染更加不易控制。毛全身情況是越來越虛弱了。

到了十一月二十日,北越總理範文同到北京訪問。毛在人民大會堂一一八廳會見範,電視上照出毛行走的步態。很多人都問我,為什麽毛走路那麽困難,兩條腿像是兩條木棍子似的在挪動。

毛在床上抑鬱終日,此時又在構想新的政治戰略。五年多前,也就是一九六六年春天,文化大革命爆發後,黨內精英凋零殆盡,許多高階層官員被迫害致死,有些人下放,有些人遭批鬥。但真正思謀叛變的人竟是毛親密的戰友林彪。許多領導人早就對毛髮出警告,他們認為林不適合做接班人。他們曾大力反對林提出的對毛的極端個人崇拜,及其所主張的軍隊騾馬化和滿嘴空洞愚蠢的政治口號。毛在床上輾轉了四個月,他決心要那些被他批鬥的老同志回到他身邊。

毛澤東在床上輾轉了四個月 演出這樣一齣戲

李志綏 :《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 毛參加陳毅的追悼會

毛計畫讓大部分的老幹部復職。陳毅元帥的追悼會是毛髮出的第一個訊號。

一九七二年一月六日,前外交部部長陳毅因結腸癌去世。陳毅一生忠心耿耿,直言敢諫。他曾痛陳文化大革命的錯誤、紅衛兵的暴行以及林彪的錯誤領導。

一九六七年二月前後,國務院副總理譚震林、李富春、李先念、元帥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在中南海懷仁堂開會,對江青及文革小組等人提出強烈批評,不滿於文化大革命的一些作法。二月十七日,譚震林給中央寫了一封信,說他當年不該加入革命行列,不該加入紅軍,不該在一九三○年初和毛一起上井崗山。林彪將這信轉給了毛,上加批說「譚震林最近思想竟糊塗墮落到如此地步,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毛讀過信後,召集了部分政治局委員開會,嚴厲批評了在懷仁堂會議上提意見的這些人,指責他們搞復辟、搞翻案。林彪、江青等人便藉機鼓動「反擊全國自上而下的復辟逆流」。大規模地批整各級領導幹部。此後中央政治局停止了活動,由中央文革小組碰頭會取代。這一事件被文革小組稱為「二月逆流」。

陳毅在那時被迫離職。一九七二年陳毅去世時,仍未平反。(譯陳毅在一九六八年後蹲點勞動,下放石家莊,一九七○年中央同意陳回北京治療癌症。)

追悼會定在一月十日下午三時在北京西郊八寳山殯儀館舉行。(中共建國元大都安葬於八寳山。)毛可以不出席。原定由周恩來主祭,葉劍英元帥致悼詞。葉劍英送來有關追悼會的文件,請毛審閱。毛看過後,將悼詞中「......有功有過......」四個字勾掉,這等於是讓陳平反。

到了下午一點多鐘,毛睡醒覺突然決定參加追悼會,而且立刻就走。他的這一突然決定,使我們措手不及。

他那時光著身子,只穿了件睡衣就走。向他說外面很冷,要穿好衣服,他並不考慮。只好用一件夾大衣穿在睡衣外,戴上帽子。我們陪他上車,往八寳山去。汪東興打電話給周恩來,說明這一突然變化,並且叫楊德中立即趕去八寳山設法解決取暖問題。

到了八寳山公墓的休息室,除陳毅的夫人張茜和她的四個孩子在另外一個休息室外,別的人都還沒有來。毛讓張茜和她的孩子們到他這來。

張茜進來以後,毛的服務員將毛從沙發上扶起來,迎上去。張疾步前趨。毛拉住張的兩手。

張滿臉淚痕,向毛問好。

毛擠著眼睛,咧開了嘴,說「陳毅是一個好同志啊。」!

這時周恩來、葉劍英、朱德等人紛紛趕到了。我聽到旁邊有人說「毛主席哭了。」大家不禁唏噓起來,整個休息室充滿了抽噎聲。

但是我沒有看到毛流下一滴眼淚,管毛又嚎了幾聲。我常想,毛是極善於表演的,如果他是位演員,他可以成為一位名演員。他能夠在不同的環境,對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控制和影響對方情緒的表情變化。

流亡在北京的柬普寨西哈努克親王也來參加追悼會。毛同西哈努克握手,向西哈努克說「我的親密戰友在去年九月二十三日,坐了一架飛機要到蘇聯去,可是在蒙古的溫都爾汗摔死了。」接著又說「我的這位親密戰友就是林彪,他反對我。陳毅支持我。」

毛又說到陳毅是反對林彪、陳伯達這些人的。毛還說到所謂的「二月逆流」實質上是陳毅這些老同志反對林彪、陳伯達和王力、關鋒、戚本禹。由於毛的這番講話,將「二月逆流」完全平反過來,也給一些高級幹部的解放平了道路。

很明顯的一個例子是,在陳毅的追悼會後,前代參謀總長楊成武、前空軍政委余立金和前北京警備司令傅崇碧三人隨即平反。林彪於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晚召見解放軍各總部、國防科委、國防工辦、各軍兵種、駐京各軍事院校、北京軍區部隊所屬各單位團以上幹部、各軍區參加學習班和開會的幹部,以及在北京參加「三支兩軍」的幹部,共一萬多人,在人民大會堂開會,宣撤銷楊、余、傅的職務,並將余立金逮捕法辦。毛說「楊、余、傅都要翻案。這些人的問題,都是林彪搞的。」

毛還讓汪東興向楊成武轉達了他的話說「楊成武,我解『楊、余、傅』事件搞錯了。」

羅瑞卿(譯羅於一九六六年上海會議被批鬥後,曾跳樓自殺,所幸只是左腿骨折)亦平反。毛說「林彪說羅瑞卿搞突然襲擊。林彪對羅瑞卿還不是搞突然襲擊。在上海,是我聽了林彪的話,整了羅瑞卿。有許多問題我聽了一面之詞,就是不好,我要做自我批評。」

可以這樣說,林彪事件的發生,促使毛回頭看看這些被打倒,或靠邊站的幹部。在毛的「幹部政策」指揮下,周恩來奉命使大部分老幹部恢復了工作。由此可見,雖然他口頭上並沒有承認,但是在客觀上,他的這個行動卻在某種程度上,起了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作用。

京夫子:《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 "走資派"利用毛澤東

百花香注: 荊楚大俠在, 從"三倫"看毛澤東之為人, 中寫道:《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雖然是用小說筆法來寫的,但所舉史實皆於史有據的。不是所謂的"戲說"的。這種寫作方法,更利於傳播。引車賣漿者流讀之,皆不忍釋手。京夫子先生的文筆,確實是妙趣橫生,酣暢淋漓。但弊在不能直接引用,"史料"價值不大。我也請教過兩位大學者,看法與荊楚相近. 我會逐漸把 《毛澤東和他的女人們》各章貼上來. 大家等著看吧!

歷經林彪事件的打擊之後,毛澤東的身體狀況和精神狀況,都明顯的虛弱了下來。他的視力減退,思想上懷舊,每天都要靠醫生注射大劑量的安眠藥才能入睡。

這時候,中共的黨、政、軍大權都落到了周恩來的手裡。周恩來的身體更是不妙了。一九七二年檢查出了膀胱癌。但周恩來卻抓住了毛澤東的身體和精神的變化,說服毛澤東,解放了一批在文革初期即被罷了官的重要幹部,如陳雲、胡耀邦、王震、譚震林、萬里、余秋里、姚依林等。在各省、市、自治區,大批獲得解放的老幹部開始抱成一團,結成同盟對抗文革派,排擠文革派,甚至打擊文革派。據說,毛澤東還問過周恩來:彭真、薄一波這些人,可不可以解放?周恩來說:他們的歷史背景較複雜,以後再看吧。周恩來也是個權力的魔術師,他先解放大批歷史上毫無疑點的老幹部,再由這些老幹部去解放他們的同事、同鄉、戰友。

在軍事指揮系統,周恩來下令撤銷了原來林彪把持著的"軍委辦事組",而新成立了"軍委辦公會議",把除朱德之外的另三位元帥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都請了出來,而由葉劍英主持軍委的日常工作。毛澤東的夫人江青以及文革派大將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紀登奎、吳德、陳錫聯等,失去了他們垂涎已久的兵權。

周恩來最成功的一著棋,是巧妙地安排鄧小平復職。鄧小平文革初期被列為"黨內第二號最大的走資派"。但毛澤東對鄧小平網開一面,允其保留黨籍,並親自批准送鄧小平去江西省新城縣望城崗一座步兵學校裡閉門思過,重新做人。而不像對待劉少奇那樣,把他宣判為"叛徒、內奸、公賊",永遠開除出黨,置之死地而後快。

周恩來摸準了毛澤東的心性。他自己不便出面,而囑咐當過農墾部長、鐵道兵司令員的王震將軍出來活動。王震是毛澤東在延安時期的愛將之一,且跟鄧小平在歷史上沒有瓜葛,周恩來擺下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以免授文革派以口實,和使毛澤東生疑。讓王震先不去驚動毛澤東,而是給謫居江西"悔過自新"的鄧小平通氣,讓鄧小平連寫了三封信,深刻檢討錯誤。保證永不翻案,要求分配他做點力所能及的工作。鄧小平連續寫了三次信。態度老實,認錯深刻。三次信均由王震面呈毛澤東。毛澤東很高興鄧小平的"永不翻案"的保證書,而能夠痛改前非......果然,毛澤東念及井崗山上的舊誼,找來周恩來,詢問對鄧小平回北京後的工作安排問題。周恩來仍然不露聲色,說鄧小平這樣高級別的幹部的使用,應當由毛澤東親自點將。當然吶,鄧小平做過十多年的國務院副總理,是個實幹家,是不是先安排他回國務院來做些具體工作?周恩來還對毛訴苦說:自己是個病號了,醫生已診斷出癌症,一直要求他早些做手術,國務院一大攤子,需要個得力的幫手......

自傳出周恩來患有癌症之後,毛澤東放鬆了對他的疑慮、警惕。一九七三年二月,鄧小平一家從江西回到北京。三月,根據毛澤東的命令,中共中央恢復了鄧小平的國務院副總理職務。同年十二月,毛澤東更是任命鄧小平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過了幾個月,又任命鄧小平為"中央軍委副主席"。這一來,真正的躍龍入海、放虎歸山了。

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一夥,對於鄧小平的復職,自然是十分緊張如臨大敵了。他們明白:這都是周恩來精心安排的。

鄧小平回到黨中央,周恩來、葉劍英、李先念們如虎添翼了,左派的江青、張春橋、王洪文他們也遇到了一個強硬的對手了。一九七五年一月八日至十日,在周恩來主持下,召開了中共十屆二中全會。全會增選鄧小平為中央政治局常委,黨中央副主席。一九七五年一月中旬,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鄧小平被任命為國務院第一副總理。會後,周恩來因病住進了醫院,遂由鄧小平全面主持黨、政、軍日常工作。周恩來在中共元老集團的支持下,以其高超的政治藝術,利用毛澤東當時忽左忽右、患得患失的精神狀況,順利完成了交權、交班的謀略,神不知鬼不覺的,為以毛氏為首的左派大員們備好了絞索。

鄧小平主持中央黨、政、軍的日常工作之後,立即毫不客氣地在政治局內,跟毛澤東夫人江青(其時已失寵於毛氏,毛澤東斥責她搞上海幫、四人幫。作者注)及其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一夥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鄧小平甚至主持過幾次政治局生活會,來幫助江青檢討錯誤;同時在全國各條戰線內開展"全面整頓,使國家機器恢復正常運轉"的運動。運用的仍是毛澤東"抓革命、促生產"的口號,但比起文革派的左腔高調來,要實際得多了。

最能說明問題的,是鄧小平發動的關於電影《創業》的爭論。

一九七五年初,中國大陸電影被批判、封殺了近十年之後,由張天民編劇、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攝的彩色故事片《創業》面世。這是一部描述石油工人開發大慶油田的故事片,貫徹的是毛澤東的 "工業學大慶"的號召,在當時確實是不可多得的。江青自認領導全國文藝工作,是內行。在文化部審查該片時,她指出該片尚有十個方面的問題,暫不宜公開放映。其實江青大約又是犯了"八個樣板戲"的那種將他人勞動成果拿過來、據為己有的"戲癮",企圖據此題材修修補補,再搞出一部樣板戲來。該片編劇張天民自然不服氣,不願中江青的圈套。但要告狀都無從告起。且告狀的唯一方式是給毛澤東寫信,信是很能呈送到毛澤東本人手裡的,因為張天民認識幾個中共高幹的"太子"和"公主"。恰在此時,毛澤東對於長期為他所封殺的文藝工作有所寬容,說:"八億人民就那麼八個樣板戲,沒有電影,沒有詩歌,沒有小說,也沒有散文 "。周恩來立即抓住了時機,通過已故元帥賀龍的小女兒賀捷生,找到張天民。賀捷生讓張天民直接給毛主席寫一封信,然後由她交給鄧小平,再由鄧小平直接呈交毛澤東。張天民知道自己是一名普通作家,捲進最高層的政治鬥爭,要冒坐牢、殺頭的風險。猶豫再三,但他還是勇敢地寫了一封信。

且說一九七五年七月,正是毛澤東最信任鄧小平的時刻,鄧小平拿了張天民的信去找毛澤東,匯報說,《創業》是部宣傳《工業學大慶》的好電影,政治局同志們都看過,認為是一部中國工人階級的正氣歌。但被卡在文化部,說有十大問題,不能公開放映。

毛澤東相信了鄧小平的匯報。因視力大減,也沒有細看張天民的長信,拿過便箋就批示道:

此片無大錯,建議通過發行。據說罪名有十條之多,太過分了,不利調整黨的文藝政策。
`
鄧小平得到毛澤東的這一批示,勝於拿到"尚方寳劍"。據說,是他離開毛澤東的住處後,立即去到中央辦公廳,佈置於當天晚上派出專機,將"偉大領袖對全國工人階級文藝工作者的親切關懷",送到東北長春電影製片廠,連夜直接向全廠數千名職工宣讀。結果,在長春電影製片廠內引發了徹夜的歡呼、遊行、慶祝。

鄧小平是出奇制勝了。他使政治局內分管文藝工作的江青、張春橋十分被動,暗中咒罵他搞陰謀詭計。因為按照政治程序,毛澤東的重要指示,首先應在政治局內學習討論,然後再分級別、先黨內、後黨外、先幹部、後群眾地進行傳達。但那一來,毛澤東的這一批示,就極有可能停留在政治局內,落在江青的手裡,再由江青去找毛澤東請示匯報,勸其丈夫收回批示。

毛澤東的批示,由長春的廣播電臺、通訊社傳遍了中國大陸。於是一夜之間,全國所有的電臺、報紙、刊物,都大吹大擂了起來,為影片《創業》大唱讚歌。把曾經批評該片的江青等人,打了個迅雷不及掩耳,因而恨煞了這個鄧矮子。

另一部被江青批評而不准放映的電影《海霞》,也大致經歷了上述起死回生的過程。住在首都醫院治病的周恩來,通過主持中央工作的鄧小平,利用毛澤東的指示來打擊毛澤東的夫人江青。

毛氏龍體欠安,江青也像其他的政治局委員一樣,不經特殊安排,已無法跟毛澤東見面。

還有一件事,亦甚有趣味,頗具深意。江青針對當時所謂的"右傾覆辟思潮"、"資產階級文藝回潮"傾向,還批評過湖南省湘劇團的一出小戲《園丁之歌》,該劇寫的是一位女教師教育小學生認真學習文化的故事,思想性、藝術性都屬平庸之至。但江青把它斥之為否定文革,否定教育革命的壞戲之後,惹惱了已經調到北京的原湖南省革委會主任華國鋒,以及華的老朋友、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因為他們兩人都曾經公開表揚過這是一出不可多得的好戲。

一九七五年一月,毛澤東一直住在老家韶山的地下宮殿"滴水洞"裡靜養,並不時欣賞家鄉的地方戲。一天,省委書記張平化帶了幾部新攝製的小戲的舞臺記錄片給毛澤東看。毛澤東因認識主演《園丁之歌》的漂亮女演員,曾經與其一起跳過舞、吃過飯,看後便拍了拍巴掌。張平化立即請示他對該戲的印象如何?他連說很好,很好。張平化連夜把此事報告給北京的華國鋒。其時,華深得毛的信任,已是政治局常務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長。華將毛的"最高最新指示"在政治局會議上做了傳達,無疑是當眾打了江青一個嘴巴。據說江青事後又哭又鬧:

現在是右派們動不動就搬出主席指示,打擊中央文革,打擊無產階級革命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