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連載】 良善女兒終賣父 邪惡轉化非人倫(十七)(圖)

我的父親和母親(十七)

2008-12-27 20:31 作者: 張霜穎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大陸勞教所(Getty Image)

三十一  良善女兒終賣父 邪惡轉化非人倫

什麼是轉化?那就是把人變成鬼的過程。而母親的親人書傑,就在母親的面前一步一步變成了一個陌生的人,最終離她遠去了。書傑的思想越來越混亂,一開始她還經常和母親討論轉化的事,好像要在母親這裡得到贊同和肯定,母親當然是竭力的阻止她,後來她就不怎麼跟母親說話了,但還是時常送些好吃的給母親,再後來,她同那些邪悟者和猶大越來越親熱了,甚至同他們探討怎樣轉化自己親人的事,而同母親就慢慢地疏遠了。

書傑的轉化很快就給勞教所帶來了效益,她家鄉的幾個法輪功修煉者由於她的"幫助"都被抓進了勞教所。最令人心酸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叫王淑花的殘疾女人,腿彎得像個羅圈一樣,走路時很吃力的歪著身子,同時還跟來一個八、九歲的孩子--她的兒子正乾。王淑花原來癱瘓在床,她的丈夫因此拋棄了她,這孩子為了照顧母親就每天出去討飯、撿垃圾,在他們生活的那個縣城誰都認識這對可憐的母子。幸運的是,在大法洪傳的時候,他娘倆修煉了法輪功,這女人的腿竟然一點點好起來了,後來居然能走路了,再後來竟然能打燒餅做生意了,娘倆喜出望外,就修煉得更加虔誠了。在九九年七月二十號開始的全國大迫害中,女人也被抓了起來,那時年齡還小的兒子只好陪在母親身邊,娘兒倆沒吃沒喝的在派出所關了好幾天。好在那個派出所的所長是她們的老相識,知道她們的難處,就時不時地偷偷給她們弄點吃的,過了幾天,就悄悄的把他們放了,聽說那所長為此還犯了錯誤,提前退休了。

母子倆堅修大法的事書傑是非常清楚的,她曾對母親說:"我們那個王淑花,你別看她身體殘疾,講真相可一點也不含糊,那一帶的好多事都是她做的。那裡的警察也想抓她,可就是找不到證據,她的東西只有我知道。"真想不到書傑在轉化後的第一次"坦檢"中,就把王淑花給"坦檢"出來了。後來王淑花告訴母親,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像書傑這麼堅強善良的姑娘會被轉化,繼而出賣她。當地警察到王淑花家抄家時,把她的修煉書籍一本一本地從她租的小屋裡拿出來,特別是那個除了書傑無人知曉的假牆也被砸開時,她終於心痛地明白是誰出賣了她。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2年希臘的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法輪功修煉者的美術作品

惡警讓書傑給王淑花做轉化工作,當書傑同幾個警察意氣風發地走進刑訊室時,堅強的王淑花一下子淚如雨下,她沉默了半晌說:"書傑,你怎麼會聽信這些人的話呢?法輪功好不好你心裏還不明白嗎?你不可能轉化得了我的,難道你還想讓我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嗎?""王阿姨,你認識的那些理是低層次的,我悟到......"書傑還想說下去,但是王淑花制止了她,"你別說了,書傑,你這些鬼話是從哪兒聽來的?是在警察那裡嗎?她們懂得什麼是修煉嗎?你的心被這群狼給吃了!你什麼也不用說了,你如果能明白過來的話,我保證你一定會無地自容!"書傑不是那種伶牙俐齒的人,王淑花的幾句話就說得她張口結舌。"王淑花,你老實點,書傑是為你好,你願意住在這兒,那你就在這兒住著好了,你兒子可不能留在這兒,他出去了,沒有人管,被壞人抓走了,你可別後悔!"那魔鬼隊長沒好氣的威脅著。"書傑阿姨,別聽警察的話,她們把你搞糊塗了,法輪大法好。"男孩子正視著警察勇敢的說。那夜王淑花一個人被留在了那個黑屋子裡,她那個只有八、九歲的兒子被轟出去了,那小孩子是怎麼回到他們的縣城的沒有人知道。

王淑花一到勞教所,就進行了絕食抗爭,幾次灌食後,她瘦弱的身體就出現了全面衰竭現象,母親幾次看見給她做轉化的猶大跑出來叫警察,過一會兒就有幾個獄醫跑過去搶救。母親節那天,王淑花的兒子正乾來到值班室,手裡拿著幾支康乃馨,說是要把花送給母親。惡警問他對法輪功的態度怎樣,是不是有了轉變。那孩子就照舊說,大法好,是大法救了自己和媽媽的命。警察因此堅決不准許他探視,孩子不甘心,等了好久,最後幾個女警察還是大吵大嚷地把他拖了出去。魔鬼隊長把那幾支花撿起來,揚手就丟在了垃圾桶裡。她無情的舉動被母親和幾個在門外幹活的人看到了,魔鬼隊長就振振有詞地狡辯說,"不讓他看是對他好,讓他媽早點轉化,好早點回家陪他!"那幾支花,是王淑花可憐的孩子坐了火車坐汽車送到勞教所給媽媽的節日禮物,他是如何大費周折地轉車來看媽媽,又是怎樣才會有錢買花給媽媽的?我們都不得而知,但是,這麼小的孩子,不但沒有媽媽照顧,想見一眼媽媽,還要忍受惡警的羞辱,更可惜的是他的禮物媽媽連一眼都沒有看到,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來看過她了。

舉報王淑花使書傑立了功,所以她得到了減期三個月的獎勵。而書傑也漸漸地去掉了剛從小號出來時的謙卑,頭昂起來了,臉上慢慢現出一種不屑的表情。看到那些不轉化的人就會說:"還沒明白過來啊?你得悟啊!你得明白師父講的話背後的意思啊!"因為她這樣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惡警反而樂得她和母親多接觸。有一次母親對她說:"師父讓我們做好人,那背後是什麼意思啊?是不是就應該做壞人去殺人放火啊?"書傑有些生氣,"劉品傑,你別鑽牛角好不好?""好,我不鑽牛角尖,那我問你,你把同修的事告訴了警察,使她們被抓了進來,這和殺人放火有區別嗎?"書傑很平靜的說:"你看的只是表面現象,我讓警察把她們抓起來,說明我不執著於親情,我以大局為重,讓她們更好地修煉,有什麼錯?"隨著她們的爭論,書傑的理論越來越不可思議,母親懷疑那個清醒的大腦哪裡去了,她覺得心裏好難過,覺得自己沒有辦法說服書傑,更何況還有幾個惡警正虎視眈眈的監視著她,監督著書傑對她的轉化工作呢。"我告訴你,人自己是不可能修煉成的,就像一粒豆子,是不可能自己從袋子裡跳到沃土上並開花結果的。沒有師父你什麼也做不了,你腦子裡裝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只能使你變壞,別的一點好處也沒有。如果黨能使人修煉,那和尚就不用唸經了,念三個代表不就行了嗎?"母親有些激動。"愚蠢的理論!"書傑也生氣了,"我已經想明白了,你就不用為我操心了,說實在的,我決定了,我就這樣了,行了吧。"她扔下這句話,轉身走了。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第五套功法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美國費城法輪功學員在煉功

一天早晨,母親聽見書傑的父親被抓來了,心裏咯噔一下,沈重極了。書傑的父親是書傑家鄉那個地區的站長,720打壓後,為了躲避公安的通緝一直在外面流離失所,但是公安怎麼也抓不到他。書傑曾很自豪地告訴母親,"我父親非常善良,所作所想都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精進實修,是有神助的。警察想把他怎麼樣,人說了不算。"他被抓進來,如果看到自己的女兒變成了這樣,該有多傷心啊,想到這些,母親心裏就非常難過。快到中午的時候,母親終於有機會見到了書傑。母親小心翼翼地問她說:"今天出的事你知道嗎?"她實在怕書傑傷心,不敢照直說出來。"知道,我爸給抓來了,是我出賣的,他那種執著勁早該轉化轉化了。" 書傑淡淡的說。她輕鬆的語氣讓母親聽了真是難以置信!"你父親自己不要轉化,你有什麼權力強加給他呀?你這不是出賣嗎?"母親氣極了。"品傑,你不用說了,我不是早就替你說了嗎,是我出賣了他。" 書傑毫無愧疚的直視著母親,母親無可奈何的說:"書傑,他會受苦的,他是你爸呀,你知道嗎?!"母親傷心得幾乎流出了眼淚。"不會,隊長說了,會非常照顧他的。"書傑板著臉走了。

"書傑已經不存在了,這個人的頭腦被魔鬼佔據了。"母親悲哀地想著。這個國家好事不會幹一件,把人變成鬼可是真有經驗啊。第二天書傑的父親就被弄到轉化中心去了,那是強制轉化力度很大、很邪惡的地方,勞教所的每個同修聽了心裏都很沈重。幾天過去了,勞教所對書傑父親的轉化沒有成效,看得出來他們上上下下都很著急,因為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就會有幾千元的撥款,這個錢賺不到是不行的,終於費了好大勁把人給抓來了,怎麼能讓到嘴邊的肉飛了呢?魔鬼隊長說:"書傑,你爸太頑固了,他還真沒有你有悟性,這麼多天了,就是不鬆動,乾脆,你去勸勸他吧!"書傑答應了。

書傑去轉化中心的時候是八點多,可是不到九點就回來了,她臉色鐵青,滿眼是淚。她走到母親身邊痛苦地說:"太殘酷了,我實在看不下去,就回來了。"她告訴母親,"他們打了他,渾身都是傷,嘴電得已經不能吃東西了。那麼重的傷,卻還是把他綁在椅子上......"她哭著說:"父親不理我,說看見我就有氣,不許我碰他......" 她坐在小凳上嚶嚶的哭,但是也沒有幾個人同情她,還有個小姑娘撇撇嘴,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報應!"不一會兒,警察就把那個小姑娘叫去"談話"了。

很快書傑的父親被批捕了,判了七年刑。有一天,書傑的母親來市裡探監,警察想讓她看看女兒,那母親卻不肯進所,說很忙,只是在大門口放下包袱就走了。書傑打開那包袱,裡面有一雙很漂亮的運動鞋,鞋裡有一雙很美的繡花鞋墊,上面有一行大字:"一路走好",書傑說那是她父親的字。那一晚,書傑沒有吃飯,整夜板著臉上坐在床上,誰勸她也不肯睡覺。

書傑很快解教回家了,但是她的精神狀態卻一直都不正常。她回家後,整天坐著不說一句話,生活幾乎不能自理,媽媽急壞了,陪她到精神病醫院去看,被確診為"抑鬱型精神病"。直到今天,都沒有恢復正常。母親說這個少女被謀殺了,一個天才少女,被轉化成行屍走肉,這可不是一般的政府能幹得了的。

三十二  直面群魔諸般苦 驚聞來鴻讚幽蘭

共產黨的勞教所就是一個魔窟,每個經歷過的大法弟子都受盡了烘烤與煎熬,那種痛苦是無法用筆墨形容的,只有真修的大法弟子才能堂堂正正地走過這種邪惡的人生煉獄。我的父母都是文弱書生,他們在面對這些鐐銬和無盡的屈辱時,一時間覺得手足無措。但是,他們心中傳統的道德文化使他們終究無法成為中共所期望的那種沒有自尊的人。他們固執地認為道德是人固守的根本,命可丟,而良心是不能違背的。經過幾年的煉獄,他們能夠抵制轉化,平安的出來,那是因為他們內心有著強於暴力和強權的精神力量,更是因為有師父的加持,法和功的護衛。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部分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2004年臺灣法輪功學員為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燭光守夜 

母親說,她在那場共產黨一手導演的迫害中,感覺最難的不是肉體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迫害,那種痛苦令她覺得不可忍受,她有時想到士可殺不可辱,甚至有時真想一死了之,但是她想到了師父的教誨,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時,內心就變得強大起來。是啊,一個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那些屈辱又算得了什麼?大法造就的生命啊,是天地間最幸福的生命了,於是她泰然了。

在一次艱難的困苦中, 母親曾經寫過她的感受:
我死了,
就在這個無人的荒野。
這裡沒有一個人,
到處是寒冷與冰雪。
甚至沒有一根取暖用的乾柴!

我死了,
那屍身的眼角還凝結著一顆碩大的淚珠!
在那顆有些發咸的淚珠中,
還映著一些過去的圖畫:
有丈夫的一縷溫情,
有兒女的一分關愛,
有功友的一分珍重。

遠了,遠了,好像那些已經隔世。
我看見了昨天的戰場,
那戰場上的我,
揮著一支長劍,
向黑暗刺去,
那劍的名字叫"法"。
是父親給我的。
那劍所指之處,
燃燒出一片光明,
因為一縷的情絲,
我掉進惡魔的洞穴,
那情絲在荒亂中失去。
還有我過去的所有珍惜......
我從那屍身上站起來 ,
我的身體高入雲層,
身著百合花飾的潔白的裙,
飄飛的長發上墜著一顆啟明星。
(文中的父親指師父, 是在特殊的環境下母親對尊敬的師父的尊稱,環境所致,不得已而為之)

這是母親在2002年第一女子勞教所嚴管中寫的。那時她心裏雖然有對大法的堅持,但是面對全國範圍內大法弟子被殘酷打壓的痛苦,心情是非常沈重的。就在她非常消沉的時候,警察竟然給了她一封我父親的來信,這使她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母親終於知道,她的老伴還活著,而且狀態也挺好,還有比這更好的消息嗎?那時在勞教所迫害死多少風華正茂的小夥子啊!而母親知道父親是個寧折不彎的人!其實,父親那時正在忍受著非人的折磨,十幾天不能睡覺,終日坐在小板凳上面壁,臀部都磨得血肉模糊。可是在他的信中,你一定看不到這些,他的信總是讓人開心的,描寫的總是一片美麗的天地,還有對難中母親深深的關切和鼓勵,帶給我們暴風雨中的寧靜與安詳。為了敘述的方便,我把父親的信摘抄出來。

品潔,你好!

為了在新年向你送去祝賀,也想在新年中給你送去一點微小的樂趣,我做了一個很不像樣的賀卡,真的很簡陋啊!但是它能代表我的這顆心。我知道,你的品質如珍珠般的晶瑩,如蘭花一樣的幽香,我不想讓你的名字是品傑這兩個字,那有點太僵硬了吧?我想,你的名字應該是品潔這兩個字的。你說是吧?所以我再給你寫信的時候,就要武斷的稱呼你品潔了。

今年是馬年呀,你高興嗎?馬是你的屬相啊,馬是那樣的萬里奔騰,步如行空,真有你性格的一部分啊,你的本命年要在這裡過了。2002年是你的60大壽,我也很可能在這裡給你祝賀了。請收下我的賀卡吧!

興武 2002年1月15日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父親送給母親的簡陋的賀卡

拿到父親的賀卡,母親說她高興了好幾天。共產黨的大規模打壓,真有像汶川地震一樣的壓力,用人的辦法是無法解脫的,那真是所有做人的門都堵死了,只留下一條狗洞做出口,不罵師父和出賣朋友,在勞教所是很難活下去的。而父親卻是一個根本不會妥協的人,他不但不妥協,還有這樣的精神狀態和情趣,難道這不是令人高興的事嗎?父親的來信讓母親在陰暗的日子裡有了一線陽光。

(待續)

點擊此處看全部連載: 我的父親和母親


【紀實連載】我的父親和母親 9

我的父親張興武 母親劉品傑

辦案主要負責人

濟南市中區法院廳長傅春雷 電話:0531- 8256-7091
                   廳長王利民 電話:0531-8256-7176

濟南市檢察院聯絡人 張曉暉 0531-85037729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反X教大隊長韓延青 0531-82746554

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通信地址: 濟南市林祥南街161號 郵編: 250001

背景:

父 親張興武 67歲,山東濟南教育學院物理教授。母親劉品傑 67歲,濟南半導體研究所退休員工,兩人於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後,兩人被降職降薪,數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離家出走,四處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傳法輪功「」為罪名雙雙被判處3年勞教,在勞教所中被迫勞動每天至少17個小 時。期 間,因為不肯寫「決裂法輪功」的保證書,父親被連續2個6天6夜不許睡覺連番洗腦,母親被兩次加刑。2003年底出獄後仍然受到嚴重的監視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辦護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點,濟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屬單位魏家莊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專業開鎖人員的協助下,沒有任何理由破門而入,抄家搶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電腦,印表機各 種機器及大量現金,銀行卡,工資卡,同時綁架了父親母親。父親第二天送往濟南看守所,濟南市中區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親我父親會被判刑XX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