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鈞 左眼畫世界

新竹高中生 幼時右眼盲 左眼間歇失明 以苦為美 畫筆揮灑生命


乍見戴眼鏡的徐若鈞,看不出她有何異狀。其實,她的右眼在六個月大時便失明,左眼近視八百度,且經常短暫失明;不過,鍾情繪畫的她,水墨、水彩作品得獎連連,還成為雜誌封面與月曆,與人分享她左眼看到的美。

若鈞就讀新竹市光復中學進修部廣告設計科二年級,最近以"生命變奏曲"水墨畫,得到新竹市學生美術比賽美術班組第一名、全國學生美展高中組入圍。

從若鈞美麗的作品,很難想像她所忍受的痛苦。因染色體異常,她是先天性水泡性剝離鬆懈症患者,俗稱"泡泡龍"。徐媽媽說女兒天天都在受苦,卻從沒表現出來。

若鈞的皮膚異常脆弱,夏天怕熱、冬天怕太乾燥,春天又怕潮濕,每天要花兩、三小時擦藥,日日輾轉反側到凌晨三、四點才能入睡。若鈞僅剩左眼能視物,但左眼經常因突發視網膜破裂,短暫失明,這時就得躺下來,覆蓋眼睛等待好轉;短時一、兩天,有時到三週,甚至一個月。正值青春年華,若鈞卻不能跟其他十七歲少女一樣,走出戶外。

若鈞從小顯露藝術天分,"牆壁是我的畫布",四歲就能詳實描繪人和動物的表情。媽媽讓她習畫,水墨、水彩、插畫、漫畫都行,也鼓勵她寫作。她的藝術天分也在從普通高中轉到夜校、可以充分休息後,得以發揮。

有人問,"獨眼畫畫,有什麼困難?"徐若鈞說,"我從來都不知道雙眼畫圖的感覺"。為了維持左眼功能,媽媽每天幫她點人工淚液

;若鈞有一姊一弟,徐媽媽說,"全家人都是她的導盲犬";弟弟三歲就能帶她上廁所。

九十七年跨年晚會,若鈞邀同學到家裡聚會。新年元旦,和家人凌晨四點多出發到尖石鄉高山上,這是她第一次走到戶外看雲海。若鈞高興了好幾天,但代價是在家躺了兩、三天。

"母親平凡的肚子,誕生了這不平凡生命的我,雖然我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我相信明天會更好",若鈞在文章中寫道,"我希望透過彩筆,傳達生命的熱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