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蔚專欄】 今天起義要麼速敗,要麼速勝

喚醒國 人之240

2009-05-15 05:47 作者: 劉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09年5月14日

【題記:

自從1949年來自西方的共產黨在中國建政以來,它武力霸佔老天給中國民眾生活的土地,礦產等所有資源,局長們白佔這些資源自己去發財,完了連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都不給民眾,還對民眾進行各種人為的收費。同時他們一手決定民眾收入,一手決定民眾支出/物價,實際上收民眾80%以上的稅。現在2009年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的平均收入約是400元人民幣一個月,而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等基本生活費是133萬元人民幣,就是說老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今天中國的主要矛盾就是13億人與壓榨他們的佔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局長們之間的矛盾。

今年是2009年,過去10來年中國佔人口大部分的信仰民眾,困苦民眾堅持講真相,今天中國民眾做什麼的問題已大部分解決了,那就是結束共產黨的統治,現在的問題主要是怎樣做。13億人當前急需革命/進步的具體辦法,我們提出了包括講真相,軍民起義在內的進步六大類辦法,詳見我在博訊網站博客中的"喚醒國人之233,236"。從現在起我們將主要談革命之除暴安良法,起義的機槍並舉法和民眾起義法這三個辦法及其英雄事跡,並對其重要內容滾動發表。這是我們的告全國人民書,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希望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權力來源於人民,我們相信13億人多數人會對我們的主張投贊成票,我們願意13億人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至於說現在不能表決,那是共產黨的問題,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們文中的廣為傳播指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讓他們再分別給五個以上的人講,推進下去。

這裡簡要介紹除暴安良法。共產黨的基層人員包括黨員和非黨員幫著它把持了政權,搶奪了我們13億人的土地,礦產,企業,福利,選舉權,結社權,辦報權,這已是一個人90%以上的權利了,他們平時否定我們主張民主公平的觀點,我們也可以算了。到此為止。如果他們還要來對我們的身體,物品包括書籍搶劫/沒收,開除我們,就因為我們表達了我們民主公平的觀點,有了些愛好,信仰,連我們最後剩的這10%的權利也要奪去,我們就只有消滅/殺掉他們。他們不給我們一點空間,我們就只有爆炸了,炸藥就是這麼造的。我們這樣做是正當防衛,除暴安良,防止共產黨對更多人身體和物品的傷害。中共的基層人員是直接壓迫,壓榨我們的人員,從反抗暴政的角度講,除暴安良的義舉就是起義。

對於中共基層的軍警,法官,城管等對民眾做著基本相同動作,實行一體化管理的人員,我們可以採取楊佳方式,就是這個城市的警察侵犯了我或他人的身體,物品,我就消滅/殺掉這個城市的警察。對於中共基層的黨支部書記,村官鄉官,科長,老師,他們有相對好的,也有惡劣的,誰侵犯了我的或他人的身體包括體罰,或物品包括書籍,我們就消滅誰,而不應找其它的書記,老師等來消滅。一個女人如果決意消滅掉一個男人也完全能做到,什麼時候看見一個警察在飯館吃飯,一個石頭,一個全力出手,警察就完了,他渾身配槍炮,後面有幾百萬軍隊也沒用。反正現在我們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如果有一定工資,一定職位的中共基層人員都不乎與我們同歸於盡,那一無所有的我們平頭百姓更不會在乎。

我們不是成規模地消滅它的基層人員,一個城市或省下面的地區只要每年出現幾起這樣的事件,加上民眾對英雄的稱讚,就能對中共的基層人員包括黨員和非黨員,起到極大的震懾作用。所以每消滅一名中共的基層人員就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幾十人,幾百人。多數人需要做的就是對英雄的事跡出現一起就廣為傳播。有義舉的人是維權英雄,影響巨大的人如楊佳是民族英雄。如果多數人忘卻英雄,甚至認為英雄是罪犯,那中共的基層人員就會與過去一樣對我們隨意地打,關,搶,開除,體罰。估計現在每年全國至少一千起英雄事件,加上新的英雄事件,民眾的廣泛肯定,那中共的基層人員要考慮了,還要不要為了中共局長們給他碗里加兩片牛肉,搞得可能連吃飯的傢伙都沒了。

下面簡要介紹軍民起義法。中國過渡政府,軍中聲音及我們瞭解到的情況都顯示軍隊可能起義。我們呼籲中國民眾自己已有的組織,電臺,電視臺,媒體,13億人傳播軍民起義法的重要觀點,為全國軍民起義創造有利條件。在軍隊內部可採用機槍並舉法起義。就是發動起義的幾個人將子彈發給每位官兵,讓他們上子彈,衝鋒槍也被稱為機槍。共產黨也可能自己把子彈發下來。這時起義方出來一人講話,"對於願意起義的官兵來說,你們可以放心,從現在起直到推翻中共政權,沒有人能從你們手裡收回槍和子彈。"這下我士兵手裡有了挺上了膛的機槍不怕了,敢保衛其它起義的官兵了。比如說副團長呼喊起義,團長,政委,政治部主任,參謀長,還有兩個營長反對,那此時他們的能量就與我們六名士兵的能量一樣。他們此時若有阻止起義的言行,我們就同歸於盡。這個辦法不靠共產黨的指揮體系,走民眾/士兵路線,不怕共產黨摻幾粒沙子,安幾顆釘子。就是說到時官兵的能量都平等了,一人一挺機槍,你叫它武裝競選法也可以。那些不願意參加起義的人留下武器,分部隊的東西,回家。在98%以上的中國人都希望共產黨垮臺的今天,機槍並舉法是可行的。

我們講首先起義的部隊有權指揮它附近的共軍部隊。附近指中間沒有其它的共軍部隊。這時義軍附近的共軍,比如106師,一邊是共軍,一邊是義軍,外部沒有什麼妨礙它起義。內部採用我們的機槍並舉法應該可以的。如果106師的師長,政委不願參加起義,他們自己跑掉,現在跑出國也不難了,讓願意起義的人起義,我們不追究。如果他們呆在部隊,妨礙起義,他們就是千古罪人。民眾設法將他們的相片公布在網上,呼籲13億人在任何時候,包括他們退休之後用除暴安良法消滅/殺掉他們。

對於民眾起義,只要有人不管幾個人,有兩支槍,呼喊起義,其它民眾就應服從英雄的指揮。有了帶頭人,有了槍,你不起義,還等什麼時候?同樣當民眾起義控制了一個縣,宣佈成立了民主政府的時候,起義領導人有權指揮當地和附近的軍隊。還是同樣的道理,對於附近的共軍部隊來說,比如106師,一邊是起義的地區,還有民主政府,一邊是共軍的地區,外部沒有什麼妨礙它起義。那麼106師必須起義,軍隊使用人民提供的武器,糧食,就有責任解救人民於苦海。同樣它的師長,政委如果不願意參加起義,自己跑掉,跑出國,我們也不追究。如果他們留在部隊妨礙起義,我們同樣會用除暴安良法消滅/殺掉他們。起義領導人同理有權指揮附近縣/市的中共政權機關。

我們希望在一年之內就是到2010年4月,全國軍民相當部分人,如三分之一的人就機槍並舉法,民眾起義法,全民學軍法,鄰近指揮權這四項我們關於全國軍民起義的主張達成共識,為軍隊或民眾的起義創造有利條件。這是可能的,今天2009年98%以上的中國人認為共產黨該下臺了,這就是老百姓一句話一句話講出來的。中國民眾希望有人首先起義,那麼就請你們每個人把包括起義在內的我們文中的重要觀點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也給五個以上的人講。你一個月給一個人講,五個月就是五個人了。

願我們每個人在這場偉大的中國全民大革命中不要缺席。

劉蔚 2009年5月3日更新】

2009年5月張軍,劉蔚,王紅,李燕在網上談起了今天中國起義80%的可能以上是孫中山模式,即要麼速敗,要麼速勝,中國民眾今天應該大談孫中山,去中山公園,穿中山裝;中國民眾沒有老天給他們生活的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面臨中共的各種人為收費,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今天中國百姓應該向孫中山學習;民眾什麼時候能獲得公平包括滿18歲的每位公民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就是當多數人看重公平,不再讚賞班上前十名的時候;一個人既不應向人借錢,也不應借錢給人,望子成龍,望夫成龍都是害人害己,2009年中國民眾的生活及其絕望和希望。

期間他們不時朗誦劉蔚的敘事詩,敘事詩也叫史詩,《中原海捕魚》。這首詩是說中原海/中國這幾十年來的風風雨雨的,還講到中原海各種魚怎樣讓那裡實現民主公平。每週會更新,讀者看史詩下面的日期就知道了。如果你以為詩歌較散文更不真實,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你不信讀讀我們寫的這首詩,看是它還是你接觸到的其它信息對中國的描述更真實,更透徹。全文包括史詩一萬多字,各位一次看不完,可存檔再看。我們在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望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

啊,看古今,歷史的長河波浪翻,一道道嶺來,一條條河。
上面這些情況要放到我劉蔚的史詩《中原海捕魚》中才能看得更明白。

中原海捕魚

劉蔚 2009年5月14日

2009年我們駕著無畏號在中原海捕魚,
說是捕魚,其實我們是告訴那裡海魚真相,把他們從紅魚那裡救出來。
中原海就是中國,
我們說魚也就是說人,
好比生肖中的狗,虎,牛是說人。
海魚佔13億多人的99%,
紅魚喜歡紅色,旗幟也是紅色,宣揚流血,
所以叫紅魚。
真正吃海魚的紅魚只佔13億多人的1%。
它們來自西方,最早的祖師爺馬克思是1815年生的,
與中原海幾千年的文明沒有關係。
紅魚或紅魚黨在1949年奪取了中原海,
它們相信唯物主義,
把世界看作一堆物質,力量,
裡面沒有公正道德的位置,
實行誰有力誰就拿到的強盜原則或強盜主義,
它們管這叫黨性。
我們在這裡說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
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

自從1949年來自西方的紅魚黨在中原海建政以來,
它武力霸佔老天給海魚生活的土地,礦產等所有資源,
局長們白佔這些資源自己去發財,
完了連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都不給民眾,
還對民眾進行各種人為的收費。
同時他們一手決定民眾收入,一手決定民眾支出/物價,
實際上收民眾80%以上的稅。
現在2009年滿18歲的10億海魚/民眾的平均收入約是400元人民幣一個月,
而一人一生所需的住房,食品等基本生活費是133萬元人民幣,
其中住房約48萬元,教育約10萬元,醫療約10萬元,
就是說老百姓干八輩子也掙不到他所需的基本生活費。
中國歷代百姓都有上萬平方米的土地生活,基本生活無憂。
現在歐美,俄國,印度都是佔用了土地的政府給每位居民提供
住房,食品,醫療等基本生活。
紅魚政權帶給中原海的不是進步,而是退步,
它才是真正的反動派,反革命,最大的漢奸。

"但紅魚仗著它有幾百萬軍魚任意地壓迫,壓榨海魚,多數海魚/民眾被搶了,被打了,
被關了就算了,連個反對的聲音都沒有,連給鄰居講的聲音都沒有,不少人覺得沒有辦法
,"張軍說。四位都皺起了眉頭。

"我們還是繼續朗誦史詩吧,"劉蔚說。

它罵了前蘇聯和今天的俄國幾十年,
但1999年12月9日中共與俄國簽訂了《中俄全面勘分邊境條約》,
承認了清政府與俄國簽訂的《愛琿條約》,
《北京條約》等一系列霸佔中國150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條約。
有人說清政府是打不過人家,沒辦法只有簽了,
否則沙俄會佔更多的中國土地,
而1990年代又沒有誰來打中國,中共也簽了如此喪權辱國的條約。
唯一的解釋是中共的高官不知道拿了俄國人多少好處,
他們才是真正的賣國賊,漢奸。

每位公民應該有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的福利,
不是政府高興給就給的,而是基本人權。
一個政府佔用了老天給民眾生活的土地,
它就必須給每個人四項基本生活的福利。
一些人還是不覺悟,還是認為中國人就應該沒有老天給他們生活的一寸土地,
也沒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官員們拿著百姓的資源自己去發財就好。
我們再也不能認這個強盜邏輯,流氓邏輯了。
今天中國每一位滿了18歲沒有自己住房,
沒有自己食品,不能自己上學,不能自己看病的人都是紅魚黨害的。

四個人談談說說,哭哭笑笑,都想起了幼兒園的時光。這時他們就走到一個幼兒園。看見有100個孩子被10個孩子追得到處亂跑,那10個孩子手裡拿著水槍,噴射著紅色的水。一位穿藍毛衣的孩子對四位說,"每過3分鐘,這10個孩子的水槍就被收到一個自稱是班長的那孩子,他們就退伍,然後班長把水槍發給另外10個孩子,他們又去對100個孩子射水,那紅色水到衣服上是洗不掉的,而且被認為死了,一天沒有東西吃,我們不願被射到的孩子就被槍孩抱,或者罰做苦工,產品都交給班長。我也當過槍孩,其實我們心裏都討厭這個遊戲,因為最後得利的只有班長,我們都是受害的。無奈班長在10個槍孩中設立不少官員,看著他們,"藍毛衣的原槍孩說。

"我們為什麼一定要用班長設立的指揮體系去廢除它呢?等哪天我們又有了紅色水,裝滿水槍,這時出來一個人說,‘對於願意廢除這個遊戲的人來說,從現在起直到廢除這個遊戲,你們手裡的水槍和紅色水不會收回。'這下願意廢除它的槍孩就不怕了,敢於保衛其它義舉的槍孩了。這時忠於班長的一名官孩的能量就與我一名普通槍孩的能量一樣,一人一把水槍,他要同歸於盡就同歸於盡,他不要,就把水槍留下,離開隊伍,我們不射他。這個辦法叫水槍並舉法,或者叫武裝競選法。現在我們幼兒園需要做的就是廣傳這個義舉的主張,同時我們讓普通孩子自己學習水槍如何上子彈等軍事知識,這樣他們自己也可能起義,我們爭取在一小時內廢除這個害人的遊戲,"一位綠毛衣的普通孩子說。

然後這些起義主張就在110個孩子之間嘰嘰喳喳地講著。一小時後,還真發生了上面的場面。10個槍孩,水槍朝天並舉,裡面的紅色水清晰可見,保險都定在發射位置。水槍槍口不對人,除非要消滅誰。有3個槍孩離開了隊伍,把水槍留下了,不知道他們是忠於班長還是心裏中立。7個槍孩起義了,十分鐘內起義的槍孩達到了20人,因為普通孩子踴躍參加義軍。這下班長沒辦法了。他沒有槍孩,這110個孩子就不怕他了。孩子們說,"現在好了,我們不用玩這種害人的遊戲了。"班長被廢除掉了,孩子們自由自在地一人一票投票決定他們喜歡玩什麼遊戲了。

四位看完,眉頭都舒展了。

"今天中國很多人打孩子,罵孩子,我看孩子才是最聰明的,"王紅說。

"那肯定,我就說中國的父母把孩子送到中共學校是越學越蠢。多少孩子被中共的學校害死了。2009年河南一高三女生本來成績名列前茅,後來成績下降後,受不了個方面的壓力/傷害從教學樓五樓跳下,被救活,但脊椎粉碎性骨折,不能動了。2009年江蘇省常州市兩名中學生自殺,其中一人的遺書寫道:

"‘我的夢想是開個不為賺錢的咖啡店。不出風頭,生活儉樸。但是很多聲音說:不!你要好好讀書!讀大學!研究!博士!最後出國!這樣念下去完全沒有意義,離我的夢越來越遠......明天的化學考試不想考了,作業也許會做但也不想做了。累了!唯一的羈絆就是爺爺和奶奶。我先走一步了,生命是我的。沒有人能為我決定!'

"2009年廣東工業大學兩天連續兩名男生自殺身亡。2008年江蘇一中學男生因上課遲到被老師罰跑而死。孩子都被中共的學校害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接著四人又繼續朗誦劉蔚的史詩了。

一個人既不應找人借錢,也不應借錢給人,
因為一個人借錢無非是他解決不了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的一項或多項了。
而這些是佔用了老天給每個人生活的土地的政權應負責的,
所以每一位滿18歲生活困難的人都應該找政府而不是其它老百姓,
拿回屬於你的財富。

而紅魚局長們就是不從單位拿錢一年的收入也達300萬元人民幣,
今天中國0.4%的人佔有那裡70%的財富。
今天那裡對陣的雙方或者說社會的主要矛盾
就是把持民眾工資,支出,土地,礦產等資源的佔人口不到千分之一
的局長們和被局長們壓榨的13億人之間的矛盾。
13億人生活困苦的根源是他們被這個反動的,反革命的政權統治著。

鑒於幾十年來在按權分配財富的體制中,好人吃虧,壞人得利,
我們覺醒人士,就是覺醒了的老百姓提出來了,
平分共產黨轄區的財產,主要是房地產和貨幣兩項。
2007年全國人均建房使用面積達到23平方米,
未來民選政府以23平方米使用面積的住房為單位編號,
讓13億人不花一分錢抽籤領取,死後不遺傳,
由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
將中國現有上100萬億財產平分給13億人,宣布人民幣作廢,
13億人每人到民選政府領取10萬華元,幣值與人民相當。
同時扣除沙漠、冰川、森林、辦公樓、道路佔地,算上樓房地,
10億滿18歲的成年人人不花一分錢,
到民選政府抽籤領取老天給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
包括住房地、商用地、耕地三種地,總面積在一千平方米以上,
死後不遺傳,由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沒有房地產稅。
一畝地是666平方米,一年產糧食600斤,足夠一個人吃一年了。
這樣現在和未來每個中國人的住房,吃飯等基本生活都解決了。
這些制度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贊成票超過反對票就實行,
贊成票不能超過反對票就不實行。
覺醒人士提出來的是
使中國人從沒有家園,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解決不了到
中國人有自己的家園,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無憂的
偉大的中國全民大革命。

凡是多半或基本上贊同覺醒人士方案的人
給其它5個以上的人講,告訴贊同的人再給其它5個以上的人講,
這樣繼續下去,我們覺醒百姓就是幾何級數在增長。
當哪天13億人中,有一半人認識到了這些真相,
紅魚黨的反動統治就持續不了兩年。
沒有紅魚黨,才有新中國,
只有解放全國人民,才能解放我們自己。
成為覺醒人士現在不需要登記,
就像你喜歡看書,他喜歡看電視一樣,不需要誰的批准。

我們把2009年收入達到3500元一個月能解決住房,醫療等
基本生活的人都算為富人好了,
今天的中國是1%的富人和99%的窮人。
就是中國/中原海最富的2%的能買房的人也是被壓榨/搶劫的,
按紅魚的法律,現在買房就是買70年的使用權。
這就意味著所謂的白領們辛辛苦苦當幾十年房奴,
最後房子也要被局長們沒收。

打人,搶人,騙人的事情就是受害人有嫌疑人,
紅魚的警察局,法院也多不管。
就像紅魚在國際上支持伊朗,北韓等流氓國家一樣,
它這個總流氓在國內也需要相當數量的小流氓。
設想如果13億人都不互相爭鬥了,信奉公正公平的原則了,
佔人口不到千分之一的局長們還怎麼霸佔13億人的家園?
我很喜歡聽希望.之聲電臺,每天是上網聽。
寫到這裡,我喝了一口白開水。

看到這裡各位不要怕,
紅魚派人員,不管是不是黨員在單位,論壇恨不得把漢語裡所有的貶義詞
都安在我們頭上,說我們是少數人,他們顯得聲音好大,
但他們從來不敢呼籲就他們的觀點或我們主張民主公平的觀點
讓13億人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
可見紅魚派人員心理明白他們才是少數,
反革命,反動派,漢奸等詞語都該安在他們自己身上。
而對我們覺醒百姓的觀點,
我們是從來呼籲13億人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的。

紅魚黨對民眾的合理訴求一味打壓,
毛澤東時代就害死了八千萬人,包括餓死的四千萬人,
2000年以來中國每年200萬人採取自殺行動,
根本原因都是解決不了自己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
紅魚黨也不可能把13億人都殺光,殺光了它壓榨誰?
它就是把中國人殺得只剩100人,它還是會面臨97人的反對,
因為獲得公平是人的天性。
所以今天2009年人民沒什麼好怕的了。
凡是願意13億人就其的觀點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的人就是民主人士,
不願意的人就不是。
我們從來是願意進行這樣的表決的,我們是民主人士。

中國歷代幾千年
每人擁有老天給他們生活的上萬平方米的土地,交約6%的稅給朝廷,
一年的勞動日在100天以下,住房,吃飯等基本生活無憂。
今天臺灣,美國的民眾也都是有老天給他們生活的土地的,
1862年美國總統林肯頒布的《宅第法》讓每位美國人擁有1平方公里的土地,
現在2009年臺灣民眾的平均收入是約1000美金一個月,
美國是約2000美金一個月,
住房,醫療等基本生活不成問題,中小學教育免費,
美國民眾交約10%的稅給政府。
去過歐美國家的人都看見那裡每個人都有吃有住,
為什麼?
因為佔用了老天給民眾生活的土地的政府給每個人
提供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
如果政府不願或不能提供,
它就沒有權利佔用民眾的土地。
我們說印度也比中南海/中國好得多,
它有三樣:每人有教育,醫療的福利,每人投票選舉他們的總理。
一些人對我們覺醒百姓說,"難道你要造反/起義?"
我們說,"如果你也願意它下臺,我也願意它下臺,還有多數人都願意它下臺,
這個反怎麼不能造起來?"

今天我們民眾就兩個標準。
判斷我們生活好壞的標準是我能否憑居民證領取
住房,食品,教育,醫療這四項基本生活。
判斷我們言行是否該做的標準是設想13億人一人一票表決的話,
贊成票是否超過反對票。
我劉蔚判斷13億人看我的這篇文章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
所以我就發出來。
我的二百篇《喚醒國人*》系列文章在海外博訊*新聞網站的博客,
名字在那裡的作者群中。
在這些文章中當然越是最近寫的對時局的針對性越強。

我們高興地看到2008年1月1日有意結束共產黨統治的
中國過渡政府在美國成立了,伍凡任總統,袁紅.冰任議長。
伍凡總統已經於2008年下達了第二號總統令,
那就是全國軍民隨時隨地結束中共的統治,成立民主政府。
到2009年5月已經有5400萬中國人以包括化名在內的方式
退出了來自西方的共產黨及其共青團,少先隊。
2008年中國各界人士發表意在讓中國實現民主的《08憲章》,
這裡我簽上我的名字劉蔚表示支持。
中國新民黨代主席郭泉提出來的在家革命也完全可行,
它與在一個市,一個省,或全國的總罷f工,總罷f課,總罷f市相似,
罷f市對民眾來說就是不去買東西。
其實今天中國有兩億以上滿18歲的人沒有收入,
他們整個星期地同時進行著這三樣,進行著在家革命。
各界人士提出以藍色作為中國民主公平的顏色,我們贊成,
你可以用一件藍色的衣服,一個藍色的包,一本藍色的書,
或者就是藍色的天空,海洋表示你是贊成中國實現民主公平的。
一些民主人士也提出了民眾穿白衣或白褲紀念1989年為民主獻身的人們,
我們贊成這樣的白衣行動,每年的5月,6月各位能穿白色衣褲就盡量穿好了,
現在中國污染嚴重,乾旱高溫加劇,5月,6月已經相當熱了。
我們這篇詩文會談到中國的工人,農民,軍人,學生,失業者,其它人
如何推進中國的民主公平。

幾十年來由於紅魚黨不顧環境地進行工業生產,
給我們的大好河山帶來了毀滅性的破壞。
1990年代以前,中國只有重慶、武漢、南京、吐魯番四個火爐,
現在華北、華東所有大城市都成了火爐。
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以往是上千平方公里,
2007年只有50平方公里了。

紅魚從中央到街道,沒有哪一級的官員是當地民眾一人一票選舉產生。
制定法律的人大代表也不是當地民眾一人一票選舉產生,
幾個官員搞出來的法律也從來沒有經過民眾一人一票表決過,
這個政權及其法律都是非法的。
不錯,中國歷代是沒有一人一票的選舉,
但那時世界其它地方也沒有民主選舉。
今天2008年世界190個國家中,
120個國家實行了一人一票選總統的制度,
今天一個不是民眾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政府就是一個非法政府。

幾十年來共產黨把它不喜歡的言論都叫造謠,使很多人不敢發表自己的意見,
很多人只敢相信中共蓋了章的信息。
造謠是指一個人明知是假信息還告訴別人。
比如紅魚黨明明知道八年抗戰23場戰役中22場是國軍打的,
還說紅魚黨是抗日的主力軍,這就是造謠。
而一個人由於估計錯誤而講了錯誤的信息,那不叫造謠。
學生考試也不可能得100分,你不能說學生都在造謠。
我們的意思是說,13億人每人都可以對生活狀況發表他的看法。

紅魚局長們一再說,"中國不能亂,要穩定。"
其實是他們要繼續壓榨民眾。
對於民眾來說,今天中國/中原海是百姓沒有老天給他生活的一寸土地,
沒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
還有比這更亂的嗎?
這是最罪惡的制度。

一些人覺得紅魚黨有槍有炮,民眾赤手空拳,沒有辦法,
其實民眾以武裝革命,和平革命的方式結束紅魚的統治都是可能的。
武裝革命,應該看到軍警中師局級以下的官兵也是被壓榨的,
紅魚所謂的待遇是搶你十元,還你兩元,然後把那兩元叫
給你的待遇或好處。
不從事生產,把老天給你的一份土地,礦產,河流等資源霸佔起來的師局級官員
可能真的給誰什麼待遇或好處嗎?

和平革命,我們民眾就是總罷f工,總罷f課,總罷f市三天,
自己呆在家裡或者去看朋友,就是不去單位,學校,商店,
紅魚或紅魚黨也難以應付。
我們不怕被開除,那些學校,單位本來就很不好。
現在各方人士提出了以藍色作為13億人追求民主公平的顏色。
紅魚對民眾的反抗每每抓拿領頭人,
使得民眾行動就難以形成。
其實我們多數爭取公平的活動可以不要領導人,
而採用抽籤的辦法抽出計票員等人員,
然後以無記名投票的方式決定我們的活動,
每人準備一支筆就可以了。
一些覺醒百姓看到好些民眾對於正義,公平這些事情不大關心而灰心喪氣,
沒有必要,我們有三分之一的人支持就夠了。
我們本文談的形成共識也是有三分之一的人讚同就行了,
不是13億人每個人都贊同才叫共識。
因為真正願意保衛紅魚黨的人不到5%,
其它人是中立的,或者因為膽小,或者因為麻木。

一些人說以後會更好,
隨著局長們把民眾創造的企業,住房,教育,醫療等財富瓜分掉,取消掉,
不顧環境地生產,乾旱高溫污染的加劇,
90%以上的人的實際收入與1980年代相比是下降的,
比我們歷代幾千年民眾的生活更是差得遠了。
進入新世紀,紅魚又用美女,台海,南海等來轉移人的視線,
我們不上它的當。
紅魚們說他們在發展中國的經濟,
中國在1980年左右一年消耗世界5%的能源,
近20年來,它的刺刀經濟把大量的農村人趕到了
報酬低微,條件惡劣的工廠裡。
2005年以來中國一年的GDP即國內生產總值佔世界的4%,
消耗了世界30%的能源,帶來了全球暖化。

"紅魚還熱衷於對海魚搞軍訓,中學搞,大學搞,但同學們普遍反映沒學到什麼軍事知識,只是被隊列訓練,衛生檢查等沒有實戰意義的事情折磨。一些學校軍訓幾個月,一年,其實成為一名會使用武器的軍人30分鐘就夠了。使用武器主要是兩步,上子彈和拉槍栓,定保險。彈夾裡面有彈簧托住子彈,所以上4發子彈到可裝30發子彈的彈夾的話,這4發子彈就是在彈夾頂部而不是底部。上子彈其實是從彈夾上部開口把子彈一發一發壓到彈夾裡。第二步以81式衝鋒槍為例,槍管朝前,就是拉槍左邊的槍栓,其目的是把彈夾裡的第一發子彈送進槍管,保險在槍的右邊,將它撥到單發或連發上,扣動扳機就可以開火了,撥到保險位置則不能開火,"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其它還有瞄準,槍口不可對人,除非你要消滅誰等知識,普通人30分鐘就可以成為一名會放槍的合格士兵了。我們就是應該全民學軍,這裡的軍指軍事,不是紅魚軍,"劉蔚說。

各位繼續看史詩。

幾十年來紅魚只給了中國人一個自由,
就是被它壓榨一輩子,除此之外,它都會來打壓。
這看各位怎麼想了,
是被奴役一輩子,還是發揮好的作用,每個人都要死。
我們前面兩代人就被壓榨一輩子過去了,
就是活了80歲又有什麼意義?
同時現在2009年中國對紅魚不滿的人有十億人,
還有三億是兒童,
它要真來捉一億人,謹防把它自己捉垮臺。
所以我們只要不去鬧市區喊口號,
講講真相一般問題也不大。

我們在為13億人獲得公平而努力的同時,
也不希望一個人主要去追求物質。
一個人如果主要追求物質就還不如一個動物,
動物不需要上學上班,它的生活就有了。
人的真正價值是他來到這個世界能否起到善的作用,
能否為民眾獲得公平起作用,
唐朝的富人是誰,沒人記得了,
人們記得的是窮困的杜甫,因為他為民眾獲得公平努力過。

"今天2009年中國還是有不少人在紋過飾非。當我們給他們談到中國民眾生活的困苦和推進中國進步時,他們總是找種種理由說改變我們不能改變現狀。到底是他們不贊成結束中共的統治,還是別人不贊成?這裡我們希望13億人每個人能真誠地面對自己,真誠地面對別人,說出你認為你自己和別人的態度。比如,‘我李勇是贊成共產黨下臺的,但是我想其它大部分人不贊成,所以它下不了臺,'或者,"我李勇不贊成它下臺,其它大部分人也不贊成,所以它不會下臺。'或者,‘我贊成它下臺,其它大部分人也贊成,所以它會下臺。'而不要再籠統地說,‘不可能,'"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那些自欺欺人的人很多時候是把原因往別人身上推。明明他自己要共產黨的腐敗制度繼續,他或他的親友好繼續在其中獲得各種利益,卻要說中國民眾不願改變現狀。今天每一個願意結束中共統治的人都覺得大有可為,因為98%的中國人願意它下臺了。如我們說的,在中共壓榨人的體制中,只有師局級官員是得利的,其它人都是被壓榨的。軍隊中大部分的營職軍官,相當部分的團職軍官,不定數的師級以上軍官也願意它下臺,"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講得對。現在講互動,也就是相互作用。伍凡總統說得好,‘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有什麼樣的政權。'東歐,前蘇聯實現了民主,而中國還沒有。很多人寫了不少文章,我看就是東歐等地的民眾被政權欺壓了,他們找政權算賬,罷.工,離開壓榨人的地方到自由的當時的西德,而中國民眾被欺壓了,靠投親靠友包括找對象,甚至賣身解決。2009年重慶一富豪找女朋友,又是40幾位美女去應聘。這些人不想想,為什麼她們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自己不能解決,而必須靠別人來解決?我就是個軍隊的團長,本來願意起義,但看見你這些人沒有道德,不會參加義軍,那我又敢起義嗎?如果我看見周圍人都在談起義的願望和主張,我當然能考慮發動起義。畢竟人生的主要意義不是多吃兩片牛肉,"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13億人裡面有十分之一的人像劉蔚這樣,中國民眾早就能一人一票票選縣長,省長,總統了,每個人早就能憑公民證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了。這一點覺醒百姓,共派人員,其它人員都不會懷疑。所以伍凡那句話‘有什麼樣的民眾,就有什麼樣的政權'是打中了時局的要害,"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一些共派人員說我們攻擊了誰,不得了了,要消滅我們了。該否定就否定,該肯定就肯定。同時我們可以告訴那些人,在中原海的各方面都有人支持我們,只是你以為沒有。比如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你聽不見一點反對它的聲音,但當時各方面有相當部分人是反對它的。如果我們真如那些人說的那麼孤立,我們早就被消滅掉了。我劉蔚在大陸著名論壇發表《喚醒.國人》系列文章從2007年就開始了,到現在2009年累計的點擊量都超過了一百萬。

"同時只要中共的《人民日報》,人民網,新華網,中央電視臺等主要媒體一天不否定我們的文章,中共就被我們駁倒了一天。如果它要否定我們的文章,就應附上我們文章的全文,讓讀者知道是怎麼回事,知道雙方的觀點及其依據,"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各位繼續看史詩。

政治就是對社會財富的分配,
民眾沒有理由不關心。
一些人說,"抱怨有什麼用?"或者"你們有本事把它推翻掉。"
他們不能要求我們一個人起一萬個人的作用。
就起作用來說,我們一個人能說服一個人就不僅起了作用,還保本了,
說服了兩個人就是賺了一個,就是成功的人生。

也只有在中原海才有子女養父母的法律,
在民主國家就沒有這樣的法律。
一個成年人的生活不由佔用了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等資源的政權負責,
而有其它人包括他的子女負責,這聽起來就荒唐。
父母養了子女二十年,還要繼續養,
一對夫婦上面養四個老人下面養一個小孩,
幾十年來家庭成了紅魚黨轉嫁它壓榨民眾的場所,
海魚都哭了,波濤洶湧。
2008年當歐美國家無力再承擔紅魚黨壓榨中國民眾/海魚的後果的時候,
中原海的經濟危機總爆發,白浪滔天啊。
2009年春節期間餐飲業的營業額比2008年同期下降了60%以上,
紅魚的媒體說鋼鐵業,石油化工是產能過剩,
生怕我們老百姓明白了,其實就是貨賣不出去了嘛。
只要紅魚黨當政,中原海的經濟危機500年後,就是到2508年也不會結束,
就是說從現在到2508年中國/中原海的經濟水平沒有哪一年能恢復到2007年。

四位又談著中原海往何處去。

"軍魚採用機槍並舉法可以起義,可連發的槍都可叫機槍。民眾也可以起義,有兩支槍,不管幾個人呼喊起義,其它民眾應參與義舉。有了帶頭人,有了槍,你不起義還等到什麼時候?同時一旦起義爆發,任何人不得參加紅魚軍,而應踴躍參加義軍。首先起義的部隊或海區有權指揮鄰近的部隊或海區。這些就是我們關於中原海軍民起義的主張。我們估計13億人多數人會贊成,也願意13億人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至於說現在不能表決,那不是我們的問題,是紅魚黨的問題。望所有願意在哪天中午吃飯時聽到中原海哪裡起義的人廣傳我們的四項起義主張,"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軍魚用的糧食和武器都是靠老天給我們海魚/民眾的土地和我們的勞動提供的,是我們養了他們。難道我們連給他們講兩句話的權利都沒有嗎?至於他們是否接受由他們自己選擇。中原海的軍隊到底是該13億人指揮還是紅魚的幾個軍委委員指揮,這就是我們爭的問題。誰更能代表民意,誰就更有權指揮軍隊。民主國家的總統就是武裝部隊總司令,有些總統可能根本沒當過兵,但他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最能代表民意,所以當然是武裝部隊總司令,"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對於13億人來說,如果你在這裡看到我們說的,不能有任何行動,包括講我們的觀點,主張,那我們就是到你家來坐下來與你談兩個小時,你就能行動嗎?恐怕還是坐在家裡看著紅魚黨誣蔑我們祖宗的影視,度過一生,"張軍說。

"這裡我們也呼籲民眾每人在家隨時準備一個月的糧食,如果你是三口之家,就隨時準備100斤糧食。一是防備糧食短缺,價格上漲,二是我們革命活動的需要,比如在家革命,"劉蔚說。

各位繼續看史詩。

在我們參與革命/進步,每個人應該清楚我們爭取的是什麼,
這就是公民練爭取民主公平事業的內功,
這些年這事業進展不太大的重要原因就是多數人不練這個內功。
這就必須清楚一個滿18歲的人的責任和權利,我們總結如下。

責任:
1 不干打人,搶人,騙人等害人行為。
2 如果生小孩,養他到18歲。

權利:
1 選舉縣長,省長,總統,議員
2 領取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死後不遺傳。
3 領取住房福利
4 領取食品福利
5 領取教育福利
6 領取醫療福利
7 有表達的權利,包括口頭,書面,游.行
8
對於有意侵害這些權利的人有正當防衛的權利,這就包括起義的權利。

我們覺醒百姓對我們的任何主張都呼籲民眾對此進行一人一票的表決。
有人說"權利怎麼比責任多得多?"這就是所謂的天賦人權吧。
要感謝就感謝老天,對有信仰的朋友就是感謝神,
根本上每個人是靠老天給的這份資源在活。
我們13億人思考一下,過去幾十年來那種靠個人奮鬥往上爬,
靠一個家庭,幾個人的小圈子,在紅魚黨全方位壓榨人的制度下,
能起什麼作用?
望子成龍,望夫成龍指望親友解決他自己的生活,都是錯誤的,
海魚/中國民眾要想生活好,就必須廢除壓榨人的制度。
我們在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
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救中國。
對於民眾/海魚來說,
今天你要被壓榨一輩子,機會來了;
你要獲得公平,甚至成為民族英雄,機會也來了。
今天2009年說中國百姓只能忍受,那絕對是在說笑話,
我劉蔚錢沒有你多,打籃球打不過你,
但你不會懷疑,我們覺醒百姓不會懷疑,紅魚黨也不會懷疑,
那就是中原海如果有1億個劉蔚,紅魚黨的統治一年也維持不了。

現在2009年已經有一部分紅基魚站在我們海魚這邊了,
我們表示歡迎,肯定,我們也從總體上肯定了胡耀.邦,趙紫.陽。
對於那些贊同紅魚的紅基魚來說,
望我們能平安等到新中國的到來。

"是啊,現在中原海是每況愈下,2008年開始的經濟危機根本好不了,老百姓的錢,福利等財富都被搞光了,海魚越來越窮,局級紅魚的胃口越來越大。現在2009年98%的魚都願意它下臺了,過去13億海魚說,‘紅魚黨無官不貪,欺壓百姓,該下臺了。'成了家常便飯。它何嘗願意百姓這樣說呢?我們已談了10年它腐敗,該下臺了,它還是那樣壓迫,壓榨人民,那現在我們百姓談起義及四項起義主張是順理成章的事,也是一定會發生的。這些主張是我們在2009年4月提出來的,我們希望在一年之內就是到2010年4月,全國軍民相當部分人,如三分之一的人就上面的觀點形成共識,"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軍隊是靠老天給民眾的土地等資源和民眾的勞動養的,理應為民眾服務,服從民眾的指揮。在一個有民意的國家是民眾通過一人一票的選舉產生總統,即武裝部隊總司令,指揮全國的軍隊,警察。而在中原海過去幾十年沒有哪一級政權領導人是民眾選舉產生的,各級領導包括軍警的領導沒有絲毫的民意,在這樣的情況下,軍警就該歸民眾直接指揮,"張軍說。

"說得對。有人說,‘那是否一名百姓就可以指揮一名軍警呢?'我們按公正公平的原則來看看。中國/中原海13億人,現在2009年約500萬軍警,其中軍隊約200萬,武警約100萬,警察約200萬。13億人中扣掉未滿18歲的約3億人,就是滿18歲的10億民眾養著500萬軍警,平均200名百姓養1名軍警。在中共全方位打壓下,能夠表達自己訴求的人佔願意表達自己訴求的10%不到,或者說10個被壓迫壓榨的人有9個以上不敢表達。那麼今天有1名百姓表達訴求,他至少代表10個人有類似的訴求。比如說在一個100萬人的地方,今天有1萬人一起在街上走了,很保守的估計,他們代表那裡10萬人有類似的願望。所以今天20名百姓出來就有權指揮1名軍人或警察,200名百姓出來就有權指揮10名軍警,以此類推。這就是民眾的一個人權。至於說民眾指揮幾名軍警起義,他們是否有膽量那樣做,這裡不多討論。至少20名百姓有權指揮1名軍警不打有訴求的百姓,指揮他制止別人打百姓。這叫民眾指揮權,它適用於平時和起義的時候,"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說得對。13億人應該廣傳民眾指揮權,軍警是我們13億人的,不該是紅魚黨幾個委員,政委的。至於到底是誰的,就看各位平時是否講這些真相了,你平時不講,等你哪天沒房子住,沒教育,沒食品,沒醫療上街時,看見來了一隊軍警,再想起去講,是不是有些晚了?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重在平時,不要老是想著臨時抱佛腳,"王紅說。

"說得對,就我們覺醒百姓的觀點,我們都願意13億人一人一票對其進行表決,我們也估計多數人贊成我們的觀點,至於說現在不能表決,那不是我們的問題,是紅魚黨的問題,"李燕說。

"對於軍警來說,要想根本解決生活還是要廢除壓榨人的制度,建立公平的政治制度即民眾一人一票選縣長,省長,總統,建立公平的經濟制度,那就是佔用了老天給每個人生活土地的政權給每個人提供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這就是我們百姓的奮鬥目標。民主國家就是沒有工作的人這些基本生活都是有的,而在中原海不要說普通士兵,就是營團職的退伍軍人現在好多人都解決不了自己的基本生活。同時你軍警是聽我們百姓的好還是聽幾名軍委委員,政委的好?我們至少不會像他們那樣有意折磨,傷害你們,不會搞隊列訓練,正步走的閱兵式,把你們的腳都走起泡了,頭都轉暈了,也不會搞繁瑣的規定,比如進入室內時軍帽應取下離身體10厘米,苛刻的衛生檢查,也不會叫你們一個小時站在烈日下,或站在水裡,"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啊,如果軍警聽我們百姓指揮,他們自己的問題,中國的問題都解決了,這就需要13億人每個人來傳播這些救國救民的道理。我們有底氣是一方面,同時我們應小心,對於百姓來說,我們沒有叫你一天給10個人/魚講,雖然做到這點現在不難。我們說的是一個人可以一個月給一個人講,五個月就是五個人了。哦,春暖花開了,我要出去走一走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就民眾傳播我們的幾項起義主張來說,不需要更多的物質條件。我們只需要在現在已經是家常便飯的‘共產黨無官不貪,掠奪百姓,該下臺了'等話語後面加上‘一旦起義爆發,任何人不得參加共軍,而應踴躍參加義軍'‘首先起義的部隊或地方有權指揮鄰近的部隊或地方'‘20名百姓有權指揮1名軍警'等話語就行了。作為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我有權對這個國家的政治經濟發表觀點,"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各位繼續看史詩。

紅魚黨幾十年來靠建立直到基層的組織壓迫,壓榨海魚,
那就是它在基層的軍警,法官,城管,書記,村官鄉官,科長,老師,
我們叫他們紅基魚。
其中軍警,法官,城管對海魚/民眾做著相同的動作,實行一體化管理,
書記,村官鄉官,科長,老師中有相對好的,也有惡劣的。
現在紅基魚對海魚的打壓已經到了無限度的程度,
2008年江蘇一高中生就因為遲到就被班主任罰跑而死,
真不知道他說了多少次,"老師,我實在跑不動了。"
紅基魚包括黨員和非黨員,幫著紅魚把持了政權,
搶奪了我們海魚的土地,礦產,企業,福利,選舉權,結社權,辦報權,
這已是一個人90%以上的權利了,
他們平時否定我們海魚的觀點包括起義的主張,愛好包括信仰,我們也可以算了,
到此為止。
如果基層魚還要來對我們的身體,物品包括書籍搶劫/沒收,開除我們,
連我們最後剩的這10%的權利也要奪去,
我們就只有消滅/殺掉這些紅基魚。
他們不給我們一點空間,我們就只有爆炸了,炸藥就是這麼造的。
我們這樣做是正當防衛,除暴安良,防止紅魚對更多海魚的傷害。
從反抗暴政的角度講,除暴安良的義舉就是起義。
只要一個政權佔了老天給我生活的土地,
還不給我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的一項或多項,
我絕對有推翻掉它的權利,誰也沒有請它來佔我的土地。
這就是我們進行民主公平活動的底氣。

一個女人如果決意消滅掉一個男人也完全能做到,
什麼時候看見一個警察在飯館吃飯,
一個石頭,一個全力出手,警察就完了,
他渾身配槍炮,後面有幾百萬軍隊也沒用。
反正現在我們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
如果有一定工資,一定職位的紅基魚都不乎與我們海魚同歸於盡,
那一無所有的我們海魚更不會在乎。
除暴安良的海魚是維權英雄,影響大的如楊佳是民族英雄。
我海魚教訓不了你紅基魚,我打你一拳,你打我十拳,還判我十年徒刑,
我們沒槍沒炮,打常規戰爭,打陣地戰打不過你們,
但我們有核武器,就是什麼時候你紅基魚沒有防備的時候,
我們一個全力出手,你就完了,
這是我們老百姓的除暴安良法。

對於多數海魚來說,
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稱讚英雄,
其實現在每年估計有至少一千名這樣的英雄。
他們才真正是中原海的脊樑。
當然紅魚的媒體是不會報導,
要報導也只會說他們送禮,婚戀出了問題。
望13億海魚一定肯定,稱讚英雄,
因為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為我們死的,
如果我們不肯定他們,紅基魚會繼續對我們隨意地打,關,開除,沒收/搶劫,
我們一個人給五個以上的人講,告訴他們再給五個以上的人講,推進下去。
加上新的英雄事件,海魚的廣泛肯定,
那紅基魚要考慮了,還要不要為了局長們給他碗里加兩片牛肉,
搞得可能連吃飯的傢伙都沒了。
紅基魚不要與我們講什麼規定,
上面說了中原海其實根本沒有法。
如果你願意贊成紅魚/紅魚黨沒有民意的規定,
由你去。
但你不能要求別人也贊同,你更不能因為別人不讚同,就對別人的身體或物品有動作。

"我們今天再談一下今天2009年中國軍民起義80%以上的可能性是要麼速敗,要麼速勝,也就是孫中山模式。因為這個是重要問題,所以我們反覆講。要麼速敗,如1911年武昌起義前孫中山領導的廣州,鎮南關,黃花岡等10次起義,均在一個月之內被清軍鎮壓下去;要麼速勝,如1911年的武昌起義,起義兩個月後清政府土崩瓦解。

"起義的速敗不難理解,因為中國是個大國,舊政權有相當力量,有幾十萬幾百萬軍隊,可能一下消滅開始參加起義的上千人員。今天2009年起義也可能速敗,因為共產黨有300萬軍隊含武警,"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我來接著說。起義的速勝是因為舊政權腐敗了,喪失民心,沒有多少人願意為它面對對方的槍炮了。清政府就是這樣。今天的中共政權比清政府腐敗無數倍。清朝的官民比例是1:1000,今天2009年的官民比例是1:26,而且今天一個中共官員消耗汽車,洋房,自己出國,送子女出國,佔用百姓的土地,企業,福利,還對百姓收各種稅費,比清朝一個官員給百姓的負擔重多了。今天98%以上中國人願意共產黨下臺了。那麼一旦起義能堅持住一兩個月,有一定的武裝,比如幾個師,沒有多少人會願意為壓榨他們的中共去面對義軍的槍炮,中共政權就可能如清政府一樣土崩瓦解,"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一些人認為發動起義會加大民眾的傷亡。2000年以來在沒有起義的時候,中國每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數超過300萬人,包括採取自殺行動的200萬人,其中死亡28萬,約100萬人打鬥中死亡,75萬人因污染死亡,60萬人因過度工作死亡,40萬人因醫療事故死亡。平均每天8千人被中共害死。所以要真正減少民眾的傷亡就必須早日結束共產黨的統治,無論是用和平方式還是武力方式。什麼辦法能最早結束共產黨的統治,什麼辦法就最能減少民眾的傷亡。

"中國過去幾十年碰到戰爭就多肯定持久戰,否定速勝論,速敗論,那是中共宣揚其領袖毛澤東關於抗日戰爭的觀點的高明。持久戰用在抗日戰爭上是不錯的。我們先來定義一下什麼叫持久戰或長期戰爭,什麼叫速勝,速敗或短期戰爭。縱觀世界軍事史,以一年為界限來劃分,基本上是合理的。就是說戰爭時間在一年以下的是速勝,速敗或短期戰爭,戰爭時間在一年以上的是持久戰或長期戰爭。就世界上的戰爭來說,一場戰爭是短期戰爭,長期戰爭都是可能的,不能動不動就說是持久戰或長期戰爭,"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一些人一談到中國內戰就覺得會像最近一次內戰國共內戰那樣給軍民帶來巨大傷亡。我們不排除這樣的可能,但80%以上的可能性不是那樣的。一場戰爭要帶來巨大傷亡必須是長期戰爭,打一兩個月就完了的戰爭不會帶來多大傷亡。就中國內戰來說,要成為一年以上的長期戰爭雙方都要能動員幾百萬軍隊上戰場。在三年國共內戰時期,共產黨靠騙農民說給他們土地能辦到,國民黨領導了辛亥革命,抗日戰爭也相當的民意也能辦到。所以在一年之中誰也吃不掉誰,1946年還是國軍勝利的一年。今天2009年如果起義爆發,起義軍一方動員幾百萬人上戰場無問題,而中共一方還能動員上百萬人上戰場嗎?我們沒有理由認為它能辦到。就是現在它對軍隊都是實行所謂槍彈分離的管理,就是說士兵平時只有槍,沒有子彈,有任務時才有子彈。警察是有任務時才領槍和子彈。而在美國等民主國家,就是不是軍警的平民都能一天24小時有槍有子彈。共產黨怕軍警起義嘛,"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我們還是說中國目前的狀況就是下像棋,棋子在棋盤上雙方都能看見。中共也看到這些,所以它對民眾的聚集是一開始就打壓,不惜雇佣黑社會成員,所謂將危險消滅在萌芽狀態。其實好多活動只是經濟訴求,離起義還相差很遠。中共在全國80%以上的縣沒有駐軍,攻佔一個縣並不難。2007年,2008年廣西博白縣,貴州瓮安縣,甘肅隴南市三地赤手空拳的民眾就攻佔了當地的縣政權。攻佔中共的一個縣不是攻佔那裡的多數建築物,只是攻佔兩幢樓。中共辦公室裡面的人一般也是沒有武器的,要不2008年楊佳怎麼可能衝進上海市公安局殺死六名警察,還殺傷了四名警察?還是那句話,中共就怕軍警起義。它要是發給軍警槍彈,他們不滿上司對他們欺壓,消滅上司宣布起義怎麼辦?"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所以今天2009年起義人員攻佔一個縣不太難,它已經實現三次了,如果上面的民眾宣佈成立民主政府就是完整意義上的起義了。有上萬民眾,沒有槍也可能;人少,有幾支槍也可能。2007年中國在民間的槍支就約有100萬了,全國約2000個縣,就是平均一個縣500支槍在民眾手中。起義人員或買或造或通過交友的方式,都可能搞到槍。

"攻佔一個縣後,應立即降中共的紅旗,升我們的藍旗,可以就是一張藍色的床單,反正民眾都明白那是老百姓的旗幟,宣佈成立民主政府。到此可以說發動起義成功了。之後起義面臨速敗和速勝兩種可能,就是我們說的孫中山模式,無論是哪種可能,就全國而言,帶給民眾的傷亡都不大。如果起義軍控制了一個省還沒有被中共消滅掉,以今天中共人心喪盡的情況,它多半就垮臺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對於13億人來說,如果你在這裡看到我們說的,不能有任何行動,包括講我們的觀點,主張,那我們就是到你家來坐下來與你談兩個小時,你就能行動嗎?恐怕還是坐在家裡看著共產黨誣蔑我們祖宗的影視,度過一生,"王紅說。

"現在中國有很多地方是以孫中山命名的,包括中山公園,中山學校,中山工廠,中山公司,中山醫院,中山市,中山裝,中山路。中山路在上海,天津,重慶,南京等城市都有。這些都是我們覺醒百姓紀念/表達起義的天然媒介。比如星期天我們去北京的中山公園,或者穿上中山裝,或者以我們在中山學校,中山公司,工作/居住在中山路而自豪。偉大的革命領袖孫中山不僅有歷史意義,而且有現實意義,"李燕說。

"是啊,不但孫中山的起義模式就是要麼速敗,要麼速勝對今天有現實的指導意義,而且他提出來的建國綱領‘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用在2009年的今天還是很合適。‘驅逐韃虜',中共馬列黨來自西方,說它是韃虜不為過,它帶給中國人的傷害遠大於滿清。‘恢復中華'就是恢復我幾千年的文明古國,就是每個人都有老天給他生活的一份土地,各種信仰自由。‘建立民國',就是實現民眾通過直接選舉領導人管理國家的方式。‘平均地權',土地是任何人都造不出來的,是老天給的,當然應該一人一份,每個人根本上是靠老天給他的一份土地等資源生活,"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好啊,對於每個願意中國進步的人來說,現在是大有可為。廣傳我們起義的四項主張:1機槍並舉法 2 民眾起義法 3 全民學軍法4 鄰近指揮權,還有民眾指揮權即20名百姓有權指揮1名軍警。同時大談孫中山,去中山公園,穿中山裝,為全國軍民的起義創造條件,"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啊,在遼闊的中原海上我們的無畏號縱情高歌著:
文件會消失,強盜會失敗,
人類的天性會勝利,會不朽。
13億人是一樣的痛,一樣的淚,
起來,向著人人都有自己家園的新中國前進!

全文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