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落馬廳官:一手搞經濟,一手搞腐敗(圖)

安徽宣城「經濟能人」周先義受賄案剖析


安徽省宣城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原主任周先義(副廳級)在法庭上受審

反腐學者曾研究過貪官中的"兩搞現象",即所謂搞經濟有一套,搞腐敗也有一套,或者說一手搞經濟,一手搞腐敗。用這一現象來解釋安徽省宣城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原主任周先義的"裸退"思維也頗為恰當。據檢察日報報導,周先義在當地也算個"經濟能人",無論是在廣德當縣長,還是到宣城開發區任主任,他都會竭盡所能吸引"金鳳凰"前來合作開發、投資興業,做了他為官一任該做的事。然而,他在盡心盡力招商引資、為企業做好服務的同時,也暗度陳倉,悄悄地撈足了"好處",為將來自己"裸退"做準備。

"裸退"是一個非常值得注意和警惕的腐敗動向。有關媒體曾經把那些將自己的妻子兒女和收受來的不義之財都悄悄轉移到國外,而自己一個人在國內做官,一旦時機成熟就一走了之的貪官稱之為"裸官"。從周先義案件可以看出,不是每個貪官都能做得成"裸官",如果做不成"裸官",就很有可能考慮"裸退"。辦理此案的檢察官指出,"裸官"也好,"裸退"也罷,其以權謀私、權錢交易的實質都沒有改變。不管腐敗分子搞腐敗的手段如何翻新、花樣如何巧妙,其最終都逃脫不了被懲處的命運。
    
5月7日,安徽省宣城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原主任周先義(副廳級)涉嫌受賄案在淮北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這是去年安徽省檢察機關查處的5起廳級幹部職務犯罪案件中的一起,也是安徽省今年開審的第一起廳級幹部職務犯罪案件。 
    
今年剛滿57歲的周先義案發前任宣城市政府諮詢委副主任,而在此之前先後任宣城市廣德縣委副書記、縣長,宣城市經貿委主任,宣城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等職。檢察機關當庭指控顯示,周先義涉嫌受賄的事實都發生在其任廣德縣縣長、宣城市經貿委主任和宣城經濟技術開發區(以下簡稱"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期間,而向其行賄的絕大多數都是到廣德縣或者開發區投資的公司企業老總。據檢察機關指控,周先義於 1997年至2007年期間,利用擔任上述職務便利,多次非法收受17人的賄賂款共計人民幣80.1萬元、美金1.86萬元、購物卡2.7萬元(折合人民幣近百萬元),並在土地出讓、項目承攬、政策優惠、資金撥付、幹部任用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
    
1、送上門來的金鳳凰
    
1995年,還在另一地方任職的周先義認識了安徽鴻翔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某。1998年上半年,徐某找到在廣德任縣長的周先義,提出想到廣德做房地產,對於這樣主動送上門來的"金鳳凰",周先義自是求之不得。同年9月,廣德縣政府與鴻翔公司在合肥舉行開發迎春花園舊城改造項目簽字儀式。就在簽字的頭天下午,徐某來到周先義所住賓館的房間送給他1萬元。 
    
在此後與徐某的工作交往中,周先義每接受徐某的一次請託,必然會在事前或事後收到徐某的"打點"。 1998年11月10日,周先義主持召開縣政府常務會議,專題研究決定了迎春街舊城改造工程的有關稅費減免政策。實際上,這次會議之前,周先義已經"斬獲 "了徐某送來的2萬元。1999年五六月間,徐某又跑到周先義的辦公室送來2萬元。沒過幾天,廣德縣政府就與徐某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將底層營業用房進深由10.5米調整為12.5米,並把原協議中由鴻翔公司獨資改造,修改為與廣德縣政府共同建設,該縣政府為此承擔100萬元的建設費用。這一有利於鴻翔公司協議的簽訂,不僅化解了拆遷的矛盾,加快了工程進度,還充分補償了開發商徐某的利益。 
    
轉眼到了2000年,廣德縣政府承擔的100萬元建設費用陸續撥付給了鴻翔公司。這年下半年,周先義雖然已經調任宣城市經貿委主任一職,但徐某並沒忘掉通過周先義的"關照"所獲得的那100萬元,同時也為了能繼續得到幫助,便專程來到周先義在宣城的家中,一次就送給他10萬元現金。後來,周先義的兒子結婚,徐某還湊了1萬元的份子錢。這樣林林總總,周先義先後5次"笑納"徐某16萬元。 
    
在周先義身上,其實這樣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的故事經常發生。1998年初,浙江廣廈房地產集團取得廣德縣團結路舊城改造項目,該集團副總經理杜某具體負責項目的實施。為瞭解決"彈簧土"(地處江河湖泊或沼池水坑中的回填土,一種軟土地基)施工和拆遷中遇到的"釘子戶"等問題,加快工程進度,降低工程成本,杜某多次找周先義幫忙。周先義為此表態說,"彈簧土"的問題"按照市政一般標準修,不要過高",基本同意了廣廈集團的要求。而對於拆遷問題,周先義也先後多次主持召開會議,要求加大工作力度,堅決拆除"釘子戶",確保工程進度。鑒於周先義的意見,該縣重點辦積極組織拆遷工作,並對一"釘子戶"的房屋採取財產保全後強制予以拆除。 
    
周縣長對該項目的"重視"有因必有果,杜某為此尋找機會多次給周先義送錢。1998年下半年的一天,杜某送給周先義9600美元;2000年初的一天,杜某無意在廣德街頭碰到周先義,得知周先義準備回宿舍拿錢,便趕緊掏出隨身攜帶的1萬元人民幣塞給了周先義;2000年5月初,杜某陪同周先義到浙江義烏考察,在周先義準備回廣德時,杜某以"給其補補身體"為藉口,將事先準備的一個營養品盒子送給了周先義,內裝人民幣10萬元;周先義的兒子在合肥結婚,杜某又以祝賀之名送給周5000元人民幣。
    
2、"殫精竭慮"留鳳凰
    
還是在廣德當縣長的時候,周先義代表該縣政府到浙江招商,經人介紹認識了浙江商人王某,王某於是到廣德投資搞開發。周先義調任宣城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後,王某也緊跟著來到宣城,並在開發區看中了一塊地,後以個人名義與開發區簽訂了購地協議。 
    
不過,該協議簽訂之後,開發區一直沒有將土地實際交付。為了盡快解決此事,2004年初的一天,王某帶著事先準備的10萬元現金,來到周先義在開發區的辦公室,向其提出盡快拿到土地的要求。周先義當即喊來開發區管委會一位副主任,當著王某的面要求抓緊辦理。這位副主任離開周先義的辦公室後,王某便從包裡拿出捆紮好的10萬元人民幣現金放到周先義辦公桌抽屜裡。

和威公司在開發區購地之後,周先義曾在不同場合要求各個部門對和威公司的事情積極配合,搞好服務,簡化相關程序、優先辦理手續,盡力解決經營中的困難。與此同時,周先義還應余某的請求,及時安排他的副手負責抓緊解決和威公司土地平整、排水管道治理等問題。2005年8月,因為有村民阻撓和威公司家樂米業工程建設,周先義吩咐當時的開發區公安分局局長調查清楚並盡快處理好。公安部門經過調查,處理了為首的三個村民,確保了家樂米業工程的順利施工。這樣,在周先義的支持和關心下,和威公司在開發區購地、建廠均非常順利。 
    
不僅如此,應余某的要求,周先義在和威公司的對外發展、成立和威工業園等一些具體問題上也十分熱心。 2004年,周先義以宣城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的身份到海南文昌考察余某在這裡與他人合夥開辦的文昌養雞廠,並與文昌市領導見面,介紹余某在安徽的發展情況,以爭取文昌市的支持。這年下半年,因和威公司想引進家禽宰殺生產線,周先義應余某的邀請,一起到山東考察。 
    
周先義之所以如此看重和扶持和威公司,除了作為一名政府官員的應盡之責外,背後自然少不了金錢的"激勵"。檢察機關的指控顯示,從1998年下半年起至2005年5月,周先義先後在不同時間段收受余某所送的現金共計人民幣20萬元。   
    
4、為自己順利"裸退"做打算
    
宣城市包括廣德縣,地理上屬於皖南山區,其自身並無多少資源優勢,但這裡毗鄰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區,與江蘇、浙江交界,正所謂"沿海腹地、內地前沿",這樣的區位優勢就決定了其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更多地吸引江浙的外來投資者、承接產業轉移。這也成為當地對搞活一方經濟負有直接責任的地方官員必須全力以赴去謀劃和踐行的重頭戲。 
    
實事求是地說,無論是在廣德當縣長,還是在宣城開發區任管委會主任,作為一個地方官員,周先義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引來"金鳳凰",通過投資開發的帶動來提振當地的經濟。在前後十來年的"一把手"生涯中,說周先義在這方面盡了心、用了力、取得了一定成績並不為過。所以對於前來投資的"金鳳凰",周先義跟一般的貪官不太一樣,他還不是那種不給錢不辦事,給了錢才辦事或給了錢就亂辦事的主兒。不過,記者在採訪中也發現,周先義在盡心盡力地招商引資並為企業做好服務的同時,雖然從不主動索要,但對於投資商明目張膽地送上錢來也從不拒絕。 
    
既想取得一定的政績,同時也不事張揚地藉機收些"好處";一方面實實在在地做事,另一方面也實實在在地暗中替自己打著小算盤。周先義採取這樣"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式的受賄方式,很能遮人耳目,其根本目的還在於想安安全全地給自己鋪設一條後路。偵辦此案的檢察官告訴記者,周先義很早就有了全身而退的想法。在開發區管委會正幹得順風順水的周先義曾經向組織上提出了要求提前退休的申請,但沒有獲得批准。他還與一家他曾經給予了較多關照的公司簽訂了一份內容非常嚴謹的協議,根據這份協議,周先義收受該公司財物的行為將可能不被追究;同時如果不是案發,周先義如願"退休"後到這家公司任職,將獲得相當高的待遇。由是觀之,為了能夠"裸退"(悄悄地撈足好處,然後安安全全地撤退或退休),周先義很早就開始謀劃並加以實施了。 
    
案發前和案發後周先義的表現也能夠作為其早有"裸退"這一打算的佐證。對於自己的受賄行為是一種什麼樣的性質以及一旦案發又將面臨何種後果,周先義心裏非常清楚,所以他一方面在為"裸退"做著各種準備,另一方面也為一旦不能"裸退"而想好了辦法。據介紹,在受到有關方面調查前,周先義大概預感到了一種"不祥之兆",所以他一個人徒步走遍了徽州,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想"去除掉自己身上的官氣",免得被查處後感到很不適應而有巨大的心理落差。案發後,周先義也基本不做"抵抗",老老實實交代了自己的部分受賄犯罪事實。案件開庭審理時,他認罪態度較好,對於檢察機關的指控都不持疑義。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