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勇氣=希望——從鄧玉嬌事件說起

2009-05-26 23:11 作者: 金先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五月十日,湖北省巴東縣野三關鎮政府鄧貴大,黃正德,鄧中佳三名姦官於洗腳城向工作人員鄧玉嬌索要「特殊服務」的過程中被憤起反擊,三姦官一死一傷一逃; 烈女鄧玉嬌立地候命。且不論突然之間席捲全國網路的評論與讚嘆,單看這三姦一弱女和一死一傷一逃與立地候命的對比,就已經堪讓筆者大發「嗚呼,亦盛矣哉」 的感嘆了。

如不看後面的報導單憑直覺就可以猜測得到,這三姦官是屬於仗勢欺人不成,結果落得個狼狽和難堪。果然,據《大紀元》五月二十三 日發表的曹長青《怎樣看待鄧玉嬌刺官案》一文分析,這三姦是屬於在洗腳城在每天都習慣性的「酒氣薰天,以酒壯膽」的狀態下(這一點也得到了當地有目共睹者 的證實),把鄧玉嬌當成「見錢就變壞」的風塵女子,用金錢和暴力相結合的對其進行「調戲,侮辱」 ,弱女鄧玉嬌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抓起一把修腳刀在一股勇氣和激憤之下的正當防衛中,造成一死一傷一逃。當然,據五月二十五日鄧玉嬌律師向湖北省巴東縣公安局 遞交的《控告書》來看,事發之前鄧玉嬌已經遭到了黃正德的強暴迫害,後被刺死的鄧貴大是在黃正德的獸慾沒有得到滿足後請出來「理論」的,鄧貴大仗勢仗錢仗 酒仗欲地欺人太甚,才引起鄧玉嬌的憤起反擊。

到此不看後文,筆者已經感嘆:「用刀殺人的,必被刀殺」(《聖經》)。

這句 話出自於西方文明中的至尊聖典《聖經》,當然倒不是說鄧貴大等三姦被刀殺一定就是因為它們用刀殺了人,而是說人世間善惡正邪自有因果報應,勸人切莫從惡欺 善,不然落得個現世現報。就看當地人對鄧貴大等三姦一貫作風的描述以及各網文對此事件的或詳或略的記述,此三姦是酒色財氣等十惡五毒樣樣俱全的,報應當屬 天意,而且也是民心所向的,鄧玉嬌只是上天選定的一個執行人,民眾認可的一個代言人。因為此事件一出,立即就成為了海內外媒體和網路上一條熱門的新聞,各 種跟貼、評論簡直數不勝數,而且幾乎全部都是同情鄧玉嬌。例如筆者摘抄一些簡短的評論:

「國有此女,民族有救;」「生的偉大,死的光 榮;」(鄧烈女還沒有死,也許是該網友提前悲哀她的後果)「膜拜之~~勇氣加正氣的化身……多少男兒在她面前自愧不如……」「無罪釋放,人民心聲;」「這 就是女俠嗎?感動中國2009人物;」「……寧折不彎,向鄧玉嬌至敬;」「強國的希望啊~」「好的,巾幗英雄;」等等。

當然,這是網友們 的評論。但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大陸,後面的事情也會如期而至。警方馬上就說鄧玉嬌是患了抑鬱症,殺人是「蓄意」的;在報告中又把「按倒」改為「推坐」;鄧 玉嬌沒有受到性侵犯;鄧玉嬌不是屬於正當防衛等等。一切的努力都在於想要給主姦鄧貴大身死名裂後盡量找一點補救,同時給全國網友不勝嚮往之的烈女潑一點污 水。為什麼呢?筆者忽然想起了世界盃精彩進球時評論員在亢奮中飆出的一句話:

「這時候,他不是一個人,他不是一個人。」

其 實《大紀元》五月十九日發表的章天亮先生的《「鄧玉嬌事件」之中共心理分析》一文就指明了:「被刺身亡的鄧貴大並不是一個人,他是中共貪腐官僚的代表。」 真是一語中的。警方之所以極力污蔑鄧玉嬌是「精神病」,無非就是要表明鄧貴大不是因作惡而死,而是無辜而死,鄧貴大不是遭報應,而是偶然事件,遭遇的是不 幸,是一大悲哀,黨其實是一直都偉大、光榮、正確的。當然,已經到了「國人皆曰可殺」的地步,警方還要用這樣下流無恥的手段來維護鄧貴大,無非就是中共敗 像盡顯的時候努力再苟延殘喘幾天的一個具體寫照。鄧貴大,黃正德,鄧中佳這三個下流無恥的「三個代表」代表的可是黨的這個龐大的貪腐集團。儘管鄧貴大的確 是一個個體,但事件本身即可以引申到普遍和實質上來。即使民眾不這樣想,被黨訓練有素的犬警們也會這樣考慮。小事情一旦被引申開來便是黨的一種恐懼。於 是,在網路媒體普遍同情鄧玉嬌的情況下,有關部門馬上作出指示,「相關專題和稿件,不放首頁和新聞中心要聞區」,「作為一般新聞淡化處理。」同時,要「嚴 格規範新聞來源,不轉發規定範圍外的稿件」。並對「新聞跟帖要實行總量控制,嚴格實行先審後發」。 對民眾「成立救護隊、行動隊,鼓動網民赴湖北省恩施州調查支援的帖子,」以及各種「公開信、聯名信、倡議書」則要求「刪除」,「不得在網上搞簽名、調查活 動」。 湖北當地媒體人則引用湖北省宣傳部的通知稱,「……根據省委領導的意見,要求各湖北省屬媒體,不要派人去採訪,不報導。」

這裡我 們可以看,犬警們是極力在維護,而黨又控制媒體在極力地遮掩,這其中都是一個「怕」字。犬警們對受害者的污蔑和對事實的篡改只是小流氓耍小把戲,怕把事情 的真相流露出去,後果卻是把戲耍大了以至收不了場。而黨這個大流氓終於在自己的醜惡被曝光後又想極遮掩,生怕事情越鬧越大。然而這樣的事情卻是欲蓋彌彰。 本來這樣一個個體案件,如是在一個正常的社會很好解決,在法制的框架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然而犬警們對事實下流的歪曲和黨的遮掩,恰恰表明瞭它們在對號入 座,也就是說,它們都是一夥的。只不過鄧貴大是小小流氓,犬警是小流氓,黨是大流氓。小小流氓惹事了要小流氓來「罩」,小流氓搞砸了又要大流氓來收場。從 小到大從大到小,這個黨政體系就是一個流氓系統,從上至下息息相關,都是同一條船上的賊,或者都是同一座丘裡的貉。小流氓和小小流氓給大流氓跑腿賣命,完 成大流氓的任務的同時討得幾個賞。小小流氓和小流氓平時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出了亂子,大流氓就出手給它的小嘍囉們「罩」著。
《九評》裡的一句話說得很好:「利益,才是這個黨緊緊抱在一起的最大凝聚力。」

我 們得要看到,鄧貴大不過是黨這個大流氓手下的一個小嘍囉,有它上面的小流氓的撐腰和處在大流氓管理的碼頭上它才敢這樣的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儘管最後不得 好死)這一切都拜大流氓所賜和拜小流氓所助。馬克思婚外生子,列寧嫖妓染梅毒,毛澤東明妻暗妾撲朔迷離,江澤民淫亂不識羞。共產黨從它的老祖宗到它的現代 教主,都是一路誨淫誨盜過來的,上樑不正下樑自然就歪。鄧貴大和黃正德這兩個小小流氓之所以這樣的為非作歹,也是共產黨這個流氓集團的淫性基因決定的,不 用下半身已經忘了怎樣思考。所以黃正德強姦不滿足卻反過來還說被鄧玉嬌「戲弄」了,鄧貴大立馬跑過來幫它的淫友紮起,還大罵「什麼上面下面的,不都是一樣 的嗎?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章天亮先生的觀點認為,現在黨是收買不到人心就來收買官心,只要下面的肯幫黨干,它就維護著你。筆者倒認為 這個流氓集團上下都是一個整體,在大流氓的地盤上殺了它的一個小嘍囉,對它來說都是對其權威的挑戰。大流氓從來都是靠騙起家,與其說是收買官心還不如說是 利用官心。下面的小嘍囉依傍著大流氓也是圖淫濫萎靡的一生好好過一把癮就死,(儘管鄧貴大這把癮還沒有過完就死了)也就是說,這個流氓集團上下之間並不是 一種正常的買賣關係,而是一種相互利用的關係。在中國春秋時期的盜跖所奠定的「盜亦有盜」的原則,在黨這個流氓集團這裡是行不通的,它是無原則可言的。

黨 這個大流氓利用過當年北伐軍,利用過農民,工人,知識份子,外國人,宗教界人士……是凡有用的時候就用,沒有用了就打倒。方今《九評》廣傳,國人已醒,這 個流氓集團的邪惡能量場是越來越收縮,它當然會對喪失一個跑腿賣命的小嘍囉而引起的社會反響而造成其能量場的更加收縮而心存恐懼。它不敢聲張了,也不敢叫 囂了,它怕曝光,更怕大曝光。所以它才會加緊控制輿論,引導媒體,其方法萬變不離其宗,一句話就是「不要聲張」。

《九評共產黨》從2004年傳出至今,一貫信口雌黃的黨連矢口否認的勇氣都沒有了,五千四百萬的退黨大潮讓它全面收縮成了一團,不鬧事倒好,一鬧事就窮形盡相。所以到今天,連它的小嘍囉挂了也不敢太聲張了,它知道大勢已去,自己光輝不再。

可 是,被中共奴役六十年了的中華兒女,這個時候不拿出勇氣更待何時?方今不僅是到了中共敗像盡顯的時機,更是到了老百姓被逼著鋌而走險的地步。鄧玉嬌事件, 烈女要保護自己的貞操,網民們要同情弱者,叫喊聲裡滿是對正義的要求,即是說,共產黨無可奈何花落去,中華道德似曾相識燕歸來。筆者倒不是鼓勵有仇必報, 動則用刀,而是說大家拿出自己的勇氣,佔據著良知的據點,退出黨流氓,不與淫邪為伍,全面削減它最後的能量,希望就在前方。(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未來中國大學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