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也自衛?成都報導鄧案(圖)

2009-06-03 04:50 作者: 辛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辛欣報導】據稱對法輪功欠下血債的江系人馬控制了中宣部,在一道報導禁令下全國大小媒體全部鴨雀無聲,論壇QQMSN及各大網站充滿「該文被刪」。掌握有「核彈」的夏霖也稱要「顧全大局」,5月30日成都電視一臺"今晚8:00"卻打破沉默,突然聚焦鄧玉嬌案。

報導中的一個細節雷倒了網民:隨著記者的解說詞「當地民眾很沉默,都不願接受採訪」,這時出現一個很陰暗畫面,一輛看不清什麼樣子的車,駕駛室一張不知因為背著人,還是光線太差而無法辨認的臉對記者說:" 你今天拍我,我的腦袋明天就掉了!"然後一問一答:"腦袋掉了?""被人砍掉!"

成都民眾肖雪慧稱:" 對它能"聚焦"些什麼,真還沒抱希望。只是想看看這家電視臺。是不是也參與到配合警方妙改案情的行列。可是出乎意料,這臺節目沒有跟警方亦步亦趨,用拗口的"異性洗浴服務"和更拗口的"推坐"來忽悠觀眾和改變事件性質。」

「主持人比較了警方幾次案情通報,展示了網友根據刀傷位置模擬圖。這幅模擬圖還原的案發場景和情狀,包括鄧玉嬌、鄧貴大、黃德智的各自位置和身體姿勢。」

肖雪慧對成都一臺的報導感到意外:「從電視裡看到的現場場景,決不是此前通過文字的瞭解能比的。節目結束時主持人結語大意是:追求真相時,不要忘了追究那些背後玩花樣的力量。"肖雪慧認為該節目還原了部分原來就知道的真相:

上午,夏霖、夏楠兩位律師和鄧玉嬌的母親和繼父一同到了看守所。11點過兩位律師從看守所出來時的神情和手勢表明有重大發現。但鄧玉嬌的母親接了一個電話後,"臉色就不自然了",對夏律師說要離開一會。夏律師有些不願意,但鄧母保證很快就回來。於是鄧母走了。

下午五點過,兩位律師神情激動的走出看守所,一出來就焦急的用目光四下尋找鄧玉嬌母親,不停地喊"鄧媽媽在哪裡?"但根本不見鄧母蹤影。

律師的職業敏感告訴他們:出問題了。於是才有了招致高一飛教授攻擊的那個請求鑑定的緊急呼籲,有了招致巴東政府強烈不滿的所謂"泄露案情"--也就是批評警方在長達11天時間內竟然沒有提取重要物證--。夏霖律師發出緊急呼籲後,還籲請在場媒體朋友趕到鄧母家去保護物證。

夏律師出來後急切找鄧母而沒找著,鄧母食言的背後可能發生的種種不測,剛瞭解到的重大案情帶給律師的震撼,對鄧母遭控制脅迫以及對尚存的關鍵證據可能毀於一旦的擔憂......無論是情不自禁,還是緊急呼籲,都無可厚非。夏律師哽嚥著發出一前一後兩個呼籲(請求鑑定和請在場媒體朋友趕去保護物證)。

鏡頭馬上轉到鄧母的家。她不在。據鄰居說,四點鐘跟警察回來過一趟,過後又被警察帶走了--從中午離開到四點,中間那幾個小時,她究竟經歷了什麼,至今是一個謎--。律師和記者馬不停蹄趕到派出所,鄧母在那裡。此時此景,任隨問什麼,都枉然了。接著,保存了11天的證物就在當晚被清洗了。主持人此時點了一句:有意思的是,當物證被洗過已毫無價值之後,警方來提取和封存物證了!

採訪紀委書記塗啟東的場面也意味深長。二位律師追問神秘消失的黃德智和鄧中佳在什麼地方,塗啟東支吾了好一陣,最後說的竟是"不知道"。不過,早有網友通過人肉搜索,發現黃德智在宜昌醫院"泌尿科治傷"。(坊間廣傳黃下體中刀已成太監,未獲官方證實。)

21 日以後,鄧玉嬌的母親和爺爺的異常表現引起很多猜測。肖雪慧補充說:「看過這臺節目後的兩天,各紙媒體都在跟鄧玉嬌案玩躲貓貓,網站同樣躲貓貓,只有一些學術網站上還有消息和評論。」

「封網、趕記者、打記者,還搞什麼船不靠岸、旅店不住外地客,等等,等等,不就為了指鹿為馬嗎?後一消息則太愚人節消息。不過今天的消息是,偵查已經結束,定性防衛過當,案件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黃德智呢?治安拘留!個中況味,夠咀嚼。」這位網民說出了自己的意外和不滿。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