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胡兩派如何互相妥協收場鄧玉嬌案

2009-06-05 02:40 作者: 撣塵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對鄧玉嬌案的原則性定性趕在5月底前的幾個小時匆忙發出,顯見中共迫於公眾壓力處理此案的最大避諱,就是恐引發全民性的公開抗暴。而對於中共日益臨近的極度敏感期6.4,中共更是惶恐有加。特別是民眾發起的穿白衣散步倡議,逼得中共不得已就鄧玉嬌案作出讓步。此案的處理意見趕在進入6月前匆匆拿出,正是中共無奈和恐懼的表現。

先前,民眾所能瞭解的都是來自巴東的消息,包括造謠、戒嚴、毆打記者,當然也包括整個案件的涉案人員和案件本身。中共巴東官方不足二十天的表演代表的只能是中共政法系統的全部旨意。直到新華社的兩個通告正式發布前,巴東官方始終堅持的仍然是鄧玉嬌的"故意殺人"。

巴東官方的堅持當然有政法系統高層的堅挺,不然,毆打記者、散佈謠言時的囂張就不會那樣的肆無忌憚。中共政法系統的野蠻自然來自於周永康所代表的江派勢力。

這個案件所反映的深層社會問題使得它成為中共的"國家大事",胡錦濤不可能沒有態度。以他對全局的掌控來看,他當然不願意看到江派蠻幹後有可能帶來的更大的民怨,更不願意看到民怨的暴發,但是他也不願意看到民眾意識的覺醒。所以對江派的一概打壓,他是既不贊成,也不全部否定。這不是胡思想上求穩和性格中的優柔的必然,而是中共維持政權時的無奈選擇。

前幾天人民網有一個時評"幾起案件敲響警鐘 有的公僕蛻變成了公敵!"。該時評明著是在"拋棄"中共近期湧現出來的案件中的"公僕",目的是讓民眾繼續迷信中共的領導。其實,這篇時評的目的還有一個,那就是為鄧玉嬌案中的鄧貴大和黃德智定性,因為在這個時評中已經非常鮮明的把鄧、黃二淫官羅列於"公敵"之列了。

人民網的這篇時評就是把鄧貴大和黃德智按照"公僕蛻變為公敵"定性的。人民網是人民日報的直屬網站,這篇時評發表於5月27日,完全可以看作是胡派的代表性意見。在雙方未達成一致意見時,人民網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左右著案件的最終定性。

江派對把鄧玉嬌案做死也沒有必然的把握,因為夏霖律師的控告書已經廣為人知,硬做的話,一旦起了民變,這也是江派勢力根本不希望看到的。儘管辦案時異常的蠻橫,其實內裡是虛的。對於胡錦濤來講,他能希望看到鄧玉嬌的正當防衛得到承認嗎?肯定了鄧玉嬌的正當防衛,無疑是承認了民眾對中共抗暴的正當性和合理性。所以雙方的意見在這種情況下就趨於一致了。

那麼,巴東政府的三個通報就要再次發生變化了。首先,鄧玉嬌的故意殺人不能成立,這是民眾關注的焦點,又不能是正當防衛,那就只能是防衛過當。至於在法庭審判時能否加上精神病的因素,可能性非常之小,因為那樣的話,"做案"的痕跡太過明顯,何況稱鄧玉嬌防衛過當本身已經承認了鄧玉嬌神智的正常,所以定鄧玉嬌為精神病已經不太可能了。那麼對鄧玉嬌是無罪釋放還是依法量刑,應該是還沒有一個定論,因為只要把案件的原則性定性公布出去,就等於把這件事緩了下來,那麼也就有了"拖"的藉口。在"拖"的過程中仍然可以繼續探測民意,是放,是判,完全取決於民意的進一步發展。

既然是防衛過當,就必然要有鄧貴大們的犯罪嫌疑,那麼,也就必須得認定鄧貴大們的流氓強姦行為。從夏律師的代理控告書上可以看出,黃德智是強姦未遂,因為他脫人家女孩的褲子,還去脫人家的鞋。強姦沒有得逞也是已經開始實施犯罪了,理應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是給他判了刑,他都有罪了,鄧玉嬌的防衛不就是完全正當的嗎?對此,中共又陷入了一個兩難境地。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既要認定三淫官的犯罪嫌疑,又不能讓犯罪事實真正的發生,這就是最後認定為"推搡"的由來。

對於鄧玉嬌來說,隻身一人面對三個淫棍,而且一個已經脫過她的褲子,一個還把她按在沙發上。在這種情況下,她的正當防衛還有過當的限制嗎?顯然是解釋不通的。怎麼辦?巴東官方的通報作了終結性的變臉:由推倒到推坐,最後只能根據中共所設定的結局來個"推搡"了。"推搡"的敲定,也就有了黃德智的行政拘留。本該判刑的給了個行政拘留,對鄧玉嬌來講當然是不公的,可是中共畢竟做出了一個姿態;給在外地逍遙的黃德智和鄧中佳一個處分,也算是給民眾的一個交差吧。

案件能作出如此的逆向推演,來自於中共上層雙方的反覆權衡。這樣的結果,已無太大更改的可能了,因為它符合雙方的利益,也多少對民眾有一個交代了。接下來就是根據預定的結局有條不紊的進行"做案"了。但是巴東縣的公安局長楊立勇將要不可避免的受到一點處分。身為公安局長,把鄧玉嬌關到精神病院,又把她定為故意殺人,能說沒有一點干係嗎?只是對他的處理,處理到什麼程度,中共也是在拖,在拖的過程中繼續審度著局勢。

對民眾來講,最好的選擇就是給中共施加壓力。不要小看了網上的一個帖子,那可代表著民意。中共在強大的民意下,已經做了讓步,但是距真正公正的處理此案還有相當大的距離。中共的意圖已經很明顯了,能拖到什麼程度就拖到什麼程度,這時民眾的意願應該繼續加大才是。有一個好辦法定能引起中共的恐慌,就是間接性的提出"三退"的問題,提出"解體中共"之類的隱語。對中共表現出的不信任度越大,中共越是恐懼。在這種情況下,案件的轉機性可能會更大。如果民眾真的形成了一種不無罪釋放鄧玉嬌就決不罷休的氣概,中共真的別無選擇,那就只有釋放鄧玉嬌一條路了。

中共暫且如此收場了,但是鄧玉嬌案所折射的上層權鬥預示著的結果也已經非常的明顯。中共的維穩還能持續多久?它自己心裏肯定是沒有底的。

中共在鄧玉嬌案中的全面潰敗注定成為民眾合理抗暴的拐點。願廣大的中國民眾堅挺到底。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