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京走了,從此解脫了謊言纏身的歲月

2009-06-08 03:30 作者: 冷鋒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央視的道德楷模羅京走了,48歲,未屆天命之年,每天吃著特供,600元每天的高級病房,專職的護理醫生,沒有挽留住他。

他死後,備極哀榮,同事沉痛哀悼,更有眾多網友尚饗紀念。高規格的追悼會正在緊鑼密鼓的張羅著。

幾乎同時,成都的一輛公交車自燃,死25人,傷70多人,一天後重慶的礦山垮塌,26人遇難,74人失蹤。

面對一個人的病逝,我們的感情豐富,面對一群人的遇難,我們漠然視之,人情之冷暖炎涼,讓人不勝唏噓。

羅京的那些同事,憑藉央視得天獨厚的資訊優勢,將羅京的病逝塑造成了一次轟動的新聞事件,在公器私用都不再被國人從道德上譴責的今天,再正常不過,這既是同事的友情使然,也事關自己未來的某一天,前車後轍,今天對羅京的高規格追悼,成為慣例,自己的身後事就有了某種預期。當其同事說羅京的病源於多年的積勞成疾並直言「電視行業的壓力太大了,我們生活沒規律,對健康很有損害,臺裡不少人身體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時,這種說辭就更顯得意味深長。

當然,我不懷疑同事對他的哀悼是真誠的,身邊的人突然走了,況且還很年輕,任誰都會感到震驚,兔死狐悲,是人性的弱點。前一段時間,筆者有個同事,40多歲突然撒手人寰,初聽這則消息,我也非常震驚,看上去如此健康的人,沒想到旦夕禍福。事後我們都去弔唁了那位同事,順帶奉獻了點菲薄的祭品,算是對其家人的安慰。而事實上,我和那位同事幾乎沒有任何交往,更談不上有什麼交情。但我知道我的震驚和痛惜是真誠的。

接下來幾天,同事之間聊起來還多是關於死者,多半是懷念死者的品行,嘆人世無常。

死的人,人們只記住他的優點和好處,這是件好事,說明我們這個族群寬容和善良。何況東方社會,講究死者為大,即便內心有所不滿,明明知道死者瑕瑜互見,也往往出於禮貌,多溢美之辭。

所以,一個人死時的悼詞主要用來告慰死者安慰其親人,後人如果把這作為同時代人對死者的客觀評價,甚至是蓋棺論定,就顯得幼稚了。

部分網友和其同事對其評價很高,稱之為央視的道德楷模,證據就是沒聽說羅京鬧過緋聞,何況私下還多才多藝,對同事也很隨和。說的人一臉真誠,聽起來卻有點尷尬,堂堂央視,沒有鬧過緋聞的人就成了道德楷模了,其群體素質堪憂。

羅京病逝,成了重大新聞事件,於是其愛情往事、成長經歷、成就、遺願、生前座駕等各種資料一應俱全,擺在網際網路顯眼的位置。而與此同時,那些突然被燒死的人,那些突然被埋葬的人,他們人數眾多,卻僅僅是個數字,沒有形象,沒有事跡,甚至都沒有親屬的痛悼和死去活來,如果能找到他們的名字,獲得20來萬的賠償就謝天謝地了。

「人和人不能相比,盧武鉉的自殺會成為一個民族的殤情,凡夫俗子又怎敢有此奢望?你站在民粹的立場,明顯屬於居心叵測,說你破壞和諧是輕的,該直接以煽動顛覆xx罪逮你。」

這種反駁貌似也很有道理。

於是又回到了問題的起點,羅京的事跡和品行是否值得這樣高規格追悼?人家盧武鉉是民選的總統,無疑受韓國大部分人愛戴,儘管一度傳出貪腐醜聞,但當一個人,一個前總統以生命為代價,無論是用於澄清還是用於洗刷,他的代價已經足夠巨大,他的人格已足夠傲岸,不管他是否清白,從他縱身一躍的那一刻,他就成了讓人只可仰視的悲劇英雄。首爾大街上飄動的黃絲巾遮天蔽日,沒有輿論管制,沒有新聞審查,沒有為尊者諱的粉飾,因之盧武鉉的被紀念和被哀悼就更加令人動容和真實。

原本對於羅京的去世,我想保持沉默,畢竟歷史很從容,不必要匆忙的蓋棺論定,人家剛剛去世,就對其口誅筆伐也非我的個性。何況,我也一直告誡自己要寬容我所憎惡的人,也只有寬容才能避免片面的評價一個人。

但有些網友和寫手,那廉價的感情和阿諛之詞讓我感到很荒誕,有好事者梁江平君竟稱之為國殤,更有好事者王石川君稱之為「一個時代的結束」。

這幾個說項倚劉的謙謙君子,這一群善惡不分的群氓!除了羅京不苟言笑的面孔,除了他冷酷的不食人間煙火的聲音,你們還瞭解他多少?你們知道他的前生今世嗎?哪怕你不知道他的前生今世,可每天經由他的「國嗓「說出的「真相和真理」,你們每天被灌輸卻如此受用嗎?

嗚呼哎哉!這一群善良的精神侏儒!

誠然,政治污點不是一個人的全部,基於不同的立場和智識,評價一個人可以見仁見智,但切忌走火入魔,尤其那些每天被謊言灌輸又受到權力侵害的卑微個體,何苦趟這趟渾水,讓欺凌你的人鄙視,讓聲援你的人齒冷。

看到羅京聲名的顯赫,後事的奢華,我忽然想起另外一個央視的播音員,他們都曾在某一天臂挽黑紗,不同的是羅是一個識時務者,而那個人,那個女子,那個嶠嶠乎易折的女子,不識時務。

於是兩個人的人生道路倏忽變得不同,一個人靠出賣良心翻雲覆雨得以善終,並且為了善終一直不停的說謊,最終功德圓滿熬成了一個令人愛戴的道德楷模,有的人因為良心和正義去國懷鄉,人生軌跡坎坷卻被遺忘。

忽然想起鄭智化的那首大氣磅礡的《英雄之歌》,讓我不勝唏噓:

微微的細雨 淋濕淡淡的悲傷

三分的醉意 平添七分的惆悵

正義已死去 我無聲地哭泣

烏雲遮滿天 像黑暗的咒語

為什麼你看不見一個小丑的騙局

為什麼你聽不到大地沈重的呼吸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

在沸騰的喧嘩中淹沒我的怒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