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凰:江南的八哥

2009-06-09 04:46 作者: 蘇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我們江南的鄉間有一種鳥,它叫八哥,可以經常在野外或者是屋樑上看見它。

它的羽毛是黑色的,嘴邊是黃的,頭頂有一微翹的小毛,終日在外面尋食,而且喜歡一大清早的就起來擾人的好夢。

有年我的祖父死了,我與父親回家奔喪,在祖屋門前的櫻桃樹上飛來了幾十祗的八哥,但它們並不吵鬧,我幽傷的看著它們,但那裡的來賓並不把它叫八哥,他們叫黑雀兒,而且這個「雀兒」的發音拖的很長,聽起來好像是八哥的叫聲,的確也是這樣。

父親工作的地方,要經過幾間老房子,有次我去找他,經過老房子時,卻撿到一個鳥窩,裡面咿咿呀呀的嚷著的幾個光身的小鳥,拿去給人看,說是八哥的幼鳥,這自然交給了曾老師去餵養,但從此我再經過那老房子時總要不自覺的仰首望一望屋樑,希望再有這樣的奇遇。

如在冬天下雪,八哥遠遠的站在枯樹上,凍的聳成一團,似乎會更體現出一種獨立的冷意,祗是對現代人看來未免有些單調。

故鄉的夏日,江南的鄉間的小路會生起一片白色的似蘆花的野花,花軟如棉絮,微風吹起,猶為燦爛,引人前去觀看這份難得的郊外景色,不小心卻從這草叢中「噗刺」一響的飛出幾祗八哥,徘徊了一陣,再慢慢的離去沒入更遠處的如雪的野花深處,這也是常常遇到的事。

八哥可以說話的,不過這需要高人來做調教,可是至今,我聽見不少鸚鵡的學話,卻還沒有聽過八哥的,這是我的寡陋,但我猜想它的聲音比起鸚鵡應該要動聽一些。

現代自由主義學者殷海光先生,雖然獨尊歐洲維也納學派的邏輯主義,主張全盤西化,但卻喜歡中國傳統蕭散、自由的生活情調,這在我們江南,像八哥這樣的野鳥也許恰是表現這個蕭散、自由意象的一個重要元素,記得有位江南名士,祗知道姓葉,名字倒是忘了,極擅於人間之花鳥,畫風蕭散,一般也是拿八哥作為寫意對象,我見過一張照片,祗見他有點不修邊幅的穿著長衫,手把茶壺,兩眼微有孩子氣調皮的瞧著樹上的八哥,照片上還有他戲作的一首打油詩,詩寫的也詼諧,不落凡人套數。

其實我對八哥也並不是如何的喜歡,祗是偶爾因現在的境遇所感,走在野外中心有懷罷了,想起以前沒有什麼憂愁的日子,這個八哥算是個引子,因為想起以前那些曾經的平淡,無論如何也比當下說些「臨堵淒傖,吾懷故土」之類的話要好。

(清心論壇文學原創)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