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淫婦及其子女

2009-06-17 04:07 作者: 撣塵
手機版 简体 1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聖經《啟示錄》中有對"大淫婦"的描述:地上的君王與他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他淫亂的酒。那女人穿著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用金子寶石珍珠為裝飾。手拿金盃,杯中盛滿了可憎之物,就是他淫亂的污穢。在他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見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啟示錄》第十七章)。

已經有人對大淫婦作了比較恰當的剖析,有把它比作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也有把他比作現在的北京城的。但是,從現在中共的惡行及其黨徒們的淫亂和奢侈比較起來,筆者認為這個大淫婦指的正是中共。當然,從江澤民的邪惡和敗壞中也有很多類似於大淫婦的地方,把大城和北京相提也有一定的道理,何況已經相當具體明確的指出過《啟示錄》中的"赤龍"就是中共了。但是,筆者認為這裡的大淫婦應是中共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君王與他行淫","喝醉了他淫亂的酒",這兩句和中共對比一下,也就是把中共當作大淫婦的話,是很有道理的。"紫色和朱紅色的衣服",特別是朱紅色,正是中共喜歡的顏色。"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看看中共所積累的邪惡,以及由它毒害社會造成的令人可憎的社會現實,這顯然不是一個城市所能比擬得了的了。"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證之人的血",已經有文章分析的相當透徹了,《啟示錄》中的"聖徒"、"耶穌"在現代社會也是有所指的,特別是"聖徒"就是指今天的法輪功修煉人,那麼,喝聖徒血的不正是中共邪靈嗎?特別是這最後一句,"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地上的眾王指誰?法輪功創始人早就在講法中明確指出過,今天的中國人都是有來頭的,而且說為了這次宇宙的正法有許許多多天國世界的王都轉生到人間來了。正法的焦點又是在中國,那麼,"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的這個"大淫婦"不就是這個中共嗎?

大淫婦如此的惡毒、貪婪、淫亂,也正是中共的真實寫照。大淫婦如此,它的子女呢,那些一慣把中共稱為黨媽媽的黨徒呢,不也同樣繼承了大淫婦的習性嗎?可以說,中共黨徒們的惡毒、貪婪、淫亂,所代表的正是中共自身,因為他們本身就是中共的一份子。在這種情況之下,所有的黨徒必然呈現出一個共性,這個共性就是大淫婦的特性:邪惡、狠毒、霸權、自私、虛偽,以及極度的荒淫和無恥。

特別是中共黨徒們的荒淫成性,真不愧為大淫婦的子孫。

當然說起淫亂成性來,第一要數毛澤東了。毛一生霸佔過多少女子,真是無法說清。他把不配合他發泄獸慾的女子一腳踢下床去,還對汪東興說:她不尊重我,沒有禮貌,立即開會批評她。

那個時代誰敢對"偉大領袖"說個不啊,所以毛的淫亂被封存在小圈子裡。這是他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出國後所提到的一個小片斷。

江澤民也是一個荒淫成性、樂此不疲的傢伙。就是因為在中共黨魁的位置上,儘管已經七十好幾,還是要和孫女輩的女歌星或播音員淫亂。此人的情婦還大都是有夫之婦,他把向他獻身當作對他效忠的體現,把和他上床的女人統統予以照顧,所以就有陳至立、黃麗滿等女人的一路攀升,陳至立不是官拜副委員長、宋祖英不是已經晉升為將軍了嗎?

從這個角度看,淫亂的功夫深淺成了判定中共官員官職高低的參照了。

現今的中共官場,包養二奶已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有人不只是有二奶三奶四奶五奶,已經從單位數升到兩位數了,如果加上情人,數字已經到達三位數了。目前的許宗衡案和陳紹基案中,已經曝光出來官員們平均的情婦數是二十八位。這個數字倒挺符合中共的數字規律啊。

大淫婦的子孫們,還把自己的獸行製作成光碟供自己欣賞,還用日記記下自己淫亂時的感受。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的情婦隊伍排起來很長。徐其耀有一本筆記本,上面不僅密密麻麻地記錄著他的一百多個情婦名字,而且將自己與她們的"性愛筆記"詳錄於冊,他的情婦中還有一對"母女花"。糜爛至此,真不愧是大淫婦的子孫啊。

何止如此,官員們所找的情婦早就向所謂的高素質、高品位方向靠近。前重慶宣傳部長張宗海找情婦有三個標準:一要大學本科畢業生,二要漂亮,三要沒有結婚。

當然了,像他這一級的官員,或比他級別高的官員,那要求更要高了,還真得是名人名演員等在社會上所謂出類拔萃的女子才能配做這些官員的情婦的。廣東政協主席陳紹基就有兩個紅顏知己,一個是廣東電視臺女主播李泳,一個是有"靚女花旦"之稱的粵劇名伶蔣文端。您還真別說,看看那些出了名的名女子,沒有被官員潛規則過的還真是少見。

更高級別的官員瞄的已不是在社會上有成就的女子,而是在校的女大學生,特別是那些高等藝術院校的大學生。他們已不滿足於有多少情婦了,而是在以"破處"的多少來作為發泄自己獸慾、滿足自己性變態的心理了。

更有甚者,一些縣鄉級別的小官小吏們也開始熱衷於"破處"了,並且把賊眼瞄上了小學生。一些地方上的小官吏,為了迎合上層領導的需求,和當地黑社會一齊為高官們用少女進貢。而一些高級官員還設立"聯絡處",專門玩弄湖南、四川和貴州等地的處女。現被"雙規"的江系前深圳市長許宗衡就曾親自為這個"聯絡處"批款。

有關專家稱,中國各地美女已有超過45%被中共各級官員霸為二奶、情婦或性奴。並稱中共官僚們這種瘋狂般的荒淫,極可能成為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這麼多美女、處女被中共官員霸佔玩弄,對於有血性的中國男人來說,這比霸佔田地和金錢更加令人難以忍受。

可不只是中共的官員專好此道,那些依靠中共發家的地方黑惡勢力,以及中共豢養的其它黨派和富豪們也都諳熟此道。網上不是有多次報導嗎,連和尚都帶著美女手拉手逛街呢,更別提那些道貌岸然跟在中共官員後面狐假虎威的黑道弟兄了。這些人從根本上講,雖然沒有入黨,但是已經具備了中共所有的特徵了,他也同樣是大淫婦的子孫。

也不要以為這些只是在男性官員中才有的。那些女性的高官們,靠自己能力升上去的有幾人呢,她們能保證自己以後靠自己的能力坐穩官位而守身如玉嗎?江澤民有一個智囊何新,曾高調為鎮壓六四學生運動進行辯護,不斷鼓吹反西方反民主思想,是當代最著名的專制主義吹鼓手,他的妻子胡玫被稱為"第一女導演"。這個胡玫不是被一個男演員曝光曾被她潛規則過四次嗎?

上一代如此,下一代尤甚。薄熙來的公子薄京瓜一次就摟住兩個狐眉狐眼的外國女子留影,光著上身和外國女子嬉戲。在網上的照片都傳上去好多天了,能有假嗎?

負責胡錦濤保衛工作的武警高官姜殿興,非要逼自己的女兒和上層人士接觸,做一名交際花,好為自己謀求更高的官職。他的妻子對女兒的教育是:"趁多少錢不重要,但一定是當大官的......當然是官越大越好......歲數大沒什麼關係。"女兒在告發親生父親的信中說的明明白白,曝光了父母在為了官職升遷、為了撈取更大的好處時,是怎樣寡廉鮮恥的用自己配偶的身體搞權、錢、色交易的。

在中共的淫威之下,能站出來反抗的貞烈女子有幾個。一個鄧玉嬌站了出來,卻受到地方當局的陷害,把她關進精神病院。在全國民眾的呼籲下,竟然把自己做的通報改了四次,還是要給人家無辜的姑娘安上一個防衛過當的罪名。

更叫人氣憤的是警察的栽贓辦案。隨便抓住女子就誣蔑人家賣淫,一罰就是幾千塊錢。昆明市博華小學六年級的學生,姊妹兩個,一個15歲,一個13歲,剛出家門就被警察按跪在地上。家人出來質問他們這種野蠻的暴行時,卻也都被打跪在地上。

昆明警察的藉口很明確,"三個男的,三個女的,剛好。"一家四口人,加上父親的朋友,就成了警察抓捕賣淫的證據了。這樣憑空誣人清白的警察,可真能配得上是大淫婦的後代。

面對中共的"淫"行,世人想像不到還有沒有比這更無恥的事。大淫婦之淫,被中共黨徒們全面而徹底的表露出來。

這,只是中共好淫的一個方面。已經充分暴露出中共的無恥和下流了。中共玩弄異性,滿足變態性心理的另一方面是什麼?那就是對他人性器官的污辱和摧殘。

寫到這裡,我要加幾句。中共自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國社會的道德全面的下滑。特別是中共官員的腐爛更是徹底性的。這十年來,中共的官員可以說是全面的爛掉了,在他們弄權、斂財、壟斷美色的同時,更加喪心病狂的對待法輪功修煉者。在對大法弟子的酷刑迫害中,性虐待成為人類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人道災難。中共在對待法輪功修煉者的性的刑罰中,更加殘暴的表現了大淫婦淫蕩背後的另一面:嫉恨、惡毒、殘忍與無恥。

中共在對待大法弟子的性摧殘上令全宇宙蒙羞!

在對大法弟子迫害時,有時是警察親自動手,有時是警察指使犯人動手。拔陰毛,用電棍電擊生殖器,專門用腳踢女性大法弟子的陰部,還把女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用鐵絲把女大法弟子的乳頭連起來後用電棍電。

馬三家教養院不止一次把女大法弟子剝光衣服後投進男牢。有一次,一次就投進去十八個女大法弟子。惡警告訴男犯人說:"白天輕點整,黑夜狠點整。"

重慶大學高壓直流輸電及模擬技術專業的研究生魏星艷,2003年5月11日因講真相被非法抓捕,5月13日晚,在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裡,警察唆使兩個女犯人強行脫掉她的衣服。魏星艷高喊:"你們無權這樣對我!"這時進來一個身著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艷按在地上,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

在監獄和勞教所,惡警們對女性大法弟子倍加欺凌,特別是對女性的生殖器,這些禽獸採用了為人所不齒的刑罰:強姦、輪姦、電棍插陰道、四把牙刷搓陰道、摳陰道、火鉤鉤陰道、煙頭燒燙陰部、摳、掐乳房、剪掉乳頭。對待男性大法弟子,惡警把大法弟子的睪丸捏腫,還用牙籤捅生殖器,稱為"捅燈"。

我曾在文章《中共與性》中引述高智晟律師《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的話:

"一個為法輪功直言上書中共最高當局的基督徒高智晟律師,經歷了中共專門給他準備的、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練過來的十二套刑罰,美其名曰‘十二道菜'。這最後一道‘菜'就是‘捅燈',高律師在他的文章中寫道:

"這時,有一根電警棍塞到我的嘴裡,罵聲也一同而至:‘你丫的頭髮怎麼這麼不經揪?看看丫的這張嘴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還不是要吃飯嗎?餓,丫的配嗎?'但電警棍塞進嘴裡後並沒有用電擊我。正不知所故,王姓頭目發話:‘高智晟,知道為什麼沒廢掉丫的嘴嗎?今晚上幾位大爺得讓你說上一晚上。 甭跟大爺們扯別的,就說你搞女人的事。說沒有不行,說少了不行,說的不詳細也不行,說得越詳細越好,幾位大爺就好這個。大爺們吃飽喝足了,白天也睡夠了,你就開始講吧'。

"‘操你媽,你丫的怎麼不說呀,丫的欠揍,哥幾個上。'王頭目大叫。大約三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毫無尊嚴地滿地打滾。十幾分鐘後,我渾身痙攣抖動得無法停下來。我的確求了饒:‘不是不說,是沒有',我的聲音變得很嚇人。‘哥幾個,怎麼搞的呀,伺候了幾天怎麼把丫的伺候傻了?給丫的捅捅"燈"(生殖器),看丫的說不說。'接著,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們用牙籤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無法用語言述清當時無助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裡,人的的語言,人類的感情沒有了絲毫力量。最後我編了先後與四名女子‘私通',並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詳細'描述了與這些女人‘發生性關係'的過程。直到無亮,我被抓著手在這樣的筆錄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內讓丫的變成臭狗屎。這事整出去,你身邊的那些人會像餓狗碰了一嘴新鮮屎一樣高興的。'王頭目大聲說。(我出來後得知,就在第二天,孫*處長即把他們"掌握的"我亂搞男女關係"實情"告訴了我的妻子...... "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大淫婦的"淫"不只是表現在它對性的變態的渴求上,還表現在它對正常人的性的折磨上。中共大淫婦的邪惡本性在它對待性的態度上充分的表現了出來。

然而,還有多少中國人沒有認清中共大淫婦的本性,被它的謊言所迷惑。中共"偉大、光榮、正確"的招牌下,遮掩著的是它真正骯髒的私貨。國人認不清它的本質,就很容易被它所毒害。

現在的中國人,要麼是它的一分子,要麼被它毒害著。被它毒害著的,要認清它的本質,積極的傳播中共邪惡本質的消息。是它的一分子的,更應該認清它的本質,退出它的相關組織,做一個真正的中華民族的兒女。願意跟隨大淫婦一起腐爛下去的,那就只有被歷史無情的淘汰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